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我想见她

    “萧云卿,就算是把他杀了,都不足以平我的恨!”邓海岳恨声道,“当真目中无人,以为我没能耐对付他是不是!把我女儿糟蹋成这样,都给毁了!要是真得了病,那都是好不了的!我非要他赔不可!”

    “邓叔,我看还是先把沐紫给送到国外去医治吧!毕竟国内尤其是T市,大家也都认识你,圈子就这么点大,人多嘴杂的,很容易就传出去。”凌墨远说道。

    “这乔氏医院虽说管理严格,名声也不错,可也总会出纰漏,咱们又不能管住所有人的嘴,长此以往的,沐紫的事被人知道了,她还怎么见人?”凌墨远说道,眉头微微皱起,对这件事倒是显得上心。

    邓海岳沉吟少许,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行,这件事我得回去跟我爸打声招呼,毕竟萧云卿他三番五次找我的麻烦,我们家也不可能坐视不理。”凌墨远说道,“正好,也听听我爸的意思!”

    “好,你先忙去吧!”邓海岳点头道。

    “那邓叔,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咱们现在都是一起的,都没必要那么客气了。只要能帮的,一定尽力!”凌墨远沉声说道。

    邓海岳又跟他说了几句,凌墨远这才离开。

    邓海岳就在窗边看着,直到看着凌墨远走出了医院的大门,他目光闪了几下,才走进病房去找邓沐紫。

    邓沐紫的脸被纱布缠了一圈又一圈,据医生说,她的鼻梁也断了,鼻子上正包着纱布。

    整张脸露在纱布外的极少,几乎是只露出了双眼和嘴巴。

    可就是这极少部分,也是青青紫紫的,看不出一点原来的肤色,肿的又圆又大,像保龄球似的。

    邓沐紫露在外面的双眼满满的全是恨意,即使是邓海岳进来了,她眼里的恨意依旧不减。

    “沐紫,你好好的治病,先什么都不要想。”邓海岳看着女儿这样,心疼的说,“我知道你不甘心,报仇什么的,交给爸来做,你现在就好好的休息,知道吗?”

    “治病……”邓沐紫目光涣散,突然放声狂笑,“哈哈哈哈哈!病!我竟然得了那种脏病!我这辈子都想不到,我竟然能得上这么个脏病!哈哈哈哈哈!完了!我完了!”

    “凌墨远……他怎么可能还要我……他不会要我了!没有人会要我了!我这病……脏!会传染,谁会要我?我自己都觉得这病恶心!”邓沐紫又哭又笑的叫着喊着。“还有谁会要我!”

    “爸!替我报仇!我要他死!”邓沐紫吼道,“不,不,死太便宜他了!我要让萧云卿和我一样,得一的脏病,他不是喜欢宁婉吗?我要让宁婉嫌弃他!”

    “要不,就让宁婉也得跟我一样的病!我看萧云卿还会不会碰她!我脏了,让宁婉也跟着脏!他毁了我,我就毁了他喜欢的女人!”邓沐紫说着,表越来越癫狂,眼底的理智也渐渐消散。

    邓海岳只能无奈的看着她,仅凭他一人之力,哪里是萧云卿的对手,要不然他也不会选择跟凌家结盟,给凌孝礼以财政支持。

    凌孝礼想要往上爬,所需要的资金不是笔小数目,要不是为了替邓沐紫讨公道,他吃饱了撑的往凌家扔钱吗?!

    而且现在凌家还没有动静,就算要对付萧云卿,也是以后的事,现在两家的结盟并不牢靠,根本没办法对萧云卿怎么样。

    邓海岳叹口气:“沐紫啊,仇,爸是一定会替你报的!你受的委屈,爸也一定会替你讨回来!但是这事儿,却不是说做,马上就能做到的,爸也需要很长时间的部署,确保万无一失,才能对他动手。”

    “萧云卿的实力和能耐,你纵使不接触这一层面,也多多少少知道点,要对付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邓海岳耐心的解释。

    “所以沐紫啊,你要有耐心,也要对爸有信心,爸一定不会让你失望!”邓海岳说道,“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把体养好了!”

