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邓沐紫,你们这是干什么?

    “我只是想回宿舍,你们只要不跟着我,我就很感谢了。”宁婉说道。

    她被这五个人堵着,已经太引人注目了,尤其是五个人现在脸肿成这样,也是在扎眼。

    “啊,那……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走好!”那人说道。

    宁婉牵扯了下嘴角,却实在是扯不出笑容,便埋头走了。

    她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幸亏带了钥匙,便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去。

    落在宿舍里的东西并不多,一些书本还有几件没来得及带走的衣服。

    正收拾着,后响起了开关门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些零零碎碎的脚步声,高跟鞋才在地砖上,声音格外的清脆。

    她记得宿舍里的人,都不怎么穿高跟鞋,可是又想到自己其实在这里住的时间并不久,并不怎么了解,说不定她们现在时兴起穿高跟鞋了呢,便没有多想。

    将最后一件衣服折好,放进包里,回头笑道:“你们回来啦!”

    可是刚回头,看清楚来人,笑容却僵在了嘴边。

    来的人哪里是她宿舍的舍友,竟然是邓沐紫和刘莉月,她们后还跟了两个她没见过的女生。

    细碎的高跟鞋声音,就是从刘莉月和邓沐紫的脚下发出的。

    邓沐紫的嘴还肿着,虽然比昨天好了不少,可也说不上美观。

    那两个女生进门之后,便将宿舍的门给关上,还“咔嚓”一声,上了锁。

    “邓沐紫,你们这是干什么?”宁婉眉头微皱,戒备的看着她们,慢慢的往后退。

    “干什么?那天我被打,你看的过瘾的吧!”邓沐紫狠狠地瞪着她,咬牙切齿的说。

    “竟然在外面跟萧云卿做那么不要脸的事,你知不知道凌哥回来以后多难受,你怎么对得起他?”

    “这也是我跟凌墨远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插。手!”宁婉冷声说。

    “你少跟我装出这么副清高的样子,轮不轮得到我插。手,也不是你说的算的!就凭我喜欢凌哥,我就能插。手!凌哥不跟你计较,可我不行!”

    “你一个谁都能上的婊。子,凭什么让他为了你那么伤心?明明是你对不起他,凭什么最后挨打受伤的,却是我们?你既然跟了萧云卿,却还吊着凌哥的一颗心,你要不要脸?”

    “因为你,凌哥都成了众人的笑柄了!今天我不给你点教训,我还真就咽不下这口气了!”邓沐紫恶狠狠的说,又冲着后两个人叫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她按住!”

    “今天我不亲自动手,我都不解气!”邓沐紫怒视着宁婉,仿佛现在就已经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宁婉总算明白了,后那两个女人,是充当打手来了!

    她想也不想的往阳台跑,她们这间宿舍是在四楼,想从窗口跳下去逃跑是不可能,可是至少,她能从窗口呼救。

    可宁婉才刚刚动一步,邓沐紫后的两个女生便倏地窜了出来,快的只看得到她们的影子。

    几乎是宁婉刚动,甚至还没有碰到阳台门的门把,就被那两个女生给拽住。

    一人一边拉住她的胳膊,就把她往后拽。

    夏天穿着短袖,两个女生一使力,都能看到她们上臂上的肌

    这样的女生,别说两个,就是一个宁婉都对付不了,生生的被她们俩给往后拉扯到地上。

    “砰”的一声,宁婉就跌倒在地,肩头戳到冰冷坚硬的地砖上,立刻疼得变了脸色。

    可紧接着,她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双臂双腿就被两个女生给按住,动弹不得。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宁婉挣扎道。

    邓沐紫得意的笑:“宁婉,你就别挣扎了,这两个可是咱们学校武术协会的,我没让她俩对你动手,已经算客气了!”

    “邓沐紫,你今天过来,墨远知道吗?”宁婉突然问道。

    邓沐紫微微一滞,宁婉就说:“果然,墨远不知道!你这样自作主张,根本就不是为了他好,你无非是想报复我而已!别口口声声的拿着墨远当借口!”

