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我要的是你这个人!

    说完,许佑逃也似的跑进了“王朝”的大门,连头也不敢回,就怕对上宁婉关心的目光。浪客中文网www.lkzw.net

    宁婉关切的表让他心虚,总觉得对不起她。

    现在这种况,更加无法在她面前若无其事。

    宁婉愣在原地,看着许佑逃跑的背影,眼中闪过了担忧。

    许佑来到萧云卿的办公室前,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咚!咚!咚!”

    “进来!”里面,传出萧云卿的声音。

    许佑深吸一口气,打开门。

    “什么事?”萧云卿抬眼问了声。

    “萧少,我有件事要跟你说,很重要!”许佑说道,目光不安的看着萧云卿,“是关于宁婉姐的!”

    事关宁婉,萧云卿立刻放下了手边的工作。

    “这么严重?”萧云卿微微的拧起眉头,目光锐利。

    许佑点头,坐到萧云卿的对面:“昨天……”

    许佑慢慢讲着,佳宁和佟品枝的对话,他并没有听到。

    佟品枝说给许佑听的,也只有当年事的大概,和佳宁与宁婉的份。

    而佟品枝给佳宁磕头磕的那么凶,许佑不可能不问。

    在许佑的坚持下,佟品枝才说出了佳宁要重回宁家的想法。

    至于其他的,佟品枝却是没说。

    不管怎么说,佳宁是她养了二十年的女儿,就算是血缘也熬不过时间。

    人心长,自然而然的,也是真把佳宁当成了自己女儿一样的疼

    下意识的,恐怕当时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却是替佳宁隐瞒住了。

    对于萧云卿,许佑讲述的时候没有一点的隐瞒,反而细细的,不只是将他从佟品枝嘴里听到的说出来。

    就连他看到的,哪怕是佳宁说话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表,每一个眼神,都没有遗漏。

    尽他最大的努力去回想,然后放大给萧云卿看。

    萧云卿听着,脸越来越沉,眉头越皱越紧。

    最后,他也不看许佑了,目光放在空处,双瞳深的让许佑发怵。

    终于,许佑将他所知的事都说完了。

    “萧少,我不知道该怎么帮宁婉姐。我只知道,我姐……佳宁姐她一定会跟宁家说的,这样一来,宁婉姐怎么承受得了真相?”许佑脸色沉痛的说道。

    “我不想看到她受伤害,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来找你了!”许佑握紧了双拳,双唇紧绷的说,“我甚至不敢想象,宁婉姐发现,自己一直以为的母亲不是自己的母亲,一直以为的家人都不属于她,她会怎么办?”

    “我真怕她崩溃!”许佑红着眼说。

    这件事莫说是别人了,就算他这个半个当事人,都难以接受,心里压抑的都找不到宣泄,更何况是宁婉呢!

    萧云卿一直沉默着,许佑说完了,他也依旧是那副紧绷的表

    半晌,萧云卿的双眼才微微眯起,迸。出锐利的光芒。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你不要担心了。”萧云卿眼内利芒收敛,看向许佑,“谢谢,你能来找我,而不是直接去找宁婉。”

    许佑长呼出一口气,苦笑道:“我自然是不会去找宁婉姐的,刚才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她要回宁家,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她现在看起来那么开心,过的很幸福,我真的不想看到她脸上幸福的表消失!”许佑吸吸鼻子,声音有些哽咽。

    “其实……我宁愿她一直保持现在这个样子,不知道有我这个弟弟也没关系!”

    “我只想让她幸福!”许佑的呼吸颤了一下,抬起头,兜住蒸出的泪水,好长时间,才又将头低下来。

    “萧少,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尽管跟我说!”许佑说道。

    “宁婉能有你这个弟弟,是她的幸福。”萧云卿认真的说道。

    许佑微微一笑,低下头挠着后脑勺,脸颊不好意思的红了。

    有了萧云卿的保证,许佑虽不能完全的安下心,却也着实轻松了不少。

    等他离开后,萧云卿便把罗毅叫了进来。

    “萧少!”罗毅叫道,发现萧云卿的表沉的吓人,一颗心也不住的绷了起来。

    “罗毅,让人注意佳宁那边的况。”萧云卿说道。

    “萧少,保姆说她昨天出了院,我已经让保姆好好地照顾她了。”罗毅说道。

    “不是这方面,让人盯紧了佳宁的行程,一天接触了什么人,最近有没有人去找过她,她又去了哪,都干了什么!都查清楚了!”萧云卿食指和中指压在额头上,眉心稍稍靠上的位置。

    食指和中指在额头上无意识的点着,半晌才抬起头:“去公寓的物业那里调出监视录像,看最近有什么人去找过她!最近的找不到,就再往前调!一定有人找过她!”

