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你怎么敢——!

    “婚是你我结的,就连出来玩儿,你也得用威胁的方式。”宁婉冷笑着摇头,“萧云卿,你不觉得自己这样,真的很可怜吗?”

    “你现在的乐趣就是惹我生气?”萧云卿突然站定,脸色沉下来,“你就不能试着跟我好好相处?咱们出来爬山放松一下,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说些大家伙都高兴的话,对你来说就那么难?”

    “你非要把气氛搞得这么僵,非要让我原来好的心变差,然后给你使脸色,咱们就这么一路僵着,互相生对方的气,这样就好了?这就是你想要的?”萧云卿气道。

    “你要是不想生气,大可以别把我拉出来啊!你要是想心里舒坦,就别把我拴在边!”宁婉挑眉。

    “我知道外面有大把的女人,急巴巴的排着队想要讨好你萧少,你放着那些听话的女人不要,却非要来我这里受气,萧云卿你是欠虐还是怎么着?你要是欠虐,就别怪我破坏了气氛,你明知道从我这里听不到好话的!”

    “你要是想听让你高兴的话,抱歉,你找错人了,我不会!”宁婉冷声道,“我说过,如果你非要把我留在边,我就一定会让你后悔娶了我。你强娶我,我不高兴,也不会让你痛快!”

    两人就站在石板路的中间,两边不断有上山和下山的游客经过,都拿着异样的眼光看他们。

    两人的争吵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也足够人经过边的时候,听得一清二楚。

    可两人现在谁也顾不上路人异样的目光,只是将全副的注意力,都放在对方上。

    “宁婉,别利用我对你的喜欢,就拿话刺我!你明知你的话对我来说,很伤人!”萧云卿朝她迈进一步,几乎是前贴着前

    他戳着自己的口:“这里不是什么钢筋铁骨,我的心也是长的,也会受伤,也会痛。宁婉,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你的心会痛而已。”

    宁婉冷着脸,目光低垂着,瞥了一下他的口,没有说话。

    萧云卿见她这番反应,深吸一口气:“娃娃,我只问你一句话,如果有一天我的心被你伤的狠了,再也合不上了,真的对你无能为力,也没有信心在保持着对你的喜欢。到那时候,到我真的累了,决定放弃你的时候,怎么办?”

    “哈哈哈!”宁婉突然笑开,“怎么办?到时候我会仰天大笑三声,感谢你放弃我,然后要多远走多远,让你离我远远地。如果你肯放弃我,我真的会很高兴的!”

    萧云卿戳着口的手指狠狠地僵住,喉咙上下滑动了一下,却是面无表的看着面前这张动人的小脸,这张他看了十三年的脸,以及守护了十三年的……脸的主人。

    “是吗?”他压下心头的失望,声音又恢复了冷硬,“可是现在,我这颗心足够强大,所以娃娃,你还是得继续留在我边,不高兴也得留着!”

    他突然抓起她的手腕,双唇线条冷硬的掀起:“既然你不高兴跟我轻松地游玩,那我也没必要在涎着脸来讨好你,这原本也就不是我萧云卿的风格,咱们大可以来点别的。”

    宁婉陡然睁大双眼,下意识的后退半步,慌乱的看着四周经过的人群。

    这才注意到,那些经过的人都放慢了脚步,带着看闹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个。

    “萧云卿,这里是公众场合,人来人往的,你不能胡来!我可以喊人的!”宁婉脸色发青的警告。

    萧云卿攥着她的手腕,将他又扯回了自己的面前,挑眉道:“我的意思是,既然你没心思放慢脚步,跟我放松心的来玩,那我也就没必要刻意放缓了脚步,来迁就你的速度。”

    他冷嗤一声:“你以为我想干什么?还是,你想来点重口味儿的?”

