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产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等到赵世秋走后,亦萱去看了徐婉清,见她神色平静,看不出多少喜怒,心里不免松了口气。

    她想了想,还是跟徐婉清提出了要搬出赵府的事(情qíng)。

    令亦萱诧异的是,徐婉清竟然没有丝毫反对,甚至道:“我知道你在赵府过的不愉快,搬出去也好,省的面对那么多的糟心事,等到这阵子风波过了之后,你若想回来,也可以回来。”

    说着,又顿了顿,拉过亦萱的手道:“你舅舅在京郊是有一处房产的,你若是没地方去,我便跟你舅舅说了,让他把宅子暂时给你住着,等你找着房子后再说。”

    亦萱心里暖洋洋的,她摇头,道:“母亲不用担心我,我有房子住的。”想了想,还是不敢把徐明芜的事(情qíng)告诉徐婉清,省的她乱担心。

    徐婉清点了点头,眉宇间笼罩着一层郁色,显然是疲惫至极。

    她又道:“你先前跟母亲说可能是怀了(身shēn)孕,母亲还是希望你能找个大夫看一看,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就趁着事(情qíng)尚能挽回的时候告诉廷睿,也总好过你一个女子……”

    “母亲。”亦萱打断了徐婉清的话,坚定道:“我一个人也可以的,您看明姨活的多潇洒自在,我为什么就不行?您不是也要和父亲和离吗?那和离了之后,您一个人又该怎么办?有些时候,不是自己的争取,再怎么争取也无益。”

    徐婉清只能叹气着点头,随后挥了挥手,让亦萱退了出去。

    亦萱一回到抱夏内,便让研碧帮忙着铺纸研墨,给顾廷睿写了一封书信,让他帮忙查一查关于醉花楼念雪的事(情qíng),又顺便修书一封给月娘。跟她说了关于秀娥的事(情qíng)。

    写完了之后便交给秀娥,对她道:“你先回一趟将军府,将这封信交给月娘,月娘看到这封信,自然就会放你来赵府。还有这一封,你寻个机会给将军。这封信非常重要,你一定要亲手交给将军,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更不能让莫心妍知道,懂吗?”

    秀娥有些局促地接过那两封信。说实话她有些害怕,在她长达十六年的人生里,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样冒险的事(情qíng)。一想到莫心妍那凶狠冰冷的眼神,她就浑(身shēn)直打寒颤。

    可是,可是一想到或许这封信就能够将莫心妍从将军府赶出去,她又恨不得立刻将这封信交到将军手上。

    秀娥咬唇,终究还是坚定道:“好,我一定会安全地将这封信交到将军手上的。”

    ☆★☆★☆★☆★

    大漠黄沙,孤烟落(日rì),远眺绵延千里。近看风沙瑟瑟。

    一座二排竹楼临窗雕花太师椅上坐着一个眉目俊朗的男子,双十年华,剑眉星目。意气风,只是此刻,眸中似有冷意渐凝。手里握着的信纸已被揉碎。

    “这信的内容是真的?”他捏紧信,冷冷地望着躬(身shēn)等待在一旁的侍从。

    “千真万确,的确是京城的探子送来的消息,这件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威远将军的前夫人与现夫人大闹将军府。”

    “哼!”慕容轩冷哼一声,瞬时从椅子上坐下来,将信件狠狠地掷在地上,冷冷道:“亏我当初如此信任顾廷睿,没想到他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结之妻,他算什么男人!”

    眸中又有无限懊悔流淌。若是当初他能够再坚持一下,萱儿现在也不会受这样的苦!他以为他远离京城,萱儿的(日rì)子就会好过一些,他们两个也能各自忘了对方过上舒适的(日rì)子,没想到,反倒是陷她于不堪的境地!

    那侍从见慕容轩面色晦暗,忙劝慰道:“不过将军是与夫人和离,倒也不是休弃,而且赵侍郎府并没有受到牵连,以后夫人要嫁人也没有那样困难。”

    “放(屁pì)!”慕容轩眉心直跳,恼怒道:“还嫁人?再嫁一个这样的混账男人吗!”对于萱儿嫁给顾廷睿他好不容易让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现在再嫁给另外一个男人,他怎么可能受得了!

    “她不再嫁的话,你是希望她一个女子孤独终老还是你要亲自娶她呢?”这时候,一道温婉恬淡的语声从门外幽幽飘了进来。

    慕容轩的心“咯噔”一跳,匆忙朝声音来源处看去,正见到(身shēn)穿一件半新的栗色小竖领对襟褙子,下着婔红五谷丰灯织金襕马面裙,面含愠色,大腹便便的女子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慕容轩眉心微蹙,下意识地就要把地上的信纸捡起来。

    沈沁雪望着他的动作,眸中一片心痛之色,只是面上却不显,仍旧淡淡道:“你不要捡了,我都已经听到了,赵亦萱和威远将军和离了,对么?”

