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崩溃

    而后,她眼睁睁的看着罗毅顺着阳台消失。浪客中文网www.lkzw.net

    宁温僵在。上,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动作,一动不敢动,只是脸色苍白的不住发抖,眼底里恐惧的瞳孔仍在不断缩小。

    她刚才,刚刚经历了一次死亡的威胁!

    嘴唇不住的抖着,这才发现她的心跳的都快要承受不住负荷了。

    在房间里终于只剩下她一个时,眼泪突然崩溃的涌出来。

    突然间,她蹭的坐起,想起一直落在她上的小红点,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整个人立即不住的往。角缩,缩到了。边,还在不断的缩着。

    “噗通”一声,整个人就这么栽下了

    她披头散发,满脸泪痕的狼狈,连滚带爬的往墙角躲。

    子缩成了一个团儿,使劲的缩进墙角的最角落。

    看着黑漆漆的屋子,她突然觉得很害怕,不知道在黑暗的角落还有什么危险在等着她,不知道那小红点还在不在了。

    她只能缩在墙角,不住的瑟瑟发抖。

    原本熟悉的卧室,突然变成了魔鬼的洞窟一样的存在。

    这一夜,宁温自始至终都睁着眼,一点睡意都没有。

    她生怕自己睡着了,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她顶着一双黑眼圈出现,脸色差的吓人。

    任依芸问她出了什么事,她却不敢说,谁知道会不会又让萧云卿知道!

    现在在家里,也都不安全了!

    一直到出了门,见到外面被阳光照的不留一点暗,她心里的霾才稍稍散去。

    这光天化下,她应该是安全的吧!

    可即使是这样,她的心仍然提着一半,在路上开车也小心翼翼的。

    她每天去上班的路,都要经过一条十足路口。

    这条路上车不多,路面坑坑洼洼的,很多年都没有修过。

    虽然公司是在T市繁华的商务区,可是再繁华的路段,也总有些角落是显得破败的。

    而这条路,正正巧就是这破败的角落。

    马路两旁是T市的一家国企在多年前,为了照顾企业中的干部而盖的楼房,便宜卖给企业内部的干部们。

    这些楼有些年龄了,四周的环境也很一般,小区旁边的空地堆着垃圾土石,让四周的环境更显得脏乱。

    宁温在遇到坑洼的时候,不得不放慢车速。

    她对于这里的颠簸实在是厌烦,所以每次驶过坑洼之后,便会忍不住加速,享受坑洼过后的平坦。

    尤其是在今天,心里堆积了一大堆的烦闷与恐惧之后,她真的需要发泄,否则就会自己把自己疯。

    在熬过了那段极伤轮胎的坑洼后,宁温便迫不及待的加速。

    也不在乎前方就是没有信号灯的十足路口,全靠司机自觉地减慢速度,避免两边随时会出现的车辆。

    宁温就要一鼓作气的冲过十足路口,右边突然急速的驶来一辆车,要从她的车前穿过去。

    宁温脸色一变,惊慌的张开嘴,大脑却是一片空白,脚下不听使唤了似的,慌乱的不知该如何动作。

    眼瞧着再往前冲,两辆车就要撞上了。

    在危险来临之际,宁温的大脑突然又开始转了,极致的慌乱过后便是冷静,右脚移到刹车处用力的踩了下去。

    “吱——!”

    在她踩上刹车的同时,前面那辆突然横出的车也踩了刹车,两辆车同时发出刺耳的刹车声,轮胎与地面发出尖锐的摩擦声在空气中划过。

    宁温惊魂未定的看着前方,惊吓过后,不断地喘着粗气,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差点就发生了一场车祸。

    即使是踩了刹车,可是那段距离很短,她的车一定不可避免的要与前面的车撞上。

    现在她的车停留的位置,便正好就是那辆车方才驶过的位置。

    眼看两辆车就要撞上的时候,那辆车迅速的急转方向盘,急转了一个弯与她的车错而过。

    宁温看着地面上出现的明显比路面深出一层的轮胎痕迹,不敢相像如果刚才那辆车没有及时的转弯,会酿成什么样的后果!

    那辆车的侧边一定会被她撞出一个大窟窿!