    “你什——”宁婉刚刚开口,便被他扯着胳膊往前走。

    萧云卿迈着长腿,三步并两步,低矮的台阶在他眼里实在是有些不够看的,每次抬腿,便是迈上两层台阶。

    可宁婉个子矮,腿也比萧云卿短上许多,体力更是没法看。

    一开始,还能被萧云卿拖着,稍微跟上他的节奏,一步两层台阶的爬着。

    可她最讨厌运动,缺乏锻炼,体力一会儿就不行了,别说两层台阶了,一次一层都有些吃力,双腿快速的交替着迈步,累的小腿都开始抖了起来。

    可萧云卿就像是狠下了心,她不让他痛快,他也不让她好过,两个心高气傲的主儿较上了劲儿。

    萧云卿的速度非但没有慢一些,反而更快了。

    他面色不变,甚至就连喘息都是如常的,一点疲惫都没有看出来。

    很快,这特殊的一对儿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这对男女倒是长的极为出色,甚至于鲜少能够看到这么相配的一对儿,那两张脸长的简直是好看的耀眼。

    可是这对儿就像是跟对方有仇似的,尤其是那个男的,脸色难看的要死,黑着一张脸像是老婆在外面给他戴了绿帽,不要命的往山上冲。

    这山虽说并不怎么陡,好歹也是山啊,有斜坡啊!

    他这么往前冲,也不管后那滴滴的小美女,汗珠从额头上冒出来,可是脸却是死白死白的,嘴唇都发青了,随时都要晕倒了似的。

    宁婉脚下的步子也开始时不时的踉跄,双脚酸痛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像是挂了一块铅,沉重的都抬不起来了。

    右脚费力的抬起,脚尖却碰到了石头台阶的壁上,还没来得及抬得更高,人就被萧云卿拉着往前,左脚被迫着抬起,右脚被石壁绊住,整个人便往前栽了过去。

    “啊——!”听到后传来的惊叫声,萧云卿脸色一变,头都没来得及回,便先拽着宁婉的胳膊,把她往怀里拉,以免她摔倒在地上。

    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宁婉半边子被他拉起,可右半边子还是无力的往下落,右膝磕在台阶上,右手下意识的撑着地面。

    她穿着短裤,膝盖没遮没掩的,那台阶边缘的尖锐直接就磕在了她的上,立刻便磕红了,甚至还往外冒着青紫色。

    膝盖被磕破了一层皮,像纸膜一样的白皮被台阶给蹭的翻开,露出里面带着血的嫩

    宁婉的手掌撑在石头地面上,压着石板路上细碎的小石子和沙粒,手掌立刻便感觉到刺痛。

    宁婉疼得咬住了唇,眉头都纠结到了一起。

    萧云卿脸色难看的将她拉起来,看到她膝盖上的血,又抓着她的右手,手掌倒是没有磕破,可是却被小石子和沙粒给刺出了密密麻麻的坑洼。

    手掌通红通红的,全都是小石子和沙粒留下的印子。

    再看宁婉,一张脸煞白煞白的,往外冒着汗,人虽然被他拉进怀里靠着,可是双腿还是不停的抖。

    “你就宁愿这样逞强伤了自己,也不跟我说句软话?”萧云卿皱起眉,这丫头倔强的叫他无奈。

    以前宁婉在他面前,撒撒的像蜜一样甜。

    可是现在,怎么就非得把他当仇人一样的对待!

    她倔着一张煞白的小脸,嘴唇发青的抖着,萧云卿看在眼里,心疼着,表却更加严厉。

    他突然将她打横抱起,宁婉一惊,立刻尖叫道:“萧云卿,你干什么!”

    可是没等他回答,人已经又被他放下,坐到了台阶上。

    萧云卿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沾了点水,将她膝盖伤口上的灰小心翼翼的清干净。

    “嘶——!”宁婉疼得膝盖抖了一下,倒抽一口气。

    “忍着点!”萧云卿沉声道,“自己偏要逞强,也不想想,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要不是你硬拉着我往上爬,走得那么快,我会这样吗?”宁婉立刻反驳。

    萧云卿脸沉了沉,不再说话,皱着眉头清理她的伤口。

    膝盖上的灰土给清干净,只剩下血迹,扑在白皙的肌肤上,显得那么扎眼。

    他又拿出手帕,小心翼翼的包在她的膝盖上,打了一个结。

    “我们去旁边,这里人来人往的,挡着别人的路,等你休息过来,我再背你下山。”萧云卿淡淡的说,又将宁婉给打横抱了起来。

    在台阶旁的山路上找了一块还算平坦的空地,将她给抱到树底下坐着,让她背靠着树干休息。

    没有开辟出石板路的山路,依着地势长着茂密的树木,明明离石板路并不远,可路上的行人却被树木给遮挡住,让这片空间显得格外的安静。

    要不是还能听到石板路上,经过的路人的谈笑声,宁婉真以为这地方就与外面的喧闹隔绝了。

    “喝点水吧!”萧云卿将一瓶矿泉水递到宁婉的面前,替她拧开盖子,见宁婉迟迟不接,便挑眉道,“你现在连我给的水都不喝?”

