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你干什么关灯?

    “你……瞒着萧云卿过来的吧!”佳宁问道。

    宁婉怔了怔,低头不语。

    王欣欣老远就看到佳宁在和宁婉说话,眉头不皱了起来。

    宁婉挨打的那天,佳宁若无其事的从宿舍里出去,这件事一直是王欣欣心里的一块疙瘩。

    她从不认为佳宁会不知道宿舍里的况,那么大的声音传出来,其他人没反应,许是事先被邓沐紫她们警告过,可佳宁既是宁婉的好友,又怎么会没有反应?

    所以王欣欣一直认为,这件事佳宁也是知道的,只是冷眼旁观着,放着宁婉不管。

    而且事后,她给佳宁的那通电话,更是坚定了她的想法。

    只是她不明白,既然佳宁跟宁婉关系那么好,佳宁又为什么这么做?

    而且,她更不知道在这件事上,该不该提醒宁婉一下。

    可是,佳宁跟宁婉关系那么好,纵使她提醒了,宁婉又会信吗?

    她站在人群中,看着宁婉和佳宁有说有笑,佳宁背对着她,她看不清佳宁的表,可是宁婉的表,她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宁婉脸上一点城府都没有,面对佳宁时,不带丝毫的戒备,笑的那么真诚。

    那双眼都笑成了一弯月,里面绽放着点点的光。

    也不知道佳宁说了些什么,宁婉笑着点头,佳宁这才离开。

    佳宁是学生会的干事,今晚的晚会,佳宁也要负责一些工作。

    王欣欣的目光一直随着佳宁,直到她跟学生会的干事们汇合,一起去忙着晚会的事物,王欣欣才收回目光。

    她看着一个人站在那里的宁婉,表犹疑不定,不知道到底要不要上前去提醒一下。

    可若佳宁真是藏了什么不好的心思,她知道却不去提醒宁婉,心中总觉得良心不安。

    王欣欣双眼始终盯着宁婉,眼睛都有些发直了。

    “王欣欣?”杜晓曼手掌在王欣欣眼前摇了几下,“你怎么发起呆来了,正问你话呢!”

    “你们先聊,我一会儿就回来!”王欣欣眨眨眼,下定决心的狠咬了一下牙,便朝着宁婉走去。

    不管宁婉信不信,她总得提醒一下,至少也尽了力。

    宁婉正等着凌墨远,那些指点声逐渐小了些,再有意思的八卦,也总不能整晚都讨论一个主题。

    所以周围的议论声,也逐渐换了主题的继续讨论。

    “宁婉!”一声不大却坚定地声音响起。

    宁婉正低着头,听到声音便好奇地抬起头来,当她看清楚来人,便不由更加好奇。

    来人竟然是王欣欣!

    那次挨打,场面尤为混乱,凌墨远一到,她便昏倒了,因此也没有注意到王欣欣。

    事后又发生了那么多事,她跟凌墨远也没能见面,更加不知道在这其中,王欣欣帮的忙。

    见到王欣欣,宁婉多少有些吃惊,可还是善意的笑。

    “你跟凌学长一起来的?”王欣欣问道。

    “嗯。”宁婉点头。

    “那个……宁婉,我刚看你和佳宁在一起。”王欣欣略微迟疑的说。

    “是啊,你要找她吗?她往那边儿去了。”宁婉指了一个方向。

    “不是,我不找她,我就是来找你的。”王欣欣说道。

    看着宁婉不解的表,她豁出去的说,“那天在宿舍里,你被邓沐紫关着打的事,我知道。实际上,是我告诉凌学长你被邓沐紫打,凌学长才及时赶过来的。”

    “啊!我不知道,没人跟我说过。”宁婉表一变,立刻歉然道,“对不起,没能及时来跟你道谢,我……”

    “我不是来听你跟我道谢的。”王欣欣摇头,“这事儿换了谁,我都会帮。只是宁婉,有件事我对谁都没有说,对凌墨远也没说。但是我一直在想,这件事你应该要知道。”

    宁婉微讶:“什么事?”