    “你如果喜欢他,就该为他着想!要是让墨远知道你这么对我,他怎么可能还喜欢你!邓沐紫,你要是喜欢他的,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这件事我不会跟他说的!”宁婉说道。

    仿佛被她给戳中了心事,邓沐紫面色陡变,双唇紧抿的现出狰狞,突然将右脚高高的抬起,停在了宁婉的小腹之上。

    而后,重重的落下,一脚狠狠的踏上她的小腹。

    “唔哼!”宁婉闷哼一声,子下意识的蜷缩来护住小腹,可是四肢却被那两个女生给按着,子想蜷缩起来都不行。

    小腹被她踹的,感觉腹内的肠子都挤做了一堆,狠狠的挤压着,绞在了一起,绞的腹痛难当,五脏六腑都要被她那一脚给挤出来似的。

    原本透着红晕的脸立刻就白了下来,渗出密密麻麻如芝麻般的冷汗。

    “那你就去跟他说啊!我今天能过来找你,就不怕他知道!我喜欢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讨厌你更是所有人都知道,我就算对你再过分又能怎么样?他不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也不可能因为我对你好,他就喜欢我!”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先让自己爽快了?!”邓沐紫冷笑,又是一脚踹到她的上。

    邓沐紫可是都算着,这些伤都要踢在暗处,不然放在明面儿上,让萧云卿看见怎么办?

    她被萧云卿教训过之后,就被送进医院,在医院过了一夜,今天早晨才出院,还不知道宁婉已经跟萧云卿结婚的事,所以还有恃无恐。

    而且,她自有办法让宁婉替她保密!

    上挨了一脚又一脚,她高跟鞋的鞋尖儿还戳到了她的脊梁骨,宁婉疼得眼泪不自觉的便夺出了眼眶。

    即使她想忍着,也收不住泪。

    可即使是这样,哪怕是疼得惨了,宁婉顶多发出几声闷哼,却始终没有疼得尖叫。

    疼得难忍,便死咬住唇,结果唇瓣比上都要先渗出血丝。

    腰侧又被她踹了一下,宁婉不住的缩着子,疼得面如死灰。

    “邓沐紫,你说你不怕我告诉凌墨远,难道萧云卿你也不怕?”宁婉又生生的挨了一下,紧咬着牙说道。

    “哼!你大可以去跟萧云卿说!他要是想为你报仇,我就说是替凌墨远来报复的!”邓沐紫嘴角得意的上扬,愈发觉得,这局面已经完全被自己掌控了。

    “纵使萧云卿不信是凌墨远指使我,但却会相信你是因为凌墨远而受伤,因为如果不是我喜欢凌墨远,又怎么会来找你的麻烦?”

    邓沐紫此刻的表变得莫名的癫狂,如一个失了神智,站在世界之巅,以为自己就是神之主宰的精神病人。

    “所以,你尽管去告诉他吧!到时候我倒霉,也一定会拉上凌墨远,他根本就跑不了!你不是觉得自己亏欠了凌墨远吗?你害的那个男人现在一无所有,成为众人的笑柄,难道你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彻底被萧云卿毁掉?”

    “哈哈哈哈!”邓沐紫大笑,狰狞的看着宁婉,“如果你的心肠真的够狠,不在乎凌墨远的死活和幸福,那你就尽管去说!”