    邓沐紫不甘心的咬着牙,下巴紧绷着,双唇因为抿的过紧,都有些变形。

    双眼瞪得老大,恨不得把眼珠子也给瞪出来。

    “好,现在对付不了萧云卿,可至少你得把那个胖子找出来!他一的病,那么恶心,竟然还敢碰我!”邓沐紫脸现疯狂,“要不是他,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脏死了!脏死了!”她一边说着,左手手指压住袖口,开始用力的擦自己的右臂,把本就受伤的手臂擦得更加红。肿。

    “啊——!疼!好疼!”擦的用力,碰到了都见了血的伤口,邓沐紫疼得凄厉惨叫一声。

    胳膊的伤口上涂上了酒精消毒,又包着纱布,给她一擦,酒精立刻刺激着伤口,刺骨般的疼。

    就连纱布都被她擦得揭了开来,连着血和破了的皮都黏在了纱布上。

    邓海岳只是在一旁看着,都觉得疼了。

    “啊——!”邓沐紫泄气似的大喊,双手捶打着病,“都跟我作对!都跟我作对!不止得了病,还浑是伤!”

    邓海岳看着眼发红,眼底带着股嗜血的鸷。

    自己的女儿,高傲的千金小姐,从小就生惯养的,现在却成了这幅样子,而他这个当父亲的,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别说帮忙了,就连报仇,都得忍着!

    “沐紫,你放心!现在我对付不了萧云卿,难道还连一个胆敢碰你的死胖子都对付不了吗?!”邓海岳咬牙切齿的说,表沉的越来越黑,声音也跟着越来越低。

    一双本就不大的眼,却散发着幽沉的光:“哪个敢碰你,敢把脏病传染给你的男人,我必然给你找出来,你要怎么报仇都行!哪怕就是杀了他,爸也给你顶着,帮你做到!”

    “杀了他!我要杀了他!”邓沐紫疯狂的喊道,“不过,在杀了他之前,我要把他那玩意儿也给割下来!我让他敢碰我!”

    “我要把它一点点的割下来,用刀子,一片一片的割,割完了,再当着他的面剁成碎末,让他吃掉!”邓沐紫突然放低了声音,沉的说。

    她的表跟声音一样的低,到最后,近乎于呢喃了。

    那眼底的神采突然放亮,染上一丝癫狂,让人毛骨悚然。

    “好!好!都依你!”邓海岳连连点头,“爸这就派人去找!”

    “嗯,要去找,快些找到!”邓沐紫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邓海岳,突然咯咯咯的笑起来,“呵呵呵呵呵呵!割了他!”

    …………

    “萧少,有一个叫佳宁的小姐,还有一个叫许佑的,说是少的好友,要见少。”门口对讲机响起,下面的保安恭敬的说道。

    萧云卿略略的皱眉,打算拒绝。

    他的住处,除了一些亲近的人,不习惯让其他人进来。

    “我想见她。”宁婉走过来说道,“让她上来吧!”

    萧云卿眉头皱的更深,还未开口,就见宁婉冷笑:“难道你还想把我关在这里,不许任何人见我?”

    闻言,萧云卿的唇抿了抿,微微抿成一条线,旋即又松开,手指轻轻转动左手上的戒指。

    他没有回答宁婉,转而面对对讲机:“让她上来吧!”

    “是!”保安微微一讶,没想到萧云卿竟然会答应。

    在这里做久了,萧少是什么习,她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没多久,门铃便响起。

    萧云卿就在门口等着,开门,便是保镖带着佳宁和许佑。

    见到开门的是萧云卿,佳宁明显一怔,些微有些紧张:“萧……萧少……”

    许佑见着萧云卿却是臭着脸,答不理的“哼”了一声。

    佳宁赶紧偷偷拉扯他的衣摆,许佑干脆把头一偏,不去看他。

    “萧少,我们是来看宁婉的。”佳宁说道,“听说宁婉受了伤,这些天学校也没去,所以我有些担心,就过来看看。”

    “宁婉姐,你怎么受伤了?伤怎么样了?”许佑立刻问,脸上的关心比佳宁还要急迫,“哎呀,我们今天不该来的,打扰你休息!”

    说着,许佑还气哼哼的看了眼萧云卿,觉得宁婉会受伤都是因为他。

    “没事,已经好很多了,你们能来我真的很开心。”宁婉发自真心的笑开,“别在门口站着了,快进来坐吧!”

    “呼——!”佳宁松了一口气,“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许佑跟在宁婉后,正往客厅走,路过萧云卿的旁时,瞥了他一眼,轻轻地拽了拽宁婉的袖子。

    宁婉奇怪的看着他,许佑朝她使了个眼色,把她拽到一旁,悄声问:“宁婉姐,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他的声音虽小,可还是逃不过萧云卿的耳朵。

    萧云卿不屑的扯唇,一双眼露出嘲弄的光:“我欺没欺负她,关你什么事?”