    这倒无所谓,车撞坏了,赔就是了。

    而且,这条路又没有信号灯,真要算起事故责任来,责任在谁都还不一定。

    只是她不想撞死人,若真是撞上,她的车头一定会直直的撞上司机,那么急的速度,是很有可能直接致死的!

    撞死人的麻烦,不是她能承受得了的。

    惊魂未定之际,又想到这辆车突然冲出来可能酿成的后果,宁温的小姐脾气便又上来了。

    她准备打开车门,下车把自己心里憋着的害怕和愤怒的绪,都发泄在那个不懂得开车的司机上。

    转时,却正好透过开启的车窗,看到了停在她车旁的那辆车中的司机。

    司机是个陌生人,旁边还坐了一个陌生男子。

    司机看起来很年轻,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看到她时,嘴角却泛起冷笑。

    司机抬起右手,食指和拇指捏在一起,放在唇边从左唇角拉到右唇角,做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

    这是让她看好自己的嘴!

    宁温猛然间一个激灵,即使不认识车中的两个人,也知道他们肯定是萧云卿派来的!

    她的瞳孔骤然缩小,脸颊的腮红都掩盖不住她脸上的苍白。

    那辆车并没有多呆,司机跟她比完了手势之后便回过头,发动车子离开。

    那辆车离开后,路上便一辆车都没有,只有路面上的轮胎痕迹,提醒她刚才发生的一切。

    她的车就停在马路中央,她坐在车里发呆,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流了出来。

    她受够了!受够了这种惊吓!

    颤抖着拿出手机,调出萧云卿的号码。

    以前,她看到这个号码心里就激动。

    可是现在,她看到这个号码,心里就只有惧怕!

    手机响了很久,萧云卿才接起来。

    “喂?”电话里传来萧云卿冷冷的声音。

    “萧云卿,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想怎么样!”宁温崩溃的大哭,“我都已经答应你了,不会说出去!你为什么还要让人来威胁我!”

    “先是半夜闯进我的房间,又用枪指着我,今天早晨又用车祸来吓唬我!你想怎么样!”宁温怒吼。

    “不想怎么样,就是给你一个警告,让你别忘了自己答应的事而已。”萧云卿冷声说,“如果你老老实实的,自然就只有惊吓,没有真的危险。但是我不敢保证,如果你吐出一个字——”

    “我不会说!我不会说出去!你放了我!放了我吧!我受不了了!我答应你,不会说出去……你不要再让人来烦我了……”

    “时间会证明你的诚意的。”萧云卿嘴角勾起凛冽的弧度,无的将电话掐断。

    “哇——!”宁温整个人都崩溃了,趴在方向盘上大哭,把头埋在胳膊里,胳膊却压着方向盘的喇叭上,喇叭声不停地响。

    ……

    ……

    宁婉将饭菜端到桌上,虽然并不多么专业丰盛,她的手艺也只能说是一般,可是她喜欢亲手为他准备饭菜的感觉,也相信熟能生巧。

    自己的手艺现在虽然不怎么样,可是多练练,味道总会越来越好。

    而且,萧云卿也很喜欢她为他做菜,不说味道多么好吃,他说这里面包含了她的心意。

    她的心意,比什么美味的菜肴都要重要。

    有他这句话,宁婉便忙的更加起劲,边上课边当她的小主妇。

    每次都是一下了课就不见了人影,跑去超市亲手挑选食材,力求每天的菜都不重样。

    这样的子,她却并不觉得枯燥。

    在家为他准备这那的,比跟着同学出去购物唱K要来的好多了。

    而且要说起逛街,她也更愿意跟他一起出去。

    只是——

    “云卿,你最近很忙吗?”看着还来不及换下一正装的萧云卿,宁婉问道,表有些黯淡。

    他们多久没有好好地在一起了?

    别说逛街,就连坐下来像以前那样聊天,她甜甜的冲他撒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最近经常看不见人影,常常一通电话就匆匆忙忙的离开。

    这段时间,他们甚至连一餐饭都没能好好地吃。

    经常是他下班回来的时候,她将晚餐准备好,两人还没有开动,他就因为一通电话,又匆匆的离开,连饭都来不及吃。

    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面对着一桌子的菜,看着菜慢慢变凉,也等不到他回来。

    每次他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很晚了,看着他满的疲惫,宁婉也不忍心烦他。

    两人靠近的机会,就仅剩下晚上的相拥而眠。

    可是他每次都那么累,也没有跟她再更加的亲密。

    她想,他忙到没时间吃晚饭,那她来配合他总可以吧?