    “可如果你哪怕有一点点的在乎,你不但不会告诉萧云卿,你还得替我瞒着!就算萧云卿发现了你上的伤,你依旧得瞒的死死地!”邓沐紫瞪大了双眼,眼白露出来几乎能再放一颗瞳孔,如果她再继续睁大一些,整颗眼珠子都要调出来似的可怖。

    邓沐紫说着,脚下的动作却是丝毫没停,一下一下的踢在宁婉的上。

    偶尔,还换换花样,改以鞋跟儿踹她,挤着她的

    腰侧的软被她的鞋跟儿挤在地上,疼得钻心,好像鞋跟儿都在她的上穿出了一个洞。

    疼得宁婉眼泪都断了线,不住的往下流,闷哼声也带上了哭腔。

    明知挣不开,可她还是不放弃的挣扎:“邓沐紫,你知道……萧云卿又无数的办法能让我说出来!我伤的狠了,就是想保密也保不了!你现在收手吧!”

    “两位你们放开我!这件事跟你们无关,邓沐紫无非……无非是拿你们当枪使,一旦萧云卿发现了,你们俩也跑不了!你们俩跟这件事本就没有关系,何必……冒这么大的险!一旦事发,邓沐紫不会保你们的!”

    “两位……你们现在要是放了我,我保证不会把你们说出去!你们……放开……放开我吧……啊……”宁婉说着,被邓沐紫狠狠地抽了一下。

    邓沐紫见那两人脸上已经有了犹疑惊惧的神色,脸色骤变:“你们两个怕什么!她既然都不会把我说出来,难道还会说你们俩吗?说了你们俩,难道你们不会说我?说了我就会说凌墨远,这是一个死循环,她不敢!”

    “两个没有的东西,这点事儿都怕!给我抓牢了!”邓沐紫尖叫道。

    那两人听到邓沐紫这话,立刻明白了些,心神定了定,便又把宁婉给牢牢地困住。

    佳宁上完了她的科目,在走廊上,远远地就听到了邓沐紫的尖叫声,神色一变。

    她回头四下看了看,这时候楼道里并没有人,她便放轻了脚步来到宿舍门口,透过门上的窗子向内看,当看到里面的画面时,佳宁立即捂住了嘴巴。

    宁婉白两个人钳制着,邓沐紫一脚一脚的毫不留的落在她上,旁边刘莉月就在注意着周围的动向。

    几乎是佳宁的脸一出现在门窗外,就被刘莉月给发现了。

    可刘莉月只是冷笑一声,并没有出声提醒。

    佳宁的神色也渐渐地稳定了下来,眼底神色变幻,终于落下踮起的脚尖,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过一般,又悄悄地往楼梯口走。

    王欣欣在五楼的宿舍里跟人聊完天,便笑着下楼,走到楼梯口,正好看到佳宁正走在下一层楼梯上,她的角度,看看能看到佳宁的小半边侧脸。

    王欣欣撇撇嘴,也没打算叫她,便朝着自己的宿舍走去。

    可是却听到邓沐紫的叫骂从宿舍里传来,她神色立即惊变,不敢贸贸然的把头探到门上的窗口。

    子紧贴着墙,隐隐的听着邓沐紫口中骂的人就是宁婉。

    她深吸一口气,微微的探出头,也凑巧,这时候刘莉月的目光却是顺着宿舍的窗口往外面看,所以并没有发现她。

    王欣欣看到里面的形,骤然瞪大双眼,立刻又把脑袋给缩了回来。

    她脸色变了又变,眼珠子不停地左右动着,忽然一个激灵,立刻往楼下跑。

    跑出宿舍,左右张望,却再也找不到佳宁的影子。

    王欣欣咬咬牙,从手机里翻着凌墨远的名字。

    凌墨远对宁婉的一切都很上心,甚至跟她们宿舍所有人都交换了号码,只是王欣欣从来没有打过,也没有在人前炫耀过,她有凌少的号码。

    “接电话啊!一定要接电话啊!”王欣欣听着电话那头让人生厌的歌曲,急的跳脚。

    过了好半晌,电话里才响起凌墨远无精打采的声音:“喂?”

    “凌学长,我是宁婉的舍友,王欣欣!你快过来吧!宁婉被邓沐紫带人打着,打的可狠了,简直是往死里打,你快过来啊!”

    电话那头没有回应,立即挂上了电话。

    王欣欣愣住了,也不知道凌墨远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来还是不来?

