092 三年后,ONLY LOVE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剧痛之下,竟然下了那么大的力气,按着戒指,把无名指都给压红了,戒指周围出现了一圈暗红的血迹。

    戒指紧紧地贴着手指,像是陷进了里。

    她试着活动戒指,戒指摩擦着手指上的伤口,针扎般的疼。

    缓缓地将戒指拿下来,却发现指背上多出了一块印记。

    印记并不清晰,那一排的印记看起来像是字母。

    她失神的抚着指背上的印子,食指指尖还能感觉到些微的凹凸不平。

    指尖颤抖着,沿着指背上的凹凸滑动,隐隐约约的,能描绘出一些上面的字迹。

    宁婉心中微微颤着,将戒指举到眼前,仔细看着戒指内壁。

    一眼,便在内壁上发现了一串字母,字母的线条自戒指内壁中凸起,压在皮肤上,就像是在皮肤上印了一个章。

    OnlyLove!

    看到这两个字,宁婉的心被狠狠地撞了一下,眼前立刻浮现出了萧云卿的脸。

    想到萧云卿自婚后就养成了按压戒指的习惯,如今她终于知道了原因。

    只是不知道,萧云卿的那枚戒指后面,刻了什么?

    她笑,眼泪顺着脸上牵动出的线条流淌进嘴角。

    戴了那么久的戒指,她从不知道戒指的内壁还藏着这样的心思。

    萧云卿每次按压戒指的时候,又在想些什么?

    戒指上的字是不是借由他的指背,按压进了他的心上?

    “呜……”一股酸楚涌了出来,宁婉紧咬着唇,呜咽出声。

    “云卿……”宁婉双手环着自己的腹部,子前倾压在腿上,缩成了一个团儿。“呜……”

    门“咔嚓”一声打开,贺元方将孩子抱了进来。

    “宁婉?”看着宁婉呜咽着哭,贺元方吓了一跳,抱着孩子愣住。

    宁婉吸吸鼻子,将戒指重新带回到无名指上,将脸上的泪擦掉,才又抬起头来。

    “孩子……”宁婉怔怔的看着贺元方怀里的孩子。

    从护士手里接过孩子后,贺元方想让卫子戚也抱抱,可是卫子戚皱着眉,一脸不乐意的样子。

    就算到了现在,卫子戚还是一脸的屎样,看着这皱巴巴的孩子,表很不待见。

    “是个女儿,长的很漂亮。”贺元方收起错愕,笑眯眯的将孩子交给宁婉,小心翼翼的,生怕把孩子给摔了。

    宁婉接过孩子的时候,贺元方还不住的嘱咐:“慢点,慢点!”

    听到他说“长的很漂亮”,卫子戚很不给面子的嗤了一声。

    刚生下来,皱巴的像块抹布,能看出哪漂亮?

    宁婉和贺元方自动忽略了他,宁婉赶紧接过孩子,将她抱在怀里。

    孩子乖得很,也不哭,小脸胖嘟嘟的,眼睛还没睁开,正在呼呼大睡。

    粉粉嫩嫩的软软小嘴也嘟着,看起来睡的极香甜。

    宁婉看着孩子,眼里还含着泪,手指轻轻指点着孩子鼓鼓的小腮帮。

    “想好让她叫什么了吗?”贺元方笑问。

    宁婉张张嘴,失神的看着,半晌,才发出声音:“忆晴,就叫忆晴,宁忆晴。”