    王欣欣咬咬唇,低着头,眼皮也低垂着,半晌才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那天我去楼上的宿舍玩,下楼的时候,正好看到佳宁在我前面往楼下走。我一开始没在意,准备回宿舍,可是在走廊上隔着老远,就听到了你的呼救声。”

    “我想……”王欣欣又咬了下唇,似乎是在组织语言,松开唇后,又了下被咬的位置。

    “我想,既然我能听见,佳宁一定也是能听见的,但是她却是往宿舍外面走。”王欣欣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宁婉的反应。

    “我知道你们俩是好友,也没有要挑拨你们之间关系的意思。我只是想把我看到的告诉你,至于要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但是我希望,你能对佳宁注意些,小心些。”

    宁婉不敢相信的眨眨眼,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佳宁会想要害她!

    “我……我想……”宁婉无措的唇,“这里边一定有什么误会,佳宁不是这种人。”

    “或者……她真的没听见,又或者她也是出去求救的。”宁婉低头轻声说。

    少晌,她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王欣欣:“佳宁一直待我很好,我相信她!如果连信任都做不到,又怎么做朋友?我不想去怀疑她,这件事……你也别跟佳宁说了,就当我不知道。”

    “否则的话,如果让佳宁知道,心里也会不舒服吧!”

    王欣欣没说话,心中却是在嘲讽着,如果佳宁是去求救的,那么她偷偷跑出宿舍给凌墨远打电话,几乎是和佳宁离开前后脚的功夫,为什么没有看到佳宁?

    在医院中,她给佳宁打电话,佳宁又为什么会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反应?

    可是这些,她终究没有说出来,只是扯唇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说了。”

    转头,看到凌墨远正端着两杯果汁走来,她便朝着凌墨远微笑点头,又对宁婉说:“我不打扰你们了。”

    宁婉还在失神,显然王欣欣的那番话,对她不是一点影响都没有。

    就连王欣欣最后那句道别都没有听到,也不知道王欣欣是什么时候走的。

    直到凌墨远端着果汁在她面前站定,头顶响起凌墨远温润的声音:“想什么呢?都出神了。”

    “啊?没有,有些无聊,就自己发起呆来了。”宁婉回神,神色稍闪。

    “刚才王欣欣跟你说什么了?”凌墨远问道。

    “没什么,就是问了下我的伤怎么样了。”宁婉强扯出一抹笑,说道。

    “喝点果汁吧!”凌墨远也没有再追问,将果汁递到她的面前,“知道你不能喝酒,一口就晕了。”

    宁婉笑着接过果汁:“就喝了那么一次,谁知道这么不中用啊!”

    凌墨远温温的笑着:“一会儿晚会开始,有开场舞,第一曲舞你可得跟我跳,不能被别人给拉走了!”

    “现在就你紧张,还有谁会请我跳舞啊!”宁婉笑笑,只是陈述一件事实,脸上却没有任何不适的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名声,谁还敢来找我?”

    凌墨远笑着摇头,这丫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招人。

    本就会显得年龄小的包包头,让她的小瓜子脸蛋,看上去稚气未脱。

    可偏偏,这粉色的及膝连衣裙,却将她的材给勾勒了出来,配上她纤细的四肢,轻灵飘逸的同时,却又玲珑有致。

    这介乎于女孩与女人之间,不经意间所散发出的媚。意,没有多少人能抵挡的了,更何况是这些血气正旺的大学生呢!

    再加上她现在的名声,贬多于褒,在外人看来,已为人。妻的份却又与他纠缠不清,让她的上更多了一层放纵。

    这就像是出现在狼群中的一块鲜,那些人越是在背后贬低她,想要碰触她的。望就越大。

    甚至于,他都听到过好多的背后议论,想要一尝她的滋味。

    哪怕是有萧云卿的震慑,也抵不住那些人心底里的龌。龊。

    没当听到这种龌。龊的言论,他都气愤的想要上前去把那些人狠揍一顿,却又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宁婉,上确实散发着让人无法抵挡的吸引力。

    凌墨远低着头,看着这样子的宁婉,有些失神。

    其实他了解那些人的想法,哪怕就是他,面对宁婉时,也在克制着想要把她拥入怀的冲动。

    她今天这粉色的连衣裙,无袖的V领将肩膀到脖子漂亮的曲线都露了出来。

    邓沐紫给宁婉造成的伤大部分都在脊背和腰间,肩膀上比较少。

    现在肌肤上面的淤青也淡了很多,几乎接近于肤色了,哪怕还有一些缺憾,也不影响她莹白肤色的漂亮。

    正出神间,场中的音乐声停止,台上传来话筒的试音声。

    紧接着,台上就传来校长的声音。

    “各位同学们!”校长站在台上,开口时,台下已经安静了下来。

    “今天是我校第一次,以这种形式为同学们准备毕业,大家不再以班级,以院系为单位个别聚餐,而是都聚在一起,举行盛大的毕业晚会,让彼此之间的交流更加轻松,紧密!”

