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听我跟你说个事儿

    毕竟这男人也太腹黑了,一肚子的主意,不知不觉的就能把人给算计上。

    偏偏宁婉这个被算计的,还又是个傻乎乎的笨到不行的,哪里会是萧云卿的对手啊!

    就这么一步一步的,按着萧云卿的路来,上了他的儿。

    罗毅已经开始可怜宁婉了,想想宁婉,其实才二十岁,哪里知道那么多谋,正是在大学里,最单纯的时候。

    这么单纯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就摊上了萧云卿这么个男人。

    也难为宁婉,一向不知道什么勾心斗角,绞尽脑汁了才能想出这么一个两全的办法,却让萧云卿给看的透透的。

    现在想想,怪不得昨晚萧云卿无缘无故的,竟然要加班。

    他昨天还想呢,好像并没有那么多公事需要加班啊!

    却原来,只是为了给宁婉创造机会。

    “那既然她不想背叛你,为什么不直接拒绝了凌家父子?”罗毅不解的问。

    这样一来,大家也不会误会她,她也不用出走搞到无家可归。

    虽然早晨宁婉离开,罗毅说的那么干脆,却还是让人跟着,看宁婉去了哪。

    却没想到宁婉没有回宁家,反而去了酒店。

    当时,他还在想,宁婉闹出这种事儿,应该也没脸见家里人了。

    萧云卿摇摇头:“你想想,凌孝礼和凌墨远轮着番的找她,她对凌墨远怀着歉疚,再加上凌孝礼那老家伙的迫。两个人无耻的将褚含玉的责任都推到她上。”

    “骂她恩将仇报,骂她背叛了他们,她还没答应的时候,凌孝礼就能把她骂的哭着跑出茶室,她要是一口拒绝,凌孝礼又会说什么?估计什么难听的话都能说出来,变本加厉的骂她。”

    “而且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扰她!”萧云卿说道,“所以那个傻丫头一定想,既然如此,倒不如把所有的错都揽上,告诉凌家她失败了,凌家便没理由再。扰她,因为她答应了,并且做了,只是失败了而已。”

    “而我因为失望愤怒,把她赶走,更能让凌家相信这件事的真实,也没法说什么。”萧云卿说道。

    “那……既然萧少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让她走?”罗毅忍不住问。

    “我既然已经‘赶走’了她,那么凌家再让她从我这里偷什么资料,也就不可能了。这样一来,就切断了以后凌家找她的所有后路。”

    萧云卿笑笑:“按照那丫头的脑袋瓜子,能想的这么全面,也实在是不容易了。”

    “而且,既然她已经选择这样做了,我就只能顺着她。正好趁这段时间,也绝了让凌家继续。扰她的念头,陪她把戏演到底。”萧云卿说道。

    罗毅却在想,你是在演戏,宁婉可不一定是,这会儿不知道该多难受呢!

    于是,他还是忍不住说:“萧少,听经理说,今天早晨宁婉离开的时候,眼圈儿还是红的,又红又肿的。”

    萧云卿面色一沉,沉重的吐出一口气:“让她冷静一段时间也好。”

    罗毅低头不说话,着实有些担心宁婉。

    而且,昨晚他还对宁婉说了那么严厉的话,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冤枉了人家,这心里登时就有些不好受。

    “你让人去她住的地方,在暗处保护着,如果凌墨远还是不死心,继续去纠缠她,就立刻告诉我,别让宁婉出了事。”萧云卿想了想,说道。

    “是!”罗毅应下,这就要出去准备。

    可是走到一半,又停住了脚步,突然回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那萧少,万一宁婉没有被密码感动,依然把账目给复制下来,你怎么办?”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宁婉的打算,难道你已经把数据给改了?”罗毅猜测道。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按照萧云卿这么腹黑的子,还真能这么做。

    想想他连宁婉都算计上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没有。”萧云卿一脸无所谓的说,“那么复杂,改起来多麻烦?短时间内改,漏洞太多。万一宁婉真的把改动的假数据交给凌墨远,立即就能被发现,说不定还会误会是宁婉动的手脚呢!”

    “那时候,凌家还不知道要怎么对待她。”他摇摇头。

    萧云卿垂了垂眼:“若她真的想要,那我就把这份真的给她。”

    “嘶——!”罗毅没忍住,倒抽一口气。

    偌大的抽气声特别的响亮,就连双眼都瞪得斗大,眼珠子都要给瞪出来了似的。

    罗毅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萧云卿了。

    要说他腹黑,真的是一肚子的主意,不知不觉的就把人给算进去了。

    可是在这种时候,又偏偏那么出人意表,让人看不透。

    他一步一步的计划着,不就是为了打击凌家,不让凌家抓住他的把柄吗?