    听着萧云卿的吩咐,罗毅惊疑不定:“萧少,是佳宁有什么问题吗?”

    “我希望她没问题。”萧云卿沉声道,“总之,你去找!”

    “是!我这就去!”罗毅立刻说道,半刻都不敢耽误的离开。

    萧云卿眼睛眯了起来,悠长的深呼吸,不又想到了袁野。

    而后,他又拿起手机:“方博然,帮我查件事。我要知道二十年前,佟品枝和宁家的事。”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萧云卿下巴紧绷:“钱一分不少,会照付给你们!但是你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查清楚了,越清楚越好!我最晚要明天下午收到结果!”

    “明天下午?萧少,这不是查查电脑上上网,就能调出来的东西,明天时间太紧了。”方博然说道。

    “我不管,我付双倍的钱,必须给我快!而且以你们‘岚山大院’的报系统,明天给我我都嫌慢了!”萧云卿冷声说,“要是明天我看不到报告,我就带着相逸臣去拆了‘岚山大院’!”

    电话那头,方博然按按眉心,真不知道闻人怎么就招惹了这两个麻烦。

    “得,我知道了!”方博然说道。

    整整一天,萧云卿都无心工作,整颗心都放在了宁婉上。

    他不能保证这件事能瞒着宁婉一辈子,一旦事爆发开来,那丫头一定会受伤的。

    作为宁家的小女儿,父母和兄长都疼她。

    可一旦发现,自己并非任依芸所生,其真正份,不过是个私生女,她甚至会没有脸去面对宁成旭。

    下午下了班回家,宁婉已经回来了。

    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子,心看上去轻松愉悦。

    “你今天回家了?怎么样?”萧云卿放下包,把她拉到腿上坐着。

    “好的啊,中午还跟妈一起去了公司,找爸和哥吃饭。”宁婉愉悦的笑道,“现在我们的关系好了,我妈也跟着安心了。”

    萧云卿笑笑,抬手轻轻地将她的长发拢到肩后,让她修长的颈子清爽的露出。

    “娃娃,跟我在一起幸福,还是跟家人在一起幸福?”萧云卿柔声问。

    宁婉眨眨眼,不明白萧云卿没事儿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这男人也不至于在这种事上吃醋,以前也没见他说过。

    而且,他也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

    所以,宁婉有点不解的看着他:“这感觉不一样,跟家人在一起,有父母和兄长守着,很温暖,我好像还可以继续当我长不大的小孩子。”

    “跟你在一起,有你宠着,我也觉得很幸福,可是跟我爸妈和哥宠我的方式不一样,感觉我是被当成一个女人宠着的。而且你既然是我的丈夫,也就是我的家人了,又怎么分得出彼此?”

    “怎么了?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我回家,你吃醋啊?”宁婉笑眯眯的问。

    “笨蛋!”萧云卿揉揉她的脑袋,“我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吗?”

    萧云卿顿了顿,眼里闪着怜的光:“不过娃娃,你记住,我娶你不是因为你是宁家的小姐,而是因为你就是你!”

    “不论我们以什么方式认识,哪怕过去重来一次,我们相遇的方式改变,你不再是宁家的女儿,我选择的,也依旧只有你。”

    “如果当年那个爬树的小女孩不是你,我不会去接住她,不会去想要认识她,更不会叫她娃娃。哪怕当初你变成了路边的小乞儿,我也会想要上前与你亲近,你懂吗?”

    “我曾问过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娃娃吗?”萧云卿嘴角起疼惜的笑容,“你当时说,因为你长得像瓷娃娃,所以我这么叫你。”

    宁婉好奇的盯着他,难道不是吗?