    “今天各院系的教师代表,以及我的讲话,已经在白天的毕业典礼都讲完了,所以这次,也就不再折磨大家了,哈哈!”校长说着,笑了两声,台下的学生们也跟着笑了两声。

    “所以今晚大家吃好,玩好,来享受着最后一次的相聚!”校长说道,“另外,在开场舞之前,我也很荣幸的邀请到了萧云卿先生,作为晚会的嘉宾!大家欢迎!”

    原本还有些心不在焉的宁婉,听到萧云卿这三个字,脑袋立刻“轰”的炸开!

    再也听不到校长的声音,以及旁边那些既激动,又紧张,又兴奋的喧哗议论。

    更加听不到那些得知她也在场,被萧云卿逮住会是怎样一副闹场面的看好戏声音。

    脑袋里只有“萧云卿”三个字,在不停地轰轰作响。

    他怎么会过来?

    宁婉咬着唇,鬼使神差的,一句话在耳边响起:“今晚有个晚会,你跟我一块去吧!”

    难道他说的晚会,就是这个?

    他是应校长之邀,来参加这毕业晚会的?!

    宁婉瞳孔颤动着,随着耳边这句话响起,紧接着,又响起了一句话:“所以娃娃,千万千万,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否则以后,我很难再信任你了。”

    她立刻想到,自己是瞒着萧云卿,偷偷过来的!

    理由还是,她不舒服!

    她不舒服,不能陪萧云卿去参加晚会,如今,却是站在了凌墨远的旁!

    她看着萧云卿一步一步的走到台上,人已经站在了话筒前,在台中央站定。

    宁婉脸上血色进退,瞳孔骤然收缩,脚下踉跄的都站不稳了。

    这种时候,她根本连躲都来不及,只能希望台下这么多人,萧云卿不会发现她。

    她浑发冷,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子不住的往后缩,想要躲避萧云卿的目光,可是双眼却又忍不住追随着他的一举一动,只希望他没有发现她。

    她往后后退半步,高跟鞋的鞋跟却正好紧贴着落在了凌墨远的鞋尖儿边上。

    可再往后退时,鞋跟便被他的鞋尖儿绊住,脚下本就虚软,再被这毫无防备的一绊,宁婉整个人便不往后栽去。

    “宁宁!”凌墨远立即眼明手快的将她接住,一手横过她的腰侧,揽住她的后腰,一手托着她的背。

    只是因为萧云卿的上台,台下比之前校长讲话时还要安静,凌墨远这声叫唤虽然声音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很轻,可在安静到能听到针尖落地的礼堂内,仍然显得十分清晰,甚至是刺耳。

    就因为他这声轻唤,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们。

    即使一开始不知道他们位置的,沿着声音的来源,也都找到了他们。

    当众人的目光投向这里时,凌墨远还没来得及放开宁婉,还保持着抱着她的动作。

    他扶着她,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两人的动作显得那么亲密,相互依偎着似的。

    萧云卿站在台上,其视线自然要比台下的那些人更开阔一些。

    甚至在刚刚上台时,不需要这个意外,他也已经看到了宁婉。

    在看到宁婉被凌墨远抱着时,他的眉毛淡淡的挑了一下。

    台下的人也都纷纷的反应了过来,掩饰不住看好戏的神

    自己的老婆在台下跟前男友藕断丝连,搂搂抱抱,而萧云卿就在台上看着,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又会作何反应?

    “哎!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萧少要怎么反应?”

    “这绿帽子可戴的大了啊!”

    “嘘!别说了,让萧少听见,不想活了吗?”