    所以中午的时候,她就主动去找萧云卿。

    可是十次里也只能找到他两三次,有好多次去了之后,罗毅却告诉她萧云卿有事不在公司里。

    吸取了教训之后,她就事先给他打电话,可是得到的回复是他有事要忙,不在公司。

    这样时间长了,她也会累,而且,也有听说过公司里的流言,说她不放心老公,每天都来查勤。

    说她倒是无所谓,嘴巴长在别人的脸上,她耸耸肩就当没听到。

    可是她却不能让萧云卿的名声受到影响,让人以为他是妻管严,家里有个悍妻。

    这样他在外面会被人笑话,形象有损也会影响他的生意。

    渐渐地,也不去公司找了。

    听到宁婉的问话,萧云卿一怔,便看到她小脸上的担忧与落寞。

    他的心也跟着狠狠地一揪,他知道,自己已经好久没有陪过她了。

    像现在这样,两人静静地呆在一起的机会,更是没有!

    他也想陪着她,可是他不想看到她后伤心绝的表

    所以,只能现在让她委屈一些。

    萧云卿叹口气,上前将宁婉拥进怀里,轻啄了下他想念了许久的唇瓣。

    “最近是有些麻烦事,比较忙。”萧云卿低声说,“娃娃,你再忍一忍,再有四五个月,事就解决了,之后我就会一直陪着你,咱们又会像以前那样。”

    “你工作上的麻烦事,我虽然解决不了,也想帮你分担一下。可你若是觉得我不懂,不想跟我说,也没关系。我问你,也没有别的意思,并不是怨你什么,你不要觉得负担。”

    “你有工作要做,我不会拦着,也应该支持你。”宁婉把额头靠在他的膛,低声慢慢的说,“只是你每天这样匆匆回来,又匆匆走,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甚至连饭都没有吃,我看着心疼。”

    “你就算是要工作,也不该饿着肚子。”宁婉叹气,不知不觉的红了眼圈,“我不想每天晚上,都看到你回来时脸上沾着满满的疲惫。”

    听出她的声音有异样,萧云卿双手捧住她的脸,将她的小脸抬起来,便看到了她泛红的眼眶,上面睫毛还湿湿的。

    眼眶努力地兜着在里面打转的泪水,不让它们流出来。

    “娃娃,别哭。”萧云卿心疼的轻声说,她眼里蓄着的泪那么沉重,压得他的心都闷得喘不过气。

    “呜……”原本是想忍着的,知道他看不得自己哭,所以她也不想哭出来让他心疼。

    可是她就是这么没用,在听到他心疼的话的时候,眼泪就是这么没出息的落了下来。

    原本他不说话还好,可是他一开声,立刻就勾。动了她心底的脆弱,让她再也忍不住。

    萧云卿心揪的疼,双手捧着她的脸,为她把泪擦干。

    “傻瓜,我边有罗毅他们跟着,哪里会让我饿着肚子。只是好久没有吃到你做的菜,胃总是空落落的难受。”萧云卿低声说。

    “娃娃,答应我,我不会委屈了自己,你也别委屈了自己。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别为了担心我就忘了自己的子。”

    “再给我五个月……不,不用那么久,四个多月的时间,事就会解决了。”萧云卿说道,“那时候我不会这么忙,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咱们结婚的时候也没有度蜜月,到时候,我们补度蜜月。”萧云卿笑眯眯的说,“你啊,就趁这段时间,好好想想想要去哪玩,到时候咱们一次玩个够!”

    “真的?”宁婉眼睛终于亮出了光彩,哭的红扑扑的脸上挂着笑,怎么看都像是能转眼间破涕为笑的小娃儿。

    “当然!”萧云卿捏捏她的脸颊,“我答应你的,什么时候食言过?不过现在,咱们得先吃饭,不然菜都凉了。”

    “嗯!”宁婉重重的点头,“我去拿碗筷!”

    宁婉兴冲冲地跑进厨房,打开橱柜的抽屉,把碗筷拿出来。

    看这况,萧云卿今天能在家一起吃饭,她的心也跟着变好。

    只是拿着碗筷回到餐厅,正看到萧云卿在接一通电话,也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些什么,萧云卿的脸又沉了下来。

    每次都是这样。

    每次晚饭的时候,总会有一通电话打过来,而每次电话打来的时候,萧云卿的脸色都不会好。

    一开始,他的脸色是凝重。

    再到后来,随着电话打来的次数增多,每次接到电话,他的表都能说得上是愤怒了!

