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就是太好看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面皮子极薄的小丫头,竟然在这里主动地吻他!

    这举动对她来说,可是十分大胆的!

    萧云卿没有采取主动,任由她吻着,这吻单纯的就像是白水,可他依旧享受着。

    慢慢的,她才探出舌尖,轻轻地挑开他的唇齿,带着微微的怯意,扫过他的舌尖。

    萧云卿终是忍不住,将她的舌缠住,不让她逃。

    宁婉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忘了旁边还有不少店员在看着,心里满满的只装得下萧云卿。

    被他吻得更是云里雾里的晕乎,舌被他纠缠着,便不由自主的回应。

    这段子,她被他调。教的太好,慢慢的抛下羞涩,只要他进攻,她便会主动地回应配合他。

    萧云卿的双手抬起,一手压着她的后脑向下,更加拉进他,一手抚着她的脸颊。

    两人吻得难分难解的,浑然忘我。

    一旁的店员看的眼睛发直,脸红耳的。

    一个个光是看着他们接吻,都觉得羞涩,可是这么刺激的画面,又不舍得不看。

    结果一个个看的痴愣愣的,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宁婉被吻得晕了,可是萧云卿还清醒着呢!

    他也是不自,否则也不愿意宁婉被他吻过之后的动人模样露在人前。

    半晌,他才意犹未尽的松开她,脑门贴着她的额头,声音嘶哑的说:“娃娃,真想找张,好好地吃你。”

    两人额碰着额,鼻尖儿碰着鼻尖儿,洒出的鼻息相互纠缠着。

    宁婉口起伏不定的粗喘,被他吻过之后,就像是刚刚跑完了步。

    慢慢的理智点点的回笼,耳边却突然传来萧云卿这邪肆的话,脑袋轰的就要炸开。

    低着头,当看到脚上穿着的高跟鞋时,猛然意识到,这还是在店里,旁边还有那么多人在看着!

    宁婉突然屏住呼吸,不明白自己刚才是着了什么魔,居然不顾场合的主动吻他。

    他刚才那专注温柔的表,着实让她魔怔了。

    现在恢复了理智,羞恼的连头都不敢抬了。

    她使劲的低着头,死命的盯着鞋尖儿,脸憋得通红,发誓绝不抬头!

    现在她只想赶紧离开这家店,以后再也不来了!

    萧云卿好笑的看着她的脑袋越来越低,越来越低,而且还在努力的往下低。

    如果他不说点什么,她的脖子都怕是要低头低的断了。

    萧云卿笑笑,将挂在领口的墨镜摘下来,戴在了她的脸上。

    “不要去看其他人,戴上墨镜也没有什么人认识你,有没有好点?”萧云卿低声笑问。

    宁婉瘪瘪嘴:“这种掩耳盗铃的事儿,你当我傻呢!”

    “你不要,那算了!”萧云卿说道,作势就要把墨镜摘下来。

    “哎别!”宁婉抓住他的手腕,阻止他的动作,嘴唇动了动,才小声说,“有总比没有强!”

    宁婉忙着阻止他,也忘了要低头了,结果露出了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再被他的大墨镜一遮,脸就变得更小了。

    萧云卿看到她的小脸,喉咙滑动了一下,心下呻。吟就不该只遮她的眼,应该把她的脸都给遮住。

    现在戴着墨镜,虽然把那双被吻过之后,染上了媚。意的双眼给遮住,却让她嫣红的脸蛋和红肿的唇变得更加明显。

    双唇被他吻得肿。胀。饱。满,就像熟透了的樱桃,让人忍不住的就想要采摘。

    萧云卿四下望了望,这家店是综合式的,集合了很多的品牌,所以种类也就比较多。

    很快,他就发现了一排放着帽子的架子,从上面随便挑了一顶鸭舌帽,便跑回来扣在了宁婉的头上。

    “啊!干嘛给我戴帽子?”宁婉就要把帽子拿下来,却被萧云卿给按着。

    “听话,戴上!”萧云卿沉声道。

    听出了他话里的决心,宁婉就算不愿意,也只能把帽子戴好,加上墨镜,总算是遮住了大半的脸。

    “可是这样好丑。”宁婉低声说。

    “谁说的?一点都不丑!”萧云卿没说假话,只不过她这样看着年龄更小,看着像个未成年。

    “你这样把我遮的那么严实干嘛啊!”宁婉不解的问。

    “我可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萧云卿老实的回答。

    “怎么了?我现在不好看?”宁婉立即摸向自己的脸颊,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就是太好看了!”萧云卿下意识的接口。

    他这连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回答让宁婉又惊又喜的,脸红的**辣的发烫。

    这男人的意思是,因为太好看了,所以要遮起来啊!