    忆晴,忆卿……

    宁忆晴,宁忆卿……

    忆晴,回忆,只会如晴天般灿烂。

    宁婉喃喃念着,在小娃儿粉嘟嘟的脸颊上,印下了轻轻地一吻。

    ……

    ……

    三年后,T市。

    咖色带着休闲款式的皮鞋踩在草地上,鞋底微微陷入松软的泥土中,在侧边留下了浅浅的泥印子。

    天本是万物滋生的季节,可是T市的气候,冬不太分明,所以在这刚刚入的时节,天气还寒着,风呼啸的刮,在耳边发出“呼呼”的声音,吹动着面颊也有些僵硬发疼。

    草地上,新生的绿草和干枯泛着灰色的干草掺杂在一起,无言的解释着这冬交际的季节。

    草地细看下去,就能看出上面的草比较稀疏,露出了不少褐色的泥土。

    萧云卿蹲下。,看着墓前放着的小雏菊,是宁成旭送来的。

    三年了,就连宁成旭也从一开始的不接受,到现在接受了宁婉的死亡。

    昨晚,宁成旭才找过他。

    他说:“三年了,我已经认了,接受这个结果了,你什么时候才肯定接受?如果她还活着,早就回来了,你一直不肯接受这个事实,每年连来看她都不看一眼,你这样到底打算持续到什么时候?!”

    “每年,就只有我爸,佟品枝和许佑去看她,冷冷清清的,那么可怜。”宁成旭说道。

    “我家的宁宁,从来就不是这么没有人缘的人,所以就算是她……死了,我也不会让她冷冷清清,孤孤零零的!”

    “我认了,我今年去看她,至少生的时候,我得陪她过,你看着办吧!”说完这话,他便甩手离开。

    萧云卿颤抖着伸出手,修长的指被寒风吹得通红。

    指尖沿着石碑上的刻字,缓缓地向下滑动,目光也追随着指尖,慢慢的描绘着上面的刻字。

    最后,目光又回到了石碑上的照片上。

    这张照片,还是他生那次,许佑给偷。拍的那张。

    照片里,她看他看的专注。

    看到她这专注的目光,他的心开始泛疼。

    这三年里,每次他想她的时候,就会打开手机看看她的照片。

    他把她的照片设置成了手机的壁纸,跑去营业厅,把她的手机卡恢复了。

    然后他又买了一部她用的同款的手机,每次想她了,就用那部手机给他的手机打电话。

    他左手握着那部手机,右手拿着自己的手机。

    明明动作是那么可笑,可是当他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宁婉的名字与头像时,还是忍不住的激动,全都在发颤。

    拨通后,他会把那部电话锁进抽屉里。

    然后,他会颤抖着接起电话,小心翼翼的对着明知无人的另一头,轻轻地应一声:“娃娃?”

    电话那头,自然是没有声音的。

    可是他就是能当做,宁婉就在电话的那一头听他的声音。

    她还没有原谅他,所以她不想跟他说话,只是一味的保持沉默。

    不过没关系,他说就好了。

    然后他会红着眼睛笑,轻声的问:“娃娃,还在怪我吗?我知道错了,回来好不好?我好想你,你也想我的,对不对?”

    每一次每一次,重复着同样的问话,听着电话里同样的沉默,总也不厌倦。

    他的声音一次比一次温柔,生怕惊吓了电话的那头,却完全忘了,电话那头只有空的抽屉。

    指尖在照片的脸庞上摩挲:“娃娃,我知道你只是没有原谅我,还不愿意回来,对不对?娃娃,早些回来,回来了,才能让你知道我改了。”

    他的声音沙哑,指尖在她的脸庞上徘徊不去:“娃娃……我的娃娃……”

    眼眶发红,被寒风吹得发痛,强烈的刺痛让他不住的闭上眼睛,眼泪却也因此被挤了出来。

    萧云卿紧咬着牙,眉头也紧紧地揪起,左手覆上眼睛,停留在上面以手掌按压着。

    直到眼泪不再流,面上的泪被风吹干,才又睁开眼睛。

    他缓缓地站起,又再看了一眼石碑,对着上面的照片笑笑,才转离开。

    “萧少。”罗毅在车前候着。

    三年的时间,让他也变得稳重了许多,脸上添了一丝成熟。

    萧云卿坐进车里,头靠在椅背上:“回去吧!”