    宁婉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电话里讲的事到底有多严重,能让他的表变得这么吓人,甚至是……有些厌恶。

    所以,也正因为这样,每次萧云卿接完电话离开时,她才一句抱怨都没有。

    既然事这么严重,严重到这男人的心都跟着变得那么差,那么她就不会再给他增加负担。

    她要让这个男人没有负担的离开家门,而不是在外忙碌的时候,还要担心她在家里的心

    见萧云卿挂断电话,宁婉忙收起脸上的黯淡,冲他笑笑:“有事忙你就先去吧!不过答应我,别空着肚子,我不想你为了工作,把胃给弄坏了。”

    萧云卿不舍得看着她的笑,她的笑意都没有进去眼底,只是为了让他安心才笑的。

    刚才他虽然在听电话,却没有遗漏掉宁婉的表,刚才她脸上的黯淡,他也看得一清二楚。

    直到他挂上电话,这傻丫头怕他担心,才强着自己笑出来。

    现在看着她的笑,他非但没有觉得轻松一些,反而胃都拧在了一起。

    握着手机的手紧紧地用力,恨不得把手机给捏碎了。

    半晌,他吐出一口气,上前一步,一把将宁婉扯进怀里,低头狠狠地吻住她的唇。瓣。

    他多希望她不要这么善解人意,他多希望她把心里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她委屈,怨他没时间陪她,就说出来,骂骂他,哭给他看,闹给他看!

    至少,她发泄过后,心里会舒服很多。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把难过和委屈都憋在心里,还要怕他担心而拼命地朝他笑!

    这个傻丫头,还以为他是在为工作忙!

    她知不知道,在她难过的笑着理解他的时候,他在陪另一个女人?

    即使,那不是他所愿,可是他依旧是没能陪在她的边!

    他重重的吻着她,贪。婪的汲取她口内的香甜。

    将宁婉紧紧地拥在怀里,大手不自觉地在她的背上游移,揉压着她柔软的子。

    恨不得,将她软软的子都给揉进自己的怀里!

    他真是怀念极了她的味道,一刻都不舍得离开她!。

    他半眯着眼,看着宁婉被他吻得晕晕乎乎的,含着泪的眼雾蒙蒙的,嘴角挂着泪珠和意,看的他心猿意马。

    尤其是看着她在他怀里轻颤的无助模样,更是想把她揉进怀里,好好地疼

    萧云卿叹口气,就算是再舍不得,也得放开她。

    低头看着她嫣红的小脸,双眼泛着迷蒙的雾气,眼角泛着动的氤氲,那双唇被他。吻的饱。满肿。胀,充着。人嫣红。

    嫣红之上,还铺着亮晶晶的水润。

    萧云卿双眸暗了下来,他看到了她唇内若隐若现的小舌尖,想起方才口中美好的滑腻感觉,喉咙不住的上下滑动。

    不自的低下头,又在她的唇上轻轻啄,软软QQ的唇瓣被他啄的“啧啧”作响。

    宁婉双手无力的搭在他的膛上,腰被他越勒越紧,等他松开她的唇时,她的表就更迷茫了。

    眼神傻傻呆呆的,一直回不过神来,无辜的看着他。

    萧云卿喉咙卡着呻。吟:“娃娃,我陪你吃完饭再走吧!”

    好半晌,宁婉眨眨眼,稍微的回神:“你不是要忙吗?我没关系!”

    萧云卿张口,还是决定陪她吃完饭再走,反正那通电话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无非就是想把他叫过去而已。

    可是话还未说出口,萧云卿的手机又响起来。

    他甚至都没有拿出来,把手伸进口袋就按下了拒听键。

    “也并不是那么忙,先陪你吃完了。”萧云卿柔声道,“好久没有陪你吃饭了,虽然我更想吃你。”

    宁婉额头抵着他的膛,听他的话,子颤了一下,红着脸,咕哝道:“还是……先吃饭吧!”