    “要不是你,宁婉姐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许佑不屑的冷嗤,“哼!你都没保护好她,还好意思在这儿嚣张?”

    萧云卿挑挑眉,向前跨出几步,走到宁婉旁,长臂一伸便环住了宁婉的肩膀。

    动作看起来有些大力,可实际上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碰着她的伤,把她给弄疼了。

    他左臂揽着宁婉,右手指着地面:“别忘了你现在站着的地方是属于我的,你面前的女人也是属于我的。”

    萧云卿邪邪的勾了下唇:“我天天晚上欺负她,你又能怎么着?”

    “你——!”许佑被他这赤。。的话给弄得脸涨得通红。

    尤其是听了萧云卿的话,就止不住的会想到宁婉被萧云卿压在。下的画面,脸就止不住的涨得更红。

    被萧云卿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许佑只能瞪大了双眼,愤愤的看着他。

    “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许佑怒道。

    “不管你是什么意思,宁婉是我的女人,就轮不到你来心!”萧云卿扯唇,不悦的说,表沉了下来,双眸看着许佑,眸中的光已经明显的不耐了。

    他可以容忍许佑把宁婉当成姐姐一样的来关心,可这关心也是有限度的,决不许有人来干涉他们之间的事

    明明心里不服气,可是在萧云卿这种气势下,许佑就是说不出话来。

    他甚至连稳住子都有些费劲儿,面对萧云卿紧绷的脸,心脏竟然都紧张的砰砰跳乱了序。

    他知道,萧云卿绝对敢当着宁婉的面,就把他给扔出去,以后再也不让他来见宁婉。

    面对这么个男人,他总能生出一种无力感来。

    好像什么都对抗不了他,无论做什么,对萧云卿来说都是没有用的。

    他没法给这个男人加诸一点伤害,这个男人强大到可以将他的任何攻击瓦解!

    就在许佑脸涨得一阵红一阵紫的时候,宁婉的脸也因为萧云卿的话红扑扑的,红色从她的脸颊一直爬过耳朵,爬到了脖子根儿,沿着衣领继续扩散进去。

    她低着头,扎起的包包头让白。皙的后颈一点遮挡都没有的露了出来。

    萧云卿一低眼,就看到了上面铺上的一层粉红,又粉又嫩的,还散发着淡淡的香甜。

    让他忍不住想要低下头,在她细嫩的后颈上洒下细吻。

    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瞳孔的黑色渐渐变得更加深,像化不开的墨。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盯视,与。烫的呼吸,那颈子上的颜色红的更加厉害,馨香的气息也愈发的浓。

    宁婉整个脸都在烧似的,从头皮生出一股麻意,一直窜到上。

    牙齿紧咬着唇。瓣,耳边不断地回想着他刚才说的那话。

    天天晚上欺负她?

    这话也太不着调了!

    “你别胡说八道!”宁婉歪头怒看着他,眼底的羞恼愈发的盛,恼怒的耸着肩膀,将他的手从肩膀上挥开。

    萧云卿轻轻地勾着唇,眼底带着笑意,看着她因为恼怒而散发着光亮的双眸,里面是星星点点的璀璨。

    羞怒的光在她通红的小脸上,显得格外的好看,即使小嘴撅的高高的,可是那张小嘴红润润的像颗高高翘着的樱桃。

    这张生气的脸一点震慑力都没有,反而变得更加可

    萧云卿看着,眼底的笑意止也止不住,反而变得更加浓。

    佳宁一直保持着沉默,却将萧云卿眼底的宠看的清清楚楚,眼睑微微的低垂下来。

    “我受伤确实不关萧云卿的事,你不要担心了。”宁婉不再搭理他,转而对许佑说道。

    许佑闻言,脸色这才好了些,不过对萧云卿还是很气愤。

    “对了,高考的录取分数应该也下来了吧?你怎么样?”宁婉担心真把萧云卿给惹恼了,再把许佑给伤了,便赶紧转了个话题。

    “啊!我这次来,也是正想跟你说这事儿呢!”许佑立刻激动地说,眉开眼笑的,“宁婉姐,我考上T大了!以后啊,咱们可就是校友了!”