    罗毅一句话不说的发动车子,每年这个时候,萧云卿都会呆在家里,哪也不去,也不工作,也不见人,就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家里。

    对此,罗毅他们看了,也只能叹气。

    只是回到“王朝”,萧云卿才刚刚下车,还没进“王朝”的大门,便见经理面带难色的出来。

    “萧少,宁小姐带着琪琪来了!”经理面色僵硬的说道。

    一旁罗毅皱起了眉,萧云卿脸立刻沉了下来。

    只是萧云卿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小人便从自动门中奔了出来。

    紧接着,萧云卿的腿便被抱住,那小人整个都覆在了他的腿上,像只考拉一样的扒着他的腿。

    然后,一声怯怯的称呼传来:“爹地……”

    旁边经理和罗毅都僵住,不住的倒抽一口气。

    萧云卿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没有像往常一样,把小人儿给抱起来,而是冷声问:“不是一直叫叔叔的,怎么突然这么叫了?”

    袁小琪抱着萧云卿的腿,抬头看着他。

    看到萧云卿严厉的表,突然瑟缩了一下,小脸挂上了怯意。

    一双眼瞪得大大的,慢慢的聚集了水汽,泫然泣。

    小小的嘴也瘪了起来,动了半天:“我……”

    “对不起!”佳宁慌忙的跑出来,将女儿护在了怀里,手掌轻柔的揉着女儿的发。

    “是那天,琪琪幼儿园的同学说她没有爸爸,琪琪回来问我,可不可以叫你爸爸。”佳宁自责又慌忙的解释,“我说过不行的,她爸爸已经不在了。”

    她低下头,歉然的说道:“也不知道怎么的,她今天非要吵着来见你,没想到一见你,就这么叫你了。”

    “我想孩子是不懂事,她只是单纯的以为,不能叫爸爸,就叫爹地。”佳宁苦笑道。

    萧云卿冷冷的扯唇:“孩子不懂事,你也不懂吗?”

    佳宁脸色一变,就听萧云卿说:“今天是什么子,所有人都知道。我今天谁也不见,你不该带她过来!”

    “对……对不起……”佳宁脸色苍白,“是琪琪她……”

    “叔叔……”袁小琪拽拽萧云卿的裤子,泫然泣的说,“你……不要怪妈妈,是我要妈妈带我来的,对不起……”

    袁小琪仰着头,扎在脑袋两边的小辫子也跟着晃动。

    “叔叔,我今天……不能来找你吗?可是我好想你……”袁小琪声音轻轻慢慢的说,“妈妈说今天不能来,我求了妈妈好久,好不容易才让她答应我的。”

    萧云卿低下头,他可以对佳宁狠下心,却对袁小琪冷不下心来。

    因为她姓袁,因为她长的像袁野多一些。

    她脸上的五官里,有袁野的影子。

    浓浓的眉,眼睛也是袁野的单眼皮,鼻子的,嘴巴有些阔,带着和袁野一样的憨傻。

    只是袁野的憨直在偶尔才会露出来,可袁小琪的脸上则一直挂着。

    这张脸,实在是跟袁野太像了!

    让他怎样都无法对她说出重话。

    萧云卿颜色放缓,大掌碰了碰袁小琪的脸颊:“琪琪,记住,爸爸只能有一个,不是你换了个称呼就可以的。叔叔永远就只能是你叔叔,以后会出现一个适合做你爸爸的人,但那绝不是叔叔。”

    “为什么?”袁小琪见萧云卿表好了些,便大着胆子抓住他的手,“既然可以有人来做我爸爸,为什么不能是叔叔?”