    萧云卿微笑,就知道这丫头会这么说。

    他也只不过是闹闹她,便把她扶到餐桌上坐下。

    “你别动了,我去盛饭。”萧云卿说道,拿起她刚刚拿出来的两个空碗,盛了两碗饭。

    “你在这里陪我吃饭,真的没关系吗?”宁婉觉得内疚,她虽然很想让他陪他,却也不想他因为她而耽误了重要的事

    先前难过,却也没有想过让他为难。

    看着坐在她对面,一副要安心吃饭的萧云卿,她就怕他只是表面上装作不介意,却是在心里着急。

    “笨蛋!”萧云卿捏了一下她的鼻尖,“是真的不急,就算是再重要的事,不会因为我立刻过去,就能马上得到解决的,不是吗?”

    “好久没有吃你做的饭,真是想念这味道了。”萧云卿喝了口汤说。

    “又不是什么美味。”宁婉笑道,可是还是因为他满足的表,高兴地红了脸。

    知道自己现在厨艺虽然进步了,却也仍然算不上是好吃,可是这男人竟能吃的一脸的幸福,这让她的心里也跟着暖暖的。

    只是吃到一半,萧云卿的手机又响起来。

    萧云卿拿起手机来看,不耐的挂断。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收起来,铃声就又响了起来。

    看着萧云卿厌烦的表,宁婉还是说:“可能真的很紧急,你要不要接一下?”

    萧云卿紧紧地抿着唇,这手机号是佳宁公寓的电话。

    一般来说,佳宁给他打电话都会用袁野的手机。

    每次出现那两个字,他总是无法拒绝接听。

    可是她从来不会用公寓的电话打给他。

    萧云卿眉头皱了皱,还是接了起来:“喂?”

    他的语气还是不耐烦的,可是听到电话里的话,一双利目立刻放大,露出慑人的光。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他沉声道。

    “怎么了?”宁婉放下碗筷,不安的问。

    萧云卿长叹一口气:“娃娃,我得先走了。”

    “哦,好,那……你先去忙!”宁婉只能点头说道。

    看着萧云卿歉然的眼神,他拿起外匆匆的离开。

    从头到尾,连句再见都来不及说。

    而宁婉只能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涌起莫名的酸涩。

    不知道自己打哪来的荒唐感觉,总觉得他会一去不回了似的。

    看着紧闭的大门,她又慢慢回到客厅,屋内空旷的让她发冷。

    偌大的屋子却没有一点的声音,餐桌上的饭菜连一半都还没有吃完,萧云卿的饭碗里,还有大半的米饭。

    这画面看起来说不出的萧索,男主人吃了一半匆匆离家,剩下的半碗饭提醒着她男主人的离去。

    不知怎的,胃翻搅的疼,看着桌上的菜,胃不停地收缩,闷窒的发疼。

    她坐回到萧云卿做过的位置,双手捧着他的碗,上面仍有一点温,也不知是米饭隔着碗传来的度,还是萧云卿的手握过的余温。

    屋子里安静的吓人,她便慢慢走回到客厅,将电视打开。

    打开后自动显示的电视台正好在播电视购物,主持人和嘉宾的声音一刻不停的响着,说话的语气越来越激昂。

    她不在乎电视上在播什么,只要能让这家里有声音,闹一点就好。

    习惯了萧云卿的陪伴,她开始忍受不住寂寞,不再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

    平里,哪怕是萧云卿不说话,只是在她边坐着,让她感受到他的存在,她都不会感觉到寂寞。

    遇到周末,萧云卿还有工作要做,他也会把工作带到客厅来。

    萧云卿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本工作。

    而她则坐在地上,紧挨着他的腿,拿着笔记本上网。

    两人即使互相不说话,可她能感受到他的温度,她的心就跟着暖暖的,静静地,一点都不空虚。

    可是现在,她只能靠着电视里的声音来排遣心里的恐惧。

    把声音开的很大,她又走回到餐厅,坐回到萧云卿的位置。

    曲着腿,双脚踩在座椅上,双臂环抱住膝盖,静静地等待。

    萧云卿不知道,每次他离开后,她都是这样等着的。

    就像是被主人留在家中,苦苦的等着主人回来陪伴的小狗,眼里生起了氤氲,氤氲之下的落寞让人疼惜。

    ……

    ……

    萧云卿匆匆的赶到医院,就看到佳宁的左手腕被纱布缠绕着,脸色苍白如纸。

    病房内,医生和保姆都在陪着。

    看着病。上虚弱无力的佳宁,他没有生起一点的心疼与同,生起的就只有愤怒。

    黑瞳放着严厉的怒光,对着佳宁便怒道:“你打算干什么!这算什么!”

