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就算出事,我这辈子也娶定了她

    他没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也无法从电话里的声音,就轻易的判断一个人,可是多年在商场上打滚的经验,还是让他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

    看到匆忙下来的女孩,宁成旭面无表

    “你好,我叫佳宁。”佳宁说道,面对宁成旭,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自在。

    宁成旭点点头:“我从宁婉那儿听过你,你们是朋友。”

    佳宁显得有些惊讶,随即又微微一笑。

    “你知道宁婉去哪了吗?”宁成旭又问了一遍。

    当着他的面,佳宁摇头:“今天早晨,宁婉收拾行李,说是要回家,难道她没有回去?”

    宁成旭垂了垂眼,递给她一张名片:“这上面有我的电话,如果宁婉跟你联系了,请告诉我。”

    “好的。”佳宁点头。

    宁成旭回到车上,有拨了个号码:“萧云卿,你对宁婉做了什么,她不声不响的跑了!连我给她打电话都不接,她可从来没对我这样过!我告诉你,你们还没结婚,就算结了婚你也不许欺负她!”

    萧云卿一怔,脸立刻沉了下来:“你不知道她去哪了?”

    “她都不接我的电话,我怎么会知道她在哪?”宁成旭没好气的说,“要是宁婉有什么事儿,你这辈子都别想娶她!”

    “她不会出事!就算出事,我这辈子也娶定了她!”萧云卿豁然起

    宁成旭微讶,声音带着低低的嘶哑:“我在T大,刚见过了她朋友,那个叫佳宁的,你查查她,应该知道宁婉的下落。”

    “知道了。”萧云卿说道,立刻挂断了电话。

    ……

    ……

    佳宁刚刚给宁婉去了电话,听说她在家里过得不错。

    刚刚挂断电话,电话立即又响了起来,佳宁一见来电,便笑着接了起来:“已经来了?好,我马上过去!”

    佳宁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校门口,门口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车,佳宁立刻跑到车旁,敲了敲副驾驶的车窗,听到车锁打开的声音,便开门坐了进去。

    “今天怎么这么晚啊!很忙吗?”佳宁坐进去,先抱住了对方,窝在怀里,亲了亲他的下巴。

    袁野揉揉她的发:“宁婉不知道躲哪去了,萧少正拼命地找呢!我当然也分不开,刚才把命令布置下去,让手下人分散着找,这才有空过来找你。”

    听到袁野的话,佳宁脸微沉,就听袁野说:“你不是跟宁婉好的吗?不知道她在哪?”

    “你难道是因为我跟宁婉的关系好,才跟我在一起的,好方便你给萧云卿第一手资料?”佳宁冷声说。

    “我不过是随口一问,你这么敏。感做什么?”袁野眉头微皱。

    “好嘛!”佳宁瘪瘪嘴,撒的又偎进他的怀里,“我只是不想我们俩约会的时候,还要提别人的事。”

    “知道了。”袁野捏捏她的鼻子,“我的错,不说别人了。”

    他的手移到她的腰上:“佳宁,等你毕业,咱们就结婚吧!”

    佳宁微微一僵,顿了会儿,才说:“好啊!”

    ……

    ……

    宁婉有些睡不惯这种炕头,硬邦邦的咯的浑骨头疼,尽管佟品枝特意给她在炕上又铺了好几层被褥,可她还是觉得硬邦邦的,翻来覆去睡不着。

    炕紧挨着窗边,外面的月光顺着窗户洒进来,还能听到外面偶尔发出的猪“吭哧吭哧”的声音,还有不知道哪家传来的狗叫。

    宁婉刚刚翻了个,脸朝着墙壁,就听到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发去轻轻地“吱呀”声。

    宁婉子立即僵住,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儿,连呼吸都不敢。

    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显然来人也在极力的控制着,蹑手蹑脚。

    难道是许佑?

    宁婉想起了白天许佑红着的脸,可是那个孩子不至于做出这么离谱的事吧!

    但是这个家里,除了许佑就只剩下佟品枝了,而佟品枝,更没有理由趁夜闯进来,想来想去,还是许佑的可能最大。

    宁婉紧闭着眼,一动都不敢动。

    只是脚步声在她。边戛然而止,再也没听到任何的动作,鼻尖传来很古老的雪花膏的香味儿,现在有不少老人也还在用。

    不是许佑!许佑不会用这种东西。

    宁婉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就有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脸颊,手指并不柔软细腻,甚至有些粗糙,带着薄薄的茧,是长年干活积存下来的。

    手指的动作那么轻柔,带着不舍似的,摸摸她的脸颊,又将她披散的长发拢到耳后,露出被月光照映的漂亮的侧脸。

    随即,她便听到一声叹息,还有哽咽的吸鼻子的声音。

    是佟品枝!

    宁婉一动不动的任她轻抚自己的脸庞,似乎怕是吵醒她,佟品枝并不敢呆的太久,最后喃喃的念了声:“宁婉,宁婉,真好听的名字。”

    说完这话,她又吸吸鼻子,悄悄地退出了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