    “因为叔叔有妻子。”萧云卿说道。

    袁小琪皱起眉头,对于这个答案似乎有些困惑。

    “那叔叔的妻子呢?我怎么没见到呀?”袁小琪仰着小脑袋,状似天真的问。

    萧云卿敛目,耐心道:“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你只要记住,叔叔永远就只能是叔叔。”

    袁小琪失望的瘪下嘴,萧云卿装作没看见。

    他不能因为她小就心软,他错过一次就不能再错,哪怕宁婉现在不在边,他也不能给自己犯错的机会。

    给了袁小琪希望,后解释起来反倒麻烦。

    倒不如一次就把她的希望给掐灭,就此截断这个问题。

    “叔叔今天有事,不能陪你玩,让罗毅叔叔陪你。”萧云卿拍拍她的脸颊,给罗毅使了个眼色。

    罗毅立刻上前:“琪琪乖,叔叔带你去玩,好不好?”

    袁小琪撅着嘴,却还是顺从的任罗毅牵着她的手,只是那双眼始终看着萧云卿。

    萧云卿冲她笑笑,便大步离开。

    一直到萧云卿的影消失在电梯中,袁小琪的嘴巴突然撅的更高,先前在萧云卿面前没有表现出的生气模样也全部显露了出来。

    “哼!”她怒哼一声,用力的挣开罗毅的手,就往“王朝”里面跑。

    罗毅一怔,只能追过去:“琪琪!”

    ……

    ……

    萧云卿回到家,烧了一桌子的菜,又倒了两杯红酒。

    他举着红酒杯,看着对面空空的椅子,在对面的红酒杯上轻轻碰了一下。

    “娃娃,生快乐。”他哑声道,收回酒杯,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

    红酒并不呛辣,可是他的口还是被呛的难受,呛的他鼻子发酸。

    每次给她过生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的矛盾。

    这是她出生的子,他感谢上天让她出现,让他有机会遇到她。

    可是这天,也是她离开的子。

    就是自这天起,他每天面对的,都是对面的空椅子。

    “这些菜都是你喜欢的,也不知道你现在的口味有没有变。”他说,拿起筷子,每一道都尝了一口,却食不知味。

    “跟你一起吃的时候,每道菜都好吃,可是现在剩下我自己,什么菜都不好吃了。”他苦涩的笑,将酒杯倒满。

    到后来,他干脆不吃菜,只是干喝着酒,一杯又一杯的喝。

    喝完了,晃动晃动酒杯和酒瓶,又出了门,来到旁边的酒吧间。

    他慢慢的走到吧台,还记得那次他生时,宁婉就是窝在这吧台后面喝的晕乎乎的。

    他也走进吧台,坐在地上,不偏不倚的,就是原来宁婉坐过的位置。

    他的子,完全按照宁婉当时倚靠的动作蜷缩着,大口大口的灌着酒,想象着宁婉就在他边。

    想象着当时宁婉喝酒的样子,像是把她放进了自己的体里。

    恍惚间,他听到酒吧间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带着醉意的双眼看到有个窈窕的人影正朝他走来,那窈窕的影动作轻盈,走路的姿势那么熟悉。

    “娃娃?”萧云卿眯着眼,口齿些微不轻的咕哝。

    真的是宁婉吗?她终于肯回来了?

    “云卿……”人影蹲下,和他平视着,温柔的轻声唤着他的名字。

    “云卿,不要再喝了。”那人轻轻地拿走他手中的酒瓶,顺势便覆住了他的手。

    萧云卿低着头,只看得到长发及腰,却看不见她的面容。

    他怔怔的看着,自她发上传来的水果甜香,跟宁婉发上的味道一模一样,让他不住的嗅着。

    他愣怔的忘了动作,顺从的任由她把酒拿走。

    “娃娃”两个字就卡在喉咙里,明明有了酒水的滋润,可是喉咙就是变得干涩,突然就发不出声音了。

    他着迷的抬起没有被握住的左手,执起她垂落下来的长发,放在鼻尖嗅着。

    “云卿……”那人抬起头,朝他笑的温柔。

    那笑容也那么像,就连嘴角上扬的弯度都把握的那么好。

    可是萧云卿的表却骤然变冷,立刻嫌恶的甩开执在手里的发,挥开她的手。

    “怎么是你,你怎么上来的!谁准许你上来的!”萧云卿冷声质问。

    佳宁被萧云卿推得坐倒在地上,听到萧云卿的质问,立马又爬起来抓住他的胳膊。

    “云卿,你认清现实吧!宁婉已经死了!由我来代替宁婉,有什么不好?”佳宁说道。

    她又扬起那抹萧云卿熟悉的笑容:“你看,我学的很像吧!你刚才不也恍惚了,以为我是宁婉吗?她的一言一行,举手投足,我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当她!”