    …………

    “沐紫,我看到宁婉的舍友,那个什么欣的,她在下面打电话,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刘莉月突然叫道。

    “不对劲啊!她在门口站着不走了!”刘莉月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可是王欣欣背对着她,又是居高临下的,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王欣欣黑乎乎的头顶,根本看不见她脸上的表,也无从判断。

    邓沐紫踹的有些累了,也有些喘,脸上多出了一抹艳红,可看上去却没什么漂亮的媚。意,反倒像是干多了活,正抬头以手背抹汗的村妇。

    “沐紫,要不要下去看看?”刘莉月问道。

    “你和莉月下去看看!”邓沐紫偏头,对按着宁婉的其中一人说道。

    那人老大不乐意,充当打手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现在还要出去抛头露面,可是谁让邓沐紫许了她不少好处,而这好处又是她拒绝不了的。

    于是撇了撇嘴,跟着刘莉月一起下去。

    两人刚走,只剩下一个人按着宁婉,宁婉虽不是对手,可是压力也轻了不少,咬咬牙,发狠似的歪头,突然咬住那人的手背。

    “啊——!”那人疼得立刻尖叫出声,用力的甩着手。

    虽说这种下意识的甩手没用上什么武术招数,可到底人家的力气在那里,可宁婉也不知道哪来的劲儿,心里那股子倔狠在不断地踢打之中生了出来,竟是死死地咬住她,就是不松口。

    任那人甩手的弧度多么大,居然愣是甩脱不开她。

    “血!咬出血了!松口!松口啊!”那人惊慌失措的叫道,一边甩着手,另一只手不断地拍打宁婉的头顶,一巴掌一巴掌的拍下,拍出了“砰砰”声。

    宁婉脑子犯晕,可眼里的倔劲儿却更加狠了,死也不松口。

    邓沐紫见状,也上去拖着宁婉,手捏着她的脸颊她松口。

    宁婉腮被邓沐紫用力的挤着,牙关被挤迫的微微送了开。

    那人趁机,立刻把手从宁婉的口中抽了出来,可是手背上已经留下深深地齿痕,皮肤内的血都模糊一片。

    “啊——!你居然咬烂了我的手!我的手,我的手啊!”她的手上可能一辈子都得留着这难看的疤痕。

    这不是随意的轻轻一咬,宁婉的牙齿都深入了她的骨,那人甚至觉得,自己依稀看到了皮下的白骨。

    而且过几天,她还有一场比赛,现在手受伤了,比赛怎么办?

    在听到邓沐紫的要求时,她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受伤。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滴滴的大家小姐,又有什么杀伤力?

    可现在,自己手上疼得都钻了心!

    可是现在这时候,没人理会也没人在乎她的伤。

    因为刚才邓沐紫挤着宁婉的腮,强迫宁婉松口的时候,宁婉松口之际,双手却猛然用力抓住了邓沐紫挤着她腮的手。

    宁婉似乎是到了某种崩溃的临界点,什么都不思考了,只依着原始的本能,将人类在遇到危险时所能发挥的超水平,全都发挥了出来。

    力气大的,简直不像是她一个弱弱的女子能够施展出来的,哪怕就是那名会武术的女生,这时候恐怕都没有宁婉的力气大。

    她紧紧地抓着邓沐紫的双手,指甲紧紧地扣着她手上的,张嘴便也咬上了邓沐紫的手。

    她咬邓沐紫,咬的比刚才那个女生还要用力,宁婉简直是发了狠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

    只知道如果她不发狠,那么最后倒霉的就是她自己!