    宁婉抿起唇,接过矿泉水。

    矿泉水是刚才在山脚下买的,老板用装满了冰块的泡沫箱子放矿泉水,所以矿泉水也是冰冰凉凉的。

    两人爬山的时间不长,矿泉水还有些冰,在这大天儿里,拿在手里都凉快的舒服。

    她口干舌燥的,张嘴时,上下唇都会黏住,舌头也时不时的黏住上颚。

    先前还不觉得什么,现在手里握着一瓶水,干渴立刻就袭了过来。

    也顾不得跟萧云卿作对,便将盖子打开,对着瓶口“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冰冰爽爽的水带着点甘甜,立刻滋润了她的双唇,驱散了嘴中的干燥,顺着喉咙往下滑,落在胃里,浑都变得凉爽了似的。

    “咕嘟咕嘟”的喝的急,一丝清冽的泉水顺着唇角便流了出来,沿着她的颈子,流进了衣领里。

    这大的天儿,本就容易燥,萧云卿嘴巴也渴,可也得先让宁婉喝了,现在看着那滴水在她的肌肤上滑过,留下一道透明的痕迹,嘴巴便更加的干渴了起来。

    尤其是看着宁婉仰头喝水,露出修长的颈子,喉咙在上面上下的滑动,水滴沿着锁骨,直接没入衣领。

    直到现在,他才注意到她短裤外露出的白皙长腿,短裤的裤脚几乎是紧贴着她的大。腿。根了。

    萧云卿眼睛眯了起来,不自觉地唇,甚至想到了她纤细长腿……

    目光重新落回到她镜子上的水滴痕迹上,却发现又有一滴水慢慢的落了下来。

    他目光发紧,再也不多想,形突然像只豹子一样的袭上她,双唇便。住了滑落到她锁骨中心的水滴。

    舌尖轻轻地将水滴起,勾进自己的口中,水滴的甘甜和她上的甜香味混合在一起,让他意犹未尽的吞咽。

    “啊——!”宁婉惊叫一声,差一点被水呛到。

    突然张口,原本落尽口中的矿泉水都顺着唇瓣滑了出来,从她的肌肤上滑下,沾湿了她的衣襟。

    突然被萧云卿袭击,子立刻失了力气,原本握着矿泉水瓶的手也陡然一松。

    矿泉水瓶“砰”的一声,落在了泥土地上,里面清冽的泉水顺着小小的瓶口流出来,全都渗入了土壤之中。

    萧云卿眼角余光瞥了一下歪倒的水瓶,许是现在在做的以及,脑子里在想的邪恶事,让他觉得这瓶口……

    他就像是在沙漠中,严重缺水的旅人,突然有更多的泉水沿着她的肌肤滑下,他便饥。渴的。着她颈间的肌肤,将流下来的泉水全都干净。

    他将她困在双臂之间,小的她就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雀儿,无论如何都逃不开他的掌握。

    宁婉膝盖疼的,腿不敢动,右手也疼,只有左手抵着他的口:“萧云卿……不……不行……这里……有……有人!你……你别乱来!”

    萧云卿含着她的下巴尖儿,咕哝道:“看不到你就可以了,是不是?”

    “什……什么?”宁婉一怔,腰突然被他给圈住,眼前的景物一花,整个人就被他调转,转而坐到了他的腿上。

    萧云卿坐在地上,伸直了他的长腿,背倚着树干,大手扣着她的后脑,嘴角噙着坏笑:“这样别人就看不见你的脸了。”

    话音刚落,便将她的后脑扣下,锁住了她的唇。

    宁婉气结,看不见她的脸,跟看不见他们所做的事,能是一回事儿吗?

