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我都听到了

    凌墨远不住的倒退,突然想要放声大笑。

    他凌墨远,竟然当了别的男人的替

    还一当,就当了三年!

    三年和十三年,呵呵,果真是一段不小的差距!

    可笑一开始,他还在嘲笑萧云卿,永远得不到宁婉的心。

    殊不知,她的心一早就放在了他的上!

    看着凌墨远一脸打击的样子,宁婉虽然内疚,却不能说什么。

    她必须跟凌墨远说清楚,不能再这么纠缠下去。

    现在哪怕是一声“抱歉”都是不合适的,她只能沉默,看着凌墨远一步步的后退。

    突然,凌墨远双目陡睁,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那目光却不是对她的,而是对着她的后。

    宁婉下意识的回头,找寻凌墨远目光。向的目标。

    她的子猛然一震:“云卿……”

    萧云卿就站在她后,静静地,脸上虽然平静,可眼内却波澜尽起。

    他站在这里多久了,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宁婉心里突然急了起来,慌忙的解释:“云卿,我们——”

    话音未完,唇已经被他封住。

    当着凌墨远的面,当着满场宾客的面,萧云卿狠狠地吻住了她!

    宁婉看不到后凌墨远愤怒的眦目裂的脸,看不到满场宾客或惊异,或艳羡的表

    她被萧云卿吻着,这吻前所未有的狂烈,要将她整个人都吸进他的腹中似的。

    她的所有思绪,都被他给吸走了。

    他吻得激狂,压着宁婉不自觉地向后仰着脖子。

    。烫的唇舌。吸着她的唇舌,唇。瓣被他。的发麻。

    小舌都有些承受不住他疯狂的侵略,原本还能本能的迎合他,可是这一次,她甚至跟不上他的节奏。

    舌被他勾缠捻压着,他。烫的舌都快要伸进她的喉咙了。

    她的唇齿之内,尽是他的灼。气息,席卷之间,还有香槟的味道。

    被他吻得呼吸都变得困难,脸颊染上了。艳的红,一直延伸到耳根。

    凌墨远不想看两人这样亲密的画面,可他控制不住自己。

    双脚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明明大脑在命令后退,可双脚就是扎根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亲眼看着宁婉酡红的后颈,那抹。艳美的刺眼。

    而宁婉,。软的子就在他怀中,被他吻得动的轻颤。

    萧云卿的双臂不断地收紧,将她紧紧地圈在怀里,心脏止不住的狂跳。

    他也不想在大庭广众,就这么突然吻她,让外人看他们夫妻恩

    可是他忍不住,心前所未有的激动。

    从来没有一刻,让他像今天,像现在这一刻,这样的失控!

    他激狂的吻着她,紧紧地圈着她,要将她整个人都嵌入自己的骨中!

    是的,他听到了!

    刚才宁婉对凌墨远说的那些话,他都听到了,一字不漏!

    先前,他挂断电话,本想给宁婉拿些吃的,目光下意识的就寻找宁婉,不知道她一个人坐在那里有没有问题。

    却不想,正好看到凌墨远前来找她。

    当时,他的心便突了一下!

    说到底,他还是对自己太没信心。

    即使宁婉说过,她已经放下凌墨远了,可他还是害怕!

    害怕因为凌墨远的出现,影响了她的心意。

    纵使不会让她离开他,却也仍然会在她的心底种下凌墨远的影,让她挥之不去。

    所以他也顾不得给宁婉拿食物,匆匆的往回赶,穿过会场中的人群,离宁婉越来越近。

    然后,他便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他当时所在的位置,不容易让凌墨远发现,却又足以将两人的谈话都听进耳里。

    当他听到宁婉面对凌墨远的一声声质问时,他的心颤了。

    宁婉在为他辩护,宁婉在怀疑凌墨远的用心!

    萧云卿的心落下了一半。

    而后,萧云卿整个人都激动地不能自已。

    宁婉说,她早就上他了!

    只是,她那时候并不知道那是

    宁婉说,凌墨远只是他的替,只因为凌墨远的上,有他以前的气息!

    萧云卿再也克制不住,他想站出来,想把那个让他疼进骨子里的丫头狠狠地揉进怀里!