    所以她用尽了力气,邓沐紫疼得脸死白一片,尖叫着要甩开她。

    “松口!啊!你这个。人!松口!赵红娜你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她给弄开!松口!。人!”邓沐紫叫道。

    宁婉不管不顾的,头发散乱了一片,赵红娜扯着她的头发往后拽,要把头皮都给掀下来似的,宁婉也不觉得疼了,就是死命的咬着邓沐紫。

    宿舍里混乱一片,宿舍楼下也好不到哪里去。

    刘莉月带着吴美芳,直接走到王欣欣面前。

    “你刚给谁打电话呢!”刘莉月冷声问道。

    “我给谁打电话,关你什么事?”王欣欣冷下脸,握紧了手机。

    “把手机拿出来,给我看看!”刘莉月伸出手。

    王欣欣也不说话,见刘莉月和吴美芳脸色不善,想也不想的拔腿就跑。

    刘莉月也没想到王欣欣竟然来了这么一出,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跑了!

    这可是在户外,不比在宿舍里,她们能轻易的将宁婉困住,可在这里,只要不想把事闹大,就没法困住王欣欣。

    “站住!别跑!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把她抓住!”刘莉月立刻说道。

    吴美芳不服气的扯扯唇,可还是拔着双腿跑去追王欣欣。

    王欣欣庆幸今天穿的是平底的凉鞋,可是即使是这样,她也不如吴美芳的速度快,眼看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点点的减小,王欣欣的心就开始往下沉。

    忽而,她看到前方正着急跑过来的影,立刻激动地叫道:“凌学长!”

    刘莉月远远地就听到了王欣欣的叫喊,脸色不停地变幻,立刻悄悄地躲了起来。

    凌墨远跑过来,将王欣欣护在后,脚步不停,毫不客气的对吴美芳说:“滚!”

    吴美芳颤了一下,她可不敢招惹凌墨远,也不管刘莉月会不会不高兴,立刻让了开来。

    “凌学长!快点,我真怕宁婉就这么被她们打死!”王欣欣急道。

    凌墨远立刻加快了速度,王欣欣在后面费力的追赶,到了宿舍门口,凌墨远却被宿管大妈给拦住。

    “等等,同学,女生宿舍,男生止步!”宿管大妈拦在凌墨远前。

    “滚开!我赶着去救人!”凌墨远怒道,也不管宿管大妈的拦阻,就往楼上跑。

    可宿管大妈偏偏不放过他,拽着他的胳膊就喊:“你这同学怎么这样,出去!给我出去!”

    “楼上都出人命了,你给我来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儿,你担待得起吗?楼上女生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也得负责!”凌墨远怒道。

    宿管大妈被他这幅怒气给吓了一跳,有些瑟缩,可仍是仰着脖子,硬着头皮说:“我现在放你上去,我就先不负责了!”

    这时,王欣欣终于追了上来,立刻拦住宿管大妈:“阿姨!上面真的有事儿,您要是不信可以跟着上去一起看啊!凌学长,你快上去!”

    凌墨远一见大妈被王欣欣给缠住,立刻三步并两步的冲上楼梯。

    “哎!你这同学怎么这样!你是哪个宿舍的,什么名字?”大妈怒道。

    “阿姨,您跟我上去看看,看完了,您在决定是不是我的责任,成吗?”说着,王欣欣就拉着大妈一起上了楼。

    刚上四楼,凌墨远就听到了邓沐紫的尖叫声。

    “啊!。人!我非把你的牙都给敲断了!我让你再咬!”邓沐紫尖叫道。

    凌墨远怒的口都要炸了,浑的怒气都化成了力气,传到腿上。

    “砰!”

    凌墨远将门用力踹开,看着屋内的画面,却愣住了。

    宁婉披头散发的,紧紧地咬着邓沐紫的手,而宁婉的后,赵红娜拼命地拉扯宁婉的头发,场面混乱之极。

    可是看这模样,又不像是王欣欣说的,宁婉单方面的挨打。

    “住手!”凌墨远叫道。

    “凌……凌哥……”邓沐紫也顾不得自己的手正被宁婉咬着,看到凌墨远,魂儿都吓没了。

    刘莉月呢?!

    吴美芳呢?!