    可是唇已经被他堵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烫的舌勾卷着她的舌,汲取她口内的蜜。津,仿佛要止渴似的那么吸着。

    口内不断地生出蜜津,却又不断的被他吸走,连带着她的呼吸都给吸掉。

    他扣在她后脑的大手稍稍往上移了一些,长指解开绑着她头发的皮筋,长发立即如瀑般的倾泻下来,盖住了大半的背部。

    两旁的发垂落下来,遮挡住她的脸颊,只露出小巧的脸庞给萧云卿看。

    就好像,这张俏的小脸是独属于他的一样。

    “唔——!”她被他吻得喘不过气,舌尖发麻,可他依旧不想松开她柔软的唇。瓣,永远吃不够似的

    ……

    “唔——!”宁婉脸猛然偏到旁边,双唇终于摆脱了他的。吻。

    被他吻得喘不过气,终于获得自由,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赶忙吸取着新鲜的空气。

    唇瓣被他。的晶亮,上面染上了一层水渍,在阳光下显得那么饱满晶莹。

    “萧云卿!不行!你不能在这里乱来!那么多人都看着呢!”宁婉粗喘着说道。

    “谁看着?”萧云卿不在意地说,“你只要不回头,没人能看得见你。”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放开我!不能在这里!”宁婉说道,却是不敢回头,非但不敢回头,反倒是把头低下,长发遮挡着面庞。

    长发垂顺的落下,不止挡住了她的脸颊,连带着将萧云卿的脸都护在了内。

    这男人难道是养成了在外面打野战的习惯?觉得这样够刺激?

    那次树林里是这样,现在在这里也是!

    他看到树就冲动是不是?

    看着她瞪大了眼睛,红扑扑的俏脸蛋,也不知是被他逗弄的,还是气的,总之看着这艳的模样,萧云卿心很好。

    先前因为跟宁婉争吵而生出的不悦与气闷,也都消失不见。

    “萧云卿,你放开我!你疯了吗?!在这里就……”

    “嘘——!”萧云卿轻“嘘”到。

    “娃娃,小声点儿,不然把人都引过来了。”萧云卿邪邪的低笑,就像是勾着人类魂魄的恶魔。

    “你……”宁婉轻颤,触着眉在心里反抗,却又不能不受他的威胁。

    她现在跑不了,却又不能放声尖叫,总不能让人看见他们在做什么吧!

    结果,只能按萧云卿说的,努力地保持沉默。

    看她气的瞪着眼,偏偏又不能不放低了音量的委屈模样,萧云卿心大好,甚至想要捏捏她鼓鼓的脸颊。

    ……

    “凌哥,就这里吧!这儿有块空地,咱们歇会儿再继续爬。”一个女声响起,由远及近的,慢慢的朝着他们靠近。

    宁婉还未反应过来,现在什么都听不到,只是沉浸在萧云卿的怀中。

    萧云卿听到打扰的声音,眉头不悦的皱起,正待要将宁婉松开,替她整理好衣衫,他可不想让宁婉现在这副。人的小模样被别的人瞧见,就是女人都不行。

    可他还没动,一声尖叫便传来:“啊——!”

    “沐紫,怎么了?”

    听到尖叫声,刘莉月也慌慌忙忙的跑过来。

    “哎呀!真不要脸,光天化的,当着这么多人竟然——”邓沐紫也没看清楚萧云卿的模样,萧云卿的脸被宁婉的长发给挡去了大半。

    邓沐紫不屑的冷嗤:“真是不知羞。耻的狗。男女!”

    宁婉的唇被萧云卿松开,渐渐地也回复了理智,听到熟悉的声音,体立即僵住,一动都不敢动。

    尤其是想到刚才邓沐紫的那声“凌哥”,更是让她浑发冷,双手不自的紧紧地揪住了萧云卿的衣襟。

    萧云卿不悦的皱眉,却是慢条斯理的替宁婉整理衣服,将她的纽扣扣好,又将短裤的拉链给拉上。

    大手扣住宁婉的后脑,将她的小脸埋进自己的怀里,将她整个人都给护在了怀里,保证她的一点光都没有泄露。

    只是这时候,有些后悔刚才没有阻止她换条长裤再出来,现在穿着短裤,露着白皙的长腿,实在是不愿意让她的长腿被凌墨远瞧见。

    即使以前,凌墨远很可能看了不知多少遍,可是现在宁婉归他所有,他就不愿意再便宜别的男人,哪怕是只便宜一下眼睛都不行!

    将宁婉整理好,护在怀里,披散的长发将她的脸给挡的严严实实的,确定万无一失,才抬起头,将自己的面容暴露在邓沐紫等人的眼前。

    “说谁是狗。男女呢?”萧云卿声音极冷,嘴角更是挂上了比声音还要邪冷的笑。

    “萧……萧……萧少?!”邓沐紫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万万没想到,自己刚才骂的人,竟然是萧云卿!

    她怎么可能想到,萧云卿一个大忙人,竟然有闲逸致跑来这里爬山,而且竟然还不顾份的,跟来历不明的女人打起了野战!