    怎么到现在,却有这么放心把真正的账目摆在宁婉面前,他就真对宁婉那么有信心?

    萧云卿却勾起了唇:“我对宁婉说过,只要她想要,什么我都能给她。如果她真想要这份账目,我就真给她,不会给她假的。”

    他笑的那么轻松自在,一点都不在乎如果真这么做了,事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

    罗毅重重的点头,似乎是知道了宁婉对于萧云卿的重要:“我这就让人去保护宁婉。”

    罗毅走后,萧云卿右手搭在桌面上,中指和食指的指尖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

    半晌,才拿起电话:“喂,许佑,我是萧云卿。”

    许佑一怔,没想到萧云卿竟然会给他打电话。

    “你找我什么事?”许佑听到是萧云卿,语气有点不善,不过马上,脸色又是一变,“是不是宁婉姐出了什么事?”

    “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帮忙。”萧云卿没回答他,直接说道。

    反正许佑想知道原因,就只能来跟他见面。

    许佑下意识的就像反唇相讥,你萧少还有找我帮忙的一天?我一平头小老百姓,能帮你什么?

    可是想想宁婉,就又把话给咽了回去:“知道了,在哪?”

    “‘王朝’,你来了跟经理说,他会带你来见我。”萧云卿嘴角勾起。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许佑闷闷地,总有一种自己被萧云卿给牵着走的感觉,特别郁闷。

    不过心里虽然郁闷着,许佑还是立即奔向汽车站,买了最近的一班车往市区赶。

    等许佑到“王朝”以后,已经满头大汗,短袖T恤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前襟也给汗水浸出了一个倒三角。

    脸被太阳晒着,再加上迅速的赶路,脸通红通红的,额头上的汗珠不断地往下滑。

    他可是下了公交车,就一路狂奔着过来的。

    进了“王朝”,气儿还没喘匀,经理就迎了上来。

    “我……我……萧……”许佑喘着粗气,左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跑的都岔了气儿,口发疼,话也说不利索了。

    “您慢点,不用急,我就是来带您去见萧少的!”经理笑道。

    许佑来过一次,他记得。

    “好……好……”许佑立即点头。

    跟着经理来到萧云卿的办公室外,经理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隔着门,只听着里面不太清晰的“进来”两个字。

    经理立刻将门推开,站在门边却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只用左手比了比门内:“请进吧!”

    “谢谢。”许佑呼吸均匀了些,便朝着经理点了点头,走进办公室。

    他刚刚进去,经理就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严实了。

    “你叫我来干什么?”许佑冷脸看着萧云卿。

    “坐吧!”萧云卿指指对面的意思,“坐下来,喝口水,把气儿喘匀了,听我跟你说个事儿。”

    “不过我在说的时候,你不准打岔,有什么问题等听完了再说。”萧云卿说道。

    许佑闻言坐下,还是说道:“你先告诉我,宁婉姐有没有事。”

    “她没事,只是心不太好。”萧云卿说道,“你现在愿意听我说了吧?”

    “好吧!”许佑点头,端起杯子,嘴巴还真有点渴。

    一路上流的汗都让他有点发虚了,端起杯子猛灌水。

    萧云卿将事的大致经过讲给他听,他不能保证自己讲的完全不偏不倚,只是尽量的保持客观。

    萧云卿并没有将所有的事都跟许佑讲,有些事他不需要知道。

    只是围绕着宁婉这条线,将一些事告诉他。

    许佑的脸越来越沉,杯子里的水已经空了,他双手便攥紧了空杯子,指尖死死地扣在杯壁上,因为太过用力,指尖便不自觉地沿着杯壁上的弧度往掌心滑动。

    指尖因太过用力,血液不流通而造成的白色也在不断的扩大。

    许佑紧咬着牙,他没想到,凌墨远是那种人!

    凌家那父子俩,还要脸不要!

    只为了自己,就自私的把自己的妻子、母亲,送进监狱,竟然还能恬不知耻的去迫宁婉!

    他现在真的很庆幸,宁婉到最后也没有跟凌墨远在一起。

    倘若她是跟凌墨远结婚,以后如果凌家,或者他凌墨远遇到什么事儿,难保那凌墨远不会选择牺牲宁婉!

    他敢肯定,只要宁婉的牺牲能够换得凌家,或者他凌墨远的好处,凌墨远即使内心挣扎,最后的结果也依旧是牺牲宁婉!

    而且,在牺牲宁婉的时候,他凌墨远还会表现的万分沉痛,极不甘愿!