    “如果你忘不了她,就把我当成她就好了!她的习惯,她的动作,我都清楚!”佳宁急切的说道。

    萧云卿眯起眼,甩开她的手,突然举手扣住她的脖子。

    “别以为宁家搭上了凌家的船,就可以高枕无忧,不怕我的打击了!”萧云卿咬牙道,扣着她脖子的指力道突然加大,“想代替宁婉?你在说什么笑话!她岂是你能代替的!”

    “你就算是把这张脸换了,你不是她,也依然不是!你骨子里就是脏的,凭什么跟宁婉比,凭什么妄想代替宁婉?”

    “若不是因为袁野,在当初你生下琪琪后,我就会杀了你!”萧云卿毫不客气的说道,眼看着佳宁的脸被他掐的变了色,也没有放松力道。

    “别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动你,别再有下次,别再这样恶心我,否则就算是袁野也保不住你!”萧云卿说道,松开她脖子的同时狠狠一甩,便将她甩到了地上。

    佳宁子狼狈的后张,为了模仿宁婉而披散的长发因为惯,也全都盖在了脸上,疯婆子一般。

    萧云卿站起,冷冷的俯视着她,走到她的脑袋边,弯下腰又揪着她的衣领把她揪了起来。

    “啊!你干什么!”佳宁被他粗鲁的动作惊吓的声音都变了调。

    萧云卿一句话不说,直接把她丢到了走廊上。

    走廊本就不宽,再被萧云卿这么一丢,佳宁的后背立即撞上了墙。

    “以后,不准再踏进来!这一层,你都不准踏入!”萧云卿冷声说道。

    “妈妈!”一声细细的童声传来,转头,便见袁小琪朝这边跑过来。

    她一下子扑进佳宁的怀里:“妈妈,你怎么了?”

    罗毅在后面跟着,也匆匆的追过来,低头道:“萧少,琪琪一定要上来,所以……”

    佳宁摇摇头:“妈妈没事,出来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下。”

    袁小琪转头看向萧云卿:“叔叔,我不能到这层来吗?不能来叔叔家吗?”

    萧云卿放柔了目光:“琪琪乖,先跟妈妈回家,改天叔叔去看你。”

    琪琪嘴巴动了动,随即裂开笑:“那叔叔一定要来哦!叔叔明天去幼儿园接我好不好?”

    萧云卿顿了顿,点头道:“好。”

    “耶!太棒了!”袁小琪跳出佳宁的怀抱,兴奋地高举双臂,“班上的小朋友说我没有爸爸,可我说我有个很厉害,很帅气的叔叔,他们都不信,明天叔叔去接我,他们就知道我没有说谎了!”

    “叔叔可不要忘记哦!”袁小琪伸出白白的手,伸长了小指,“叔叔要拉钩!”

    萧云卿也伸出小指,他修长的小指跟袁小琪的比起来,要粗大很多。

    跟她拉了勾之后,袁小琪才跟着佳宁不不愿的离开。

    萧云卿还是吩咐罗毅,派人将两人送回去。

    两人走后,罗毅愧疚的说:“萧少,对不起。”

    “以后别再让她上来!”萧云卿冷声说,“让人把这里消一下毒,尤其是酒吧间!”