    台下悄声的议论,萧云卿却如没听见似的,双眸微微低垂。

    虽然双眸微低着,可是他凤眸的形状还是让他的眼上挑着,看起来邪肆非常。

    他悄悄抬起左手,放在自己的腹前,右手习惯的覆上了左手的婚戒,轻轻地转动着,按压着。

    谁也看不到他的目光,谁也看不清他的表

    萧云卿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台上,一句话都不说。

    低垂的双眼只是看着无名指上的婚戒,随着婚戒的每一下转动,胃都狠狠地收缩着。

    双唇紧紧地抿着,胃边收缩边绞痛,痛的越厉害,双唇抿的就越紧。

    原本,他是想带着宁婉一起来的,可是她不想跟他在一起。

    他知道,她答应了萧云卿,要跟他一起出席。

    正因为如此,当校长找到他,希望他能来参加毕业晚会的时候,他才立刻就答应了。

    他想看看,如果他也来,宁婉到底会跟谁!

    直到宁婉拒绝了他的邀请,他便心中有数。

    当罗毅那通电话打过来,他知道了宁婉的选择,那颗心便渐渐地沉了下来。

    一直到现在,亲眼见着宁婉就站在台下,好好地,一点都不像是不舒服的样子,心甘愿的站在凌墨远旁,好像他们才是一对的样子,他整颗心都拧成了一个结。

    宁婉和凌墨远站在一起的样子,愈发的刺眼,刺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甚至没有勇气再去直视他们。

    心底的失望绪不断地往上涌,唇越抿越紧,牙关紧紧地咬着,咬到舌尖尝到了丝腥甜的味道。

    她真当他的心是铁打的,从来不会受伤吗?!

    拇指狠狠地按压着戒指,戒指背面的凹凸刻在上,越疼刻的越是深刻。

    萧云卿嘴角微弯,自嘲的惨然一笑,她从来不知道戒指背面有什么,也不知道有没有知道的那一天。

    因为她的心里,从来就不曾有他,也从来没有为他想过。

    哪怕是他的名字在她的心里稍稍的停驻那么一会儿,稍稍为他想一下,她都不会陪着凌墨远来参加这场晚会!

    自嘲愈大,心愈冷,嘴角的弧度也慢慢的消失。

    见到萧云卿垂下眼,宁婉心止不住的颤,忙挣开凌墨远的怀抱,趁着萧云卿不注意,悄声说:“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萧云卿再抬眼时,原地已经没了宁婉的踪影,视线略微扩展,便看到人群中一抹慌忙逃窜的影。

    可他丝毫不急,嘴角微微的勾起,目光落在了宁婉那处空地旁的凌墨远上。

    凌墨远昂首挑衅的回视着他,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启唇无声的说:“你、输、了!”

    萧云卿双眼眯了起来,凤眸变得狭长,其内透着危险的光,怒意也从狭长的眸中透了出来,紧紧地盯着凌墨远。

    他不说话,台下也没有人敢出声,一时间整个礼堂都安静得吓人,只能听到深浅不同的呼吸声,让气氛立时变得紧张压抑。

    偶尔,还能听到有人紧张到不停吞咽口水的声音。

    就在气氛压抑到极致,就连校长都在旁边悄悄抹汗,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场面时,萧云卿终于有了动作。

    他将话筒微微向上调了调:“很高兴今天受邀来参加各位的毕业晚会,作为T大的校友,你们的学长,我也很高兴,能看到我更多的学弟学妹们,走出T大的校门,踏入社会。”

    “我的公司,‘雀煌’,包括旗下的‘煌霆娱乐’,以及‘王朝’饭店,都有相应的职位在招人,如果各位有兴趣,也可以去试一下,我很期待能够与各位共事。”

    听到他这话,下面的人都惊喜的对视,没想到今年萧云卿的公司竟然也会招人。

    众所周知的,要进去这三家是有多么难,大都是进去便轻易不离职,所以这些人本来也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

    现在听到萧云卿的话,又不嘁碴的轻声议论了起来。

    说完,萧云卿便不再说话,甚至连个结束语都没有,便走下了台,朝着宁婉方才离开的地方走过去。

    校长忙走上来说:“下面是开场舞!”