    甚至,还会说这其中也有宁婉的责任,得宁婉内疚,最后答应他。

    许佑心中冷哼,就算凌墨远表现的再不甘愿,再难过又怎样?

    其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这种行为,太让人不屑!

    “事就是这样,因为这件事儿也牵扯到我自己,所以我无法完全保持客观,可也尽可能的将事不添油加醋的还原出来。”萧云卿淡淡的说。

    “我知道你对我一直有意见,你可以选择不相信。”萧云卿看着许佑说。“如果你不信的话,就当我今天没有找过你。”

    许佑沉吟着,没有立刻说话,一直在思索萧云卿讲述的事

    抽丝剥茧的,将事一条条的罗列出来,细细的分析。

    他低着头,皱着眉,按照萧云卿的语言,脑中将他的叙述还原出了一个个画面。

    同时,又想到了每个人的格,这件事前后始末的逻辑,以及所造成的结果,对每个人的好处。

    萧云卿并没有催他,说完后便静静地等待。

    以许佑毫不知,突然听到这件事的况来看,他的这种反应才算正常。

    如果许佑在他说完之后,立刻就表达自己的观点,不论是选择相信他还是不相信,萧云卿都会失望,不会再跟许佑进一步的谈论下面的事

    可是现在,看着许佑认真的思索,萧云卿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

    许佑现在虽然年轻,却也已经学会了沉稳,凡事不会急于下结论表态,而是以自己的方式慢慢分析。

    其实,许佑没有怀疑过萧云卿的话的真实,他不喜欢萧云卿,却不会去否定他的人格。

    他知道,萧云卿不是那种会添油加醋的人,以他的份,也不需要如此。

    就像那时候他和宁婉住在他家,晚上他想袭击萧云卿却被发现,萧云卿对他做的,说的一样。

    干干脆脆,毫不拖泥带水,萧云卿也从来没有向他掩饰过自己的意图。

    即使他的意图并不那么让人容易接受,可也毫不遮掩的说了出来。

    萧云卿他不在乎别人能不能接受,他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可以了。

    许佑觉得,这样反而比凌墨远那般虚伪要好得多。

    终于,许佑抬起头来,认真的看向萧云卿:“我相信你!”

    萧云卿挑挑眉,饶有兴趣地问:“你应该讨厌我的,怎么反而相信我?”

    “你没必要对我说谎。”许佑说道,“也不需要对我说谎。”

    正因为两人的差距太悬殊,说谎什么的,反而已经没必要。

    萧云卿笑着轻点了下头:“所以,宁婉现在一个人搬了出去,照她的子,也不可能回家。我虽然不放心,可是为了不让凌家的父子。扰她,造成她被我‘赶走’的假象是很必要的。”

    “那我能帮什么忙?”许佑问,“照顾宁婉姐吗?即使你不说,我也会的!”

    萧云卿摇头:“不只是让你照顾她,宁婉现在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呢,所以我打算顺着她来。”

    许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一直以为萧云卿把宁婉迫到了死角。

    即使萧云卿是喜欢宁婉的,可是他的喜欢压迫太大,让宁婉失去了自由。

    可是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

    这个男人正在努力的顺着她,保护她,还不让她知道,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按着宁婉的意思来。

    宁婉曾说,萧云卿剥夺了她选择的权利。

    可她不知道,萧云卿正在努力的维护她的选择。

    “你想让我做什么?”许佑问道,现在对萧云卿的戒备要少了很多,立场不自觉地往萧云卿这边偏袒。

    “宁婉现在暂住在酒店里,可是总在那里住不是个事儿,更何况那酒店环境也不好。”萧云卿说道,“我想她现在手里的钱应该也不多,就算租房子,也不会租太好的。”

    “我这里有一公寓,你就说是你找到的,以便宜的价钱让她租下来,至于具体的,你怎么做我就不管了。”萧云卿说道。“总之,别让她起疑就是了。”

    “行,交给我吧!”许佑立刻拍。脯保证。

    “对了,你准备开学了吧!”萧云卿笑问。

    “嗯,要提前报道参加军训。”许佑挠挠头,跟萧云卿这么面对着面,放松的讲话,还真是不太适应。

    即使一开始,他不知道萧云卿的份。

    现在经常往来“王朝”,再加上梁宇的介绍,他也什么都了解了。

    了解过后,更惊讶于萧云卿的强大,同时,自己这样面对面的跟他谈话聊天,更是觉得跟做梦一样的不真实。

    他跟梁宇说起萧云卿的时候,梁宇可是没少夸萧云卿,言语间崇拜的意思很明显。

    梁宇因为有个能耐的姐夫在,所以眼眶子也极高,很少佩服什么人,萧云卿就是他鲜少的会佩服的人之一。

    梁宇还跟他说过,如果有机会跟在萧云卿边学习,那可比进入一般的公司要强得多!