    她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凌墨远来了,她们为什么不给她提醒!

    “还不快放手!”凌墨远向前一步,立刻握住赵红娜的手腕,死死地攥着,力道大的手腕都快要被捏碎了。

    赵红娜受不住的松开了手,疼得嗷嗷直叫。

    凌墨远毫不客气的将赵红娜给推倒在地,弯腰将跪在地上的宁婉给拥进怀里。

    “宁婉,是我,是我,松开口吧!宁婉,我来了,没事了!”凌墨远轻声细语的安慰道。

    宁婉讷讷的怔住,凌墨远手轻轻地揉着她的下巴,让她的嘴巴放松,宁婉才慢慢的松了口。

    “宁婉,是我!”凌墨远说道。

    宁婉缓缓地转头:“墨远?”

    “是我!”凌墨远欣喜的应道,看到她头发散乱的蒙着脸,模样狼狈的叫人心疼。

    他的宁宁什么时候都像小公主那么漂亮,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他小心翼翼的拨开乱发,替她将头发梳理好,看到她一脸的泪,可是脸上却没有可见的伤痕,不由松了一口气。

    “没事了,没事了!”凌墨远拥着她,轻拍她的背安慰。

    可是手才刚刚碰到她的子,就听到一声抽气声,紧接着,便觉得怀里的人往后倒去。

    “宁婉!”凌墨远大叫,及时将她接住。

    在见到凌墨远之后,宁婉一直紧绷着早已超出负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便立刻昏厥了过去。

    掀开她的衣摆,只露出一小截腰腹,便看到原本白皙的肌肤上,多了一个又一个紫黑色的淤青,惨不忍睹。

    他以为他及时赶到,宁婉尚有还手之力,所以伤的并不太严重,王欣欣在电话里只是因为焦急,所以有些夸大。

    却没想到,宁婉上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这还只是腰腹,再往上的,他现在不方便往上看,可依然能猜得到,她伤的有多么重。

    邓沐紫!

    这个可恶的女人!

    凌墨远气的脸色铁青,将宁婉轻轻地横抱起来,虽然宁婉昏过去,感觉不到疼痛,可他仍然小心翼翼的,就怕碰坏了她。

    “邓沐紫,你给我好自为之!”凌墨远抱着宁婉站起,对邓沐紫冷冷的说。

    跟着王欣欣一起赶过来的宿管大妈早就吓得不会说话了,哪能想到她管理的宿舍里面,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把人家好好的小姑娘都给打成了这样!

    恐怕,她的饭碗都要不保了!

    凌墨远也懒得再搭理她,抱着宁婉离开。

    王欣欣赶紧进屋把宁婉的行李给带着,又随着凌墨远一起走了。

    凌墨远把宁婉抱进车后座,王欣欣也跟着坐了上去:“让我跟着吧,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王欣欣瞥了眼宁婉:“毕竟她的伤都在上。”

    凌墨远点头:“这次多亏你了!”

    王欣欣摇摇头,没说话,心思却飘到了佳宁的上。

    她看着佳宁出了宿舍,邓沐紫她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佳宁怎么可能不知道?

    凌墨远担心宁婉上的伤,这时候也顾不得挑选医院了,就冲着最近的去。

    距离学校附近的是一所公立医院,挂号排队等手续一向繁琐,人也多。

    凌墨远在路上就跟医院的打过招呼,当凌墨远抱着宁婉出现时,外科的吴主任便亲自带着护士等着了。

    “凌少!”吴主任叫道,见到凌墨远抱着昏迷不醒的宁婉,脸色一变,“快,快推车子来!”