    …………

    宁婉躲在洗手间里,将门悄悄打开了一条缝,听到走廊那头礼堂中传出的音乐声,想到凌墨远还在那里等着,便咬住唇瓣。

    过了一会儿,她拿出手机,刚要给凌墨远发条短信,告诉他自己先走了,便接到了凌墨远的电话。

    “喂?墨远!”宁婉低声说。

    “宁宁,你在哪呢?萧云卿他走了!”凌墨远说道。

    “走了?”宁婉一怔,“那……那我这就过去!”

    没等凌墨远说话,宁婉便挂断了电话,离开洗手间。

    她低着头匆匆的走,没注意到前方。

    突然“砰”的一声,额头便撞上了一堵坚实的膛,连带着鼻子也被撞得酸疼。

    “啊!”宁婉痛呼一声,下意识的抬头,手同时捂住自己的鼻尖,轻轻揉着。

    鼻尖儿都给撞红了,眼圈儿红的像只兔子,抬头时的目光还带着雾气,在这显得略暗的走道里,却盈盈发亮,散发着星星点点的光。

    抬头的那一瞬,无辜的就像是在这暗夜中走失的小女孩。

    要不是他心里还存着气,看到宁婉这小模样,肯定是要笑出来的。

    可是现在,萧云卿可没有这个心

    他沉着脸色,看着宁婉,她的衣着不算暴露,可是落在他眼里,就怎么看怎么不是滋味。

    V字的衣领,虽说没有让她酥。半露那么夸张,可也能看到她浅浅的影,甚至比露出大半的绵。软还要来的吸引人。

    让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便追随着她的影向下探,希望能看到她被衣领覆盖之下的美景。

    这衣领还将她的锁骨都给露了出来,看着,便不由自主的想到吻着她锁骨时,她不住轻颤的样子。

    每当她在他。下止不住的轻颤的时候,那张小嘴还会微微张着,释放出似哭又似满足的呻。吟。

    可现在看着她的样子,便忍不住会想到刚才,她被凌墨远抱在怀里时的画面。

    当时,凌墨远手圈着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都勾在怀里,她的都要贴上他的口了!

    依着凌墨远的角度,又怎么会看不到她勾勒出的。人画面?

    那双小手抵着他的膛,萧云卿恨不得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她从凌墨远的怀里拽出来!

    萧云卿眉头深深地皱起,在眉心处就快打成了一个结,双唇紧抿着,不悦的看着宁婉。

    宁婉吃痛的揉着鼻尖和脑门,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看清楚她撞到的人。

    “萧——!”宁婉惊呼,凌墨远不是说他已经走了吗?

    可话还没说完,胳膊就被萧云卿给拽住,人被他往旁边的廊道里拉。

    “萧云卿!你——放开我!”宁婉叫道,手腕被他扯着,怎么晃都晃不开,整个人被他拉的一路小跑。

    “放开你,让你回去找凌墨远?”萧云卿头也不回,冷的说。

    “你要干什么?拉着我去哪?前面没有路!”宁婉瑟缩了一下,叫道。

    这条走廊不长,两旁是教室,一眼就能望得到尽头。

    “闭嘴!”萧云卿冷声说,这次回了头,可是这一回头,却将宁婉吓得,生生的噤了声。

    他的脸沉得吓人,那双眼里的狠光像是要杀人似的,目光。到她的上,让她整个人都定住,生不出一点的力气。

    萧云卿怒拽着宁婉往前走,这不安分的女人,居然还有胆子质问他?