    所以因为梁宇的话,之前许佑虽然不怎么待见萧云卿,可是对于萧云卿的态度还是极矛盾的,又又恨。

    既不满他迫宁婉,却又佩服他能如此强大。

    却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能像现在这样与萧云卿心平气和的聊天。

    萧云卿拉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还未拆包装的手机:“这是宁婉买给你的,可是事出突然,她今天早晨走得急,也没来得及带走,估计她也不敢回来拿了,就由我交给你吧!”

    许佑看着手机,慌乱地摆手:“这……这怎么能行呢!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我……我妈都跟我说过,可不能随便接受你们的礼物,我跟宁婉姐关系好,可不是图你们什么的!”许佑红着脸说,生怕萧云卿误会,被他和宁婉看轻了。

    “又没说你图我们什么?你要是真怀了什么歪歪心思,我都不会许宁婉跟你来往,更别说送你手机了!”萧云卿嗤道,将手机往他面前一推,“这是宁婉的一番心意,你就收着!”

    “她知道你的手机是市面儿上淘汰的不能再淘汰的,要是还用肯定要被同学笑话,背后指点,原本也想送你一份开学礼物,就干脆送手机了。”

    “这手机也不怎么贵,平常的学生就能负担得起的款型,你也别觉得有压力。”萧云卿说道,“你要真觉得过意不去,就好好地照顾宁婉,她在外面,你别让人欺负了她。”

    看许佑还在挣扎,他便说:“你平时不是总是宁婉姐宁婉姐的叫着吗?就当是你姐送你的礼物,一个男人,这么唧唧歪歪的不痛快,像什么样子!”

    人的思想灌注还是很厉害的,跟梁宇在一起时,梁宇总是说萧云卿如何如何厉害,他的那些事迹更是如数家珍的。

    这么潜移默化下,以至于许佑的内心深处,也隐隐的对萧云卿有了敬意。

    因为宁婉的关系,他不怎么喜欢萧云卿,所以便将心底的敬意给忽略了。

    可是今天,他似乎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萧云卿,对萧云卿慢慢改观之后,心底一直藏着的敬佩便蹭蹭的往上冒。

    萧云卿一说他唧唧歪歪的不像个男人,许佑就憋红了脸,坚决的咬牙点头:“那我收下!”

    萧云卿笑看着许佑的动作,好像手机多么烫手似的,拿的时候双手都还在抖。

    “你开学之后,利用闲暇时间就来‘王朝’当我助手的副手吧!”萧云卿突然说道。

    轰——!

    许佑第一次尝到了五雷轰顶的滋味,前面手机带来的惊讶他还没缓过劲儿来呢,就被萧云卿一颗炸弹又扔了过来,可彻底把他平静的小心湖给炸开了花。

    虽说只是萧云卿助手的副手,可是其中的帮助和经验也是极大的,毕竟可不是谁都能当上萧云卿的助手!

    梁宇可是说过的,萧云卿的助手,随便放到哪家有规模的企业,最低都是总经理级的人物!

    看着许佑像是被雷劈过的样子,浑僵硬的一动不动,双眼发直也不知道有没有看见什么东西。

    “怎么,不愿意?”萧云卿挑眉说。

    “没!没有!我愿意,当然愿意!真……真的吗?我真的能来这里?”许佑结结巴巴的,万分激动的问。

    “我……还什么经验都没有呢!什么都不会,万一……犯了错……”许佑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

    “所以才让你来积累经验,慢慢锻炼的!”萧云卿直接说,“这比你到了大四才找公司实习要好得多,提前适应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后对你出来单干也有帮助。”

    “毕竟自己开公司,管理一家公司,和在别人手底下工作,是不一样的!”

    “我也不指望你能一开始就干得很好,但是犯了错也会一视同仁。你以后来了跟着罗毅干,完全听他的吩咐,他怎么训练你,让你做什么事,我是不会插手的。”萧云卿冷声说。

    “不!不用!”许佑连忙摆手,“我也不要什么特殊待遇,越是能锻炼人越好!我也不想以后自己开公司,没开多久就倒闭了。”

    “你现在是这么说,等到时候来,真干了再说吧!”萧云卿撇撇嘴,说的非常不客气。

    这回许佑倒是对萧云卿的态度一点意见都没有,观点改变了,态度再嚣张也都成了好的。

    尤其是,他压根儿就没想到萧云卿会给他提供这次机会,确实是惊喜万分。

    “‘王朝’的空间还是比较小,但是锻炼你还是足够了,如果你的能力够好,将来可以把你调到‘雀煌’去学习。”萧云卿淡淡的说。

    “我……我一定会全力以赴!”许佑大声说,比喊口号还要响亮。

    “行了,赶紧走吧!先把我交代你的事儿做好了再说!”萧云卿挥挥手。

    “放心吧!宁婉姐绝对不会发现有你在背后的!”许佑说道,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有能力,立刻就离开了。

