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真想一脚踹上去

    宁婉一路惶惶的走到大厅,整个人恍惚着,被电梯中的人群给冲了出来。浪客中文网www.lkzw.net

    双脚只是下意识的向前走了几步,便在电梯口不远处停了下来。

    旁边不断地有人从电梯中进进出出,而她正好站在路中间,多多少少就有些挡住了往来人群的路。

    所有的人都不得不绕过她,在经过她的时候,都忍不住侧眼看她。

    而宁婉浑然不觉,眼睛发直的望着眼前的空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佳宁让她成全她……

    呵呵呵呵呵!

    宁婉嘴角似哭似的勾起,那谁来成全她?

    自她边往来的人并不算多么密集,可她就是觉得窒息,往来的人流压得她喘不过气。

    子陷入大理石的地面动弹不得,头顶却是天旋地转的晕乎。

    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萧云卿会跟别的女人有孩子,她真觉得不可思议。

    想到佳宁的肚子,她的心脏就被人一拳一拳的砸下去的疼。

    她承认她在上非常洁癖,不许一丝一毫的背叛。

    哪怕是真如佳宁所说,萧云卿并不佳宁,可也不能洗掉他在他们的婚姻中,又跟佳宁上。的事实!

    佳宁的肚子赤。。的指责着萧云卿的背叛,让她觉得自己变得那么可笑!

    当她对于萧云卿对她的信誓旦旦,将自己全部的心都投入进去,去接受他,去他,幸福的想着要跟他携手一生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傻子!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总是不如萧云卿深。

    可是现在回头来看,她竟是投入了那么多,将自己整个儿的都投入进去,想要拔都拔不出来,甚至连副没有灵魂的躯壳都拔不出来。

    原来,她的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多到都无法收回一个完整的自己。

    所以在得知被背叛时,她的心才破了一个窟窿,而这窟窿越来越大,现在都能伸进一个拳头。

    而在她心脏上的拳头还在不住的绞着她,要将她的心脏绞成糜,让她的心口撕裂般的疼。

    宁婉疼得浑发抖,双唇一点血色都没有,冰冷的好似浑的血液都被抽干。

    “呵呵呵呵!傻子啊!”宁婉哭着笑,声音卡在嗓子眼儿里,细小的连她自己都几乎听不见。

    “小姐,你打算在这里堵着多长时间?麻烦你让一让!”后面有人不耐烦的说道。

    “呜呜呜呜……”可宁婉就像没听到似的,突然蹲下。子,双臂抱膝痛哭。

    先前催促她的人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你……我不过就是让你让一下,你至于哭吗?”那人惊吓的说。

    宁婉这一哭,立即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那人也连带的被看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仓皇的逃开。

    宁婉根本就不理,她现在什么都顾不得了,不管这是医院,有那么多人经过都在看着,她就是忍不住的哭。

    浑发冷,哪怕就是把自己抱得再紧也没办法捂了。

    她全心全意着的丈夫都背叛她了,她还在乎什么?

    她现在只觉得心疼,疼得都想把自己的心给掏出来扔掉,这样就不会疼了。

    心疼的厉害,戳着她的口,一鼓一鼓的疼。

    她右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使劲儿的往里按,也不觉得疼。

    心越疼,她手上的力道就越大。

    “萧云卿……为什么……为什么……呜呜呜呜……你对我说的都是假的吗?你说你我,是假的吗?呜呜呜呜……”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她怀孕了,你陪着她,可你知不知道,我也怀孕了啊……”

    “原本……今天满心欢喜的要给你个惊喜……真是……真是好大一个惊喜……呜呜呜呜……你若是我,又怎么会跟别的女人上。?”

    “我知道我那时候很坏,我那时候对不起你……可是你我不是吗?我相信你我,所以我才那么肆无忌惮的对你坏,因为我知道,我对你再坏,你也不会不理我,你也不会背叛我……”

    “为什么……为什么再让我对你这么信任的时候,却要让我发现事实这么不堪?”

    “你当时为什么就不能再等等?我那时候讨厌你,可是却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

    “我讨厌……真的讨厌你有别的女人……讨厌别的女人有你的孩子……”

    “呜呜呜……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刚才真想一脚踹上去,把她的肚子踹没了!”

