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透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第二(日rì)一早,冷宫便传来了尖锐的呼救声,等到太监宫女赶到的时候,大火已经足足烧了一个时辰,火势扑灭,冷宫的一切早已经化为灰烬,那些古藤花架子早已经烧成了灰,而宫女们也在厅堂内发现了三具烧焦的尸体,早已经辨认不清长相。

    烧焦的现场闪着金光,那是云妃常年戴在头上的赤金如意珐琅簪。如此,不用猜辩,也知道这三具尸体到底是谁的。

    元庆五年,备受皇上恩宠的芜贵人,薨。

    而之前的芜贵人,此刻重获新生的徐明芜,正坐在马车上,往京郊而去。

    冉碧对于能从地狱一般的皇宫逃出来感到异常兴奋,一出了皇宫大门,便迫不及待地撩开车帘朝外面看去,五月初夏,天蒙蒙亮,尚带着朦胧雾霭,街道旁到处开满了红艳艳的石榴花,就如同昨夜在烟雾下的冲天大火,不过大火烧的是过去,石榴花许的是未来。

    “姑娘,您看,真美!”冉碧由衷地感叹,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她想,若不是皇上感念旧(情qíng),怕是她跟姑娘早晚有一天要葬(身shēn)在冷宫深处。

    徐明芜的目光平静淡然,看不清喜怒,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她没有(爱ài)上玄奕,她没有入过皇宫,也没有从那冰冷无(情qíng)的皇宫逃出来。

    一切,都没有。

    “姑娘,皇上说让咱们先在京郊落脚,等找着了夫人他们再送我们过去,我们很快就能见到夫人、二姑娘和少爷了,您就不要难受了。”冉碧看得出来徐明芜的不快乐,忙上前安慰。

    徐明芜扯开唇角笑了笑,道:“没有难受,只是,心里空落落的,毕竟在皇宫呆了那么多年。这样毫无退路的斩断一切离开,觉得有些无(情qíng)罢了。”

    怕还是舍不得皇上吧!冉碧在心里叹气,知道姑娘虽然一直想要离开皇宫,但却是不想要离开皇上吧,姑娘喜欢的是和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而不是跟那么多女人分享他。也不是一个人离开他。

    不过,世事难两全,姑娘现在能从皇宫全(身shēn)而退,也是一种天大的幸运了。

    “让车夫调头吧!”徐明芜突然轻轻开口。

    冉竹吓了一跳,急忙道:“姑娘!难道您要回去吗?”她以为。徐明芜后悔了,想要再回到那深宫之中。

    徐明芜失笑,“你胡说些什么?”她既然选择离开。就永远不会后悔,虽然心痛,虽然舍不得,但如果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她依然会选择离去。

    “那……”

    “我是要去将军府。”徐明芜淡淡解释,“大伯父一家帮了我很多忙,从前我做贵人的时候不敢与他们有什么牵扯,现在既然已经从宫里出来了。我就不怕了。咱们先去找元娘,再同她一起回赵府,从此我离了京城。山高水远,就跟她们再无联系了。”

    冉碧重重松了一口气,忙道:“好。反正娘娘在深宫中也没见过什么人,大家想必认不出。”

    徐明芜摇头失笑,“就算认出了又如何?芜贵人已经死了,被大火烧死了,现在的徐明芜,只是个跟芜贵人长得相似的民女而已。”

    ☆★☆★☆★

    而此刻的将军府,却是再也没有赵亦萱这个人,只剩下怀念她的人暗自伤怀。

    此刻不过卯时初正,月娘却已经睡不着了,从(床chuáng)上爬起来后,便披着件月白色织锦羽缎斗篷,轻手轻脚地走到窗户边。

    推开窗牖,入目便是融雪阁院子里栽种的大片海棠,空气透着微风送来海棠花的甜意,月娘却忍不住湿了眼眶。

    “母亲,月娘好想你。”她喃喃低语,泪水渐渐打湿了衣襟。

    听到动静循过来的冬霜掀开翠纹夹棉缎面垂帘,衬着琉璃盏的亮光,一眼便看到了赤脚站在窗边的月白色倩影。

    她心里没由来泛酸,放下垂帘缓步走进了屋子,轻声道:“外面风凉,小姐您要注意(身shēn)体。”说着,便走到(床chuáng)边弯腰拾起地上的粉色缎面绣花鞋,再朝月娘走去,帮她将鞋穿好。

    脚底顿时暖意融融,月娘擦到脸上的泪痕,略带着哽咽道:“我听人说母亲在赵府并不好,她与父亲和离的事(情qíng)让外祖母和太祖母很生气。”