    “不用了,我抱着她就行了!麻烦尽快给她治疗!”凌墨远说道。

    “啊,这样……那跟我来吧,科室已经准备好了。”吴主任说道,便急急忙忙的在前面带路。

    看着凌墨远不虞的神色,自然是不会在这时候跟他近乎。

    吴主任见到宁婉,便极有眼力劲儿的叫来了一位女医生。

    “小刘,你给这位小姐看看!我看她伤的不轻啊!”吴主任说道。

    “凌少,把这姑娘放到。上吧,我看看!”刘医生说道。

    凌墨远一直紧张的看着宁婉,听到刘医生的吩咐,这才反应过来,将宁婉小心翼翼的放到。上。

    刘医生正要将帘子拉上,却被凌墨远给拦住:“等等,我在旁边看着!”

    “这……不太方便吧……”刘医生看了眼昏迷的宁婉,到底是个女孩家家的,又不清楚跟凌墨远是什么关系。

    吴主任立刻说:“有什么不方便的,凌少不是外人,让他看着行了!”

    看凌墨远紧张的抱着这姑娘,明显两人之间的关系不寻常。

    如今年轻人,关系亲密的,彼此之间又有什么是没有看过的。

    转而,吴主任又对凌墨远说:“凌少,我在外面等着,好了我再进来!”

    “谢谢你了,吴主任。”凌墨远点头致意。

    “哪里哪里,咱们叔侄俩,哪有这么客气的!”吴主任立刻趁机拉近关系。

    凌墨远垂了垂眼,知道他的心思,也没戳破。

    等到吴主任离开。房间,刘医生才小心的将宁婉的衣服退去,浑上下只剩下了内。衣。

    可是现在,凌墨远却是没有心心上宁婉玲珑的子,满眼只是她上吓人的淤青。

    那些青紫的痕迹上还带着鲜红的血丝,将她原本白皙的肌肤遮盖住,浑上下,竟是没有几处完好的,能看出原本肌肤的模样的!

    那些青青紫紫的伤密密麻麻的挨着,即使能露出原本肌肤的白,也都近乎是能够被忽略掉的。

    怪不得最后,宁婉竟然发疯似的咬邓沐紫!

    一向好脾气,不急了从不与人生气的宁婉,竟被到了这份儿上!

    “这真是……谁能下得了这么狠的手!”刘医生都惊讶的不能自已。

    平时她也处理过不少因为家暴而来看病的,可是那些人的伤都没有宁婉来的重!

    王欣欣更是捂住了嘴巴,想着平时宁婉滴滴的人儿,现在伤成这样,简直是无法想象!

    刘医生小心翼翼的摸着宁婉的头,查看上面是否还有什么伤口,当手指穿过她的长发时,竟然带下了好几缕长发!

    头皮上也见了血丝,就是被那赵红娜给生生撕下来的!

    凌墨远怒的双眼都充了血,血丝慢慢的爬上眼白,双拳骤然握紧,真真是恨极了邓沐紫。

    “刘医生,把帘子拉上吧!我不看了。”凌墨远紧绷着声音说,那声音极力克制,随时都会爆发似的。

    刘医生点点头,将白色的帘子拉上。

    而凌墨远仍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那白布帘。

    窗外阳光还毒着,照在白色的布帘之上,立刻将布帘照透,透出了刘医生不时晃动忙碌的影子,与躺在。上一动不动的宁婉。

    凌墨远的胃时不时的抽缩,好像他和宁婉一直是这样,虽然离得很近,可中间总有点阻隔。

    王欣欣悄悄地退出了房间,拿出手机调出佳宁的号码。

    她始终忍不住心中的疑问,拨通了佳宁的电话。

    “喂?”电话那头,是佳宁冰冷的声音。

    “佳宁,你在哪呢?”王欣欣问道。

    “我在学校附近的咖啡馆打工,怎么了?我现在正忙着,你有什么事儿赶紧说,不然经理得找我了。”佳宁说道。

    “哦,我忘带宿舍的钥匙了,想问问你在不在附近。你没空的话就算了,我先到别的宿舍待会儿。”王欣欣说道,心下了然。

    “那没事儿我挂了。”说完,佳宁便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王欣欣慢慢的放下手机,咖啡馆?