    “她是我的朋友啊!可是……可是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见到她就厌恶,想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想着她跟你做过的事……想着她在你怀里的样子……我就恶心……”

    “我真想……真想……呜呜呜……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我好恨……好恨……呜呜呜呜……”

    “好疼……”她紧紧地揪着口,“好疼啊……呜呜……”

    揪着口的手握成拳,“砰”的一下砸在上面。

    心疼的越厉害,她砸的越狠。

    可是体上不管再怎么疼,都掩盖不住她心上的绞痛。

    她呜呜的哭着,话语也呜咽不清,周围的人只听到她“呜噜呜噜”的,却也听不清楚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蹲的累了,她就一股坐到地上哭,疯婆子似的,一会儿揪揪自己的头发,一会儿捶打自己的心口。

    再加上她又是哭,又是自言自语的呢喃,看着完全是处于一种疯癫的状态。

    让路过的人都纷纷绕着她走,离她有好几步远的距离就开始小心翼翼的绕开,生怕这女人一个疯癫爬起来伤人。

    哭着,口袋里的手机又响起。

    响了一遍又一遍,宁婉才将手机拿出来,看到来电有封至军的,也有萧云卿的。

    当看到屏幕上显示的“老公”两个字时,她的心立刻抽。搐了一下。

    手机再次响起,这次是封至军打来的电话。

    宁婉看着屏幕,眼泪全都打在了屏幕上。

    她深吸一口气,接起电话,便听到封至军焦急的声音:“宁婉,刚才怎么不接电话啊?还没好吗?”

    “阿军,我已经离开医院了。”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什么?!”封至军吃惊的提高了声音,“你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没看见你?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宁婉摇摇头:“没什么事,你别担心,我就是想一个人走走。”

    “宁婉,你到底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封至军脸沉了下来,“你的声音很不对劲!”

    “别担心,我自己会回去的,这事儿别跟云卿说了,免得他担心。”宁婉静静地说道。

    “怎么能不担心?你到底是怎么了?”封至军焦急的问。

    先是告诉他她很快就下来,可是转眼就说是去看什么朋友。

    到了现在,又跟他说她已经走了!

    “宁婉,是不是检查结果有什么问题?有问题你别憋着,跟萧少说!一定会解决的!”封至军慌忙的安慰。

    听他提及萧云卿,宁婉的心猛抽一下,原本刚刚平静下来的声音又颤的厉害,褪去血色的苍白脸庞紧紧地绷住,看起来那么无助。

    “没什么问题!”宁婉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坚定一些,“你别胡思乱想,我只是不想做什么总有人跟着,自己一个人到处转转放松一下,我自己会跟云卿说的,你别说了。”

    “阿军,答应我,别跟云卿说,我……不想他胡思乱想。我是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宁婉不安的嘱咐。

    “答应我!不然以后我都自己一个人出门,不准你们跟着!”宁婉沉声道。

    “好……好吧!”封至军不不愿的答应。

    宁婉挂上电话,便走到医院门口,她并没有急着出去,直到看到封至军开着车出现在视线内,然后慢慢驶离,她才抬步离开。

    她漫无目的的走,“靳氏”医院在市中心,处于繁华地段,她就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看。

    马路两旁有很多专卖店,私人的或者品牌的,橱窗内摆着的模特儿上,穿着各色款式的新品服装,足以看得人眼花缭乱。

    可是宁婉完全没有把这些看在眼里,双眼无神的转头看似是在逛橱窗,却一点都没有看紧眼内。

    忽而,她的目光被一家店给吸引了。

    站在橱窗前,正对着摆在橱窗内的模特儿。

    她看到的是三人的亲子装,那个小模特儿上穿着油色的风衣,风衣的领子立了起来,风衣内是粉色的T恤和牛仔裤,脚下蹬着一双马丁靴。

    这衣服的大小看起来像是给两岁左右的孩子穿的,所以小小的就像玩具娃娃的衣服,拿在手里也没有多大,可的叫人不释手。

    这打扮宜男宜女,宁婉看着,就不自觉的朝着橱窗靠近。

    她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小小的衣服,看的入了迷,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双眸中的光放柔,浅柔的光却那么复杂,幸福却又凄楚。

    她幸福,期待即将到来的孩子。

    凄楚,是因为孩子父亲的背叛,她不知道能不能让孩子得到完整的

    看着衣服,她喉咙发酸,掌心慢慢抬起,想要碰触那衣服似的,却没想到贴上了冰凉的玻璃。

    掌心被玻璃的凉意给刺激了一下,让她回过神来。

    眨眨眼,另一只手覆上了小腹。

    “宝宝,也不知道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呢?”宁婉低头,对着平坦的小腹自语。

    “如果将来……我是说如果,你没有爸爸,会不会怪我?”宁婉红着眼睛,哽咽的说。

    她无法想象以后跟别的女人分享萧云卿的子,即使萧云卿是她的,即使他对佳宁没有感,可是到底,佳宁的肚子里有他的孩子。

    将来佳宁的孩子生了下来,别的女人为他生的孩子,跟她的孩子一起叫他爸爸。

    她接受不了,真的接受不了!