    萧云卿摇摇头,笑看着他的背影。

    他是确实看着许佑有潜力,想给他个机会。

    ……

    ……

    宁婉正在找房屋中介看房子,自从她嫁给萧云卿之后,理所当然的,宁家就不负责她的生活,经济来源方面都是萧云卿一手负责。

    反正萧云卿对宁婉从不吝啬,如果宁家再给她零花钱,反而画蛇添足。

    可就是因此,宁婉出来后,虽然萧云卿并没有冻结给她的附属卡,而且也依然会给她的账户打钱,但是宁婉现在,总归是没有什么理由再继续用他的钱。

    再加上,又没有了宁家的支持,她手头的钱便是花一天少一天。

    所以除了看房子之外,她还要找一份兼职。

    在房屋中介听中介公司的小姐给她介绍房源,便宜的环境不好,一个单的女孩子住太危险。

    环境好的,安全些的又太贵。

    宁婉正皱着眉纠结,就接到了许佑的电话。

    “宁婉姐!”电话一接通,许佑便叫道。“你在哪呢?”

    听着许佑急切的声音,宁婉有些担心:“许佑,怎么了?”

    “我刚才去‘王朝’找你,可是他们说你已经不住那儿了,我问他们你去哪了,他们也不知道。我想找萧云卿也找不到,宁婉姐,你到底在哪呢?我和妈都担心死了!”许佑焦急的说。

    “我……有点事,要在外面住一阵子。”宁婉低声说。

    “那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得跟我说说!”许佑立刻说。

    “好吧。”宁婉说道,跟他说了一间她现在住的酒店附近的咖啡厅。

    “抱歉,我想再考虑一下,回头再答复你吧!”挂了电话,宁婉对那名中介公司的职员说。

    “行!不过现在房源都紧张的,尤其是你的要求,也是大部分人的要求,有合适的房子大家都会马上拍板订下,你还是得尽快的做决定。”房产经纪把她送到门口说。

    “好的。”宁婉点头。

    当她往酒店走的时候,还没走到酒店门口,远远地就看到凌墨远等在酒店门口,左右张望。

    宁婉立即停住了脚步,目光黯淡的垂下,没想到还是被他给找到这里来了。

    现在宁婉只想躲着他,于是想也不想的就转离开。

    “宁婉!”凌墨远察觉到了宁婉的影,见她转要走,立刻大声叫住她。

    听到凌墨远的叫声,宁婉背对着他,皱眉停下了脚步。

    耳边响起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宁婉的唇却抿了起来。

    直到脚步声就在她旁停住,她甚至听到了凌墨远带着微喘的呼吸声:“宁婉,我知道你刚刚看到我了,为什么要跑?”

    宁婉转过,却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现在她只要一见到凌墨远,便会不自觉地想到凌墨远不停地求她帮忙的样子,压得她喘不过气。

    “对不起,没能帮到你。”宁婉低头说道。

    “别说这种话!”凌墨远立刻说,“这件事是我不好,非要找你帮忙,结果现在弄得你连家也回不去。”

    “宁婉,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被萧云卿赶出来。”凌墨远抬手握住她的双肩,低声满含着歉意的说。

    宁婉轻扯唇瓣,双眸中不自觉地露出了微微的嘲讽:“本来这件事也不可能百分百成功的,不是吗?一旦失败了,萧云卿怎么可能原谅我?”

    她自嘲的笑:“他没揪着我送到警局,就已经很不错了。”

    凌墨远心头狠狠地一颤,突然心慌了起来。

    他没有错过宁婉目光中的嘲弄,在他看来,她眼中的嘲讽那么明显。

    而且,完全是针对他的!

    他没想到,宁婉面对他的时候,会出现这种绪。

    原本他是想着,宁婉跟萧云卿不可能了,他正好来乘虚而入,却没想到宁婉竟是这样的态度!

    “宁宁,你是不是怪我?”凌墨远抓住她的肩膀,双眼紧紧地盯着她。

    宁婉摇头,淡漠道:“没什么怪不怪的,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只是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而且,这本就是我欠你的,这次虽然没能帮上你,可我尽力了,以后咱们……就谁也不欠谁的了。”

    “什么意思?你是打算跟我撇清关系,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吗?”凌墨远抓住她双肩的力道骤然收紧,“宁宁,你这还是在怪我!”