    “是!”罗毅应道,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没有想到,萧云卿厌恶佳宁,竟到了这种程度。

    若不是碍着袁野,萧云卿恐怕真的恨不得除掉佳宁。

    只是不知道萧云卿到底还能容忍她几次的逾越。

    ……

    ……

    宁家依旧住着原来的别墅,宁家因为萧云卿的打击,曾一度承受不住在这里居住的昂贵费用。

    就在宁家眼瞧着就要搬走,汲汲营营的维持那要倒不倒的公司,成提心吊胆的生怕公司为继不下去的时候,凌墨远却找上了门。

    凌墨远主动提出要跟宁宏彦合作,萧云卿能将“宁氏”打击的毫无还手之力,除了依靠他雄厚的财力,便是在官场上的人脉。

    要给“宁氏”穿小鞋,实在是太容易了。

    可是有了凌家的支持,无疑就免除了这一方面的忧患。

    凌家自从靠上了杜首长那棵大树,愈发的风得意,顺风顺水。

    虽说杜首长眼看着就要交权了,可这并不影响他那一派系在朝中的影响力。

    这是一直都有的默契,一派的首长交权之后,都会为他保留一些在朝中的人,不会打压清理出去。

    也因此,凌家如今也算是站稳了脚跟,作为杜首长的亲信骨干,保证了凌家将来的位置。

    凌家现在坐大,只要他们稳稳的站在宁家后,哪怕是萧云卿再强势,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对宁家搓扁揉圆了。

    这方面一放松,“宁氏”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过去的生意也慢慢的回来了一部分,过去被伤到的元气也慢慢的恢复,宁家过的也舒服了许多。

    宁宏彦知道,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凌家突然站过来,这便宜不会白给他们占。

    早晚有一天,宁家要沦为被凌家当枪使的角色。

    可是现在的势不容他选择,依附凌家,将来或许死,不依附凌家,立刻死。

    所以,宁宏彦也只能咬牙站在凌家的那一边。

    不过,宁宏彦也不是一味等死的人。

    既然宁家会落到今天这地步,都是因为认回了佳宁这个女儿,那么佳宁总得为这个家做些什么吧!

    既然萧云卿在乎袁小琪,那她们母女俩,就得想办法取得萧云卿的原谅,让萧云卿停止对付宁家,最好是能让萧云卿和宁家绑到一起。

    否则,佳宁这个女儿就是吃白食的,一点用都没有!

    佳宁带着袁小琪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家里人,除了宁成旭,都坐在客厅里。

    宁成旭自从在外面组了公司,搬出家后就极少回来。

    也只有在宁家困难的差点要搬出这栋别墅时,宁成旭往家里打了一笔钱,让他们能够继续维持在这里住的开销。

    这三年多里,萧云卿还是会时不时的刺激宁温,宁温的病刚见好转,就会被刺激回去一点。

    现在宁温就坐在客厅的角落里,面容郁,看上去就像是惊悚电影里,躲在暗角落里的神经质女人。

    一言不发的,斜着眼看进来屋子的每一个人,目光那么渗人。

    “爸,妈,我们回来了。”佳宁说道。

    “怎么样了?”任依芸立即问道。

    佳宁摇摇头:“他还是只能接受琪琪。”

    任依芸咬牙:“本以为有琪琪在,他为了不让琪琪受苦,也不可能把咱们家给弄得太惨,没想到他倒真是下手一点也不留!”

    “而且,他竟然还给琪琪弄了劳什子基金,只有琪琪能用,必须有他的签名!琪琪的教育费用我们是不用心了,全靠这基金,可是我们却一点都捞不着!”

    “生活费他也不管,只是送东西,那些衣服,吃的,都是只有琪琪才能用得着的,我们一点光也沾不上!”

    想想任依芸就气愤,越说越气。

    整个宁家,萧云卿也就只给琪琪好脸,却没有因为琪琪而有任何原谅宁家的念头!

    本以为琪琪的出生是他们的希望,可是到头来,一点用都没有,反倒成了拖油瓶。

    萧云卿始终不承认琪琪的份,外界都知道宁家刚认回的女儿未婚先孕,生了个没有父亲的私生女!

    宁家的名声,当真是一落千丈!