    原来,他觉得她长的很好看啊!

    好看的,都要遮起来藏着了!

    就因为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宁婉双手捂住唇,吃吃的轻笑,觉得这男人的想法可真有意思。

    这男人平时可不怎么跟她说好听的话,那些话啊,甜言蜜语啊什么的,更是想都不摇想。

    可是就是这么老老实实的回答,却比什么甜言蜜语都要甜。

    萧云卿脸上出现可疑的红,他本来也是白的,脸上染上的红也比别的男人明显。

    “你忘了你刚才大胆的主动吻我了?不想把自己捂严实了,不怕被别人笑话了?”萧云卿要笑不笑的说。

    宁婉一听,双手立刻把剩下没有被遮起来的小半边脸也给捂住,刚才因为萧云卿的一句话,得意的过了头,连这事儿都忘了。

    萧云卿好笑的看着她又开始装鸵鸟,也不说话,自顾自的替她将鞋换回来,拎着高跟鞋去找店员。

    “就要这双了!”萧云卿说道。

    “哦……哦!好!”店员发了半天的呆,这才反应过来。

    一想到刚才萧云卿和宁婉的吻,店员到现在都还回不过劲儿。

    萧云卿带着宁婉离开,宁婉还一直带着鸭舌帽和墨镜。

    萧云卿突然觉得,就连她的脸,他都想替她遮起来。

    晚上把她打扮得那么漂亮,在晚宴上露面,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他能不能克制住不把她直接从晚宴上拉走,带回家藏着。

    不过很快,萧云卿就知道了答案。

    在车里,正在去宴会的路上,他就已经想让罗毅改变方向,直接回家了。

    早知道,他就不把她打扮的那么漂亮了!

    歪头看着宁婉,长及腰的直发柔顺的散在背后,两旁的几缕发丝自然地落在前。

    只在发梢烫了一圈儿大卷,并不像满头的大波浪卷那样妩。媚,也不会让她显得老气横秋。

    只是让她显得更加俏皮了些,符合她现在的年纪,却又现出了一点点初为人妇的妩。媚。

    今晚,宁婉没穿华丽的长礼服,而是选择了更加活泼的及膝裙。

    白色的连衣裙样式简单,正好呼应了脚上的银白。

    只在腰间以黑色的刺绣,绣出了如蔓延的藤蔓般的花。瓣,像极了带着点邪恶气息的彼岸花。

    原本应该是清纯的白裙,配上这有些邪恶的图案,却又与宁婉的气质配极了。

    清纯懵懂之间带着丝丝的妩。媚,单纯的外表下,又藏着偶尔捉弄人的顽皮。

    A字的及膝裙,在左腰的位置,又设计出了一处不规则的蓬松,像花一样的蜿蜒向下。

    她浑上下,都只有黑白两种颜色,两种极致。

    黑发,白肤;白裙,黑花。

    “娃娃,要不咱们回家吧!”萧云卿沉声道,十分的不甘心,把这样的她带进宴会里。

    “怎么了?不是说好了要带我参加宴会的?”宁婉不解的问。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总觉得萧云卿看着她的目光里,还带上了幽怨。

    萧云卿叹口气:“没事,咱们还是去宴会吧!”

    今晚的宴会并不在“王朝”举行,只是这次宴会的主角作为T市新到任的市委书记,份摆在那里,即使是萧云卿,也得给面子参加。

    毕竟他人在T市,大部分的事业也在T市,从中还是需要很多便利的。

    萧云卿带着宁婉出现,立刻就有人看到了他们。

    只是在那些人过来之前,靳言诺已经先一步走了过来。

    “今晚又是一个人?”萧云卿看到靳言诺没带女伴,皱眉说道。

    靳言诺笑笑,萧云卿只有叹口气:“又没让你固定找谁,哪怕带着秘书来也行啊!”