    “我也是不得已,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求你,对不起……”凌墨远说道,“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没怪过你,真的。”宁婉摇头,动了动肩膀,想要挣开他的钳制,却发现他抓的太紧,根本就挣不开。

    “墨远,你放开我吧!这里是大街上,拉拉扯扯的不好看!”宁婉略微皱眉。

    “那我们回酒店,你的房间慢慢谈!我不能放着你怪我,我却什么都不解释,就让你离开!”凌墨远坚持道。

    “算了,酒店不方便,这样影响不好。”宁婉说道,“墨远,我说过,以后咱们俩两不相欠,就这样互相过去吧!没必要再为了过去的感相互纠缠。”

    “我真的没有怪你,你放开我好不好?”宁婉耐着子说。

    其实她不傻,之前一直怀揣着对凌墨远的内疚,努力地想为他做些什么,来弥补自己心里的这块内疚。

    可是因为这次的事,她从“王朝”里搬了出来。

    她便有机会静下心来,认真的思索。

    她在酒店里一直想,一直想着。

    当静下心来认真的思考的时候,她发现很多事,真的不如以前看起来那样。

    以前她的眼一直被蒙着,看不清晰。

    一旦冷静下来,把自己跳脱出来,不含任何主观偏袒的去看,便越看越明白。

    她不得不承认,萧云卿说得对。

    凌家父子若是真想救褚含玉,他们大可以自己站出来,而不是利用她去将萧云卿的账目偷出来,这么卑鄙的方式。

    而且,一旦事败露,倒霉的是她,凌家父子却能一点事儿没有的从这件事开脱出去。

    凌墨远和凌孝礼做的事,真的不能算是光明。

    而且更重要的是,萧云卿这次之所以要对付他们,完全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袁野的死!

    可是不论是凌孝礼,还是凌墨远,都将事怪到她的头上,告诉她是因为她,褚含玉才会遭这份罪。

    他们着她,让她内疚,让她自责,让她不得不答应他们!

    可到头来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凌家父子俩的谎言!

    不得不说,当她想通了之后,对凌墨远真的很失望!

    她不想到,萧云卿纵使有时候会做些她不想做的事,可是从来不会骗她。

    他哪怕是在她的时候,都是光明正大的,甚至不屑于用一些婉转的欺瞒手段。

    而且,他也从不利用她什么,他只是将她纳在他的羽翼下,不让她知道一点的肮脏龌。龊。

    想到此,她就更加不愿意面对凌墨远。

    “好,那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凌墨远抓着宁婉的胳膊,就是不放她走。

    目光逡巡着,瞥见不远处的咖啡店:“我们去那家咖啡厅好好谈谈!”

    “墨远!”宁婉加重了语气,“你先放开我!我不知道你还想跟我谈什么,让我不怪你吗?可我跟你说了,我真的不怪你!要我怎么说,你才能相信?”

    “我还约了人,真的没法跟你谈太久!你为什么就不能把这件事放下?”宁婉无奈的说,肩膀被他抓的疼,忍不住皱起了眉。

    可凌墨远却无所觉,只捕捉到了她其中一句话:“你真的不怪我?”

    “真的不怪!”宁婉立即说。

    “好,你要我相信你的话,那宁婉,你嫁给我!”凌墨远立刻说道。

    “什么?”宁婉怔住,被他的话给刺激的不轻,甚至一时间忘了肩膀上的疼痛。

    “你说要我相信你,那你去跟萧云卿离婚,然后嫁给我!”凌墨远死死地盯着她,浑然不在意来往的人群那些异样的目光。

    “反正,你都被萧云卿赶出来了,经过这件事,他不会再相信你了,说不定,不用等你提出来,他就已经先提出离婚了!”凌墨远说道,“你只要跟他离了婚,嫁给我,我就相信你真的不怪我!”

    萧云卿的手下一直在周围看着,看到凌墨远把宁婉拦住,便立刻通知了萧云卿。

    因为担心宁婉生气,又不能暴露自己的人在那里守着,萧云卿只能让他们暂时不动,看看凌墨远想要干什么。

    那些手下便混迹在人群中,尽可能的离凌墨远和宁婉近一些,听两人的对话,并且实时的传给萧云卿。

    当宁婉怔住的时候,萧云卿动作也突然僵住。

    他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凌墨远是哪里不对,竟然会提出这么荒谬的要求来?

    为了让他相信,就得跟他结婚?

    那男人脑子没抽吧!