    她的就是那么自私,她的男人绝不跟人分享!

    而她的孩子,也不要跟别的孩子分享父亲!

    她不要她的孩子就连父都得不到完整的!

    即使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跟萧云卿在一起,可是以后他也一定会将时间分出一半,来给佳宁的孩子。

    毕竟,那也是他的孩子,不是吗?

    他会经常去看佳宁和孩子,会经常和佳宁还有孩子单独在一起。

    这样,她又和跟别的女人一起分享男人,有什么区别?

    把自己的丈夫分一半出去,她做不到!

    她无法想象那样的生活,现在只是想想那画面,都会让她不住的恐惧,如果真的经历了,她会崩溃的!

    随时都在担心怀疑佳宁会把他抢走,担心他在佳宁那里做了什么,是不是两人又纠缠到了。上去?

    无时无刻不这样胡思乱想,自己都会把自己给疯!

    她知道,她会像个妒妇一样,露出连她自己都嫌恶的嘴脸,与萧云卿吵闹不休。

    到时候,萧云卿也会厌恶了她吧!

    再美好的回忆都变成曾经,最后留给他的就只有厌恶,然后让他连曾经的美好都给忘记,全部被厌恶所取代。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她对着橱窗喃喃自语,好像那穿着童装的假模特儿就是她的孩子一样。

    “我舍不得离开他,舍不得让你没有爸爸,可是我……我真的忍不了,我无法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既然知道了,我就无法跟这样的他过下去。”

    “我甚至都没再有自信,现在他跟我在一起时,会不会想到佳宁和她的孩子。我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信任了,我曾那么相信他,却也没料到他会背叛。”

    “一直这样怀疑,不断的怀疑,我会疯掉的……”宁婉哽咽道,“宝宝,你说我要怎么办才好?你能不能……帮帮妈妈?”

    “小姐?喜欢什么衣服,可以进店里来试一下!”店员看到她在橱窗前站了好长时间,便忍不住出来说道。

    可当她看到抬起头,目光讷讷的转过来的宁婉时,被她的表吓了一跳!

    她不知不觉的已经哭得满脸是泪,现在眼眶里还盈满了水,不断地往外滑落,脸色苍白的吓人。

    “小……小姐……你没事吧?”店员结结巴巴的问。

    宁婉眨眨眼,当泪水滑进嘴角,舌尖尝到了咸涩的味道时,她才回过神来。

    手指颤颤巍巍的抬起,在脸颊上轻轻滑过,指尖沾满了湿润。

    所过之处,都是湿漉漉的一片。

    她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哭的这么凶了。

    她的手胡乱的在脸上抹了几下:“我没事……”

    “你……”店员一脸的尴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宁婉指指橱窗内的童装:“我想要这一衣服,帮我包起来吧!”

    “哦,好……好的!”店员目光发直的点头,舌头打了结似的,迅速调转回店里。

    宁婉也跟着进了店,这家专卖店很大,属于自助式的。

    从男装,女装到童装都有,甚至还有孕妇装,基本上能想得到的,这里都有卖的。

    这里主打平价,顾客看中了喜欢的款式,再自己挑选尺码,自行去更衣室换衣,全程几乎是没有导购员的帮忙,给了顾客比较自由的空间。

    可是因为主打平价,所以宁婉是从来没有进来过的。

    进了店里之后,她便细细的打量,朝着孕妇装的区域走去。

    看着一件件宽大的裙装,她不想着自己大肚子时候的模样,可转眼,佳宁着肚子依偎在萧云卿怀里的画面便窜了出来。

    脑中突然冲出了一个想法,她想看看自己穿孕妇装的样子,也想知道自己大肚子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也那样臃肿不堪。

    她的眼睛直直的,模样就像是被人施了咒一样,拿起一件孕妇裙,便走向了试衣间。

    她现在的肚子还很平坦,她还没想好要不要将怀孕的消息跟萧云卿说。

    原本今天,她毫不犹豫的把这个好消息跟萧云卿分享。

    可是在知道了佳宁和她的孩子的存在之后,她就拿不定主意了。

    所以,她不想买这件引人怀疑的衣服回去,只是想要试一试。

    试衣区域只在门口有一张桌子,店员在那里整理客人试完的衣服。

    “请问……是在这里面试吗?”宁婉拿着衣服,不确定的问。

    里面空的,没什么人,店里偶尔有几个客人,也都是自己动手。

    她从进来就没有导购员上来为她服务,在这家店,她有些不确定要怎么试衣服了。

    “是的!”店员拿起一个门牌交给她,“进去试就可以了。”