    萧云卿衣衫仍然齐整,只是人垮垮的坐在地上,倚靠着树干,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却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慵懒。

    明明是居高临下的面对着萧云卿,可是邓沐紫还是觉得,自己比坐在地上的男人矮了不止一截。

    就连双腿都开始发软,忍不住想要逃跑。

    可是却又管不住自己的一双眼,盯着萧云卿的脸瞧。

    那张脸简直是极尽的妖。媚,一双凤眼虽然冷,却又勾着人的心魄,慵懒的靠着树干的样子,让她不住想起无聊的时候看的古言小说。

    里面描绘的近妖的足以祸国殃民的男子,漂亮的顶了天了,估计也就是萧云卿这样吧!

    邓沐紫的心思止不住的转,不又把注意力放在了萧云卿紧抱在怀里的陌生女人上。

    既然碰见萧云卿和一个陌生的女人缠绵,难道是说萧云卿和宁婉之间有变?

    说不得,萧云卿已经腻烦了宁婉,有了新欢。

    本来嘛,她就觉得萧云卿怎么可能对谁认真。

    对于宁婉,肯定也就是玩玩,现在宁婉肯定又成了弃妇。

    邓沐紫心里不幸灾乐祸了起来,想起了宁婉的悲惨遭遇,就止不住的高兴。

    “问你话呢!说谁是不知羞。耻的狗。男女?”萧云卿冷声问。

    邓沐紫一个激灵,立即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说:“萧……萧少,误会……这是误会,我不知道是你!”

    “误会?不知道是我,就说是狗。男女?”萧云卿冷笑,“你行啊!从来还没有人干当着面儿骂我。”

    邓沐紫吓得嘴唇都发青了,不由求助的看向凌墨远。

    可不知怎的,凌墨远竟然发起呆来,脸色愈发的苍白,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萧云卿怀里的女人。

    “宁婉?!”凌墨远失声叫道。

    宁婉的背影,他才不会认错!

    “宁婉,是你吧!”凌墨远声音虽轻,却是万分的肯定。

    只是愈发的认定萧云卿怀中的女人是宁婉,他的声音颤的就越厉害,心痛难当。

    他万万没想到,宁婉竟然和萧云卿这么亲密!

    甚至于,在这光天化,毫无遮蔽的地方,就跟萧云卿做起了那等事

    这不是他认识的宁婉!

    他认识的宁婉一向自,清雅如莲,漂亮的都让人不忍去亵渎。

    而且那么容易害羞,胆子又小,以前两人约会的时候,在外面吻她一下,她的脸都能红的滴血,又怎么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事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可那是宁婉啊!他又怎么可能认错?!

    凌墨远有些心痛,有些生气。

    心痛她原该是在他怀里的,现在却被萧云卿紧紧地抱着。

    生气她怎么能这么不知自,任由萧云卿玩。弄?!

    “宁婉,我知道是你,回答我!”凌墨远沉声怒道,握紧了双拳,指节都发了白。

    宁婉不轻颤了起来,脸色发白,双手紧紧地绞着萧云卿的衣襟。

    萧云卿略微有些不悦,却像是护着孩子似的,手掌护着她的后脑,一手托住她的,抱着她站起了

    “凌墨远,别对我的女人大呼小叫的。”萧云卿淡淡的说,听那语气,实在是没把凌墨远给放在眼里。

    凌墨远子一震,萧云卿这话,等于是间接承认了,怀里的女人就是宁婉!

    就连邓沐紫都吃惊的变了脸色,没想到萧云卿竟然会这么喜欢宁婉,竟然会不顾份的,就在外面就控制不住了,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若不是她们突然闯进来打断,恐怕萧云卿就刹不住车,直接在这里要了宁婉吧!

    虽然萧云卿边从来就没断过女人,可也没听过他在公共场合,跟哪个女人走得近些,更别说是像这样在外面欢了!

    萧云卿一向自制,虽说也有些花名,却也没哟对待哪个女人更特别一些,一些公开的场合,宴会之类的,更是单前往,从不带女伴。

    唯一的一次破例,还是那次宁婉与凌墨远的订婚,他答应当宁温的男伴,着实让众人吃惊了一把,纷纷猜测这是不是代表了什么,萧云卿难道真和宁温定下来了?

    可到最后,众人才知道,原来萧云卿是冲着宁婉去的!