    走廊有灯照着,还算明亮,只是左右两边教室门上的窗口透出的漆黑,看上去还是有些吓人。

    宁婉心里正打着鼓,忽然听到“啪”的一声,头顶的灯突然灭掉,只有前方还亮堂,后却是陷入了黑暗。

    “你……你干什么关灯?”宁婉心里不停地打鼓,越发的不安。

    萧云卿不说话,只是拉着她往尽头走,遇到第二处开关,长臂一伸,随着“啪”的一声,这条走廊里的灯便全部熄灭。

    只有尽头的窗户还有清淡的月光透进来,窗户前的地面上洒下小片的银白,和灰色的树影。

    宁婉在这漆黑的走廊内,仿佛被萧云卿拉入了独属于他的黑暗中。

    子被黑暗包裹,只有掌心带着萧云卿手掌传来的温,一股无助感登时便传了过来,随着四周的黑暗,无孔不入的侵袭着她上的每一处。

    突然,萧云卿拉着她的手,将她一甩。

    宁婉整个人便不由转了个圈,眼睛一花,眼前的墙壁和天花板都在打转。

    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转到了萧云卿的面前,背对着窗户。

    子还未站稳,腰间便被萧云卿握住,双手一提,便将她给抱到了窗台上,手里拿着的晚宴包也被夺去,被萧云卿随意的往后丢在地上。

    裙子的衣料轻薄,刚刚坐上,便感觉到了阳台砖面传来的冰凉。

    后背同样是V字的衣领,露出了部分的肩颈。

    。露在外的肩颈一触到冰凉的玻璃,加之。下砖面的凉意侵袭,整个人不由轻颤了一下。

    宁婉唇。瓣颤抖着,刚要开口,头顶的影便罩了下来。

    萧云卿欺压过来,将她整个人都困在了他怀里。

    宽厚结实的膛将她整个儿的都给挡的严严实实的,一点缝隙都不露,让她在他怀里显得更加小。

    甚至,她眼前视线所及,便只能看到他的膛,除此之外别的一点都看不到,连越过他肩头都不行。

    “萧云卿,你……”宁婉紧张的看着他。

    萧云卿欺压。下,连招呼都不打,右手突然探入她的裙摆,抓着她的底。裤就往下扯。

    “啊——!”宁婉什么也顾不得了,被他的举动给吓着了,突然尖叫一声。

    双眼瞪得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萧云卿:“萧云卿,你干什么!”

    同时,双手护住自己的裙摆,隔着裙子压住底。裤不让他往下扯。

    萧云卿一言不发,月光投在他的脸上,映着他脸上的鸷,五官在月光的照耀下,在脸上投下了森寒的影。

    双唇紧紧地抿着,看到宁婉的动作,只是冷冰冰的扯了一下唇角,大手拉扯的动作仍然不停。

    安静漆黑的走廊上,突然传来一声“嘶啦——!”,她的底。裤就在他的手中变成了碎片。

    安静漆黑的走廊上,突然传来一声“嘶啦——”,她的底。裤就在他的手中变成了碎片。

    随着底。裤的破碎,。下阳台砖面的冰凉立刻就传了过来。

    宁婉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的表那么吓人,显然是气大了,一点都不像是威胁她这么简单!

    他不会是……不会是想在这里就……

    宁婉瞳孔颤动,下意识的要往后缩。

    可是阳台就那么点宽窄的地方,她往后便是抵着背的玻璃,又能缩到哪去?

    她就被困在萧云卿的怀里,哪也躲不了。

    相反,萧云卿子往前欺的更近,挤迫着她,气势那么吓人。

    “萧……萧云卿,你要干什么?!”宁婉小脸“唰”的白了下来。

    萧云卿冷嗤一声:“你说我要干什么?”

    “你……你不能……在这里就……不——!”宁婉双眼陡的睁大,突然传来一股干涩的疼痛,被这股疼痛侵袭着,脸色愈发的白。

    “别……别进来!痛!好痛!走开!”宁婉低泣着叫道,因为吃痛,双眼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浅浅的水渍就挂在眼角。

    他轻捻着:“我说过,娃娃,别辜负我对你的信任。你不跟我一起出来,可以,你在家老老实实的呆着,哪怕就是去跟朋友玩也没有问题!”

    “可现在,你让我亲眼见到你站在凌墨远边,跟他那么亲密,你——”

    “你让我像一个笑话!”他沉声道。

    看到他们俩站在一起,他就像是永远也无法踏足她的世界似的,永远被横亘在外,像一个外人!

    “是啊!你本来就是一个笑话!”宁婉突然说。

    。下虽然已经有些微的湿润,可仍然让她难受,疼得脸色苍白,眼泪也溢出了眼眶。

    更多的,是在这毫无遮掩的地方,被他如此的欺负!

    “今天是他毕业的子,原本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边,陪他一起毕业的!可是就是因为你,让我连站在他边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机会,我就是要陪着他!”宁婉狠声说,仰着那张泛着怒红的小脸,“萧云卿,你放开我!这里不是可以乱来的地方!”