    佳宁脸色苍白,懒懒的撑起眼皮,半眯着眼看了他一眼,便将头转向另一边。

    保姆在旁边瑟缩了一下,生怕萧云卿怪罪她,导致丢了这份工作。

    “先生……我……我也不知道……”保姆边哭边说,“夫人等你等不到,给你打电话又被你挂断,她连饭都不吃就回了房。我进屋劝夫人吃饭,却看到……看到夫人手上握着刀片,手腕上全是鲜血,不断的往下滴。”

    “呜呜呜!”保姆捂着脸哭,“我都吓死了……只能赶紧叫了救护车,给先生打电话,一开始你也拒绝了,幸亏……幸亏后来你接了……”

    “对不起……对不起,先生,我没有照看好夫人,差点就……”保姆哭哭啼啼的说。

    萧云卿脸色铁青,目光落在佳宁的肚子上。

    这个女人有没有想过孩子?!

    她自己要死,也不能拖着未出世的孩子!

    “孩子有没有事?”萧云卿沉声问,没有理会保姆的哭哭啼啼,转向一直呆在房间中的医生。

    似乎是知道有萧云卿这层关系,所以医生并没有急着走,很尽责的在这里等着萧云卿的到来。

    听到萧云卿的问话,医生说道:“因为病人曾经有过差点流产的记录,体底子不好,再加上这次的事,也是差一点流产,孩子虽然保住了,但是体元气损失的很严重。”

    “孕妇像她这个时期,心都不稳定,常常会把自己陷入牛角尖中,很多时候因为在常人看来很不起眼的小事,都会精神崩溃。”

    “所以孕妇更需要家人的支持,尽可能的理解她,让她们的心保持愉快,避免因为一点不起眼的小事,就让她胡思乱想。”医生说道。

    “现在病人还比较虚弱,幸亏发现得早,送来的及时,所以大人和孩子都保得住,但是别再有下次了,否则谁也不能保证不出意外。”医生严厉的说。

    “现在只要孕妇保持平和的心境,在医院里修养两天,伤好了就可以出院。”医生说道。

    “该说的我都说了,如果想让孩子生下来之后健健康康的,就得让孕妇保持心愉悦。”医生沉声道,“如果孕妇心不好,有心理上的疾病的话,那么生出的孩子恐怕也会生病。”

    “知道了。”萧云卿沉声道。

    医生看着萧云卿沉的脸色,也不愿多留,将该说的话都说了,便点点头离开。

    保姆也是个有眼色的人,不需要萧云卿多说,便随在医生的后,不声不响的离开。

    病房内只剩下萧云卿和佳宁,萧云卿紧咬着牙关,沉默着看着病。上的佳宁,瞳孔的颜色因为愤怒,而愈发的深暗,那抹深沉的幽光让人心悸。

    佳宁紧抿着唇,始终不看萧云卿。

    “你这算是什么?闹自杀?你死了别让袁野的孩子跟你陪葬!”萧云卿怒道。

    他实在不明白佳宁到底是怎么想的,作为一个母亲,怎么能随便拿着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

    她又没有想过她要是出了什么事,肚子里的孩子也要跟着玩蛋!

    “孩子孩子孩子!你就知道孩子!你眼里除了孩子还有什么?是不是对你来说,我只不过是装着袁野血脉的容器而已,孩子生下来,我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与其如此,我倒不如不生!”佳宁终于转脸看向他。

    “当初是你决定要生的,现在跟我来这?”萧云卿睨着她,怒极而嘴角微勾。

    “你别想把错怪到我头上!”佳宁尖叫道,“我给你打了电话,我让你到我这里来!可你呢?你迟迟没有现,我给你打电话你还挂掉!”

    她不停地点头,挑眉冷笑:“你既然一点都不在乎我,不怕我出事,那我还在乎什么?我就死给你看!”

    “萧云卿,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你答应我会有求必应,只要我叫你,你就会立即出现,亲自来见我!”