    “有些事(情qíng)你不需要知道。”慕容轩将信拢入袖口,说得漠然。

    沈沁雪轻笑一声,随后道:“为什么我不需要知道?我的夫君心里藏着另外一个女人,而且说不定现在还想着怎么把女人娶回府,甚至要把我休了,我怎么不需要知道?”

    “沈沁雪,你不要无理取闹!”慕容轩面露愠色,瞪着沈沁雪(身shēn)后的丫鬟道:“去把夫人扶回房间,这都七个月了,还到处往外跑干什么?出了什么意外谁负责?!”

    小丫鬟吓得连连点头,正待要扶着沈沁雪回去,沈沁雪却狠狠甩开了那丫鬟的手,踉跄着几步上前,拽着慕容轩的衣襟道:“你果然是迫不及待了吧?听说她和离了,觉得自己又有机会了是吧?!慕容轩,你怎么能对我这么狠心?我怀着你的孩子,千辛万苦地陪你在这大漠荒凉之地,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么!”

    慕容轩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原来你觉得陪我在西北是吃苦了?原来你并不是心甘(情qíng)愿要陪我在西北的。”随后冷笑两声,甩开她的手道:“那你现在就可以回京,我慕容轩绝无二话!”

    沈沁雪的脸色刹那间惨白,她不可思议地瞪着慕容轩,许久才颤抖着嗓音道:“慕容轩,果然。果然你对我还是这样残忍!当初你说过要好好照顾我们母子的话都是骗人的!只不过是因为赵亦萱嫁给了别人你觉得没有了希望罢了,现在她和离了,你终于又有了希望,你巴不得我也可以跟你和离,好让你们有(情qíng)人终成眷属!”

    “我从未想过要跟你和离!我既然娶了就会对你负责!沈沁雪,你现在简直像个毫不讲理的泼妇!”慕容轩气恼极了。又实在不想再跟沈沁雪多言,只好吩咐道:“我出去一下,你们好好照顾夫人!”说完,甩袖(欲yù)离去。

    沈沁雪踉跄两下,脸上的血色早已经褪尽。她隐忍了这样久,盼了这么久,甚至腹中的孩子还有三个月就要出世了。她以为他们一家三口就能永远幸福下去,过着不被任何人打扰的(日rì)子,原来都是奢望,都是奢望罢了!

    慕容轩根本就没有忘记赵亦萱,纵使(日rì)(日rì)同眠共枕,也不过是同(床chuáng)异梦罢了!他心里想的,脑中念得,永远都只有赵亦萱!甚至专门安排人在京城打探她的消息。却不说多关心关心她腹中正茁壮成长的孩子!

    骗了自己这么久的事实,以为他至少能对自己和颜悦色便是慢慢接受她了,谁想到却在得知赵亦萱和离的这一刻真相被彻底撕破。慕容轩他,根本就没有忘记过赵亦萱,也根本从没有真正接受过她!

    她好怕。她真的好怕,得之不易的幸福会被轻易摧毁。

    腹部突然传来坠坠的痛楚,下|体好像有什么温(热rè)的液体涌动而出,沈沁雪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随后就栽倒在地上。

    “夫人!”

    有带着哭腔的焦急喊声自远方传来,沈沁雪努力睁大眼睛,想要辨别那道她最想要听到的声音。

    终于……

    “沁雪!”

    她于是便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孩子,若是你没能来到这个世上,不要怪娘,是娘的(爱ài)太卑微太懦弱了,所以不能保护你。

    不要怪娘……

    随后她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晕倒?”噪杂混乱的房间内,男子的怒吼声显得格外的焦躁清晰。

    “世子还请稍安勿躁,夫人是气急攻心才会如此,再加之之前在怀孕期间压力过大,胎位一直不正,恐怕,恐怕不大好。”其中一个大夫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说的也是战战兢兢。

    慕容轩浑(身shēn)一颤,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脸色顿时灰败如铁,许久,才嚅动着嘴唇道:“那,那孩子还能不能保住?”