    他当着众多人的面,肆无忌惮的吻着,宣告着主权。

    这一举动,让今晚所有的风头,都被这一吻给抢夺走了。

    他这一吻,即使是外人都能看出里面含。着的感

    这宴会中的人都是看惯了逢场作戏的感,即使是在场的夫妻,也大多是貌合神离。

    边的丈夫在外面养了人,容颜褪色的妻子都心知肚明,也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

    自己挽着的臂弯,也不知道搂过多少女人。

    宾客中有年龄相差悬殊的,中年男人边跟着二三十岁的年轻女子,也都不过是逢场作戏,没有人会真的投进多大的感

    这些女伴们,不论年龄份,都看着萧云卿和宁婉。

    她们的脸上有嫉妒,有羡慕,也有苦涩。

    萧云卿的出色有目共睹,无论是事业还是份,亦或是他后的背景,还有他的相貌。

    可出色如他,如今却把满满的都给了宁婉。

    这吻里倾注的意,只要不是瞎子,就都看得见!

    女伴们不都看向了旁的男人,如此出色的男人都能做到这么一心一意的一个女人,为何自己的男人却不行?

    宁婉被吻得发颤,双手无力的扶在他的口,整个人被他搂的紧紧地,好像子都被他覆盖了一般,不会受到外界一点的伤害,那么安心。

    终于,萧云卿放开了她,可是呼吸仍然粗重。

    两人粗喘不定的呼吸互相交织着,洒在对方的脸上,感受着彼此的气息。

    低头,便看到宁婉被吻得动了的嫣红。

    双瞳盛着灿若星点的光,甚至比这会场的灯光还要明亮耀眼。

    她脸颊红扑扑的,被他吻得异常饱。满唇。瓣胀着。艳的红,不自觉地开启。

    “云卿,你……”宁婉失神的叫道,被萧云卿眼底的给烫着了。

    “我都听到了。”他声音沙哑的说道,黑瞳绽放着灿烂的光彩,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的阳光岁月。

    “全都听到了!”他说,朝她开心的笑开。

    宁婉因为他这笑容,莫名的心动,心脏“砰砰”的乱跳。

    脸更是绯红的如烧着一般,没想到自己刚才那一席话,他全都听到了。

    这样跟表白,有什么两样?

    宁婉睫毛眨啊眨,羞窘的低下了头,她还没准备好朝他表白呢!

    萧云卿居高临下的看着,只看到她通红的耳朵和后颈,颜色喜人的厉害。

    迷迷糊糊的被他牵着离开会场,宁婉也没有阻止。

    反正刚才那激烈的吻都被那么多人看见了,她也不好意思再留着。

    罗毅去看佳宁,路上通知了耗子开车在门口候着萧云卿。

    萧云卿和宁婉上了车,便将前后座之间的挡隔板升了起来。

    “我从没跟宁温恋过。”安静的车厢中,萧云卿突然说道。

    “啊?”宁婉眨眨眼,还没有反应过来,萧云卿说这话的意思。

    只是看着他脸上真诚无伪的表,好半晌,才想起她跟凌墨远说过,看到萧云卿跟宁温接吻。

    “我……没关系,事都已经过去了……”宁婉低头说道。

    萧云卿却皱起了眉,不喜欢她一丝一毫的误会。

    “是她趁我不注意,突然拉下我,吻上了我。”萧云卿说道,“我立刻就把她推开了,但是没想到,还是被你看见了。”

    宁婉猛的抬眼,不知道原来事实竟是这样。

    “傻丫头。”萧云卿皱眉,“就因为这样,才一直不理我,躲着我?”

    宁婉嘴唇动了动:“当时我……并不明白……”

    萧云卿含笑,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将她的小脑袋瓜压进了自己的怀里。

    调了震动的手机在他的裤子口袋里,紧贴着腿震动着。

    萧云卿这才放松了拥着她的力道,将手机拿出来,看到来电显示的是罗毅,便立刻接了起来。

    “怎么样了?”萧云卿沉声问。

    “有流产的迹象,我到的时候,佳宁正好躺在地上。”罗毅说道,“医生说还好送来的即使,现在已经没有危险,孩子也保住了,不过要好好地养着,最近最好一直在医院里修养,以应对突发的状况。”

    “现在医生给她注了营养,现在正在睡觉。”罗毅瞥了眼。上的佳宁,“萧少,她昏睡的时候,嘴里喊着袁老大的名字,我……”

    萧云卿的心一痛:“我知道了,一会儿我过去,你现在那儿守着。”

    “是!”袁野应道。

    “出什么事了?”宁婉问道。

    萧云卿看着她,不想她误会,便说:“没什么,有点事需要处理,所以才提前带你离开。我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再走,晚上不用等我,你先睡,我不会回来太晚。”

    宁婉垂了垂眼,执起他的手:“云卿,有什么事就跟我说,不要瞒着我,好不好?”