    “真的啊!”宁婉惊喜的说,发自真心的喜悦,拉着许佑坐了下来,“对了,你报的什么专业?”

    许佑挠挠后脑,不好意思的笑道:“我选的金融,我们镇上有个哥哥叫梁宇,比我大两岁,现在在读经济管理,不过不是在T大。我俩从小就在一起玩,所以想着,以后毕了业,先去积累经验,然后如果可能的话,就自己出来创业。”

    “而且梁宇哥说,他姐夫也会支持他,如果出来创业的话,会给我们一些资金支持。”许佑说道,“不过他姐夫也说,在此之前,我们必须积累经验,不能贸贸然的就出来单干。”

    “嗯,这样是对的。”宁婉笑道,“你在T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

    “嗯!”许佑重重的点头。“宁婉姐,你什么时候有空,能不能去看看我妈?”

    “佟阿姨怎么了?”宁婉一听,立刻紧张的问。

    “我妈没事。”许佑摇摇头,“就是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妈想你的,这些天一直念叨着呢!而且啊——”

    许佑看了看萧云卿,声音压低了些:“她担心你受欺负,本来今天想跟我一起来看看你的,可是又担心这样过来,有人会不高兴,给你带来麻烦,想想还是不来了。”

    “嗯,我一定去看她。”宁婉点头道,“在你们家打扰了那么久,走的时候连个再见都没来得及说,我心里也一直记挂着。”

    “看到你没事,我也放心了。”佳宁开口说道,看了看腕上的表,“今晚有毕业舞会,我答应了要去参加的,得先走了。”

    “好。”宁婉点头,“许佑,你以后没事就过来玩吧!要是专业上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问我哥,学校书本上教的,和实际应用到底是有些差距的,提前熟悉一下,你以后进了公司也会轻松一些。”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宁婉姐!”许佑立刻高兴地笑开。

    佳宁和许佑走后,萧云卿右手轻轻转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低垂的目光看着转动的戒指,许久,才抬头。

    “今晚有个晚会,你跟我一块去吧!”萧云卿停下转动戒指的动作,看向宁婉。

    宁婉一怔,目光闪烁了一下,说道:“我不想去,我……体有些不舒服。”

    萧云卿薄唇轻轻扯起:“你刚才跟许佑聊天的时候,可没见着你哪儿不舒服。”

    “我上伤还没好,就是不舒服。”宁婉冷声说,“还是你需要我说的那么白吗?我不想跟你去,不想跟你出现在任何的公共场合,我甚至不想让人知道我是你的妻子,你非要听我这么说?!”

    萧云卿薄唇轻轻扯起:“你刚才跟许佑聊天的时候,可没见着你哪儿不舒服。”

    “我上伤还没好,就是不舒服。”宁婉冷淡的说说。

    她扯唇轻讽,“还是你需要我说的那么白吗?我不想跟你去,不想跟你出现在任何的公共场合,我甚至不想让人知道我是你的妻子,你非要听我这么说?!”

    萧云卿扯出的微弯弧度僵住,薄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喉咙上下滑动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才沙哑出声:“以妻子的份出现在我边,就这么让你不屑,让你丢人?”

    “对!”宁婉立刻说,声音铿锵有力的击打着空气,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萧云卿。

    “呵!”萧云卿笑笑,“那以前你站在我边,为什么不觉得丢人?逸臣四伯生,你那时候为什么愿意陪我出席?”

    “因为那时候我不是你的妻子,那时候我没有被你着走入婚姻,那时候我边还有墨远!”宁婉笑笑。

    “以朋友的份,我乐意当你的女伴,帮你的忙。可我憎恨现在的份,憎恨以你萧云卿妻子的份出席任何场合!”

    “甚至,我听着你那些手下叫我夫人,少,我都觉得不舒服!”宁婉食指轻点着自己的心脏。

    “每次听人这么叫,我都觉得可笑,都觉得那么厌恶,这个头衔压着我难受,每次听到都提醒着我这段婚姻,提醒着我处在黑暗中,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她冷嘲着轻笑:“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指望着我能跟你一起出现,在众人面前扮恩吗?”