    她记得,这话还是当初第一次见面,他亲口跟她说的。

    萧云卿笑笑,看出了她眼底的疑惑:“可是你不知道,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娃娃这个称呼,是我独送给你的。因为你在我心中,是独一无二,谁也无法取代,独属于我的娃娃。”

    “我选的,是你这个人!”萧云卿说道,“所以,哪怕你只有一个人,我也依旧宠着你,给你幸福,永不改变!”

    宁婉被他这一席话撼动的,心跳如静止了一般,从来没想过,原来他的心中是这么想的!

    眼圈微红,心中被他的话填的幸福,却又莫名的苦涩,突然生出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明明,现在幸福就抓在她的手里,可她总也感觉抓不牢,随时都会溜走似的。

    这种感觉吓坏了她,莫名的抓紧了萧云卿的肩膀,有些微惊吓的看着他。

    “云卿,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宁婉声音微颤的问。

    无缘无故的,这男人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心里那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大,让她的心都跟着变得压抑。

    好像有片影,正在慢慢地朝她罩过来。

    而她,逃也逃不掉!

    “把你吓坏了吗?没什么事,别多想。”萧云卿笑道,“就是突然生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想要告诉你而已。”

    萧云卿表现的若无其事,宁婉却无法这样想。

    萧云卿的这段话,就像是在给她打预防针似的。

    她双眼一眨不眨的看进萧云卿的眼内,漆黑的双瞳沾染着深邃的目光。

    在里面,她只看到无尽的包容与怜宠,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云卿,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好吗?”她低头有些不太习惯的露出涩笑,轻眨的睫毛遮住了大半的目光。

    “其实,我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好的,并不如你们想的那么脆弱。”宁婉轻声说,她的表静静地,白皙的小脸显得愈发的淡然,就像一泓平静的秋水。

    那份淡静的气质很容易影响人,让跟她在一起的人,心也跟着平静下来。

    “你可别看我表面好像弱不风的,受不得刺激似的啊!我心里边儿强着呢!”宁婉又露出不好意思的笑,从来没这么夸过自己,一时间还是很不适应。

    她拍拍。脯:“这里边容量大的!所以,如果有什么事是跟我有关的,不要瞒着我,好吗?”

    宁婉垂下眼,轻轻眨动:“我知道,你一向都会默默地替我把事处理好。可是我也想要跟你一起分担,我不想把责任都放到你的肩上。”

    “不管是你的事,还是我的事,都是我们的事,我想跟你一起承担。”宁婉轻声说,“哪怕,我的能力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可我也想陪着你一起!”

    她的表柔和,却又坚定。

    萧云卿满眼的眷恋,目光一直看着她的小脸,舍不得移开。

    她现在表那么认真,那张小脸明明看着那么柔弱,可是坚定地目光却在诉说着,她的内心其实出离的强大!

    萧云卿无法形容此刻的心,看到这么坚强的她,他觉得自己比以前更她了!

    小小的子,小小的人儿,却又坚强的让人疼惜。

    他大掌轻轻地覆上她的头顶,怜的揉着,嘴角微微勾着,眼睛也略略的弯着,将她拥进了怀中。

    他知道她坚强,可是这件事,她真的承受不起。

    还是,让他再为她担一次吧!

    他真的不喜欢看到她受伤的样子,哪怕是落一滴泪都不愿!

    宁婉被他拥着,偏头枕在他的肩上,却是轻轻的叹息,双眼微微合上,心就是静不下来。

    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

    ……

    第二天中午,方博然就亲自带着调查报告来找萧云卿。

    一进办公室,方博然就臭着脸,眼底下厚重的黑眼圈,明明白白的表明着他心不好的原因。

    恐怕为了萧云卿拜托的调查,他整夜都没合眼。

    不过方博然之所以能够调查的那么快,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宁温找的侦探社已经查的差不多了。

    一开始,方博然并不知道宁温去侦探社调查这件事,只是他在调查的时候,查到曾经也有人查过这件事。

    出于他长期负责闻家报部门的敏锐嗅觉,绝不放过任何的蹊跷,便让人同时调查查这件事的那方势力。

    毕竟侦探社查宁家的事是最近才发生的,调查起来可比查二十年前的事要轻松得多。

    依着闻家强大的报网络,属下很快就汇报上来,正是这家侦探社曾查过宁家和佟品枝的事

    方博然立刻便找上了这家侦探社,虽然合同里标明了不得泄露客户信息,与调查资料。

    可是那是对普通人而言,对于找上他的方博然,那就不一样了。

    作为闻家的报部主管,出来代表的就是闻家。

    有闻家那么。烫烫的两个字顶着,一家小小的侦探社,又哪敢坚持什么行规原则?