    “好。”他笑,却仍是没有说出口。

    宁婉心有些黯淡,也不再多说。

    佳宁既然没有事,萧云卿也就不急了,把宁婉送进了家门,才又带着耗子离开。

    宁婉在家中,萧云卿虽是这么说,可他不回来,她也睡不着。

    ……

    ……

    萧云卿和耗子到达医院,进病房时,正看到罗毅坐在。边的椅子上候着。

    “萧少!”看到萧云卿,罗毅立刻站起

    在萧云卿眼神示意下,罗毅又低头看了眼佳宁,确定她还在睡觉,没有被吵醒,才轻声的出了病房。

    病房的门半掩着,在房间内脚步声消失之后,佳宁缓缓地睁开了眼。

    病房外,萧云卿问:“具体怎么回事?怎么会差点流产?”

    “医生说原因可能有很多,按照检查的况来看,最有可能的是劳累过度,再加上营养不良。”罗毅说道。

    “医生替她检查过,她的体很虚弱,大部分的养分都被胎儿吸收,但是还远远不够。她体没有供胎儿吸收的足够的营养。再加上体太累,伤了胎气,也不懂得补子。”

    “好像昨天,她就有过肚子疼,但是疼一阵就过去了,她也就忍过去了,没有当一回事。而且听佳宁说,最近她还在工作,可能是因此累坏了子。”罗毅说道。

    萧云卿透过虚掩的门缝看向里面,并没有看到佳宁的脸,只看到病。上的突起。

    他不明白佳宁在坚持什么,又在倔强什么。

    她如何对待自己,他不管,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能有事!

    “医生说她要在医院住多久?”萧云卿低声问。

    “要看她的体状况。”罗毅说道,“因为她现在体太虚,需要在医院注营养。而且现在她腹中的胎儿很不稳定,调养不好依然有流产的危险,所以医生建议在医院中住着观察,知道胎儿稳定下来为止。”

    萧云卿点点头:“那就住着吧!回头你给她找个保姆,在家照看她的起居,万一有什么事,旁边还能有个人照应着。”

    “是!”罗毅说道。

    两人说完,萧云卿又进了病房,低头看着病。上的佳宁。

    她脸色苍白,皱着眉,看来睡的并不好。

    合着的双眼,还能看到眼珠在眼皮内转动的痕迹。

    忽然,佳宁的双手动了动,在空中挥舞着,想要抓取什么。

    “阿野!阿野!不要走!不要丢下我!阿野!”佳宁挥舞着双手,虚弱的梦呓。

    “孩子……我们的孩子……阿野……不要丢下我……我们有孩子了……孩子……呜呜呜……对不起……我没有好好的保护好他,你怪我吗?”

    “阿野,我好想你,阿野……”佳宁仍然在挥舞着,急迫的抓着。

    仿佛袁野就在附近,她只要再找找,就能抓住他一样。

    萧云卿原本冰冷的没有感的眸子,在听到她的梦呓之后,染上了痛意。

    他牙关紧咬,看着她挥舞的双臂,眼前忽而浮现出了袁野的面貌。

    萧云卿伸出手,将她的手腕抓住,不让她再乱动。

    佳宁忽然一僵,反手便抓住了萧云卿的手掌,双手紧紧地握着他,将他的手掌包覆在手中。

    萧云卿没有料到佳宁会突然如此,就听佳宁紧抓着他的手:“阿野!阿野!”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掌心的温度,佳宁的嘴角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将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脸颊上枕着。