    “得了吧!我知道你小子现在是风得意,带着老婆四处溜达,生怕有人不知道!”靳言诺笑道。

    萧云卿脸上的喜意可是藏也藏不住的。

    “逸臣呢?今晚也没来?”萧云卿目光在场中逡巡了下。

    “你知道的,自从伊恩走后,他就不参加任何的公开场合了。”靳言诺说道,“就算是今晚,他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宁婉在一旁听着,她记得以前见过伊恩,是在相逸臣四伯的生宴上,那是个漂亮且刚烈的女人,从不轻易屈服。

    可是那天晚上,伊恩独自一人时,她远远地看着,却看到了她露出了一丝无助。

    其实,她也是希望相逸臣能够找到伊恩,希望她能快些回来。

    不只是为了伊恩,也因为她离开后,相逸臣的改变。

    “娃娃!娃娃!”耳边传来萧云卿的声音。

    宁婉眨眨眼,抬起头来,已经不见了靳言诺。

    她刚才竟是不知不觉的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什么时候被萧云卿带离了刚才的地方也不知道。

    “在想什么呢,想的都出神了?”萧云卿问道,眼角却瞥见了站在人群中的凌墨远。

    自打他们进来,凌墨远的目光就没有从宁婉上离开过。

    可是明显,宁婉还没有注意到凌墨远的存在。

    她缓缓地摇头:“想起伊恩,记得那次相四伯的生宴上,我们见过,我喜欢她。”

    “如果她能再等等,不那么急着离开,现在她跟相逸臣应该会幸福吧!”宁婉遗憾的说。

    “该是他们的幸福,谁也跑不掉。”萧云卿淡笑道,“注定他们是夫妻的,伊恩就一定会再回到逸臣边。”

    “嗯。”宁婉重重地点头,挽着他胳膊的手紧了紧,近乎是将他的胳膊搂在了怀里。

    萧云卿低头,看着沉默的她。

    她一句话不说,可是脸却红了。

    虽然没说话,可是萧云卿却是看懂了她这无言的动作。

    她由他的话,想到了她自己。

    因为注定了他们是夫妻,所以她现在又回到了他边。

    即使曾经误认了良人,可是最终,结了婚的仍旧是他们俩。

    “走吧,来了一趟,总得跟于书记打个招呼。”萧云卿说道,带着她往围着最多人的一个圈子走去。

    看到萧云卿来,那圈子中的人自动为他们打开一个缺口,纷纷笑迎着萧云卿。

    哪怕是于书记,见到萧云卿,都客客气气的。

    可是两人都没有想到,就在他们来到的同时,凌墨远也走进了这个圈子。

    萧云卿仔细的注意着宁婉的反应,却见她也只是微微一讶,便立刻恢复了正常。

    萧云卿双眼锐利的扫过凌墨远,却见他的目光毫不掩饰的落在宁婉上。

    被她挽住的胳膊突然被轻轻捏了一下,萧云卿惊讶的低头,便见宁婉抬头看着他,朝他露出柔柔的笑意,双眼中放着坚定的光。

    这个小丫头,在安他的心!

    萧云卿的心中陡然有一股暖流滑过,要不是现在人多,他真想吻住她!

    左手轻轻拍了拍她挽住自己胳膊的手背,迎面看向于书记,也不再管凌墨远。

    “哈哈,云卿,没想到你今晚会来啊!刚才我还在跟墨远聊呢!真是惊喜,我不过是新到任,你们这些年轻一辈拔尖儿的,就都来了!”于书记笑容满面的说。

    “萧司令还好吧?回头帮我带个好啊!”于书记笑眯眯的说道,听说萧贯长与李首长走的近,若能攀上关系,他以后可是要轻松不少。

    “一定!”萧云卿笑道。

    “萧少,听说你结婚了,是宁家的千金,我们还都一直好奇,得是多么出色的小姐,才能让你甘心走入婚姻中,想必就是这位吧!”旁边,一个人说道。

    “我来介绍,这是我的新婚妻子,宁婉。”萧云卿淡笑道。

    “您好!”宁婉点头柔声道。

    “哎,可真漂亮!萧少结婚,可是不知道哭红了多少姑娘的眼,可是今天一看宁婉,才知道那些姑娘还真是没戏。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可是少见啊!”陈总说道,

    宁婉红着脸,知道对方说的是客话,正不知道该怎么说呢,萧云卿却开了口。

    “是啊!所以来的路上我就后悔了,早知道就该把她藏在家里的!”萧云卿一点都不客气的夸着自己的小妻子。

    他说话的时候,表非常认真,任谁都不会往玩笑那方面想。

    结果这话把众人都说傻了眼。

    陈总说宁婉漂亮,确实是实话不假,可是一般人听到这话,大都会以为是恭维,不都会谦虚一下吗?