    虽说做法极端,可也在众人面前,承认了他和宁婉之间的男女关系,这也是萧云卿第一次,这么公开的承认和某个女人的关系。

    而现在,他怀里又抱着宁婉,像护瓷娃娃一样的护着,更是不顾别人的目光,在太阳底下和她调。

    这诸多的第一次,却都是给了宁婉!

    那宁婉,何德何能,能够得到萧云卿如此的青睐!

    邓沐紫咬牙切齿,低着头,目光恨恨的想着。

    凌墨远紧紧地握着拳头,气的发抖,可偏偏,宁婉不敢面对他,鸵鸟一般的把头埋在萧云卿的怀里。

    这番画面,在凌墨远看来,更加的你侬我侬,意绵绵了!

    “你的女人?我就不信,宁婉是自愿的!”凌墨远冷哼,“萧云卿,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强一个女人,有什么本事?你利用自己的权势,让所有人都对你低头,简直是卑鄙!”

    “我告诉你,我绝不会向你认输,我才不会像其他人那样怕了你!你就算锁着宁婉的人又怎么样?她的心还是在我这儿!”凌墨远挑衅的冷笑,“你以为你赢了?你永远赢不了我!”

    清楚地感觉到怀中宁婉的僵硬,知道宁婉是被凌墨远给说中了,心头立刻涌出不悦,双眼眯了起来。

    正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萧云卿一手托着宁婉,一手松开她去拿手机。

    将手机放到耳边:“嗯?知道了。”

    他嘴角突然扬起冷笑,目光戏谑的看向了凌墨远。

    凌墨远下意识的觉得不妙,被萧云卿这种目光一看,心里便咯噔了一下。

    “动手!”萧云卿突然对着电话命令。

    萧云卿话音一落,立刻从石板路另一边的山间冲出了六个人,齐齐的越过石阶,便往这边冲。

    那些人气势十足,动作又像豹子似的迅捷,正登山的游客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阵风的吹过去,隐隐的看着几个黑影子从眼前闪过,纷纷吓了一跳。

    那些小孩子和女游客,甚至都吓得尖叫了起来。

    那六个人冲过来,立刻就将凌墨远等人给围住。

    “萧云卿,你干什么!”凌墨远变了脸色,戒备的看着将他们围着的六个人。

    别说现在还带着邓沐紫和刘莉月两个累赘,就算是只有他一个人,也难以从中突围。

    只是他不明白,萧云卿怎么就敢对他动手,难道萧云卿就不担心他爸吗?

    凌孝礼的权利虽说比不上萧云卿的父亲,可好歹也是有些地位的,官场上的事千丝万缕,关系复杂,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需要对方的帮忙。

    萧云卿难道还真打算把事做绝了,将以后的关系都堵死?

    可萧云卿压根儿就不理他,那六个手下也无需萧云卿的命令,其中三人将凌墨远给围住,另外三人看着邓沐紫和刘莉月。

    那三个人连声招呼都不打,便朝着凌墨远攻过去。

    凌墨远毕业要被凌孝礼安排进市局,手自然也不会差了,虽说比不得萧云卿,可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所以一时半会儿,竟然还没有被那三人给抓住。

    “啊——!住手!你们快住手啊!救命啊!”邓沐紫和刘莉月纷纷喊着。

    可是被三个人给困着,一点都动不了,哪怕就是想拿手机报警都不行。

    邓沐紫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住手!快住手啊!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能在光天化的打人!”

    “帮帮忙!求你们帮帮忙!谁帮忙报一下警!”邓沐紫扯着嗓子喊着。

    他们这个位置,虽然离着石阶不远,可是被树木挡着,石阶上的游客对于这边也看不真切。

    但是因为刚才六个人的突然冲出,所有经过的游客都不住,把目光调向这边,倒也吸引了众多的目光。

    但是看凌墨远等人的打斗,一个个都是有功夫底子的,出手都极为漂亮,再加上一次出动这么多人群殴,想来这些人的主人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这些游客出来玩就是放松的,谁愿意沾上一的麻烦,为了不认识的人,得罪更加陌生的大人物?

    所以任邓沐紫扯破了嗓子的喊,大家也只是在一旁看闹,没有人站出来帮忙,哪怕是报警都没有。

    萧云卿嫌恶的看向邓沐紫,邓沐紫察觉到萧云卿的目光,立刻求道:“萧少,求你放了他吧!萧少,放了我们吧!我们错了!”