    “阿野,陪着我,不要走……”她呓语道。

    佳宁抓的用力,就害怕他跑了似的。

    萧云卿眉头皱起,黑瞳中闪着淡淡的探究的光,仔细的看着佳宁的脸。

    可最终,并没有看出有什么异样。

    佳宁的力道虽大,却不是他挣不开的。

    萧云卿微微施力,便将手从佳宁的掌心中抽。出。

    只是他这样的动作,立刻就把佳宁惊醒了。

    似是被人从睡梦中惊醒一般,佳宁的动作显示怔了怔,眉心皱的更深。

    纠结着眉毛,缓缓地睁开眼,见到站在。边的萧云卿,罗毅和耗子时,她明显的吃了一惊。

    “萧……萧少!”佳宁吃惊地叫道,好似没有想到他回来,立刻就要坐起

    萧云卿挥手拦住她:“你子不好,别动了!”

    “我……”佳宁的目光落在了他的手掌上,“我刚才……没有做什么吧!”

    “你做梦了。”萧云卿淡淡的说,“你没事就行了,我先走了。”

    “对了,这段时间,你就先在医院里好好养着,把子调理好。”萧云卿说道,目光落在了她的腹上,“我不管你这段时间到底做了什么,导致差点流产。”

    “但是既然你已经怀了袁野的孩子,就得适可而止。你既然想要生下他,那就得为他着想,别做伤害他的事!”

    “这是袁野唯一的骨,失去之后,就不会再有!所以以后,你就好好休息,把子调养好。你的兼职,我会替你辞了。出院之后也会请保姆照看你,总之这孩子,得健健康康的生下来!”

    看着他严厉的表,佳宁的心不瑟缩了一下,手微颤的覆上了自己的小腹。

    她听得出来,萧云卿在乎的只有她腹中的孩子而已。

    若是没有孩子,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他或许还会对她客客气气的,有什么帮忙的,看在袁野的面子上,也会帮她,却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的紧张在乎!

    佳宁心中冷笑,如果孩子没了,袁野一个死人,又算得了什么?

    就算对萧云卿有再大的恩,也赛不过时间的无

    慢慢的,萧云卿对袁野的内疚淡了,便不会再对她上心了!

    原本,她是想借着孩子有事,离萧云卿更进一步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就把他拴在自己的边,却不料听到萧云卿这么一席话!

    这个男人,不会是猜到了什么吧!

    佳宁的眼皮颤了一下,突然想起了萧云卿的可怕,不是自己轻易地就能算计的到的!

    在对待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应该更小心一些才是!

    想到萧云卿的可怕,佳宁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手不将小腹捂得更加的紧,似是要把这孩子好好地护住,不能出一点差池。

    “抱歉,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真的能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却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她垂眼,虚弱的说。

    “我本不想打搅你的,只是在那种时候,我根本连选择的时间都没有,只有力气按下通话键,拨通最近的联系人。”佳宁小声说,声音细的好像害怕他一样。

    “没关系,重要的是孩子没事。”萧云卿淡淡的说。

    “是啊!幸亏孩子没事!否则我……愧对袁野!”佳宁轻声说道。

    一提到袁野,萧云卿的神色便有了松动。

    “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会派人来照顾你。”萧云卿说道。

    “嗯。”这次佳宁没有拒绝,一脸歉然的说,“今晚……没打扰到什么重要的事吧?”

    “没事。”萧云卿说道,便要离开。

    “萧少,我在这里照顾她吧!明天来了看护,再让她替我。”罗毅跟随着萧云卿走到病房的门口说。“不然她一个人在这里,万一出现什么状况,我不放心。”

    “也好,有事再给我打电话。”萧云卿说道。

    萧云卿离开之后,罗毅又对佳宁说:“你休息吧,我在外面守着,有什么事就喊我!”

    “你回去吧,我自己在这里能行的,有事可以找护士。你在外面呆一夜,多累啊!”佳宁歉然的说道。

    “没关系,我问护士再要一条被子,为了以防万一,我在这里过一晚。”罗毅坚持道,坚毅的脸上出现了柔和的笑,“这可是袁老大的孩子,为了他,什么都值得!”

    佳宁张张嘴,说不出话来,等到罗毅笑着离开,替她将门关严实了,佳宁才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

    孩子!孩子!

    萧云卿是这样,罗毅也是这样!

    他们一个个的,眼里就只有孩子!

    只要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就好,而她不过是个承载袁野血脉的容器而已!