    一直呆在暗角落的宁温,嘴角勾起沉的笑:“我早说过,萧云卿的光,不是那么好沾的!”

    佳宁垂着眼,沉吟道:“我就不信,萧云卿能为宁婉守一辈子寡。”

    她抬起头,眼中燃着希望:“放心吧,有琪琪在,一切都会解决的!琪琪也希望叔叔能当爸爸,是不是?”

    袁小琪抬头看着佳宁,伸出双臂抱住她的腿,重重地点头。

    ……

    ……

    第二天,萧云卿把车停在袁小琪的幼儿园门口等着。

    这所贵族幼儿园,不似一般的幼儿园门口,堵着大批的家长,站在门口隔着大门往里张望。

    又或者既有站在路边的家长,又有把车停在路边,坐在车里等的家长,掺杂着参差不齐。

    这所幼儿园的门口,听着一水儿的豪车,马路上没有站一个家长。

    大部分都是家里的司机开着车来等,偶尔有父母忙完了工作,便亲自过来。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刹车声,一辆黑色的帕萨特突然停靠过来,与萧云卿的车并排停着,将马路上的行车道给占用了。

    萧云卿目光瞥向旁边的车,便看到罗毅匆匆的下车,脸上挂着的兴奋都控制不住,越是想掩饰,面皮抽。搐的越厉害。

    他“砰”的甩上车门,兴奋地都没有注意要控制力道,便上了萧云卿的车。

    一直到坐到副驾驶,他脸上的兴奋愈加的掩饰不住了。

    “萧少,宁……宁婉……”罗毅脸上的激动不能自持,紧紧地攥着拳头让自己镇定,可是面对着萧云卿,他嘴角还是笑的抽。搐。

    “宁婉”两个字就像是开关,让萧云卿的动作猛然僵住,脑袋像是突然按动了开关,机械的转向罗毅。

    这些年里,他因为宁婉的消息已经激动的足够多了。

    每次心里都燃起希望,然后希望落空,整个人就被失望淹没。

    以至于他现在,听到宁婉的消息,既激动又紧张,心里忐忑害怕,这复杂又矛盾的心啃噬着他,让他的表变幻不定。

    萧云卿不住的伸手抓住方向盘,五指紧紧地扣着,稳住自己的子。

    “萧少,有人说在B市见过一个女人,跟宁婉长的很像!”罗毅一口气把这话说完,就怕断下之后,他就激动地说不出来了。

    萧云卿眯起眼:“很像是什么意思?”

    “其实……说是长得一模一样,只是他也不敢肯定,所以说话带了保留,当时他用手机拍下了照片,然后传给了我,你看!”

    罗毅将手机中的照片找出来,交给萧云卿。

    萧云卿见到照片中女人的形,子狠狠地一震!

    错不了!

    这辈子,他绝对不会认错宁婉的形!

    照片明显是偷。拍,在B市的大街上,街上人很多,那人拍了很多张,是连拍。

    基本都是背影,最清晰的也只有一张侧脸。

    可单单是那张侧脸,他就不会错认!

    世界上,或许有侧脸能长得十分相像,却不会一模一样!

    哪怕是双胞胎,都会有细微的区别。

    而宁婉,是他自小看到大的,她脸上的每一分变化,每一处细节,他都不会错认!

    他把照片放大,仔细的看着她侧边的眉眼。

    就是那细微的表,都是属于宁婉的没错!

    萧云卿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嘴唇不停地抖着,恨不得现在就飞到B市去,哪怕把B市掀翻了,也要把宁婉找出来!

    他从来没有想过,一直找了三年多,思念了三年多的人,就在距离他如此近的地方!

    甚至没有相隔着大海汪洋,只相聚了短短的五百四十七公里!

    他们过着同样的时刻,过着同样的寒暑!

    他一直都相信宁婉没有死,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始终如此的坚信着!