    哪像萧云卿啊!

    顺着杆子就往上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说的一脸的骄傲。

    所以一时间,还真没有人知道怎么接话了。

    烫红的颜色“唰”的一下就爬上了宁婉的脸,面对众人惊讶的目光,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男人平时嚣张自信惯了,可这种时候也别这么自信啊!

    那些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她的脸上,把她看的脸更红。

    可这时候,她又不能低下头,表现的太扭捏,给萧云卿丢了脸,可是嘴边的笑容却是维持不住了。

    她不知道,她这害羞的样子,就如微染着红晕的白色海棠,。艳。滴。

    那些人却不是笑话她,而是看的目光发了直,心中也不由同意萧云卿的话。

    要是他们,也把她藏家里不带出来!

    凌墨远在一旁,垂在腿侧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从宁婉进来,目光就没有与他对视过,对他视若无睹!

    刚刚,他看到萧云卿带着她来跟于书记打招呼,所以他也过来了。

    他就是不想让宁婉躲她,他要让她避无可避!

    可是,却没有想到,宁婉见到她,也只是惊讶了一下,除此之外,眼底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绪!

    不论是惊慌,还是逃避,都没有!

    她甚至都没有一点的内疚!

    就这样公然的跟萧云卿出双入对,用眼神交流,表现的那么甜蜜!

    她这么快就把他给忘了,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她怎么对得起他?!

    以前,她这羞涩的样子只给他看的!

    现在却因为萧云卿的一句话,就脸红成这样,媚成这样!

    从头到尾,她的眼里就没有他的存在!

    什么时候,她可以这么坦然的面对他了!

    原本,一直以来宁婉的目光都该是追随他的,从来只有萧云卿在旁边嫉妒的份儿!

    可是什么时候,他的立场竟然跟萧云卿调换了,他可怜巴巴的,就像是萧云卿以前一样,只能在旁边嫉妒的盯着宁婉和萧云卿!

    凌墨远双拳攥的死紧,紧抿的双唇紧绷到发抖。

    在宴会厅里比白昼还要明亮晃眼的灯光中,凌墨远的目光却暗的如黑夜,里面冒着含怒的幽光。

    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宁婉,看着她被萧云卿带走。

    萧云卿把她带到休息区坐下:“今晚累着了吧?”

    宁婉摇摇头:“才刚刚到,又没有站多久。”

    “你平时穿惯了平底鞋,穿高跟鞋会比其他人都累。”萧云卿说道。

    “还好啊!”宁婉笑道。

    “饿吗?我去给你拿些吃的!”萧云卿说道,“你要是呆的腻了,咱们可以提前走。”

    “今晚的宴会不是重要吗?不然你也不会亲自过来,还带上我。而且,就连言诺都来了,这种场合怎么能提前离开?”宁婉拉着他的手,“我真的没事!”

    她知道,这男人平时也鲜少出席这种场合,若非真的很重要,不能推脱,他可更愿意呆在家里休息!

    有时候,她都觉得他有点宅了,没事儿就呆在家里,哪也不去。

    萧云卿低头看着她,没想到这小丫头心里都明白,那么了解他。

    先前就被她感动的心里暖暖的,现在又听到她这席为他着想的话,不由伸手放在她的脑袋瓜上,怜的揉着她的发,把她的发都揉的有些微微乱。

    宁婉红着脸,将头发抚顺了:“都弄乱了,要是让别人看见,给你丢脸了我可不管!”

    萧云卿笑眯眯的,没说出口,他的娃娃,从来不会给他丢脸。

    “你快去忙吧!不用管我!”宁婉说道,“你瞧这场上的男人,有哪个是一直陪着女伴不肯走的啊!你当心被人家笑话!”