    如果现在她没有怀孕,单纯只是她出了事,萧云卿还会不会赶过来?

    佳宁嘴角露出鸷的冷笑,既然这孩子这么金贵,那她就要母凭子贵!

    ……

    ……

    萧云卿一打开门,就发现家里的灯都还大亮着。

    宁婉从小就怕黑,因为小时候出于好奇,看过一部恐怖片,结果看完了之后,就在她的心里留下了影。

    总觉得黑的地方藏着鬼,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冒出来。

    尤其是拐角的地方,就最是恐怖,总觉得有女鬼就躲在拐角,等着她过去。

    所以只要她一个人在家,就会把家里的灯全部都打开。

    这么多年了,习惯一直没有变。

    萧云卿笑笑,换下鞋子走入客厅,却听到宁婉的声音。

    “你回来啦!”宁婉从地毯上爬起来,跑到他的面前。

    她的一洋装已经换成了睡衣,脸上的妆也卸了,长发编成一条麻花辫搭在左前,看起来清清爽爽的。

    “怎么还没睡呢?不是让你先睡吗?”萧云卿捏捏她的脸颊。

    被他捏过的地方,立刻掐出了一块红晕,看着就像粉嫩的糕点。

    “我等你回来呢!”宁婉说道,“反正我又不困,就边上网边等你,顺便还能跟我哥聊聊天。”

    萧云卿也看到沙发上正放着笔记本,刚才她就是窝在沙发上,把笔记本放在腿上玩,看起来也颇为惬意。

    “你去换衣服,我给你放洗澡水。”宁婉说道,“你今晚在宴会上也是什么都没吃,我去给你煮碗面吧!”

    萧云卿挑挑眉:“你会吗?”

    “我哪有你说的这么没用啊!”宁婉轻捶了一下他的膛,“一碗面而已,我还是会的!而且最近还跟陆婶学了不少呢!”

    “材料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就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想着你一回来,煮一煮马上就可以吃了!”宁婉说道,拉着萧云卿跑到了厨房门口。

    果然,萧云卿便看到厨房干干静静的,菜板啊,盆子啊都已经收拾好了,只有几个盘子里,放着切好的各种蔬菜。

    萧云卿看的心头发软,看着宁婉的目光也心疼了起来。

    “傻丫头,我要是半夜回来怎么办?要是两三点才回来,回来累的只想倒头就睡,什么也不干,那这些东西,你不就白准备了?”

    “而且,你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就这么一直等一直等,跟着我一起熬夜,那怎么办?”萧云卿看着她,“我可不想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小脸苍白着,还挂着厚重的黑眼圈等着我。”

    宁婉皱皱鼻子:“是你说你很快就会回来的啊!”

    “现在这么信我啊!”萧云卿的心被她烘的越来越暖,越来越软,又忍不住捏了一下她的鼻尖。

    “当然!你从来都没有骗过我,你说过的,就一定会做到!”宁婉笑道,心里对他的信任就是这么没来由的,甚至是盲目,甚至都不需要询问自己理由。

    尤其是,在她确定了自己对萧云卿的感之后,她又回到了过去小时候,对他全心全意的信任着的感觉。

    这种被她毫无理由的信任的感觉,让萧云卿愉悦的笑开,又看了眼厨房案台上准备的食材,心里更是满足。

    “不用给我放洗澡水了,我用淋浴冲一下就可以。”萧云卿说道。

    “嗯!”宁婉笑着,便像个小媳妇儿似的,跑进厨房。

    她做的很简单,从冰箱将荞麦面拿出来煮熟,再把荞麦面放进冰水里,让荞麦面变得又凉又滑,看起来几位清爽。

    捞出来之后,又拌了点香油,让荞麦面不会黏在一起。

    最后拌上盐,生抽,醋和冰梨汁,将面的味道调匀了,才在上面铺上黄瓜丝和胡萝卜丝,又在上面洒了一些白芝麻。

    工序并不复杂,可是她做的极用心,把荞麦面卷成了一个鸟巢似的,光是看着都漂亮,让人食大增。

    “好香!”萧云卿从后面环住她的腰,把下巴搁在了她的肩上。

    这声“好香”,也不知道说的是她,还是她做的面。

    宁婉还没开口,耳边就又传来了萧云卿打趣的声音:“这次看卖相倒是不错,都赶上大厨了,闻着味儿也比上次好多了啊!”