    那大夫为难道:“这个,这个老夫也不能保证。”

    慕容轩紧紧握住了拳头,只觉得(胸xiōng)口像是被一块巨石压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那是他的孩子,可是就因为他的不重视,或许就要失去他了。

    他还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难受,就算当年跟亦萱被迫分开,那也不过只是透彻心骨的寒冷和撕心裂肺的痛楚,从来没有,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心头的愧疚让他简直支撑不下去了。

    他觉得孩子若是真的没了,就是他亲手害死的。

    许久,许久,久到他站在原地都快要石化的时候,他才沙哑着嗓子,生涩道:“若是,若是孩子实在保不住了,就算了,但一定要记得,保住夫人,不管用尽什么办法,保夫人的平安!”

    “老夫明白。”那大夫立刻点头,随后又急匆匆步入内屋,加入了救治沈沁雪的行列中去。

    过了一会儿,屋子的门突然打开了,有大夫从里面走了出来,慕容轩赶紧迎上去,还没来得及询问(情qíng)况,那大夫就打断了他的话,只对着外面的小丫鬟道:“稳婆呢?快喊稳婆进来!夫人怕是很快就要生了!”

    “哦哦哦,好,好!”小丫鬟们顿时忙做一团,你推我我推你的冲到外面去请稳婆。

    稳婆是早就备下的,还是他们当(日rì)离京的时候平安郡主强行要他们带上的,说是从皇宫出来的经验老道的嬷嬷,从前专门替后宫嫔妃接生的,据说当今圣上就是她接生出来的!

    以前他只觉得太大题小做,现在才觉是派上了用场!

    稳婆很快就来了。慕容轩没来得及说一句话,稳婆便匆匆忙忙地进了屋子。

    外屋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起来,内屋里不断传来沈沁雪撕心裂肺的喊声和稳婆大喊“用力”的声音。

    慕容轩只觉得自己的(身shēn)体灵魂都随着稳婆那一声声“用力”而忽上忽下。

    这时候,房间的门突然开了,有稳婆从里面走了出来,

    “快快快。夫人大出血,快去再烧水,越多越好,准备纱布剪子!快!”

    一会儿,门又关上了。

    慕容轩只觉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差点就要蹦出来。

    夫人大出血,夫人大出血……

    脑子里来来回回就只有这一句话在晃((荡dàng)dàng)。

    有丫鬟端了盛满(热rè)水的铜盆要端进去,他一把拽住那丫鬟的手臂。厉声道:“让他们无论如何要保住夫人,知不知道?孩子有没有我无所谓,一定要保住夫人!”

    那丫鬟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响才直点头道:“奴婢明白,奴婢明白的!”

    可那丫鬟进去还没半刻钟,里面便传来了一声振聋聩的婴儿啼哭声,伴随着沈沁雪的尖叫声在屋子里响起。

    慕容轩当即愣在了原地,好半响都没能反应。

    还是稳婆笑吟吟地从屋子里迈了出来。咧嘴恭贺道:“恭喜世子爷,是个小世子!”

    慕容轩怔了怔,还是没能反应稳婆话中的意思。只喃喃道:“夫人呢?”

    稳婆捂嘴偷笑,“哟,世子爷可真是个好丈夫!老奴接生这么久以来。还是头一次见到只关心夫人不关心孩子的男人了,夫人嫁给世子都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啊!您放心,母子平安,夫人因劳累过度睡了过去,再加上是早产,所以要好好休息,世子爷还是先见见小世子吧?别看是早产,生的很健康呢!”

    慕容轩脑子里无法反应,只知道傻愣愣地点头。

    稳婆让人抱了尚在襁褓中的小婴儿出来,随后递到慕容轩面前,夸赞道:“瞧这眉眼,与世子是一模一样呢!将来定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慕容轩望着襁褓中闭着眼睛(吮shǔn)着嘴的小婴儿,只觉得心顿时化成了一汪水,这是他的孩子啊,这是他慕容轩的孩子!

    可纵然心中狂喜,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句,“他好丑。”也不知道稳婆怎么能看出来这么个皱皱巴巴的小婴儿长得像他。

    稳婆“扑哧”一笑,随后佯装怒道:“这是什么父亲,哪有人嫌弃自己孩子长得丑的!这刚出生的婴儿都是这样皱皱巴巴的,再过几天便好了。您看小世子剑眉星目,胎冲冠的,多神气啊!”

    慕容轩也因为稳婆的话,越看这小家伙越顺眼了起来!