    只是,耳机内一直没有传来宁婉的声音,他不有些紧张了。

    手指紧紧地按着塞在耳朵上的耳机,竟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只等着宁婉的回答。

    宁婉真是觉得荒谬极了,他怎么会提出如此荒谬的要求。

    为了证明自己相信他,就得赔上自己的一生,这点可真是比萧云卿当初的做法还要卑鄙!

    “墨远,这次的事,是我做的对不起萧云卿,即使他要跟我离婚,我也认了!可我不会嫁给你!”宁婉认真的看向他。

    凌墨远心里咯噔一下,不断的往下沉,宁婉还从来没有这么严肃的跟他说过话。

    萧云卿按着耳机的手也不自的松了一下。

    紧接着,就听到宁婉继续说:“我早说过,这次之后,咱们俩过去的事就算完了!”

    她摇头:“我不跟你在一起,也并非是因为我还在怪你,而是我没有办法再重拾过去的感了!我再也找不回,过去跟你在一起的感觉。我无法骗自己,也不能骗你。”

    “墨远,不如放下吧!你也还你的心一个自由,不要再束缚在我上了。不管我跟萧云卿结果如何,我跟你都不可能,你也放开心去找属于你的感,好不好?”

    “如果你觉得,我无法回应你的感,咱们做朋友对你来说太过残忍,那我们就当陌生人,我只希望……你能放开。”宁婉轻声说。

    “不!我做不到!宁婉,我们过去的感,你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我放不下!我等了你这么久,你让我在这时候放弃,我做不到!”凌墨远倔强的说。

    忽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出现恍然的表:“宁婉,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上萧云卿了?所以,你才不想再接受我!”

    凌墨远厉声道:“在我傻乎乎的等着你的时候,你却上了当初你的男人!”

    闻言,萧云卿眼睛立刻眯了起来,手指又忍不住的按紧了耳机。“上他的,我不知道。”宁婉唇角扯出一个轻轻的弧度,“只是我知道,如果没有这次的事,我是打算跟他好好过子的。我不想再埋怨他什么,也不想再折磨他。”

    “他若是真那么我,那我们就好好过吧!我也累了,不想再互相折磨,也不想再拴着你的心,让你不得自由。”宁婉摇头,轻声说。

    萧云卿的心脏狠狠地一缩,忽而跳的有些快。

    他激动地差点就不能自持了,甚至想要立刻就冲过去,把那个傻丫头带回来!

    即使她还没有上他,可她想跟他过子了!

    而且,她拒绝了凌墨远,是真真的,切切实实的拒绝了他!

    她跟凌墨远,再无可能!

    以后凌墨远也无法影响她!

    他现在就想出现在宁婉面前,推开凌墨远,让他别再缠着他的娃娃!

    萧云卿差一点就想把耳机拔掉,真的冲到宁婉面前。

    可是却又看看克制住,就算他现在去了,依着那丫头的倔脾气,也不会乖乖跟他回家。

    凌墨远突然抿住唇,一言不发。

    他双唇抿的死紧,紧绷到发抖,双手却没有按照宁婉说的放开她,反倒是抓的更紧。

    看着他慢慢鸷下来的目光,宁婉突然抖了一下,凌墨远这样子,让她害怕发慌,止不住的想要逃离。

    “我不要什么自由!我只要你!”凌墨远倔强的说,“你既然没有上他,又为什么要跟他过一辈子?而且,他现在不要你了,你就算想跟他过一辈子都不可能!”

    “他不要你了,你嫁给我,难道不好吗?”凌墨远执着的说,“宁婉,我那么你……”

    “你放开她!”宁婉摇头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许佑愤怒的冲过来,立即抓住凌墨远的手腕,就要把他的手从宁婉的肩膀上拉下来。

    他怒看着凌墨远,这男人也太不要脸了,利用了宁婉,现在竟然还有脸说她?

    真他。妈狗屎!

    看了凌墨远,许佑愈发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真的配不上宁婉,更加没办法跟萧云卿比!

    萧云卿她,可以瞒着她,默默地保护她!

    可凌墨远算什么东西?在这里不要脸的像狗皮膏药似的死死纠缠,这就是他的表现?

    太他。妈虚伪了!

    许佑恨恨的想,觉得面对这个男人,他的脏话怎么也变多了。

    凌墨远没想到在这时候,竟然还能杀出一个搅局的。

    尤其是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简直胆大包天了!

    看到许佑还显得有些稚嫩的脸,凌墨远不屑的扯唇。

    这是他和宁婉之间的事,面前这个毛都还没长全的小孩,有什么资格插。手!

    “你是谁?放开你的手,这是我和宁婉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凌墨远冷冷的说,摆出冷冽的气势。

    想着自己好歹也已经出社会了,又是在凌家,打小就培养出了居上位的气势,又岂是面前这个黄毛小子能够比的了的!