    合同在闻家这个庞然大物眼里,无疑就是一堆废纸而已!

    所以侦探社非常配合的将调查结果,事无巨细的都给了方博然。

    这样一来,方博然自然是省了很大的力气,这份报告里的真伪,只要核查一遍就清楚了。

    核查可比从零开始调查的速度要快得多,而且,有了这份报告做基础,再加上方博然的能力,立刻调查出了更加多的事

    方博然的头发还乱着,上的衣服一夜未换,皱巴巴的看起来像个失业的落魄青年。

    熬了一夜,终于把结果都整理了出来,洗了把脸就匆匆的来找萧云卿,哪里还有时间打理自己。

    “你要的结果。”方博然把报告放到萧云卿面前,当着他的面,大喇喇的打了一个呵欠。

    “我已经让人划账了。”萧云卿说道,便拿起报告来看。

    萧云卿看着报告上的叙述,与许佑所讲的并无出入,只是更加详细了些。

    宁温给佳宁看的报告中,并没有详细的叙述佟品枝生产时的况,也没有说明是怎么把孩子换掉的。

    在方博然的调查结果中,却是清楚的表明了。

    当初,佟品枝特意选择跟任依芸在同一家医院生产。

    佟品枝将过去宁宏彦送给她的东西全都变卖了,将钱交给医生,让医生给她剖腹,将孩子提前取出来。

    佟品枝原本是要比任依芸晚两个月生产的,提前剖腹,将八个月大的孩子生出来,虽是没有问题,可是却会让孩子的体比一般的孩子要差一些。

    萧云卿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宁婉从小体就比较弱。

    宁家从宁宏彦到宁温,都没有过敏的问题,可是宁婉却很容易过敏。

    孩子生出来,两家的孩子都放在育婴室中,那时宁家谁也不知道,佟品枝和宁宏彦的女儿也在那里。

    佟品枝便用剩下的钱,买通了一名护士,让她将两名婴儿调换一下。

    那时候,制度并没有现在这么严格,一般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都比较差,大家都想着法的找生财之路。

    而佟品枝给的钱,又着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足以让一名普通的护士挡不住。惑。

    于是,那名护士就冒险把钱收下,将婴儿给调换了。

    之后,护士担心有一天事会败露,便辞了职,拿着钱离开。

    而宁婉和佳宁,便这么换了份。

    方博然依着从侦探社那里拿到的结果,查找二十年前,那家医院的档案,便立刻发现了问题。

    那时候,不论什么单位,都鲜少有人事变动,人们不会自己主动辞职。

    而当年唯一一个辞了职的,便是那名护士,其辞职时间就在孩子调换后不久,时间也吻合。

    确定了方向之后,那名护士后来的事也便容易查出,她当时手头有了一笔钱,便没有再做老本行,而是开了一家小卖部,自己做生意。

    生意虽小,可是也是做买卖的营生,那时候只要是自己干些小买卖,都总比吃死工资要好上不少。

    而现在,那间小卖部也慢慢的发展成了小超市。

    那名护士以前的生活况,根本没有多余的钱让她开小卖部,突然多出的一笔钱,也能跟佟品枝送出的那部分对的上。

    但是,这一切毕竟只是猜测,方博然连夜派人去找到了当年那名护士,作为普通的老百姓,或许不知道闻家有多么可怕。

    可是他们带来的压力,却是真真切切的。

    最终,护士也只得将当年的事和盘托出。

    为了在萧云卿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方博然当真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什么办法都用了。

    更是分派了好几拨的人手,分头调查。

    现在,他懒懒的坐在沙发上,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萧云卿将报告合上,起走到碎纸机前,将文件放进了碎纸机中。

    看着碎成了一条条的纸从碎纸机中吐出,落入垃圾桶中,萧云卿的下巴始终紧绷着。

    方博然懒洋洋的看着他,眼睛干涩的直打架。

    他打了个呵欠:“最后再免费附赠你一条消息吧!让侦探社去查佟品枝和宁家关系的人,是宁温。”

    萧云卿动作一顿,终于转头看向方博然,双唇紧紧地抿了起来。

    他也只是看了方博然一眼,目光陡然沉了下来,双眼微微眯起。

    看来,把这件事告诉佳宁的人,也是她了!