    宁婉拿着店员递过来的门牌往里走,试衣区空的,一排排的试衣间特别多,试衣间都拉着门帘,区别只在于有的试衣间外挂着牌子,有的没挂。

    她猜想,挂着牌子的就说明里面有人。

    于是她有往里面走了走,特意选择人少的地方,却不想,拉开帘子看到的画面让她吓得整个人都僵住。

    宁婉僵着动作,保持着手抓着门帘的动作,都忘了动。

    不大的试衣间里窝着一个穿黑衣的男人,就缩在角落里,坐在地上。他的背靠着墙角,两条长腿蜷缩着,肩头渗着颜色可疑的液体,将黑色的衣服染得颜色更加的深。

    与黑衣相反,他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面前的男人本来就很白,她本以为萧云卿长的就够白了,没想到这男人竟是和萧云卿不相上下。

    再加上血色的流失,他的脸苍白的就更像是传说中的吸血鬼。

    宁婉站在门口,刺鼻的血腥味便朝着她冲了过来。

    她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听到一声“咔嚓”,紧接着一顶微的金属管便顶上了她的小腹。

    “不准走,也不许叫!”男人虚弱的说,可是顶在她小腹上的枪管却是表现出了实实在在的威胁。

    “你——!”宁婉面露愠色,这男人拿枪指着的地方,里面可正有一个孩子呢!

    也就是说,他竟然拿枪指着她的孩子!

    这种感觉很奇特,从她得知自己怀孕开始,就有一种为母亲的使命感,只要跟她的孩子有关的,她就能豁出去,毫不畏惧!

    明明,这小小的生命还看不见摸不着的,可在枪管指上她小腹的时候,她就是生出一股悍不畏死,也要保护自己孩子的勇气与决心。

    她不是一个特别胆大的人,和别人一样怕死,可是现在她却莫名的没什么恐惧,满心只想着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若现在枪管指着的是她的头,她肯定恐惧的连思考都不会了。

    可是现在枪管就顶在她的肚子上,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这该死的枪管拿开!

    哪怕只是小小的威胁到她的孩子都不行!

    她的宝宝,怎么能让这种东西给顶着?!

    “我不会叫,也不会逃,你最好把枪拿开些!”宁婉冷声说。“枪指的这个位置,让我很不舒服!”

    也许是这莫名生出的母战胜了一切,也许是恐惧到了最极致反倒是不怕了,她的声音坚定,竟是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恐惧。

    男人挑挑眉,倒是有些佩服面前的女人。

    她看起来不大,按年龄来说应该只是个学生,可是却有这么大的勇气。

    他倒是佩服她的!

    他欣赏勇敢的女人,她刚才露出的坚定地目光,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有点像那个让他明明厌透了却又恨不起来,虽不愿承认可是真的该死的让他放不开的女人。