    “那是当然!”宁婉骄傲的抬了抬下巴,“我可是跟陆婶学完了之后,自己练习了好久呢!”

    说着,她皱了皱鼻子,做出腻味的表:“最近中午一直吃这个,吃的我都腻了!”

    “笨蛋!”萧云卿拿起碗,“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好了,自己别学的那么辛苦!”

    “那又不一样!”宁婉说道,推着萧云卿走去了餐厅,“我听陆婶说啊,你以前还在家里住的时候,也经常工作到很晚回家。”

    “那时候,她就会给你煮碗面吃,因为是睡前,所以就给你弄得特别清淡。”宁婉笑道,“所以我就想,如果你回来晚,我也这样给你弄,可不能让你饿着肚子睡觉。”

    “你快尝尝!”宁婉催促道,“这个应该再放些辣椒油的,可是太晚了,我担心会伤胃,就没给你加。”

    萧云卿笑笑,便捞起一筷子,“咕噜咕噜”的吸进嘴里,吃相有些豪迈,可是宁婉看着,却一点都不觉得难看,反倒很爽气。

    荞麦制成的面条滑溜溜的,又弹十足。

    原本,今天佳宁突然出事,他就很担心,心里急躁了些,再加上来回的奔波,不知不觉的就有些燥,现在吃了清清爽爽的凉面,不由舒服了好多。

    “怎么样?”宁婉期待地问,“这次我可是很有信心的!”

    “很好吃!”萧云卿端起碗,直接将面吃的一根不剩,“你可是越来越有主妇的风范了啊!”

    宁婉笑眯眯的,眉眼弯弯:“我得让你知道,这个老婆没娶错啊!”

    “嗯,没娶错,入得了厨房上得了。”萧云卿放下碗筷,起朝宁婉走去,声音哑沉的说,双眼里闪烁着幽幽的光。

    “你……”宁婉张张嘴,看着萧云卿欺近,心跳不加快,“我……我刷碗去……”

    “放着,明天再刷!”萧云卿说着的同时,双手攥着她的腰,将她提了起来。

    跟萧云卿一比,她这副小子,就跟小娃儿没什么两样,被他轻巧的就提了起来,抱进怀里。

    “不,不行……唔……”宁婉的唇被他堵住,心中哀嚎。

    她就知道这男人今晚不会放过她!

    尤其是在她间接地表白过之后,他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她呢!

    ……

    ……

    佳宁看着手机的来电,睇了保姆一眼,按下拒听键。

    “你去帮我办出院手续吧!”佳宁面无表的吩咐。

    萧云卿给她找来的保姆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有生孩子和带孩子的经验,也比较细心。

    她最近被保姆伺候的很好,从小到大,还从来没享受过被人服侍的滋味。

    现在被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渐渐地就生出了种高高在上的骄傲感。

    好像她突然变成了萧云卿重要的人,变成了豪门千金,在言谈举止上,也渐渐生出了自以为的高雅之意。

    面对这保姆时,她也一点都不客气,自己就应该是被伺候的,指使起来那么理所当然。

    保姆刚刚给她切完了水果,洗完了手,湿漉漉的手掌往围裙上擦了擦。

    听到佳宁的话,老实的脸上出现了错愕:“可是……小姐,老板没有说你要出院啊!”

    佳宁皱眉:“我的子早就养好了,都在这里住了大半个月了,天天面对消毒水的味儿,对孩子也不好。”

    “可是……可是要是老板怪罪下来……”保姆为难的说。

    “怕什么的?有什么事我担着!我自己的体,我自己最清楚!你只是来照顾我的,难道我连自己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吗?”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保姆连忙摆手,老实的脸上出现了慌乱,“小姐,我这就去帮你办!”

    “都说了,不要叫我小姐!小姐小姐的不停地叫,把我都给叫廉价了!让人听着,还以为我是什么不正经的女人呢!”佳宁怒道,看着自己隆起的肚子,“我都怀了孩子,你还叫我小姐,让别人怎么看我?”

    “这……”保姆不知所措的抓着腰间的围裙,“那……要叫你什么?”

    她可是听说,佳宁没结婚的啊!