    “为什么不可以?你要陪着他是吗?如果让他知道,在这对他如此重要,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时候,在他在礼堂里等着你出现的时候,却被我压着索要,在我。下不停地呻。吟,他会怎么样?”

    萧云卿冷笑:“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今晚吧!不知道,今晚会不会成为他一辈子都不愿意回忆的噩梦?”

    “你混蛋!”宁婉怒道,“你放开我!不准在这里!不行!你放开我!我恨你,放开我!”

    “呵呵呵呵!凌墨远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晚上,订婚那晚,还有今晚,你都在我。下被我要着,可真讽刺不是?”萧云卿冷嗤,嘴角挂着邪肆的笑。

    宁婉不住的颤抖:“你——!”

    “他会难过,会丢人,都是你造成的。如果你离他远一些,他就不会遭受这一切。娃娃,你为什么就不能乖乖的留在我边,听我的话?我说的话,你哪怕是记在心里一星半点也行!”

    “你不在乎我,不在乎我的话,那么结果就只能是现在这样!”萧云卿冷声说。

    “啊——!”宁婉尖叫一声,猛然一缩。

    夜风从窗口吹进来,吹着她的细绒轻轻地颤动,连带着上面的晶亮也如枝头的露水,颤的那么漂亮。

    在黑色细绒的映衬下,她的双腿显得更加莹白,如月光一样,还罩上了一层微微的淡白光亮。

    肌肤在月光下愈发的朦胧细腻,这副景色,漂亮的都晃了他的眼!

    可宁婉只觉得羞。耻极了。

    尤其是,就在那一头的礼堂内,凌墨远还在等着她!

    她紧咬着唇瓣,双腿拼命地并拢,阻挡着被他分的更开。

    “萧云卿,你不能进来!”她怒道,却看到他直的立着。

    ……

    宁婉双眼陡然迸发出怒意,“你混蛋!不是不让你进来吗?!坏蛋!”

    “放开我!放开我!你走开!出去!你出去!”宁婉怒道,双拳用力的垂落在他的口,一下一下的打着,一点都没留手,恨不得把他的口给打出一个窟窿。

    “你出去!你怎么能在这里……萧云卿,你把我当什么了,你把我当小姐吗?随你就地泄。?!你出去!给我出去!”

    “坏蛋!会有人来的!不能在这里!”宁婉不住的捶打着他,“今晚是墨远的毕业晚会,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做!就一晚,就一晚你都不能给我吗?只有在这一晚,我想陪着他,陪在他边,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对我!”

    “混蛋!你这个混蛋,我真是恨死你了!我只想在今晚陪着他,看着他毕业啊!你怎么能……呜呜呜呜……”

    “你知道吗?我一直期待着,从我们恋时,我就期待着!我跟他承诺过,他毕业时,边定然有我!可你……可你就这么毁了……”

    “墨远他……墨远他也只是想要个回忆而已,他知道我们回不去了,他只想要个回忆,我也是!我也只是想要个回忆,你却连这个都不肯给我!”

    “萧云卿,以后每当我回忆起墨远的毕业晚会时,能想起的总是这段漆黑的走廊,这如噩梦般的回忆,这就是你要的吗?这就是你要给我的?!坏蛋,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你真是混蛋,连这一点点的回忆都不肯给我,我只想在今晚来个了断啊!今晚之后,我就要跟他断个干净了!你为什么……就不能等等……”

    “就只有今晚,我不要你!我把一个好的回忆给他,作为大学这一个阶段的终结,然后就跟他断个干净,我也不想让他的心一直挂在我上……你为什么……为什么非要破坏掉!如果……如果他今晚能开心些,能放开些……那我的内疚就能少一些……”

    “你把我的一切都毁了,你怎么能……又怎么能这么对我……恨你……恨死你了啊!”宁婉哭着打着,终于是忍不住,将一直憋着的所有的委屈都爆发了出来。

    她也不管是不是声音太大,会把人引过来,现在满心满脑的,只有对萧云卿的恨,恨他毁了她的一切,现在连她的自由也要锢。

    那一下下的拳头,一句句的狠话全都落在了他的心脏上,让他的心脏狠狠地收缩,缩到疼得无法承受。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