    因为除了那个女人之外,宁婉是他见过的第一个在这种况下还能面不改色的女人。

    就是这么一瞬的相似,让他恍惚了一下,竟真的如宁婉所说,将枪拿的离她的肚子稍稍远离了些。

    可是他的枪管仍然指着她,以防她做出什么事。

    被枪指着,她逃不了。

    而且,刚刚得知萧云卿的事,经历了一场足以将她击溃的变故,她现在心死的压根儿不知道什么叫惧怕,竟是出乎意料的镇静。

    她自己都没有料到,她竟能冷静成这样。

    脸上最初的震惊早已消失,现在平静无波,反倒是没了恐惧,竟还朝试衣间里踏了一步。

    “你想怎样?”宁婉冷静的问。

    她站着,男人坐在地上,便让她能居高临下的俯看着男人。

    男人看起来像是受了枪伤,伤在右肩稍稍靠下的位置,带着腥气的血液几乎将他衬衣的右边部分染了一半。

    男人头发偏长,虽未到及肩,却也将脖子盖住了一大半。

    宁婉猜,如果他把头发向后梳,也是能扎起来的。

    头发没有烫过,但是带着自然的卷度,弧度不大,只是微微弯着,不娘反倒是有些。感。

    额前的刘海也长,四六分,往右边偏着,一部分拢在耳后。

    只是因为受伤,头发显得散乱,右边的刘海有不少垂落在额前,几缕发丝挡住了右眼。

    左边的刘海相比之下倒是规矩许多,被耳朵遮挡着,露出他大片的面容。

    透过露出的左耳,宁婉注意到他的耳垂上带着一枚耳环。

    耳环的圈很小,比耳钉也大不了多少,与他的耳垂紧紧贴合。

    耳环是银白色,可是上面却布着黑色的火焰图案。

    那火焰看起来张扬的随时都会冲破耳环的束缚喷。而出,吞吐着它的火舌将人卷进去烧成灰烬似的。

    幽幽的黑色火焰看上去仿佛是地狱之火,邪恶,沉,充满了死气,让人看了心都会跟着变得低沉,充满了负面的绪。

    宁婉盯着他的耳环,双眼几不可查的眯了一下,似乎……传说中有这么一个人,就一直带着这样式的耳环,而这耳环也成了他的标志。

    就在宁婉还在思索的时候,男人冷声开口:“把你手机给我!”

    因为受伤,他的声音不大,甚至还有些虚弱,但是语气就是这么不容反驳。

    宁婉垂目,将一直放在外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交给他。

    男人立刻用手机拨了个号码:“元方,过来接我,我受了枪伤。”

    他把店名告诉对方,听得出对方的语气很紧张,反倒是男人似乎没将受伤当回事儿似的,语气闲话家常般的轻松。

    “别紧张,伤不重,我的手机帮我挡了一颗子弹,现在殉职了。”男人说道,“嗯,这事儿别往外说,谁也别说。你懂我的意思,别汇报回去。她?瞒着!”

    宁婉听着男人讲电话,眉毛不挑起。

    伤不重?

    可是在她看来,这男人的表可不像是那么一回事儿,脸色苍白的随时都能晕过去似的。

    即使是嘴角永远扬着玩世不恭的弧度,在现在看来也都显得那么勉强。

    男人挂断电话后,并没有立即将手机还给她,反倒是拿在手里把玩,拇指在屏幕上滑动,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左手玩着手机,右手拿着枪,枪口仍然指着她,让她也不敢妄动。

    “你是卫子戚吧!”宁婉突然开口。

    男人把玩手机的动作一顿,立即抬眸,目光凛冽的看向她。

    脸色虽然苍白,可是那双眼里的光仍然那么刺目,扎的人生疼。

    “你是谁?”卫子戚眼睛危险的眯起。

    右肩受了伤,虽不能妄动,却仍然将枪口抬起,朝宁婉凑近了一些。

    这女人不简单!

    他的份外界人知道的极少,哪怕是听过他的名头,却也都没有见过他的样子。

    是以即使是面对面,也没有人能将他认出来。

    那么多人都不认识,可是现在眼前这个小妮子却一语道破了他的名字,声音还如此笃定。

    在这敏。感的档口,不由他不紧张。

    倘若她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哪怕是他欣赏她的勇敢,也不介意立即结束掉她的命!

    宁婉瞄了一眼上了膛的枪,淡淡的说:“我跟闻家关系不错,听说戚少被外界称作四神之玄武,是里面最神秘的一位。据说卫家也是这四神之中,历史最悠久的家族,上可追溯至秋战国。”

    “而戚少虽然神秘,却也不至于避世不见人,而他最重要的特征,便是左耳上的耳环。”宁婉眼睛瞟了一眼他的左耳。

    “全铑金的耳环上面,黑色的火焰图腾,是戚少的标志。”宁婉淡淡的说。

    “呵!这事儿知道的人也不多,不过闻家确实是清楚地。”卫子戚轻笑两声。

    他的唇薄,也不像一般男子那样坚毅,轮廓反倒是有些像女子的柔美,这一笑,便更有点颠倒众生的魅惑了。

    宁婉挑眉,从来不知道传说中的卫子戚,竟然是漂亮到比女子还要妖异的男人。

    可那笑容也只有一瞬,很快就被他收起。

    卫子戚挑眉查看她的电话簿:“萧云卿的妻子,宁婉。嗯?”

    宁婉眼皮动了动,却没有问什么多余的问题。

    若是卫子戚,对于她的份定然不陌生,而且自己的手机就在他手里,从通讯簿也能看出一二。

    卫子戚一直拿着她的手机,可是她看得出,他拿着她手机的力道越来越弱。

    最后,他的手指使不出力气,手机几乎是挂在他的掌中。

    而卫子戚的呼吸也越来越沉重,每一次吸气都发出极大地喘息声,声音粗重且慢,又不规律。

    宁婉拧眉,都疼成这样了,这男人的表怎么还那么不在乎。

    “你怎么样?”她想,她得找点话来跟他说,让他保持清醒。

    “没事,你不需要努力跟我说话。”卫子戚无力的说道,话语断断续续,声音也压得极低,显然现在这种状态,张张嘴都是非常累的。

    “如果我晕过去,你正好可以离开不是?免得在这里随时都有危险。”卫子戚轻轻地扯动了下唇角,语气讽刺。

    宁婉倒是不在乎的笑了:“要是别人,我可能会这样。可是想来戚少也不至于降低了份,来对我这个无冤无仇的小女子动手。”