    她冷嗤:“我做不到,我真怕到时候会破坏了整场的气氛,让你萧家丢了脸。我无所谓,却不能看着萧家因为我,把责任怪到宁家的头上。”

    听着她语气里都充满了嫌恶,萧云卿的胃紧紧地缩成了一团,收缩着,挤压着,就连五脏六腑都挤做了一堆,在体内翻搅着,绞的他疼,脸都微微的泛了白。

    他微微张开嘴,却发现喉咙干的厉害,稍稍发出一点声音,喉咙就像是被刀片划过似的疼。

    她的话真狠,她能跟许佑有说有笑的,愿意尽一切的去帮他,却吝于给他一个笑容。

    她不在乎他是不是会丢脸,只在乎宁家会不会因为她而受牵连。

    只说一句不舒服来应付他,到最后竟然连应付都懒得,拿着狠话一句一句的捅他。

    不折磨他,她就不舒服是吧!

    “那你就在家好好呆着吧!”萧云卿涩然道,右手摸了摸戒指,若有所指的说,“你不陪我去,没关系。但是我希望,不会看到你站在别的男人边。”

    “我给你的心意,你不屑,即使难受我也忍了。”他向着宁婉迈进一步,唇,右手轻。抚。上她的脸颊。

    “可是娃娃,我相信你的为人,不会在婚姻中背叛我,所以哪怕是用得,我也要用婚姻困住你,因为这样,即使你的心不在,可你的人也一直会留在我边。”

    “你的体,想来也不会做出背叛我的事。”萧云卿轻声说,“所以娃娃,千万千万,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否则以后,我很难再信任你了。”

    宁婉猛然一颤,看着萧云卿的脸,瞳孔微微的晃着,心猛然一缩。

    他的表晦暗不明,那双凤眸中的光也缩了起来,让她根本无法从其中看出一点端倪。

    那表那么高深,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似的。

    宁婉心微微的颤动,难道他都知道了?

    被他看得心慌,她垂下眼不说一句话,微微用力的对着牙齿,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头顶,仿佛烧灼了一般,让她不安。

    许久,萧云卿才慢慢地收回目光,那双让人猜不透的黑瞳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离开。

    关门声响起很久之后,宁婉也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眨眨眼,看着紧闭的大门,耳边却一直不停地回响着萧云卿的话。

    “所以娃娃,千万千万,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否则以后,我很难再信任你了。”

    就在她愣怔的时候,一直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突然传来的铃声把宁婉吓得一个激灵。

    好容易回过神来,这才走到茶几便,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又有些怔。

    她拿起手机,上面“凌大人”三个字有些刺眼。

    即使结婚了,她依旧没有改变手机中的这个称呼,只是拇指一直停留在接听键上,迟迟没有落下。

    好像接听了,她就真的背叛了这段婚姻似的。

    可手机铃声也在锲而不舍的响着,铃声越来越大,在安静的房间内显得格外的刺耳。

    宁婉双唇紧了紧,终于按下接听键:“喂?”

    “宁宁!”听到她的声音,凌墨远松了一口气,“还好你接电话了,你没事吧?”

    宁婉微微摇头:“没事。”

    “没事就好,我在学校一直等你,可也不见你来,担心你出了什么事。”凌墨远说着,又喃喃的重复,“没事就好了。”

    听到他满是关怀的声音,宁婉心中动了动,想到了她对这个男人的亏欠,便说:“没事,萧云卿刚刚才走,所以我之前也一直没法出门,对不起。”

    “没事,是我太急了。”凌墨远说道,“我现在去接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很快。”宁婉说道。

    “也对。”凌墨远自以为明白的点头,“那里全是他的人,让他看到总是不好。宁宁,对不起,这次让你这么为难。”

    “只是个舞会而已,我们又没有做什么,没什么为难的。”宁婉轻声说,好像是在说服自己似的。

    挂了电话,便挑了一件粉色的小洋装换上,到楼下打了一辆车。

    她以为出门的时候,会被“王朝”的保镖给拦住,却没想到那些人只是恭敬地叫她“少”,却是一句话都不问的让她离开。

    只是她离开后,罗毅便给萧云卿打了电话。

    萧云卿听到电话里,罗毅的汇报,脸色不变,只是目光变得更加的沉,闪过一抹失望。

    “知道了。”少晌,他沉声道。

    …………

    “宁宁!”