    “邓沐紫,别他。妈求他!我们哪错了!有本事的,就让他们把我打死!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个胆子!”凌墨远怒道,只是分神间,却被人打重了一拳。

    萧云卿却嘲讽的撇唇:“我都还没追究你刚才骂我,还想给凌墨远求?”

    他下巴努了一下,那围着邓沐紫和刘莉月的三人,其中两人立刻冲向了邓沐紫。

    一人缚住她的双手,刘莉月双手被缚住,惊恐的看向对面朝她走来的男人:“你……你们干什么!”

    那人也不说话,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扇过去。

    这位萧云卿的属下,似乎也没有什么男人不打女人的原则,只要是萧少命令了,他就去执行。

    那一巴掌打的结结实实的,只一巴掌,就把邓沐紫的嘴角给打肿了,嘴角的皮被打裂开来,往外翻着,立刻就渗出了血。

    脸颊上又粗又红的巴掌印贴在上面,嘴唇有一半高高的肿起,疼得邓沐紫眼泪立刻就奔了出来。

    “啊——!”邓沐紫疼得尖叫一声。

    “啊——!”一旁的刘莉月,也吓得尖叫,她甚至腿软的,一。股跌倒在地上,连动都不敢动。

    “救命啊!救命啊!”邓沐紫疼得大喊。

    那人反手又是一巴掌,将她另一边脸也给打的红肿,嘴角裂开。

    “给我继续,把她这张嘴给打干净了!”萧云卿冷冷的说。

    “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萧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刚才我真不知道是你,不要打了!”邓沐紫哭求。

    “啪!”的一声,又是一巴掌落了下来。

    “不敢了?你也只是不敢说我而已。”萧云卿冷笑,“也不知道是谁问的,我和凌墨远,谁的技术比较好?是谁说宁婉是个人形技术分析器?又是谁说的,圈儿里的男人都想试试宁家小女儿的。上技术?”

    “我倒是想问问,我萧云卿的女人,谁敢试?又是谁给你的胆子,跟宁婉说这些话!是谁准你拿这些话,污了她的耳朵?!”萧云卿声音越来越沉,越来越重,一下下的击打在邓沐紫的心上。

    邓沐紫听着,浑打了个激灵,四肢冰凉冰凉的,她没有想到,那次小声对宁婉说的话,他竟然都知道!

    邓沐紫的目光,立刻就落到了宁婉的上,那次虽然周围围了不少人,可她说话声音不大,萧云卿怎么可能知道,一定是宁婉跟萧云卿告的状,让萧云卿替她出气!

    这么想着,再加上嘴巴上受的火辣辣的疼,目光立刻变得狠起来,狠毒的瞪着宁婉。

    “邓沐紫,别让我把你的眼珠子也挖出来!”萧云卿沉声道。

    那声音冰凉凉的寒彻了骨,让邓沐紫整个儿都被冰冻住了似的,慌慌张张的收回目光,再也不敢看宁婉。

    只是当又一巴掌落下来,邓沐紫都尝到了牙齿中渗出来的血腥,似乎自己的牙齿都被打得松动了。

    “宁婉!宁婉!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那么说你!我错了!呜呜呜呜!宁婉,救救我!救命!你让他住手啊!宁婉,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呜——求你——求你放了我吧!”

    “宁婉,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你放了我吧!饶了我吧!求求你了!”邓沐紫转而对宁婉哭求。

    宁婉又何尝不想开口?

    可是她的后脑被萧云卿紧紧地扣着,让她的脸紧贴着他的口,嘴巴也印在他结实的膛上,根本就连动都动不了,更加开不了口。

    “唔唔——!”宁婉不断地挣扎着,甩着头,发出“唔唔”的闷哼。

    宁婉急的发了狠,张嘴在他的口用力的咬下。

    “嘶——!”萧云卿疼得倒抽一口气,都皱起了眉头。

    扣着她后脑的手劲儿这才松了一些,宁婉趁机,立刻晃动着脑袋,挣开他手掌的束缚,只是子仍被他抱着。

    脑袋恢复自由,赶紧转头,这一眼看去,立刻心惊。

    邓沐紫嘴巴都被打得不成样子,红肿的变了形,嘴边还沾染着血迹,就像是花了的口红颜色,蔓延在唇边,甚至下巴上。

    而凌墨远这边,纵使他功夫不错,却奈何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现在围攻他的还是三个人,已经逐渐的落了下风。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