    “宁家虽说只是个小商户,可是女儿倒是伶俐。”卫子戚清淡的说道。

    宁婉没因为他这话产生任何的不悦,宁家也只不过是在T市有一点实力而已,放眼全国倒真是不算什么。

    在卫子戚眼里,这种实力还真是不够看的,却是与小商户无异。

    “小聪明罢了。”她自嘲的说,不然也不会被最好的朋友玩弄在鼓掌之间。

    卫子戚扯扯唇,索将枪收起来,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力气扣动扳机。

    随后,又在她的手机里输入了一个手机号码。

    “今天的事儿,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帮到了我,算我欠你一个人。”卫子戚说道,将手机交还给她,“这是我的私人号码,打这个可以直接找到我。”

    “如果有事,可以找我。”卫子戚说道,“我会答应你一个要求,不论是什么要求都可以,我都可以帮你做到。”

    “不用现在就说出来,什么时候想到了就跟我说,这号码随时都能找到我,二十四小时不关机。”说着,他扯出一抹轻松地笑,“尽量提难一点儿的,别浪费了这个机会。”

    “这是我的承诺,我不轻易跟人许诺的,到现在能让我帮忙办事儿的,五根手指能数的过来,所以机会难得。”卫子戚说道。

    声音轻松,可是这话说的倒是傲气十足。

    宁婉没说话,只是接过手机,将它重新放回到口袋里。

    这男人受了伤,说话都不怎么好听,骄傲的像只孔雀,好像得到了他一个承诺,是多么难得的事似的。

    说的活像她现在就要跳起来尖叫,比中了彩票还开心,不露出一个被天上掉的馅饼砸中的痴呆表,都对不起他似的。

    受了伤都这样,若是体完好无恙,还不知道要毒成什么样。

    或许正是他这种骄傲的态度,好像天塌下来也伤不了他,没人能轻易地取了他的命,大到爆棚的自信,让她也变得不再那么紧张,仿佛他受的只是一点小伤。

    精神放松下来,宁婉不想到一句恶俗到烂的台词。

    “你什么都能答应,那如果我要天上的星星呢?”宁婉忍不住说道。

    卫子戚轻嗤一声:“嘁!不就是块陨石吗?你别跟我提这么没营养的要求,让我后悔夸你聪明。”

    “知道了。”宁婉笑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可见卫子戚的精神又差了些,她想起他就算再自信,也依旧是受了伤。

    “你怎么进来的?这么久了都没有店员发现你。”宁婉问道,也真是对这个问题有点好奇。

    卫子戚非常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我要躲在这里,要是还能让店员发现了,还有什么资格叫卫子戚?”

    “这倒也是。”宁婉好笑,这男人真是骄傲的有点欠扁了。

    就在这时,卫子戚神色一正,沉声道:“我的人来了。”

    他话音刚落,就有个男人掀开帘子叫道:“戚少!”

    来人沉着脸,表异常的严肃。

    就像是在比谁的表更严肃似的,卫子戚的表也沉了下来。

    这张漂亮的宜男宜女的脸,当沉下表,就连双眸都放着寒的光的时候,竟然这么吓人,给人的压迫感那么大。

    即使是宁婉知道他受伤根本不关自己的事,可是在看到他这表时,还是忍不住紧张的屏住呼吸,手心冒汗。

    好像周围的空气都在凝结,不断地压迫着她。

    “走吧!”卫子戚淡淡的说,贺元方立刻上前将卫子戚扶起,小心的避免牵扯到他的伤口。

    “我想,我也可以离开了吧?”宁婉轻声说道。

    从进来,两人就一直是在低声交谈,声音窸窸窣窣的有种夜半细语的感觉。

    “你最好再在这里等一下。”卫子戚经过被贺元方扶起来,还是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疼得微微皱起了眉。

    “我虽然自问反跟踪的手段好,可也不能排除受伤之后能力下降,不敢肯定要杀我的人是不是已经来到了附近。”卫子戚说道。

    “你要是跟我们一起出去,若被人发现,必然会被我连累,就算是有生命危险也有可能。你帮了我,我自然不想要恩将仇报的连累你。”

