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看着她的少年

    “真是兄妹深啊!”萧云卿冷嘲,眼中闪过不悦。

    宁婉趁机要拿被子挡住自己,却被他眼明手快的拦下,一双凤目扫着她。露的下半,那柔嫩之上的细绒,还挂着点点干涸的血迹。

    夹杂着红色的黑绒映着白皙的肌肤,生生的多了分无声的。惑。

    宁婉紧张无措的看着他,双腿下意识的并拢的极紧,伸手便要遮挡住那羞人的私。密,腿。间却传来一阵舒服的温

    低头,就见萧云卿拿着那块湿毛巾,正轻慢的擦着她腿。间干涸的血迹。

    毛巾带着温温的意,温度舒适。

    “我……我自己来……”宁婉说道,要从他手里夺过毛巾。

    “娃娃。”萧云卿突然叫道。

    宁婉怔住,这称呼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听过了,却没想到在这种时候,由他的嘴里吐了出来。

    家里人习惯叫她宁宁,就连凌墨远也是这么叫,没有人知道她还有一个称呼,是娃娃,只有萧云卿才这么叫。

    她手僵在空中,怔怔的看着他,没注意到萧云卿仍继续着他轻柔的擦拭。

    “记得我为什么这么叫你吗?”萧云卿问道。

    宁婉失神的点头:“因为……你说宁宁叫的人太多,婉婉太拗口,把婉婉改成了娃娃。”

    还有一个原因,她记得,却没有说出来。

    她记得他说,她看上去就像是个漂亮的瓷娃娃。

    还记得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她七岁,萧云卿和宁成旭已经是十四岁的初中生。

    因为从小学便是同学好友,又上了同一所初中,两人的友自然而然的变得更好。

    那一年暑假,是宁成旭第一次带着萧云卿来家里做客。

    哥哥说她小时候很皮,虽然打扮得像个小公主,可是却尽干些男孩子的事

    那次,邻居阿姨送给她一支粉红色的气球,却飞到了自家院子里的枝头上,被卡住了。

    所幸气球飞的并不高,在最矮的那根枝头,她也不管自己穿着白裙子,就顺着树干爬了上去。

    当爬到枝头的时候,发觉高高的视野真的很好看,便抓着气球坐在了树枝上。

    也不知萧云卿是怎么从屋里逛到院子里的,十四岁的少年已经长得比同龄人高出许多,轻易地发现了坐在最矮枝头上的宁婉。

    她小手握着气球的线,忽闪着大眼,怔怔的看着仰头看着她的少年。

    忽而,她笑了起来,笑的那么甜,露出一排白白的小牙齿。

    看着她的笑容,萧云卿也柔柔的笑了起来,轻声问:“要下来吗?”

    “嗯!”宁婉用力的点头,只是小手还握着气球,要下去就不如上来的那般轻松。

    萧云卿笑开,伸开双臂,什么也没说。

    宁婉却懂了,竟是毫不犹豫的从树枝跳下,不偏不倚的落到了他的怀里。

    少年惊奇的看着怀中的女娃儿,她的眼里一点害怕都没有,写满了信任,竟然连问都没问,就懂了他的意思,并且相信他,一定能接住她。

    这个女娃儿,真可

    抱在怀里才发现,她那么小,的一团,软软的像是没有骨头,上还散发着一股香味儿。

    皮肤白的也像,齐刘海布在额头上,让她还带着婴儿肥的圆圆小脸儿显得更加的小。

    脸颊红扑扑的像颗在夏里甜蜜多汁的水蜜桃,让人想要咬上一口。

    萧云卿想也没想的吻了她红扑扑的脸颊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小娃儿笑笑的说:“我叫宁婉。”

    她的声音又软又糯,甜的像是在嘴里含了一口油。

    她偏头想了一会儿,又说:“大家都叫我宁宁。”

    “那我不要叫大家都叫的。”萧云卿说道,下意识的,想在女娃儿心里留下一个特别。

    “不要叫?”这似乎让女娃儿有些为难,又嘟着嘴想了半天。

    萧云卿也不催,极有耐心的看着她。

    “那叫婉婉好不好?没有人这么叫哦!”女娃儿高兴的说。

    萧云卿又摇摇头:“太拗口了。”

    女娃儿不乐意了,叫不叫!

    萧云卿笑笑的说:“那叫你娃娃好不好?我觉得你漂亮的就像一个瓷娃娃。”

    我的瓷娃娃,萧云卿笑眯眯的,在心里加了一句。

    “好!”才刚垮下脸没多久的女娃儿,双眼又笑成了一弯月牙儿。

    “那你要把这个名字保密,因为只有我能叫。”萧云卿笑道。

    “好,娃娃不说,只有你能叫!”女娃儿爽快的说,还伸出呼呼的小手指,放到唇边,“嘘——!”

    于是,从那一天开始,只有萧云卿叫她娃娃,亦如她所承诺的,没有人知道这个称呼。

    ……

    ……

    萧云卿也不管是她的遗忘,还是刻意隐瞒,那张漂亮似妖的脸凑近她,几乎是鼻尖碰着鼻尖。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