    “怎么?这才多久,你就不耐烦了?你就想反悔?你答应的那些都是狗。!你骗我!”佳宁激动地说,失去血色的脸在这个时候,却因为怒气而染上了薄薄的红。

    “我告诉你,我叫了你,你却没有及时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死给你看,我带着孩子一起死!”佳宁疯狂的说道。

    萧云卿冷冷的看着她,目光越来越冷。

    “佳宁,别忘了你的份,你对于我,只是我死去兄弟的女人,我对你能做到的只是照顾。我有自己的妻子,我陪她是理所应当的!”萧云卿沉声道。

    “你终于承认了!你挂我电话是为了陪宁婉!是她不让你来吗?!”佳宁失了理智似的质问,双眼中的光彩近乎癫狂,就连表也狰狞的吓人。

    “不用她说,我也不想来!我陪我的妻子,这点有什么不能承认的?你是我的谁,管我陪谁?”萧云卿冷笑,“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我答应你的要求,只是答应了你有事我就会来找你,会来帮助你,而不是要忍受你一次又一次,无礼的。扰!”

    “最开始,我以为你是体出现了什么问题,可是事实呢?”

    “你把我骗过去,就是为了让我跟你一起吃晚餐?有晚餐我为什么不能在家里吃,要陪你吃?我有妻子为我做,为什么要吃保姆做的菜?”

    “要不是为了宁婉,你以为我会跟你一桌吃饭吗?佳宁,别得寸进尺,别让我对你失望!让我对你仅有的那点因为袁野才有的容忍也消失!”

    萧云卿眯着眼,眼里沉淀着愤怒,好不掩藏的。在佳宁的脸上,刮着她脸上的皮

    “别让我觉得,袁野看女人的眼光有问题!”萧云卿沉声道,提起袁野,心里一痛。

    “你记住了,袁野就是死,也没忘了托我照顾你。所以我才对你这么百般容忍,否则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跟宁婉比?”

    要不是袁野死也忘不了佳宁,他又何必要忍受这一切!

    每次,当他忍无可忍时,总是会不住的想起袁野。

    佳宁是他临死也挂念的人,他真的不想让袁野死不瞑目。

    可是现在佳宁的表现,实在是在侮辱袁野!

    “我为什么不能比!萧云卿,你别忘了我现在孤孤单单的一个人,都是因为谁?我可以在宁家好好的享受父母的照看,可现在呢?那间公寓里每天就只有我和保姆大眼瞪小眼!”

    “你剥夺了我认回父母,有亲生父母陪伴疼的权利,那么你拿自己来赔又怎么样?”佳宁瞪大眼睛,声音尖锐的说。

    “凭什么,宁婉她什么都有?她一边享受着我父母给她的疼,一边还有男人陪着?我想有一样难道也不行吗?你害死了袁野,那么你在我孤独的时候,陪伴在我边又怎么了?”

    “这是你该做的!这是你欠我的!如果袁野没有死,我需要缠着你吗?有他陪我不是更好?”佳宁迎视着萧云卿,恶狠狠的说。

    她知道萧云卿一直放不下袁野的死,她知道他一直自责。

    既然如此,她就抓紧了这一点,让他难受!

    袁野对于她来说,就是一把用来控制萧云卿的利器!

    只要她拿出袁野来说,她就不怕萧云卿不妥协!

    “你说袁野看女人的眼光有问题?不!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他一点问题都没有!你既然口口声声的说,会帮袁野照顾我,那你现在是怎么做的?”

    “你放着我的死活不管!你为了陪宁婉,就眼睁睁的看我去死!你就是这么报答他的?就是这么做着你答应他的事的?你就不怕他死不瞑目吗?!”

    到最后,佳宁都吼破了声,那声“死不瞑目”说的格外的重,格外的凄厉。

    仿佛,袁野正怒瞪着一双眼,看着萧云卿,指责他没有照顾好她!

    “你欠袁野一条命,你还欠我一个家!袁野临死前拜托你的,你都忘了?为了宁婉,你就牺牲我?你就是这么好好照顾我的?你不怕袁野晚上去找你!”

    萧云卿目光渐渐地木讷,好像根本没有看到眼前吼得脸红脖子粗的佳宁。

    垂在腿侧的双拳紧紧地握着,指节发出咯咯的声音,可是慢慢地,随着佳宁的话,他的拳头又渐渐地松开。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