    对于萧云卿那锐利的让人惊惧的目光,方博然却浑然没有当做一回事似的,又打了一个呵欠:“一晚上没睡,消息都给你了,我回去补觉!”

    萧云卿没有再管方博然,背后响起方博然关掉办公室门的声音。

    他坐到沙发上,后脑靠在沙发靠背上,双手随意的放在腹上,十指交叉,食指一下一下的相互对压。

    “咚咚咚!”

    “进来。”萧云卿冷声说。

    “萧少。”罗毅进来,看到萧云卿竟然没有坐在办公桌后,却是靠坐在沙发上,有些吃惊。

    不过他很快便恢复神色,严肃的说:“我去公寓的物业管理那里,把佳宁小区的监视录像调了出来,找到了一个在将近两个月前,拜访过她的人。”

    “这是从监视录像中截取下来的画面。”罗毅将打印出的照片交给萧云卿。

    这照片里显示的人,正是宁温!

    其实先前,方博然在提到宁温去找私家侦探调查的时候,萧云卿已经预料到了宁温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佳宁既然已经被瞒了二十年,如果没有人告诉她,她根本不会想到要调查。

    也只有宁温调查完了之后,将这件事告诉佳宁!

    “去‘宁氏’门口候着,只要宁温一出现,就把她抓去‘幽’等着!”萧云卿冷声说,双目。出愤怒的利光,看的罗毅都感到心惊。

    “是!可是宁家那边……”罗毅有些迟疑。

    宁成旭和萧云卿是好友不说,宁婉和宁温更是姐妹,这样做合适吗?

    “抓来!”萧云卿不容反驳的说道,“就因为她是宁婉的姐姐,成旭的妹妹,我对她已经够客气了!”

    “我对她客气,不代表她能一再的挑战我的忍耐力!”萧云卿抿着的双唇,嘴角却微微的挑了挑。

    怒极反笑!

    罗毅知道,每次萧少笑了,便是真是怒的控制不住了。

    嘴角弯的越厉害,就说明他愤怒的越厉害。

    罗毅重重的点头,便带着人去了“宁氏”。

    罗毅离开没多久,萧云卿也跟着离开。

    ……

    ……

    佳宁听到门铃声的时候,正在吃水果。

    家里有人伺候着就是不一样,保姆正在拖地,而她则躺靠在沙发上享受。

    听到门铃声,保姆忙放下拖把跑去开门。

    一开门,保姆看到萧云卿,看着他沉的脸色,不由紧张的叫道:“老……老板!”

    佳宁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忙把果盘放下,着大肚子站起,状似艰难的,慢慢的往门口走。

    一手扶着后腰,一手扶着隆起的腹部。

    她这样大腹便便的,显得行动很不便。

    萧云卿冷睨着走过来的佳宁,目光再次落在她的肚子上。

    一想到这是袁野的孩子,他便沉沉的叹了口气。

    冷淡的眸子又看向保姆:“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事要跟她谈谈。”

    “哦!”保姆点点头,忙拿着钥匙出门。

    越过萧云卿时,满脸狐疑的偷偷瞥了一眼佳宁。

    难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老板的?

    有钱人在外面养着人,这一点根本是司空见惯的事

    那些有钱人对老婆一心一意,外面一个女人都没有,这才叫奇怪。

    就连报纸都经常报道,哪个富商在外面养了小三,小三还怀了孕,借此上位成了正室夫人。

    难道佳宁跟老板,也是这种关系?

    怪不得,她从来没听佳宁提起过孩子的父亲,也没见孩子的父亲来找过她。

    就算是未婚先孕,这孩子也得有个爸爸吧!

    而且,佳宁讨厌别人叫她小姐,看来也是想当萧太太了。

    保姆自以为是的分析着,将门关上。

    家里只剩下萧云卿和佳宁,佳宁露出温柔,又有些羞怯的笑意:“萧少,你怎么会来?怎么……没先跟我说一声呢?”

