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今晚不适合在上面留印子

    “姐夫!”宁婉叫道,黑白分明的大眼写满了纷乱,双瞳紧张的颤着,声音却带着警告,警告他别忘了他的份。

    伸手将他推开,却被萧云卿一手握住她的双手手腕,抬高到头顶。

    他长指扣着她的颈项,嘴角噙上了嗜血的冷笑,低头,双唇揩着她的耳珠呢喃:“宁婉,姐夫不是这么好打发的,没我的许,谁敢娶你?”

    耳珠被他湿润的双唇划过,温的气息洒在她的耳廓,生起了一片的红,就连颈子都生起了片片的小红疙瘩。

    这声音低低的宛若来自地狱的蛊惑,她的子不住的颤栗。

    紧接着,扣着她颈子的手掌下滑,来到她的领口,她颤抖着,感受着他略微粗糙的指尖在她的肌肤上轻滑着,带起一颗颗的疙瘩。

    宁婉只觉得肩带勒的肌肤一痛,便听到“嘶啦——”一声。

    丝质的长裙立刻变成碎布,恹恹的挂在腰上,露出前莹白的柔软与嫣红。

    “萧云卿!”她脸愤怒的赤红,羞愤的怒视着他,子不住的扭动,企图脱离他的钳制。

    可是那只手宛若铁拷,钳着她的手腕岿然不动,幽黑的双瞳却又深沉了几分。

    薄唇嘲讽的轻嗤一声:“终于不叫姐夫了?”

    宁婉怒视着他:“萧云卿,别忘了你——唔——”

    他猛然罩下,柔软的唇瓣立即被他侵入,口中被他充斥的慢慢的,霸道的舌在她的口中肆无忌惮的攻掠着。

    扫着她的贝齿,缠绕着她的舌,贪。婪的汲取她口中的甜香。

    宁婉眼睛瞪得老大,唇齿间全都是他的气息。

    呼吸带着凛冽的味道,洒在她的鼻尖上,唇舌也带着他上的霸道气息,要将她整个人都包围一般。

    “唔……呜呜……”宁婉扭动挣扎,可是双手被他牢牢地钳着。

    她感觉自己的力气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纵使不愿,可仍是阻止不了自己慢慢迷失在他的吻中。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跟他这么亲密,唇齿间,鼻间,充斥着的全都是他的味道。

    两人贴的那么紧,那么密,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的xx抵在她最柔软的地方,随着她每一下挣扎,摩擦着她的柔嫩。

    一股羞耻如一丝泉,慢慢的涌上心头。

    他的舌勾着她的上颚,双唇含住她的上唇,她的下唇无意识的摩挲着他的唇,被高举到头顶的双手突然握了一下,牙齿陡然用力一咬。

    他的舌勾着她的上颚,双唇含住她的上唇,她的下唇无意识的摩挲着他的唇,被高举到头顶的双手突然握了一下,牙齿陡然用力一咬。

    “嘶——!”萧云卿松开她的唇,抬头看着她。

    宁婉看着他下唇带血的齿痕,那双无的薄唇上溢出了鲜红的血。

    血珠挂在唇腹上,那双促狭的凤眼愈发的浓黑,像极了以血为食的妖孽,让宁婉不住的抖了一下。

    她的齿上还挂着他的血,慢慢地渗入舌尖之中,一股子腥甜的味道立刻充斥唇齿。

    萧云卿伸出舌尖,在下唇的伤口上了一圈,尝到了自己的血腥味道,左手的食指却慢慢地爬上她的唇,同样揉按着她的下唇。

    他忽然低笑:“这双唇真嫩,今晚不适合在上面留印子,否则不知道你的小未婚夫会怎么想,嗯?”

    刺骨的冰凉立刻从她的头顶浇灌而入,宁婉浑颤栗,想到了凌墨远,脸上血色尽褪。

    “萧云卿!你放开我!你到底是为什么?!”宁婉挣扎着,不解又愤恨。

    听到她的问话,萧云卿面色一冷,复又低头攫住她的唇,将自己口中的血腥全都度进了她的嘴里,让她尝着他鲜血的味道。

    大手拧握着她的绵。软,那么用力,在上面掐出了一圈的红痕。

    宁婉被他吻得透不过气来,他这哪里是在吻她,分明是在惩罚她,舌被他咬的火辣辣的疼。

    前胀疼,细腻敏。感的肌肤上却毫无阻隔的感触到他掌心微微的粗糙,提醒着她两人现在亲密的没有丝毫的间隙。

    双唇终于得到自由,可是细密湿的吻却又在她。口蔓延,传来一阵阵的胀痛,如一道美味般的被他狂野的啃噬。

    细白的肌肤上立即留下一道道的痕迹,竟真是被他一口一口,用牙咬出来的!

    “不要!住手!萧云卿,你停手!”宁婉双腕被他攥着,子被他压着,一点都动弹不了,慌乱的乞求,瞳孔颤着,眼泪不争气的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萧云卿,住手!放过我!求你,放过我!今晚是我的订婚宴,不可以!你放过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我改!你放过我,不能……你不能这么对我!”宁婉哭道。

    “订婚宴”三个字就像是炸弹的芯子,让萧云卿动作僵了一僵,却彻底的引爆了他。

    “嘶啦——!”

    。下唯一蔽体的薄薄布料也如雪花般飞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四神集团:老公,滚远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