    “我,我可以抱抱他么?”忍不住试探地开口,他真的好好抱抱这个孩子,属于他的孩子。

    “当然可以,您是小世子的父亲,您不抱他谁抱他?父亲头一个抱,将来事业俏。”稳婆小心翼翼地将孩子塞进慕容轩的手中,道:“不过世子您要小心一点,小婴儿(娇jiāo)弱,您是战场上打杀的大男人,可千万注意手下力道。”

    于是慕容轩抱着小婴儿的手便僵在了那里,一动都不敢动,就怕不小心伤到了他。

    他这样无措的举动立刻惹得稳婆和几个丫鬟哧哧笑。

    慕容轩低头,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怀里的小家伙,只觉得手上软软的,心里也软软的,当对上他那双黑如葡萄的眼眸时,什么思绪都抛诸脑后了。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

    晚间的时候,沈沁雪便醒了过来,慕容轩刚一听说,便也不顾什么男人不能进血房的习俗,硬闯了进去。

    沈沁雪悠悠醒转的时候,恰好对上慕容轩担忧的眼神,她的心顿时“咯噔”一跳,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是平坦坦的。

    她想起来先前迷迷糊糊间听到稳婆不停地喊“用力些”“用力些”,后来又好似听见了婴儿的哭声,那么她的孩子,一定是生出来了!

    只是。只是不知,是死是活……

    沈沁雪越想越觉得害怕,脸上白惨惨的一片,浑(身shēn)上下直打着颤。

    “沁雪……”慕容轩见状,更担忧地拧起了眉,还想说些什么宽慰的话。沈沁雪就紧紧抓住他的手,仓皇道:“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怎么样了?他没事吧?慕容轩,我的孩子没事吧!”

    慕容轩立刻安抚住她,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温柔劝哄道:“没事没事。孩子没事的,(乳rǔ)娘喂他吃了(奶nǎi),他已经睡着了。小家伙可乖了。长得也漂亮,鼻子嘴巴都特别像你。”

    沈沁雪顿时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慕容轩不能反应。

    慕容轩见状,温柔地替她拨了拨额前的刘海,微笑道:“孩子是真的没事,我不骗你,不然待会儿我把他抱过来给你看一看?”

    沈沁雪的眼眶顿时湿润一片,半响。才沙哑着嗓音道:“慕容,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太敏感了,是我怀了孩子之后患得患失,生怕你不要我们母子。所以才会说出那样伤人的话,对不起,对不起……”

    慕容轩也是愧疚万分,他是差一点就要失去他的孩子的,他握住沈沁雪的手,摇头道:“也是我不好,我不该什么都不跟你解释就冲着你那么大的脾气,我知道你怀着(身shēn)孕,脾气本就不好,再加上西北大漠,环境的确不好,我应该多理解你,多包容你的,是我不对。你别哭了,原谅我好么?”说着,伸手替沈沁雪擦了擦泪水。

    沈沁雪破涕为笑,她紧紧抓着慕容轩的手,沙哑着嗓音道:“那,那你还要去见赵亦萱吗?”

    慕容轩怔了下,脸上的表(情qíng)有些许不自然,支吾了一会儿才道:“我,我还是放心不下她……”可瞧沈沁雪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又不敢再说什么话刺激她,忙改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毕竟,毕竟我们从前有过一段,就算不顾念那段(情qíng)分,也该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去帮一帮她。她现在和离了,(日rì)子肯定不好过……”

    说到这里,心又立刻像被什么撕扯般痛了起来,一想到自己那样深(爱ài),最后又那么痛苦放弃的女子,现在处在水深火(热rè)之中,过着并不快乐的(日rì)子,他就恨不得立刻冲到她的(身shēn)边,给她保护和安慰。

    可是,可是他的孩子刚刚出世,他的结妻子又(身shēn)体虚弱,他就算不(爱ài)她,也有这份责任要照顾好她,他不能再辜负了一个女人的真心!

    正在慕容轩纠结之际,沈沁雪突然握住了他的手,对上他惊诧的眸子,郑重地开口:“我知道你跟赵亦萱是年少轻狂时的(爱ài)恋,你为她付出了你全部的真心,我也不奢求你能这么快忘了她。只是,只是她毕竟已经是别人的妻子,就算是和离了,你也没有立场去为她做些什么?你那样只会更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让别人以为她会和离是因为忘不了你的原因。你觉得那样真的好么?你这不是在帮她,是在害她。”

    慕容轩愣愣的,一时间也找不到话来反驳。

    沈沁雪见他的表(情qíng)有些松动,又趁胜追击道:“如果你实在担心她的话,不一定要亲自出面,你可以让你留在京城的手下去帮她,你可以找会安啊!会安不是跟她(身shēn)边一个叫瑞珠的丫鬟很要好么?他出面帮忙的话,她们主仆也不会怀疑的,否则依着赵亦萱的(性xìng)子,她也不会接受你的帮助的。”

    这句话总算动摇了慕容轩的心。

    沈沁雪说得对,依着赵亦萱的(性xìng)子,既然跟他已经斩断了(情qíng)丝,就不会再藕断丝连,跟他再有牵连。(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