    冬霜叹气,除了陪月娘一起难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算了。”月娘转(身shēn),握紧拳头,自我安慰道:“母亲一定会没事的,我相信她。至于我,既然选择了我的生母,便不该再优柔寡断。霜儿,咱们去看看母亲吧,她近来(身shēn)体好了许多,应当很快便能痊愈了。”

    冬霜知道她后面的那个“母亲”指的是莫心妍。

    其实说实话,她很讨厌莫心妍,甚至到了排斥的程度,若不是念着她是小姐的生母,她甚至见都不想见她一眼。这个女人的本质在一次她进去送药听到她责骂秀娥的时候便瞧得清清楚楚,她的柔顺温婉善良全都是装出来的,一个人再怎么变,也变不成另一个人的模样,除非她是装的。

    莫心妍想模仿夫人的样子笼络人心,真是令人恶心!

    只是,这些事(情qíng)她却不能跟小姐和将军说,因为将军跟夫人已经和离,将军之后娶她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qíng),她还没有自负到以为可以漂浮撼大树,让将军改变娶她的主意。与其说出来让小姐难过愧疚,还不如,还不如就维持这个谎言吧!至少,她对小姐,也算是真心的了。

    冬霜唤了秀娥并一对二等小丫鬟进屋,服侍着月娘洗漱更衣,等一切准备妥当,便往莫心妍目前暂住的落雪阁而去。

    秀娥跟在月娘(身shēn)后,心底些许迷惘无助,夫人走了,这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的结果,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灾星,刚入将军府就把夫人给害走了,还让小姐和将军那样的伤心!

    她不是没有看到将军堂堂七尺男儿,人前强颜欢笑,人后在月下落泪,将想要上前说话的话生生((逼bī)bī)退,那是她一生最痛的痛。

    她其实真的什么都不奢求,只希望心(爱ài)的人能够快乐,当他眉头紧皱,不再展露一丝笑意时,她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从前她做的那些事儿也是多么的可笑!

    她根本影响不到将军什么,不管将军是笑是怒,是开心是愤怒,都跟她陈秀娥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能够带给将军快乐,只有夫人,那个名字里有“萱”的女子。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夫人能够回来,能够让将军重展笑颜!

    可是,将军以后却要娶那个叫莫心妍的女人了,那个在将军和小姐面前极尽善意,温柔带笑,却在人后尖酸刻薄,冷傲势力,上次她送药到她屋子里,因为太烫不小心洒了一些,她就斥责她,还说要将她赶出府去,她当时一心一意扑在将军(身shēn)上,哪里舍得出去,跪在地上又是求饶又是哭诉,折腾了好久莫心妍才消了怒气。

    从那之后,她便对她噤若寒蝉了,也对“始乱终弃”的将军不再抱有任何幻想,若不是后来撞见他在月下伤怀,她怕是要一直误会下去了。

    她虽然不明白将军为什么舍不得夫人却还要与夫人和离,但却担心夫人会就此误会了将军,让他们今后的矛盾彻底激化。

    她要不要,寻个机会,把将军的真心告诉夫人呢?

    秀娥咬牙想着,突然听到一声厉呵,“你这丫鬟发什么呆呢!夫人让你倒茶你耳朵聋了吗?!”

    秀娥吓得回过神来,便看到莫心妍(身shēn)边贴(身shēn)服侍的丫鬟墨染冲她吼道。

    这个墨染,并不是莫心妍原先从府里带来的丫鬟,而是先前将军府里的,莫心妍生了病,加之在府中不得人喜欢,下人们私下都很排斥来照顾她,只有这个墨染,据说从前因为心思不正,在将军府并不受重视,有一次还因为小偷小摸被夫人当场抓住,差点被贬出府去。因此夫人走后,来了这位莫心妍,下人们都传闻她会是新夫人,这个墨染自以为找到了出路,便将一颗“真心”全都倾付在莫心妍(身shēn)上,总算是得了莫心妍的重视和喜欢,便将她留在(身shēn)边照顾,成了和沁竹旗鼓相当的大丫鬟。

    墨染从此便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变得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真真是和莫心妍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模样。

    秀娥从前还以为冬霜算是仗势欺人,见到墨染后,才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狗仗人势。

    “奴婢该死,奴婢不是有意的,还望夫人赎罪。”来赵府这些时(日rì),秀娥也摸清了一些门道,有时候只有表现出足够的劣势,才能将局面扭转。

    果然,月娘便轻轻皱起了眉头,明显不满道:“母亲,你这丫鬟也太跋扈了些……”

    莫心妍见到月娘动了气,也不好拿架子,立刻笑容满面地对秀娥道:“你这丫头,我哪里有怪你的意思,只是喊了你几声没有动静,以为你(身shēn)子不舒服罢了。”(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