    电话里头分明一点音乐声都没有,安静的要命,怎么可能是在咖啡馆!

    佳宁挂上电话,袁野便问:“怎么了?找你有事?”

    “嗯,宿舍里的一个舍友,平时跟我和宁婉都不太好,所以我也懒得搭理她。”佳宁撇撇嘴。

    “你们女人啊,就是会小心眼儿。”袁野摇头笑笑,“对了,你出来的时候,看到宁婉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佳宁目光一闪,便若无其事的问。

    “没事儿,萧少来接宁婉,也不知道她走了没有,不想让萧少扑个空。”袁野笑看着佳宁。

    “想想真有缘分的,你是宁婉的好友,到时候咱们俩结婚了,你还是能经常见着宁婉。”

    佳宁皱皱鼻子:“还有两年呢,你现在就想着结婚,哼哼!”

    袁野闻言,便低笑着将佳宁揽进怀里:“我这人可不玩那些游戏,认定了就是认定了,不换!”

    佳宁额头靠着他的膛,只是笑。

    …………

    刘医生将布帘拉开:“我给她上了药,要化瘀还有一段时间,现在能看到的只是外伤,至于有没有什么内伤,头部有没有收到什么损害,还需要去照片子。”

    刘医生边说,便开了单子:“凌少,你带着她去照片子看看吧!检查没问题才能真的放心。”

    凌墨远皱皱眉:“她怎么还没醒?”

    “这个不清楚,或许只是疼晕了,又或许真的是伤到了脑部,一切都得等照完了片子,看结果。”刘医生说道。

    “知道了。”凌墨远点头,便抱着宁婉离开。

    凌墨远前脚离开,刘医生便跟CT那边的同事打了招呼。

    在之前,吴主任也已经通知了医院上下,凌家的公子就在医院里,大家都好生的照应着。

    所以凌墨远一路畅通,一点队都没排,还被人恭恭敬敬的迎着。

    “宁婉怎么样了?”王欣欣问道。

    “正在里面照片子,看结果才知道。”凌墨远说道,“今天谢谢你了,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呢!改天请你吃饭道谢。”

    “不用说的这么严重,都是一个宿舍的,我总不能眼睁睁的干看着。”王欣欣笑笑,将手中宁婉的行李放到旁边的座位上。

    “宁婉回宿舍可能就是收拾东西的,全在这里了,那我就先走了。”王欣欣说道。

    “嗯。”凌墨远点头,有些心不在焉,这时候也顾不上王欣欣。

    王欣欣摇摇头,便默默地走了。

    她走了没多久,一阵音乐声便从宁婉的包里传出来。

    凌墨远打开宁婉的包,从包里拿出手机,便看到手机屏幕上的两个字:老公!

    看着这两个字,凌墨远脸色骤然变得难看无比,小腹狠狠地收缩,双眼也眯了起来,被那两个字刺得睁不开。

    他嘴角泛起记恨的冷笑,任由手机响着,响了一遍又一遍。

    他只是畅快的盯着屏幕,萧云卿,找不到人你该很着急吧!

    依着你的子,就该想宁婉跑哪去了,是不是跟我在一起。

    凌墨远拇指轻轻一动,来到屏幕上,随着嘴角冷笑的弧度加大,果断的按下了拒听键。

    萧云卿的车就停在T大门口,听到电话里的音乐声突然中断,他脸色立即沉了下来,死死地盯着手机。

    打了这么长时间,不接也就罢了,现在居然直接拒接!

    萧云卿紧咬着牙,又打了一遍。

    凌墨远看着催魂一样的铃声,笑的更开心了,这一次,索将手机直接关掉。

    他可以接听,让萧云卿误会,可是这种不言不语,让他自己胡思乱想的方式,却更折磨人!

    萧云卿紧抿着唇,一双眼迸。出的怒意,要将手机瞪穿了似的。

    “娃娃,别让我失望!”萧云卿看着手机,喃喃的自语。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