    宁婉张张嘴,眉毛拧了一下,又闭上嘴巴。

    卫子戚笑笑:“你在这里等着,一会儿会有我的人来接你,会把你安全送回家,这算是我给你免费附赠的一项服务。”

    “好吧!”宁婉垂下肩,并没有说谢谢,反正她也是受了卫子戚的连累,若是没有遇到他,她什么事儿都没有,他保证她安全也是应该的。

    等卫子戚走后,宁婉便一直呆在试衣间里,叹了口气。

    刚才被卫子戚一闹,自己一直绷着神经,也忘了伤心。

    现在精神放松下来,整个人又压抑的难受。

    她百无聊赖的坐在试衣间里,盯着自己的手机,也不知道卫子戚说的人什么时候来接她。

    一直黑着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却是萧云卿来的电话。

    宁婉深吸一口气,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哪怕是声音,她都不知该如何去听。

    “喂?”铃声响了很久,她才接起电话。

    “娃娃,你在哪呢?”萧云卿问道,声音里透着焦急。

    “我在外面逛街,怎么了?”宁婉淡淡的问。

    电话里明显一顿,她没听到松了一口气的声音,反倒是努力地隐藏焦急,装作若无其事的声音响起。

    “没什么,中午你给我打电话,我忙完了之后就回家找你,结果你还没回来,看到阿军一个人开着车回来,说是送你去了医院,可是你坚持让他自己回来,我有点担心。”萧云卿说道。

    宁婉咬着下唇吸了吸:“没什么,就是这几天胃有点不舒服,没什么胃口,所以去医院看看,没什么问题,医生给我开了消食的药。”

    “出来以后,我想着好久没有出来逛逛了,又不想阿军一个大男人一直跟着我,就让他先回去了。”她低声说道,声音里也听不出喜怒。

    可是越视听她这平静的声音,萧云卿就越是紧张,一颗心提着,始终放不下。

    “那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萧云卿立即说道。

    “我已经坐上出租了,很快就到家。”宁婉说道,“不说了,回家再说吧!”

    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

    那头萧云卿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拧眉看着屏幕,表愈发的紧绷。

    又是这样,连声再见都没有跟他说,就挂断了电话。

    今天她到底是怎么了?

    以前她从不会让封至军一个人回来,让他担心。

    不是他多心,她今天跟他说话的语气都不对劲。

    听起来没什么不一样,可是他就是听出了里边的冷淡。

    就好像是恰好了时间似的,从卫子戚离开正好半个小时,哪怕是一分钟都没有多出来,宁婉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你好,戚少派我来接你,我现在在门口,您可以出来了,车号是9233。”

    宁婉收起手机,对着镜子将自己的衣服抚平,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出试衣间,将孕妇裙和门牌都交给店员。

    出了试衣区,店员已经将她要的童装打包好,虽然奇怪宁婉怎么进去了那么长时间,却也没有多说。

    宁婉有些庆幸自己进店的时候,将这童装买下来,这样拿着袋子出去,便不会引人怀疑。

    那辆车很好找,就停在正对着店门的马路边,不偏不倚的。

    只是宁婉万万想不到,来接她的车,竟然是一辆出租车!

    怪不得短信里还特意告诉了她车牌号,不然她还真的找不到。

    不知怎的,她就觉得是卫子戚会干出来的事儿,那男人的心思太缜密了,在这种时候,也只有出租车最不引人怀疑。

    宁婉走到车旁,司机立即下了车。

    见到司机,宁婉便确定这真是卫子戚的人没错,司机可没有这份气场。

    那人默默地替她将车后座的门打开,让宁婉坐了进去。

    不需要宁婉说,便直接往“王朝”开。

    宁婉也没有傻乎乎的去问司机,他怎么知道她要去哪。

    一路上,车内全是让人尴尬的安静,司机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那张冷硬的脸,若不是之前有卫子戚的承诺,她还真会以为他是个绑架犯。

    车子在“王朝”门口停下,司机也是冷着一张脸替她将车门打开,等宁婉下车,司机也没有立即离开,就站在车边看着宁婉往“王朝”内走。

    戚少的吩咐是,一定要把她安安全全的送回家,绝不能出一点意外。

    在宁婉进入“王朝”之前,她的安全就都在他的职责范围内。

    只是宁婉还没进入“王朝”的大门,萧云卿便从里面冲了出来。

    那张俊脸紧紧地绷着,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实在是太过紧张,只要宁婉一刻不回来,他就始终无法放松。