    “有什么好笑话的,他们要是想要找我,自己过来就是了!”萧云卿不以为意,“你在这儿呆着,我去给你拿些点心,虽然不如‘王朝’的,但是勉强也可以入口。”

    宁婉笑嘻嘻的皱皱鼻子:“哪有这样夸自家饭店的!”

    萧云卿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尖儿,便离开了。

    他正朝着甜品区走,中途手机响了起来。

    萧云卿拿出手机来看,屏幕上出现的,又是袁野的名字!

    萧云卿的脚步陡然顿住,眉头深深地拧起。

    佳宁并不常给他打电话,事实上除了上次要告诉他怀孕的事,给他打过电话之后,便再也没有主动联络过他。

    可是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袁野两个字,萧云卿有些不悦。

    他不喜欢佳宁总拿着袁野的手机给他打电话,不论她是怎么想的,他的心里都不舒服!

    “喂?”萧云卿接起电话,声音有些沉。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只有粗重的喘息。

    萧云卿拧起眉头:“佳宁,什么事?”

    “我……我……肚子……肚子……好痛……救……救救……我……孩子……”电话里,传来佳宁虚弱的呼救。

    她的声音还带着哭泣的颤音和浓重的喘息声。

    “你等着!”萧云卿立刻说道,也不敢耽搁,挂断电话就打给罗毅。

    幸亏罗毅还坐在车里,在外面候着。

    “罗毅,立刻去佳宁那里,孩子恐怕要出事了,快!”萧云卿沉声道。

    “我这就过去!”罗毅立刻说。

    萧云卿挂断电话,眉头仍紧紧地拧着,心思已经不在这场晚宴之中。

    袁野的孩子不能有事!

    一定不能有事!

    那个孩子……是袁野的,也是唯一能够延续袁野生命的存在了!

    他紧紧地握着手机,让罗毅先去,因为这个时候,哪怕是他立刻离开,也不如罗毅的速度快。

    ……

    ……

    宁婉正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鞋,这是萧云卿亲自为她选的。

    她还记得自己的脚被他握在手中的感觉,还记得这双鞋在他掌心中显得那般小巧的画面。

    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带着甜蜜的弧度,让她的表不自觉的柔和,表甜的,就像待采的蜜。

    “你上他了!”一声不甘的质问自她头顶传来。

    宁婉脸上的笑容陡然僵住,惊讶的抬起头。

    她都没有发现凌墨远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又在她的面前站了多久。

    只是看着他一向温雅的脸上挂满了不甘,沉的吓人。

    而他的眼里,写满了指责,好像她对他不忠一样。

    宁婉下意识的皱眉,凌墨远现在这副样子与平时真的相距甚远。

    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愤怒,下巴紧紧地绷着,倒是有些像一个冲动的毛头小伙子。

    “墨远?”宁婉叫了一声。

    “宁婉,你不用否认,我看得出来,你上他了!”凌墨远好像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似的,顾自的说。

    “我……”宁婉刚开口,却又被他打断。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凌墨远担心引起别人的注意,刻意压低了声音,却仍掩不住愤怒的低吼。

    “你才跟他结婚多久,就能忘了我,不顾我们过去的感!宁婉,我不相信!”凌墨远不停地摇头,“我不相信,你变心变得那么快!你的若是这么容易变,那么过去我们的感,又算什么?!”

    “你怎么能跟他一起,眉目传的!你把我放在哪里?”凌墨远怒声质问。

    宁婉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生怕这边的动静引起别人的误会,传出什么不好的传言。

    毕竟,今晚是她第一次以萧云卿妻子的份,陪他出席这种场合。

    她就算不顾及自己,也要顾及萧云卿。

    “墨远,你冷静一点!”宁婉说道,站起面对着凌墨远。“我跟你说过了,我们俩不可能了!我既然已经结婚了,那我为什么不能我的丈夫?”

    “就算我们做出再亲密的事,也是理所应当的!”宁婉说道,“相反,如果我和他公开出入,却还要顾及你,这反倒是不正常吧!”

    “过去的我做错了,我不该不顾及我的婚姻。”宁婉说道,“而你,也不应该再跟我这个有夫之妇纠缠不清!”

    “墨远,我已经跟你说清楚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这是在宴会里,那么多人都看着!你这样毫无顾忌的来找我,让人误会了我们俩的关系,传出不好的传言,你又让我如何自处?”