    只要他稍微释放出一点气势,就能把这小子给比下去,让他害怕的不敢抬头。

    可凌墨远却没有想过,许佑可是被萧云卿的气势压过的,在萧云卿的压力下都能过来,又岂是他凌墨远能够打压的下去的!

    所以许佑非但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脸色比凌墨远还要沉:“你没看到宁婉姐疼的皱眉吗?她肩膀都被你抓红了,你就这么她?还不放手!”

    说着,许佑将凌墨远的手用力一甩,趁势就将宁婉拉到自己的后。

    “宁婉姐都跟你说明白了,你还死缠烂打有意思吗?你说萧云卿她,那你又算什么?真瞧不起你这样的男人,宁婉姐还没离婚呢!你先把自己的那些个破事儿解决了再说吧!”

    许佑毫不客气的怒嘲,便拉着宁婉离开。

    边走边回头:“我警告你,不准来。扰宁婉姐!”

    原本两人是约在咖啡厅的,可是这事儿一闹,宁婉只能把许佑带回酒店的房间中。

    许佑打量了一下狭窄的客房,这跟“王朝”可真是天差地别的差距,怪不得萧云卿舍不得她住在这里呢!

    “宁婉姐,你怎么搬出来了,和萧云卿吵架了?”许佑问道。

    “出了些事,我们需要互相冷静一下,我可能要在外住不短的时间。”宁婉笑笑,给许佑倒了杯白开水。

    “可你总在这儿住也不是个事儿啊!萧云卿不是紧张你的吗?他怎么许你在这里住的!宁婉姐,这里真不是你住的地方!”许佑接过水,皱着眉说。

    “还有,我刚才听到了点凌墨远说的话,听他话里的意思,你和萧云卿闹得厉害啊,怎么……还要离婚?”许佑试探的问。

    宁婉摇头:“离不离婚的,我不知道。不过这次我犯了错,他可能是不会原谅我了。”

    “宁婉姐,你跟我说实话,你想不想回去?”许佑不倾了倾,带着点期待的问。“你希不希望萧云卿原谅你?”

    宁婉怔住,瞳孔微慌的颤动,目光直直的看向前方,双唇微微颤着:“我……我不知道……”

    她不解的摇头:“总之……我是没有脸再回去的!而且,我现在心很乱,我需要把心里的事理清了,才能决定要怎样。所以,我也想趁这个机会,在外面冷静一下,想想我真正想要的。”

    许佑低头说:“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严重到你要离开,而萧云卿也没有追过来。”

    “只是你现在没想好要说出来,我也就不问了。但是,宁婉姐——”许佑抬头,认真的说,“你不能再住酒店了,你要是想在外面住一段时间,也得找个好点的环境住着!”

    “嗯!”宁婉点头,“我知道,你刚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其实我正在中介公司呢!可是找来找去,也没什么合适的。”

    她皱眉:“我现在钱不多,租不起太好的房子。我正想着,要不先租个便宜的,临时解决一下,然后我出去打工赚些钱。”

    “你能去干什么啊!现在公司可都不要临时的员工,短期的估计也就是一些饭店啊什么的,招服务员。可是宁婉姐,你哪能干那个啊!”许佑说道。

    “这样吧!你要是还没找到房子,你就先在这儿住着,我去帮你找!”许佑说道,“我肯定很快就给你找到合适的。”

    “你?”宁婉吃惊的叫道,“你平时也很少来T市,对这里的况不熟悉,还不如我呢!”

    “宁婉姐,你这可就小看我了啊!我可以去找别人啊!梁宇哥的姐姐和姐夫就在T市啊!他姐夫人脉广,办法多,找个合适的房子还不容易啊!再说他姐夫手头本就有不少房子,平时空着用不到,暂时便宜点租给你,也行啊!”

    宁婉张嘴,却被许佑摆手阻止:“你可别说什么不好意思,反正他又用不到。而且,我就知道你肯定不好意思的,所以还没说让你免费住呢!他姐夫又不差那几个钱,象征的收你点房租就是了!”

    许佑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立刻拿出手机给梁宇打了电话。

    为了怕宁婉看出来,许佑都不敢用萧云卿刚刚送他的新手机,还用的老式手机。

    三言两语的,就把这事儿给解决了:“行了,比我想的还容易,宁婉姐你连几天的时间都不用等,今天就可以搬过去!”

    “也巧了,梁宇哥刚刚就在他姐夫旁边,问一问,他姐夫立刻就答应了!”许佑笑道。

    “啊?这么快?”宁婉吃惊的眨眨眼。

    结果,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云里雾里的,行李就被许佑给拖走,拉着她去了一处小区。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