    T大礼堂门口,凌墨远一直站着,伸着脖子张望,看到宁婉一路小跑的往这边走,立即迎了上去。

    “瞧你,穿着高跟鞋怎么还跑呢?也不怕把脚伤了。”凌墨远说道,看着她因为一路的小跑而泛红的脸颊,红的。艳。

    额前的刘海也有些乱,两鬓落下几缕发丝,随着微风轻轻地飘着。

    双唇微微张着粗喘,呼出微的气。

    凌墨远与她近在咫尺,甚至都能感觉到她仰头呼出的气息,轻轻地洒在了他的下巴上,洒的他心猿意马。

    他抬手,轻轻地将她的刘海抚齐,又将两鬓的发丝别到耳后。

    手指细细的划过她的脸颊,看着她微张的粉嫩唇。瓣,喉咙忍不住的滑动,实在是想要吻上去。

    双眼不自觉地盯在她的唇上,看着她唇内露出的一小节白白的牙齿,还有微微隐现的粉嫩舌尖,看着看着,竟有些发痴。

    宁婉慢慢平顺了呼吸,察觉到他的目光,脸颊不由更红,合上唇,不知所措的躲避着他的目光。

    看到她的不安,凌墨远回过神来,微微笑道:“我们进去吧!”

    “嗯。”宁婉轻轻点头,看到凌墨远伸出的手,迟疑了一下,便把手放在他的掌心中。

    凌墨远看着自己的掌心,她的手指上,就在婚戒旁边的中指上,还戴着他送的戒指。

    “宁宁。”他轻声叫道,拇指轻轻摩挲着那枚戒指,“这枚戒指……你还戴着。”

    宁婉手指轻颤,立即就要收回手,却被凌墨远握着不松手,手指轻轻地捏。揉着她的指节,指尖所触柔弱无骨。

    “我……”宁婉垂了垂眼,原本便微红的脸更加。艳,“你若觉得不合适,我就摘下来。”

    “别!”凌墨远忙阻止她,死死地握着她的手不放开,拇指和食指更是固定着她的戒指,仿佛不这么捏着,下一秒,她的戒指就会从手指上脱落似的。

    凌墨远缓缓抬起自己的左手,露出中指上的戒指:“我也戴着,宁婉,答应我,不要摘下来,一直戴着它。”

    “让我知道,过去我们之间的回忆,并不是我一个人才有,我们之间的感,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幻觉。”

    他轻轻摩挲着她中指上的戒指:“我不想让这唯一留给你的东西,也这么消失,至少也有一样属于我俩之间的东西,是留在你边,谁也无法横亘在其中的。”

    “宁婉,一直一直戴着它,别摘下来,好不好?”凌墨远说道,目光自始至终盯着她的脸,认真的看着,带着点乞求。

    “我想看着它戴在你的手上,就好像……”好像你还属于我一样!

    后面的话,凌墨远没有说出口,只是目光中的期待如此殷切,灼灼的烧着宁婉。

    那戒指好像也变成了一圈的烙铁,在她的手指上烫出一圈鲜红的烙印,烫的她手指不住的颤抖。

    缓缓地,宁婉点头:“好。”

    听到她的回答,凌墨远立刻笑了起来,笑容绽放的那么灿烂,将她的手紧紧地包在掌心里,拇指始终不离的覆在她的戒指上,甚至刻意忽略了就在这颗戒指旁边的婚戒。

    “我们进去吧!”凌墨远牵着她的手,笑道。

    此时T大的礼堂很闹,为了这次的毕业晚会,校方着实费了不少心思,将会场布置的一点都不比专业的宴会厅差。

    听说还专门找了专业的宴会承办公司来负责,并且这次晚会,并不只局限于毕业生,也许大三的学生来参加,有机会跟自己慕的学长进行最后一舞。

    因为宁婉来的比较晚,所以大部分学生已经来到了礼堂内。

    礼堂内闹哄哄的,音箱中放着节奏明快的音乐,学生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一些胆子大些的女同学,更是趁机跑到自己慕的学长面前表白。

    又或者一些学弟学妹们,跑去找学长学姐合照,做最后的纪念。

    总之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在忙碌,倒也没有多少目光注意到凌墨远牵着宁婉的手走进来。

    只是远处的目光没有注意他们,却无法阻止他们经过时,两旁的学生的目光。

    当凌墨远拉着宁婉走过时,旁边的人便自然而然的看到了两人,看到两人拉着手的亲密,便止不住的议论了起来。

    “那不是宁婉吗?怎么又跟凌墨远走一块了?两人不是分手了吗?”

    “是啊!而且她不是跟萧云卿结婚了?我还听说凌墨远都去参加婚礼了呢!真不知道这三个人是怎么想的,尤其是凌墨远,女朋友被人抢了,还要去参加婚礼,这都什么心理素质啊?!”