    萧云卿神色冷淡,佳宁有些忐忑的说:“先进屋坐吧!”

    说完,她便扶着肚子,慢慢的走。

    走廊只能容一个人通过,再加上佳宁大着肚子,子都差不多等于两个人那么笨拙,她又走的慢,萧云卿就只能在后面跟着,甚至无法越过她走路。

    眼瞧着佳宁大腹便便的,动作笨拙,走了几步,眼看就要踏进厅里了,她又突然停住了脚步。

    佳宁手扶着墙,脸色微微发白的喘气。

    “抱歉……最近……很容易累,走两步就得歇一歇。”佳宁苍白的脸上,强扯起一抹笑。

    萧云卿微微拧眉,他没接触过孕妇,所以没有任何经验。

    看佳宁肚子虽然大,可是现在好像还不太到五个月不是吗?

    如果现在就这么困难,真到八。九个月,快要生产的时候,不就下不了了?

    佳宁看样子是休息的差不多了,才又站直了子,继续往前走。

    可是走起来摇摇晃晃的,看起来随时都会栽倒在地上似的,额头上也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萧云卿皱着眉,女人怀孕真就这么脆弱?

    他真怕佳宁突然倒下,把孩子摔坏了,便伸手扶住她的胳膊。

    “萧少?”佳宁抬起苍白的,还冒着汗的脸,惊讶的看着他。

    “我扶你走过去会快一些。”萧云卿淡淡的说道。

    “嗯,谢……谢谢……”佳宁微微一笑,低下头,脸颊染上了红晕,嘴角更是勾的更加的甜,不着痕迹的朝萧云卿怀里靠了靠。

    借着走路不稳,肩头时不时的轻碰他的胳膊,有时候,还会撞进他的膛。

    萧云卿近在咫尺,虽只是单手扶着她的胳膊,可是宁婉还是抑制不住的心动,心“砰砰”跳的厉害。

    距离他那么近,他上略显得霸道的气息将她紧紧地包围着,她真想试试被他紧紧拥抱的滋味儿,又会是怎样的悸动!

    垂着的双眼闪过嫉妒,她一直想要,却小心翼翼的不敢表露出来的,宁婉却每天都在享受着!

    她甚至都能想到宁婉被萧云卿疼时的画面,被他要的。喘连连,不停地求饶!

    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的宠,她也想要!

    哪怕只是单纯的走在他的边,都能引来无数欣羡的目光!

    那份能够轻易就被填满的虚荣,实在是让人雀跃到疯狂!

    终于走到沙发边上,佳宁觉得时间怎么能如此短暂?

    萧云卿很快就收回了手,好像在她的胳膊上多停留一秒都不愿意。

    她不喜欢他对待她的态度,他只把她当成一种责任,一个已故兄弟的女人,他有义务照看好她。

    可是除此之外,哪怕是一点点多余的关怀,他都吝于付出!

    佳宁坐回到沙发上,声音轻轻的问:“萧少,突然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宁家说你的份?”萧云卿沉声问。

    佳宁双目陡睁,瞳孔明显的缩了一下。

    脸色惊讶的更加的白,嘴唇抖了抖:“你……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必管。”萧云卿冷声说道,“我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你打算怎么做?”

    “呵呵!”佳宁突然笑开,从笑容到声音,都那么苦涩。

    眼底有雾气在打转,脸上露出了讽意:“你是担心宁婉吧?怕我说出了真相,会让宁婉受伤。”

    萧云卿没说话,只是眼底的坚定从不否认这件事。

    佳宁紧绷着唇,下巴不住的颤抖。

    眼里的雾气越来越多,在眼眶中打转。

    突然,她猛的打了一个激灵,眼眶里的泪水也随之滑了出来。

    她紧握着拳,浑都在颤,可是因为怀孕而显得壮硕的材,却没有达到预期的惹人怜的效果。

    “你想怎么样,想让我瞒着我们俩的真正份,一直这样过下去吗?”佳宁瞳孔颤抖着问,声音也颤的厉害,嘴唇在不停地抖。

    “如果可以,我自然是这样想的。”萧云卿直接说道,没有隐瞒,这本也是他今天的来意。

    “呵呵呵呵呵!”佳宁突然轻笑开来,一连串的笑声在屋内响起,却一点都不快乐,如哭泣一般,眼泪流的更加厉害。

    “你只顾着担心宁婉,担心她受伤,可是你有没有为我想过?从小,她就享尽了父母兄长的疼,从来不会为生活忧愁。现在也是,有宁家护着,有你着。”

    “可是你有想过我吗?那些疼,原本都该是属于我的啊!可是就这样……被别人夺走了!我从懂事的时候起,就得想着怎么多干活,怎么让家里的环境别那么困难!”