    一见到宁婉,他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现在他也顾不得探究宁婉心里存着什么小别扭,顾不得因为她对他的冷淡而不舒服,只是觉得放心了,终于放心了。

    宁婉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没受一点伤。

    她回来了,她回来了就好,见到她,他便能安心。

    他比封至军还先一步回到“王朝”,实在是宁婉先前的态度太让他不安,直觉告诉他必须回来看看宁婉。

    天知道他看到封至军一个人回来,听到封至军说宁婉今天表现很怪,无论如何都不让他跟时,他有多担心。

    他并不担心宁婉又会跟凌墨远纠缠,他只是担心她会出现意外。

    他问封至军,今天带宁婉去了哪。

    封至军一开始还吞吞吐吐的不肯说,可到底萧云卿才是他真正的主子。

    在老板和老板娘之间,封至军还是选择了老板。

    于是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老老实实,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萧云卿。

    萧云卿下意识的就察觉到了不对,他今天在医院里陪佳宁,宁婉也在同一家医院。

    而宁婉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陪着佳宁,时间巧合的让他心慌。

    他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而心里得出的结论,更是让他整个人多惶恐不安起来。

    宁婉当时一定是看到了!

    她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而他现在找不到宁婉,在宁婉回来之前,他就一直这样惶恐不安的,生怕连个挽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让他失去了她。

    还好,她回来了,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她的表冷淡的让他心疼,可是到底,她的人还在!

    萧云卿立即将宁婉拥进怀里,紧紧地搂着她。

    他一点都不在乎这是在“王朝”的门口,人流量极大,极繁华的马路边上。

    他不在乎周遭经过的人的目光,也不在乎他在“王朝”内的形象,他只知道,宁婉现在真真实实的在他的怀中,他没有失去她!

    宁婉被他拥着,脸贴着他的口,还能听到他紊乱的心跳声。

    因为紧紧地贴着,所以也清晰地感觉到他子的颤抖,颤的就像是无家可归的孩子,每一下的颤抖,都在叙说着他的无助。

    宁婉的心也跟着颤,心脏上破碎的洞没有被填补好,现在又颤的厉害,颤的她钻心的疼。

    可是萧云卿这无助的样子,又让她心疼的放不下。

    呵!

    十三年啊!

    又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一直一动不动,被动的被他抱着,并没有回应萧云卿的拥抱的她,慢慢的抬起手。

    双手颤颤巍巍的抖,指尖发凉,时而微微跳动,时而握一下拳。

    最终,落在他的后腰,轻轻地环抱住他。

    她的手碰上他后腰的同时,让他的后腰的肌明显的缩了一下,便僵住不动,过了半晌,才慢慢放松下来。

    可是那颗心,依然在提着。

    “回家吧,回家再说。”萧云卿下巴靠在她的肩上,唇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没见宁婉反应,萧云卿放开她,却仍然牵着她的手,温的大掌将她的手紧紧地包裹。

    宁婉低头,长长地睫毛将她的目光掩住,看着萧云卿握着她的手。

    她还记得,在医院里,就是这只手掌体贴的扶着佳宁的。

    刚才她靠过的膛,佳宁也同样靠过。

    忽然,她的子猛地瑟缩了一下,颤的打了一个激灵。

    才微微有些平静的脸又变得惨白,温度也渐渐从她的上褪去。

    在医院里生起的那股呕的恶心感又袭了上来,原本让她眷恋的手掌上的温度,现在却让她浑不自在。

    被他握着的同时,一股颤栗从手心一直窜到胳膊上,胳膊生起大片的鸡皮疙瘩。

    宁婉就像神经过敏似的,大力的甩开他的手,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掌心抽。出,迅速的藏到自己的后。

    萧云卿整个人都僵住,没想到她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应。

    回过神吃惊的看着她,脸上掩不住受伤的神色。

    “娃娃,你怎么了?”他声音嘶哑僵硬的问。

    他的目光忍不住落在她背到后的手上,她的样子,怎么像是嫌恶他的碰触?

    宁婉也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不知所措的回避着他的目光。

    背在后的手握着拳,无措的垂落到侧。

    “我……我自己走就可以了。”她低声说,匆匆的抬步,越过萧云卿便走进了“王朝”。

    萧云卿双手握了握,手心还残存着她的温度,可是握起时,却又那么冷。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默默地走,一直到进了电梯,两人不得不并排站在同一空间内。

    宁婉便低着头,一直不说话。

    一直到进了屋,萧云卿才开口:“你去医院,医生怎么说?”

    宁婉手下意识的就想摸摸自己的肚子,可是手才抬起一半,就又放了回去,以目光查探了自己的肚子一番。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