    甚至,他听不得谁跟他说一个“死”字。

    哪怕是宁宏彦相信了,宁成旭相信了,所有人都信了,他仍然不信!

    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找到过宁婉的尸体!

    就算她落了海,死在了爆炸中,沉入了海里,可总会有浮上来的一天吧!

    没有!

    至今都没有!

    那么,他就相信宁婉没死!

    只是,那丫头明明好好的,却不回来,就让一堆人相信她死了,让他在这里干着急,想她想的发疯。

    她的心,可真狠!

    “那人在哪?”萧云卿死死地盯着手机,要把宁婉从手机里瞪出来似的。

    “我把他安排在‘王朝’了。”罗毅说道。

    萧云卿抬头看看幼儿园的门口,幼儿园已经放学了,有小朋友结着伴儿的往外走。

    “你去接琪琪,就说我有事!”萧云卿说道。

    “是!”罗毅点头。

    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看到袁小琪从幼儿园的教学楼里出来。

    袁小琪旁还跟着男男女女的小伙伴,旁边伙伴说了些什么,她便伸头四处张望着。

    当她看到萧云卿的车后,小脸立刻绽出了笑容。

    她高兴地指着萧云卿的车:“就在那儿!我叔叔的车就停在那儿!那辆车可比门口所有的车都高级,单单买了就好几百万呢!”

    “然后啊,听罗毅叔叔说,那辆车再买了之后,还经过了特殊改装,外表看不出来,可实际上,那辆车可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别人就算是有钱都买不到!”

    “光是那些改装费都有很多,改装完了以后,这车的价值就是千万以上了!”袁小琪骄傲的扬着小脸介绍,脸上的骄傲那么刺眼。

    其实还有三个月才满四岁的袁小琪,也不知道这些话的全部意思,她只是按照罗毅告诉她的复述而已。

    她只知道,萧云卿开的车很值钱很值钱,她说给自己的小伙伴们听,就会很有面子。

    她知道,她在这所幼儿园里,算不上有钱的。

    虽然她不知道爷爷家到底是什么况,可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也大体能够听得出,家里的状况并不那么好。

    现在的宁家,也只比普通人家有钱而已,却大不如以往,跟真正的上流社会比,差了好多。

    她的吃穿跟班上的其他小朋友一样好,甚至还要高级一些,但是她知道,这都是萧云卿给的。

    如果没有萧云卿,她就很难再享受这种小公主的生活。

    所以,她从不跟小朋友们提自己的家,只是把“我叔叔”挂在嘴边。

    她拼命地跟小朋友炫耀她的叔叔,今天说萧云卿给了她什么,明天说萧云卿带她去了哪里。

    这些小朋友不知道萧云卿,可是他们的父母知道。

    于是这些小朋友就被他们的父母叮嘱,一定要注意袁小琪,并且确定,她跟萧云卿的关系真有这么好。

    如果有,那就一定要跟袁小琪搞好关系,巴结上她。

    小朋友们并不很明白父母的意思,但是没关系,他们只要按照父母说的做就可以了,不需要明白其中的意思。

    父母给他们支招,让他们如何的激将袁小琪,让萧云卿现

    于是,他们就按照父母说的做,跟袁小琪说,他们才不信她的叔叔有她说的那么好,甚至不相信她有这么一个叔叔,她一定是骗他们的!

    要不然,怎么他们就从来没见过她口中的叔叔?

    这些孩子后面都有些老谋深算的父母亲支招,袁小琪一个小孩子,又哪里会想到这许多。

    于是,袁小琪果然如他们父母所预料的那样,受不得激,告诉他们今天萧云卿会来接她。

    “既然外表看不出来,那你怎么知道那是你叔叔的车?”有小朋友提出质疑。

    “我就是知道!”袁小琪气的跳脚,小胳膊甩啊甩。“叔叔的车,我一眼就能认出来!”

    “只是叔叔,又不是爸爸,你激动骄傲个什么劲儿啊!”有小朋友在旁边不服气的咕哝。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