    “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我的男人,我想跟他结婚,可是他却死了!我现在边一个人都没有,我孤一人,我也会害怕,我也会孤单!”

    “难道,我连要回属于我的家人也不行吗?难道我连认回我的亲生父母的资格都没有吗?我也想要家人的疼啊!”

    “萧云卿!你不能那么自私,为了你的女人,就不顾我的幸福!就算我回了宁家,宁婉被赶了出来,可是她还有你,不是吗?!她始终有你陪在边,不是吗?!”

    “可是我呢?我除了家人,什么也没有了!我的孩子出生就没有父亲!我没有丈夫保护我,难道我连拥有家人的资格都没有吗?”

    “你不想让宁婉受伤,可是这对我,公平吗?!”佳宁忍不住大喊。

    她真是觉得太不公平了!

    为什么这些人,都只会帮着宁婉,都只会害怕她受伤害,却不知道为她想想?!

    他们只会让她放过宁婉,让她隐忍,那么她受的这些苦,谁来疼?!

    “你不是答应了袁野,会代他好好照顾我吗?这就是你所谓的照顾,只要威胁到宁婉的幸福,就不惜牺牲掉我?”

    “可你有没有想过,宁婉她已经很幸福了!”佳宁双手按着头,“可是我,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那些属于我的,我想收回来,难道也不行吗?难道也错了吗?”

    “宁婉是我的好朋友,我也不想伤害她,可是……可是我也想让她把属于我的还给我啊!呜呜呜呜呜……”佳宁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

    张大了嘴,发出那么大的“呜呜声”,哭的毫无形象可言。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让我隐瞒?我妈……不……佟品枝,她明知道自己做错了,竟然还有脸求我不要说出来,要让宁婉继续占有我所有的一切。”

    “而你,明知道真相,明知道我过的有多苦,却要来要求我不要说!”

    “许佑……这件事,是许佑告诉你的吧!可他是我的弟弟啊!即使我们俩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二十年了啊!从小,就是我带着他!可是现在,他宁愿看着我受伤,也不愿意让宁婉受一点点伤!”

    “她就算是伤心了又怎样?她也有亲生母亲,又弟弟着啊!她也有你啊!可是我呢?亲生父母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呜呜呜呜……”佳宁哭道。

    这一刻,她没有掩饰,她不甘极了!

    被人宠着的滋味,她也想要啊!

    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给她!

    萧云卿看着佳宁哭的伤心,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答应了袁野照顾佳宁,自然会把她照顾得很好。

    可是一旦佳宁的幸福与宁婉的产生矛盾,他当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宁婉。

    在他看来,除了宁婉之外,其他女人的眼泪根本不值钱。

    所以看着佳宁哭诉,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等佳宁说够了,一直在不住的哭的时候,萧云卿才开口。

    “即使你不回宁家,佟品枝也会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许佑也依然将你当亲姐姐。他们只是无法给你提供宁家的优渥生活。”萧云卿说道。

    “他们无法给你提供优渥的生活,可是亲一分都不会少给你。至于宁家能给你的生活,我照样能给你,甚至比宁家还要更好。”

    “你能够享受到比其他豪门千金更加豪奢的生活,只要你点头,我就给你!”萧云卿说道,“条件,就是你自此对这件事保持沉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在你看来,我在乎的只是钱吗?亲,他们是能给我,可是却无法取代亲生父母!”佳宁吸吸鼻子,声音清清冷冷的说。

    “我在乎的从来不是多么富足的生活,要富足,袁野留给我的已经够了!”佳宁冷声说道。“我要的很简单,有人在边陪着我,疼我宠我。”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