    “我怎么可能说忘就忘!我你啊!”凌墨远沉痛地说,“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能把我说放下就放下!过去的感,对你来说就这么儿戏吗?!”

    宁婉瞳孔猛缩,声音也沉了下来:“你要是真为我好,就不要再这么说了!”

    她?

    就因为他她,他父亲派人去强。暴她!

    他她,到可以利用她去偷萧云卿的账目!

    这种,她不要!

    “,不是单方面的付出,就一定要得到回报。”宁婉摇头道,“就像过去,萧云卿我,可是我却不他,纵使强迫也不。”

    “现在亦然,我既然决定放下,既然已经是萧云卿的妻子,既然已经不你了,你就算再我,我也无法回报你!”

    “纵使强迫也不?是这样的吗?可是你现在接受萧云卿了!”凌墨远不甘的说。

    “是!我接受他了,我上他了!”宁婉说道,“他给我的,让我感动!他明知我要偷他的账目,依然放着空的书房让我去偷!他明知道我背叛了他,还原谅我,接我回家。”

    “这些,你能做到吗?”宁婉问道。

    凌墨远被她问的神思一闪,宁婉便摇头笑道:“你做不到,除了萧云卿,谁也做不到。”

    “他对我的,从来不在口头上说。不论我看得到,还是看不到,他始终如一的为我做任何事!你知道当他发现我偷他的账目后,他对我说了什么吗?”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你跟我说另一个男人对你的!”凌墨远固执的说。

    宁婉却不理他,该是做个了断的时候了。

    不能总是一见面,就被他这样纠缠着。

    T市一共就这么点大,总有迫不得已要见面的场合,比如今晚。

    “他说,只要我要,对他说一声就好,他全部都给我!”宁婉红着眼眶说。

    “可是你呢?你告诉我,褚阿姨会坐牢,都是因为我,因为云卿嫉妒我们曾经恋过。可是事实呢?”宁婉轻声说。

    凌墨远的眼中出现了难以掩藏的慌张,他下意识的退步,却无法真正的逃跑。

    他甚至连立即逃开的力气与勇气都没有了!

    “事实是,是你派人杀了袁野!所以,他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你们!因为袁野,是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你说你我,可是你骗我。”宁婉颤声说,“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什么都不说,因为我想,那一次,就当是我把欠你的都还了。至于谁对谁错,已经不重要了。”

    “你知道吗?其实我婆婆一开始也并不同意我跟云卿的婚事,因为在婚礼上,因为你,我让萧家丢脸了。”宁婉吸吸鼻子。

    “所以第二天,婆婆找来了,她想来找我的。我想,她是想斥责我,就算不懂事也要分场合。”宁婉低声说道。

    “可是她被云卿拦下了,他不让她见我,不给她机会骂我,伤我。他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在自己上,他让婆婆想怪我都没有办法。因为……如果她怪我,那她就是伤了云卿。”

    不知不觉的,眼泪开始在她眼眶里打转。

    “这件事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宁婉笑笑,“你不能怪我比较,总是自私的,总会不住的比较。”

    “我想,你可能没有勇气反抗你的父亲。”宁婉说道。

    “我婆婆因为云卿的话,即使对我再不满,都没有再找我的麻烦。她宁愿一直不来见我,也不想一见面就给我气受,让我难过。”

    “因为她知道,我难过,云卿就会跟着难过!”

    “可是你知道吗?你父亲因为你的事来找过我。他说你我,可是我不能帮助到你,不能给你最好的,不论是在事业上,还是在其他方面,我都不是你最符合条件的妻子人选。”

    “我不知道……”凌墨远瞳孔一缩,他没想到凌孝礼会去找她。

    凌孝礼会跟她说的多难听,他完全想象得出!

    “我没想到……我……”凌墨远失神的摇头。

    “同样都是不满意我,可是我的婆婆,她包容下了我。我的公公,从来没有说过我的一句不是!从来没有找上门来……辱骂我!”

    “你说你我,可能是吧!”宁婉含着泪笑。

    “可是你的不纯粹了,我要的很简单,不掺杂任何的附加条件。我不需要对方全心全意的,卑微的为我做任何事,我只需要我们之间的没有利用!”