    “都结婚了,现在又跟前男友纠缠不清,我看宁婉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你们说,宁婉是不是和凌墨远搞外遇啊?”

    “哎呀!这么大胆子?哪能瞒得过萧云卿啊?要是让萧云卿知道了,他们俩可得生不如死啊!萧少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

    “别说,你看凌墨远的心好像一直都还在宁婉上,任邓沐紫怎么示,人家都不为所动。现在看来啊,这宁婉对凌墨远也是余未了的样子。”

    “也是,你看这大庭广众的,两人竟然还牵着手,也不怕让萧云卿知道了!”

    “啧啧!”一人目光突然暧。昧了起来,“你们说,他们俩有没有那个什么?”

    “什么?”有人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

    那人眉毛不停地挑着:“去,你跟我装什么纯啊!就是上。呗!你看俩人有没有?”

    “哎呀,要我说还真不一定!两人都明目张胆的过来了,还有什么事儿做不出来?说不得萧云卿早就戴上了绿帽子了!”

    “哎!这萧云卿也够可怜的啊!娶了宁婉这么个小。货,都跟别的男人上了了,跟前男友藕断丝连的,这搁哪个男人上能受得了?如今还跟前男友公然的出双入对,我可真够替萧云卿不值的。”

    “你不值又有什么用?人家萧云卿又看不上你。”

    “是啊!是看不上我,可也别看上宁婉那个小。货啊!依着萧云卿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得搭在宁婉上,什么眼光啊!”

    “这倒也是,你说宁婉都给他丢了多少脸了,怎么还没把她给蹬了啊!要是我哥的女朋友也这样,我早让我哥把女朋友给踹了!”

    一声声的议论掺杂在一起,便有些凌乱,听得不那么清晰了。

    不过即使凌乱,也足够宁婉将她们的话给听得个七七。八八了。

    宁婉原本还微红的双颊,血色瞬间退了下来,脸色苍白,双唇也不住的抖。

    她低着头,下巴都快抵到了口上,露出大片光滑的后颈。

    后颈上的肌肤苍白如纸,上面生起了一粒粒的小疙瘩。

    双眼都不知道能看哪,只好盯着自己的鞋尖儿,子因为那一句句话,而越来越紧绷。

    她下意识的便将手从他的掌心抽。出,凌墨远只觉得掌心一空,低头,便看到宁婉苍白的脸色。

    凌墨远泛空的掌心用力一握,便要上前去那议论之地。

    “墨远,你去哪?!”宁婉低垂的目光,正好看到凌墨远将要迈动的脚步。

    “我去让她们闭嘴!什么都不知道,就别胡说八道!”凌墨远怒道,双肩紧绷着,双目死死地盯着那些正议论着的人群。

    “算了!既然是胡说八道,又理她们干什么?你这样去闹,指不定她们又要说些什么难听的话了!”宁婉拦住他。

    “可是不能让她们继续这样说下去吧!你根本就不是她们说的那种人!”凌墨远气道。

    宁婉摇摇头:“了解我的终究了解我,不了解的又何必跟她们多说?再说,往后我又没什么机会跟她们来往,又在乎些什么呢?”

    “而且,今天是你的毕业晚会,别弄得这么不开心,将来回忆起来也不舒服,倒不如开开心心的,给自己一个美好的回忆,不好吗?”

    凌墨远长叹一口气,歉然道:“宁宁,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求你来当我的女伴,你也不会被她们说的那么难听。”

    宁婉摇摇头:“是我自愿过来的,而且……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种机会,所以今晚过来,我不后悔!”

    “原本,你毕业之时,在你边的就是我,只是后来出了变故,我倒是要谢谢你,仍然肯让我当你的女伴,看着你毕业。”宁婉轻声说。

    凌墨远正待要说什么,却听到一声叫唤:“宁婉!”

    两人抬头,就见佳宁正走过来。

    凌墨远收起先前不愉的神色,对佳宁笑笑:“我去给你们俩拿喝的。”

    凌墨远走后,佳宁撅着嘴,不悦的说:“那些人可真够多管闲事的,你们怎么样是你们自己的问题,关她们什么事啊!”

    “不过,我没想到你今天会陪凌墨远过来。”佳宁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今天下午在你家,我以为你不会来呢!”

    “今天对他来说是个重要的子,我不想缺席。”宁婉低头说道。

    “你……瞒着萧云卿过来的吧!”佳宁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