    没结婚的女人,不都是小姐吗?

    佳宁恨恨的咬着牙,眼睛都眯了起来。

    越觉得是不是就连保姆都瞧不起她?

    她现在没有结婚,她的孩子没有父亲,所以她就没名没分的,只能被人叫做小姐!

    可偏偏,她若是千金小姐也就罢了!

    现在的她什么都不是,听着保姆的叫唤,怎么听怎么讽刺!

    “你故意的吧!”佳宁愤怒的涨红了脸,怒目圆瞪的要将保姆吞了一般。“知道我没结婚,却有了孩子,你就来讽刺我!”

    “不是!不是的!”保姆慌乱的连连摆手,她不明白佳宁怎么前后反差那么大。

    当有人来看她的时候,她就温柔的让人心疼。

    可是一旦这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佳宁就看什么都不顺眼,经常发脾气。

    保姆脾气好,也知道出来工作不易,为了供儿子上学,什么委屈都吞下了。

    而且,看着佳宁年纪轻轻的就怀了孕,孩子却没有父亲,也有些同她。

    知道怀了孕的女人,脾气都比较善变,为人也比较敏。感。

    再加上佳宁所承受的压力,孩子没有父亲,要独自抚养,还有外界的眼光,佳宁心里肯定也不好受。

    这样压力越来越大,脾气也越来越大,保姆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是个善良的人,也善良的为佳宁找好了理由。

    所以每次佳宁态度不好的时候,她就这么安慰自己,也能让自己的心舒服一点,继续干下去。

    “那个……夫……夫人!”保姆脑中灵光闪过,不叫小姐,叫夫人总行吧!

    反正,也没有加上夫姓,这样叫起来也比较得体。

    佳宁一怔,听到“夫人”两个字,表缓和了下来。

    指尖在小腹上来回的游移着,慢慢的品味着“夫人”两个字,嘴角也渐渐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夫人……夫人……”越听,越是能跟萧云卿扯上关系似的。

    如果这两个字之前,再加上一个萧字,变成萧夫人,那就更好了。

    佳宁终于满意了,表也柔和了下来。

    “好,以后就叫我夫人!”佳宁满意的说道。

    “哎!”保姆连忙点头,“那我去给您办出院手续!只是老板那边儿,您得多担待着点!”

    佳宁不耐烦的挥挥手:“知道了!”

    等保姆离开,佳宁才拿起手机,往回拨通了刚才的来电。

    边听着手机的彩铃声,边吃着提子,模样享受。

    “喂?刚才为什么挂我电话?!”电话接通,便传来宁温不悦的声音。

    “我现在在医院,萧云卿派了人照顾我,有人盯着说话不方便。”佳宁说道,“那件事,查好了?”

    “嗯,正要跟你见一面,见面说!”宁温冷声道,一点也没有隐藏自己的怒意。

    这个女人成心刺激她!

    还说什么萧云卿专门派了人照顾她!

    说白了,还不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既然要跟佳宁合作,宁温自然是要将佳宁也调查一遍,想到佳宁的心肠,不眼生寒光。

    “我让人去办出院手续了,你别来我家了,我们外面谈。”佳宁说道,“回了家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什么况,萧云卿随时都会知道。”

    “知道了!”宁温冷声道。

    ……

    ……

    出了院,佳宁就打发了保姆,自己去了跟宁温约好的饭店。

    饭店的位置很隐蔽,在小巷子里,若非特意去找,寻常路过根本发现不了。

    这家饭店门面,吃的是特色的云南菜。

    对于菜品,佳宁是没什么胃口的,想来宁温会选择这家店,也是因为够隐蔽。

    跟服务员报了宁温的名字,服务员便为她带路。

    穿过前厅,便从后门出去,才发现饭店内别有洞天。

    后面还有一个院子,院子被众多屋子围起来,便由此多出了许多房间。

    佳宁被带进其中一间房,宁温已经等在了里面。

    宁温瞥了眼她的肚子,隆起的腹部已经挡不住了。

    佳宁坐到宁温面前,动作缓慢,看起来有些笨重。

    可宁温就是觉得,她好像在向自己炫耀些什么似的。

    宁温嘴角毫不掩饰的露出嘲讽,这孩子又不是萧云卿的,她骄傲个什么劲儿?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