    凌墨远的目光越来越慌乱,她第一次从他的眼里,看到了胆怯。

    他原本黑沉的面容涨起了暗红色,看起来那么狼狈。

    “你说我才跟他结婚没多久,就能把跟你的感放下。”宁婉轻声说,“你说的不对,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其实我对你的感,从来都不算。”

    “我们认识将近三年的时间,可我跟萧云卿,是十三年。”宁婉说道。

    “以前,我们的感一直很好。那时候我很小,很懵懂,并不明白对他的依赖,是一种什么感,只以为那种感觉,就像依赖我的哥哥一样的平常。”

    “可是在高二那年,我看到他跟我姐在树下接吻。莫名的,我的心很痛,不想再见到他,就好像是……遭到了背叛!”

    “可是那时候,我依旧不懂那是。因为我们认识的时间太长了,长到彼此太过熟悉,那熟悉的亲切感把那份都覆盖了,让我误以为那只是近似于亲的感而已。”

    “可也就是那时候,我不想再见到他,一见到他我就会生气,我就会想到他跟我姐接吻的画面。我不想对他发脾气,因为我知道,他跟我姐谈恋,一点儿错都没有。”

    “只是恋而已,他是个成人,他有权选择,他也没有背叛谁,伤害谁。”

    “反倒是我,无端端的生气,实在是有些不可理喻。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无理取闹,不想对他发脾气,以至于他讨厌我。我想让他知道,我还是那个宁婉,还是他从小宠着的宁婉。”

    “所以,我开始疏远他。因为我怕一见到他,我会控制不住的给他使脸色,使子。我甚至连我姐也躲着,因为我不想看到他们甜蜜的画面。”

    “那时候,我只当是自己最喜欢的大哥哥被人抢走了,不再只属于我了。我依旧不知道,那就是。”

    “直到后来遇见你,你给我的感觉很阳光,当你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阳光洒在你的上,你对我笑开,牙齿都那么明亮。”

    “恍惚间,我好像又看到了我跟云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迎着阳光而来,阳光洒在他的脸上,金黄的耀眼。他也是那样,温柔的对我笑。”

    “我以为,那种感觉又回来了。所以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感觉,特别的安心。”

    “后来,云卿的脾气似乎变了。”宁婉微微皱眉,带着些许的不解。

    “变得邪肆,让人捉摸不定。偶尔见面时,他在我面前也不再像以前那个会对我温柔的笑,始终包容我,宠溺我的大哥哥。”

    “他看我的表让我害怕,有时候脸上的怒容,也让我忍不住的想要躲藏。好像我经常会做什么事,让他不开心,让他生气。”

    “他对我说话,也有些不冷不阳怪气的。”

    “我觉得他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大哥哥了。每每他对我生气,面对我冷着一张脸,时不时的来一顿冷嘲讽时,我就会讨厌他。”

    “然后,越来越讨厌,离你就越来越近。从你上,我似乎看到了未改变之前的云卿。到最后,我竟然傻傻的,把我对他的感投注到你上。”

    “看到你温柔的对我,我会开心,好像又回到了以前有他宠着的子。”

    “那种温暖的感觉,让我以为我是上你了。因为你跟他不同,我们没有从小在一起,我们之间并不如我跟他一样的熟悉,我没有机会把亲搞混。”

    “我只知道,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感觉。”

    她现在明白了,也就是她跟凌墨远在一起,感越来越好的那段时间,萧云卿对待她的态度也越来越差。

    再加上宁温在旁边的纠缠,后来萧云卿强迫她,娶她,她才会生气。

    她觉得萧云卿既然已经有宁温了,又为什么非要娶她?

    她选择跟凌墨远在一起,他又有什么资格对她未来的道路指手画脚?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那就是了。”

    “我讨厌他,只是讨厌他对我的冷淡,讨厌他对我发脾气,讨厌他……对我姐姐比对我好。”

    “其实我很傻,分不清讨厌,喜欢和的区别,甚至……我傻傻的连亲都能搞混了。”宁婉自嘲的笑道。

    她抬头,深吸一口气,满含歉意的看着他:“墨远,对不起。”

    凌墨远被她眼底的歉意灼伤了眼,他明白她这声“对不起”,是在抱歉什么。

    她在对不起,她拿他当了替

    哈哈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