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试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她终于抬起头来,目光直直地朝月娘看了过去。

    顿时,惊为天人。

    这世上,原来还有这样美丽的人儿!

    狭长上挑的眼眸,长而微弯的睫毛,因年岁尚小并看不出多少媚态,却显得整个人神采飞扬,顾盼生辉。小巧(挺tǐng)立的鼻头,水润粉嫩的樱唇,五官精致,肌若凝脂,气若幽兰,一袭淡绿色抹(胸xiōng)襦裙,更衬得她如出水芙蓉般惊艳雅致。

    秀娥自认为长得不差,更觉得将军的夫人已经顶好看了,可没想到山外有山,原来将军的女儿长得这般令人惊艳!

    可是,她为什么长得一点都不像夫人呢?

    无论是五官、(身shēn)形还是气质,都跟她看到的夫人天差地别。若不是因为她的眼睛长得像极了将军,她都要怀疑这小姑娘是不是将军和夫人的女儿了!

    “你看着我做什么?”月娘见她直愣愣地盯着自己,忍不住问道。

    秀娥忙敛下自己的思绪,低下头,局促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小姐。”

    她想,大约就是长得不像吧!

    月娘对秀娥很有好感,看到她,很容易想到当初的自己,再加上她(身shēn)边只有冬霜一个喜欢的丫鬟,可冬霜虽然胆子大但毕竟年纪小,眼前这个叫陈秀娥的,看上去也有十四五岁了,若是能跟母亲要来跟在她(身shēn)边做事就好了。

    于是她便问瑞珠,“母亲有说过要怎么安置她么?”

    瑞珠摇头,“暂时还未提过。”不过大约,便是随便安置个人嫁了吧!但这话,却是不能在大小姐和陈秀娥面前提的。

    “哦。”月娘点点头,突然伸手一指秀娥,道:“那便让她暂时跟着我如何?等到母亲回来。我再同她说。”

    瑞珠吃了一惊,本想断然拒绝,但一想月娘毕竟是大小姐,这样无端端驳了她的面子也不好,再加上老夫人也在场,她都不反对,她也没有资格说“不”,还不如先(允yǔn)了她,反正等到姑娘回来再做商讨,便道:“好。那便让秀娥先跟着大小姐吧!”

    月娘于是便很开心地领着陈秀娥回了融雪阁。

    冬霜自是不开心,她虽然只有十岁,这陈秀娥年岁倒是比她大上不少。但胆子却也太小了,畏畏缩缩,局促不安,哪里有一点将军府人该有的气派!他们将军可是在战场来打来的威望,岂能容得了这小小的丫鬟糟蹋!况且她还是要跟着大小姐。看大小姐的意思,是要把她栽培为贴(身shēn)侍婢的。

    “你记住了,小姐让你跟在(身shēn)边是你的福气,你给我用心一点,不要这么唯唯诺诺的样子,小姐又不是吃人的猛兽!你再这样的话。等到夫人回来我便让她把你调到浣衣房去!”

    冬霜板着脸训人的样子颇有几分大丫鬟的风范。

    秀娥望着这个只齐自己(胸xiōng)口的小丫头朝她露出一副倨傲的姿态,(胸xiōng)口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

    她以为只要能跟着将军,她是什么都能够忍受的。却原来连这一点点委屈都受不住。

    “你哭什么?不要让小姐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冬霜听到啜泣的声音。怒火更甚,泼辣道:“最讨厌的便是你们这种动不动用眼泪博同(情qíng)的人了!真是,难道谁打你了不成?这么大的人了,哭哭啼啼不成体统!”

    秀娥更加委屈,头垂得更低。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哭声,却让人看着更不忍心。

    “好了。霜儿,你别这么凶她。”月娘这时候走了进来,无奈道:“秀娥姐姐毕竟刚来将军府,陌生的地方总是让人不安害怕的,你好好教她便是,这么凶她,她(日rì)后只会更怕。”

    冬霜撅起嘴巴,从前她跟在小姐(身shēn)边,小姐可是最喜欢她的,她凶其他丫鬟的时候也没见着小姐怎么解围,这个陈秀娥,可真讨厌!

    “反正我不喜欢她!”毕竟只是十岁的孩子,再怎么聪慧也有孩子气,冬霜撂下一句话后便气鼓鼓地跑走了。

    月娘倒也不生气,冬霜待她的真心她一清二楚,只是觉得有些无奈。

    她又将视线转向秀娥,耐心道:“你不要害怕,冬霜是我(身shēn)边的大丫鬟,她(性xìng)子泼辣,可心眼却是顶好的,(日rì)后你总要跟着我,现在应该跟她好好相处才是。”

    跟着大小姐么?

    秀娥的心颤了颤,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她本以为自己可以跟着将军的,不过万一真像那小丫头说的一样夫人将她调去浣衣房怎么办?这么想来,跟着小姐倒也是不错的。

    “我,我愿意跟着小姐。”

    月娘闻言,缓缓笑了开来,又问道:“只听说你是被母亲带回来的,但我还不知道你之前具体的(情qíng)况,是做什么的,有没有念过书,有没有许过人家?你可以跟我说清楚吗?这样我也好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她这样可不像看上去那么小。

    秀娥对月娘的大方和成熟有些惊讶,后来一想她是将军的女儿,将军那样的厉害,他的女儿自然也要比旁人厉害一些。

    于是秀娥便将自己的(身shēn)世和遭遇一一告诉了月娘,不过自然省略了她喜欢将军已经被人凌辱那一段,只说自己无亲无故,无处可去,夫人好心才将她带回府的。

    月娘很认真地听她说话,当注意到秀娥每次提及“将军”时脸上就神采飞扬的样子,心中微微惊愕,不过很快恢复平静,不动声色地点头道:“既然你擅长女红的话,那么以后你便替我管理衣物吧,如何?”

    “还有,你不识字,我不收不识字的丫头,(日rì)后你就跟在冬霜后面一起念书吧!”府中只有她一个小姐,祖母待她极好,特意为她请了西席,专门教她念书,甚至还(允yǔn)许冬霜跟她一起学,虽然只是旁听,但冬霜已经会读不少书了,脑子也是灵活多变,所以她很喜欢冬霜。

    秀娥受宠若惊,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小时候家里条件尚算富裕的时候,爹还送她去学堂念过书,不过也仅限于识字,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念书,后来她八岁家道中落,便再也没有读过书了。

    “好了,你下去吧,跟冬霜多相处相处,她不像表面这样刻薄的。”月娘如是说道。

    秀娥却一下子为难起来,冬霜刚刚那样子,她哪里还能跟她相处?怕是走过去还没说话便又要被喷得狗血淋头,小姐这哪里是在帮她,摆明了是要她为难啊!

    “小姐……”

    月娘却装作没有看到秀娥的局促和为难,只淡淡道:“下去吧,我还有事儿要做。”

    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秀娥咬咬唇,心里又生出一股委屈,她在这将军府人生地不熟的,一点自我都没有,只能受人摆布。

    只希望,只希望将军他们快些回来。只要看到将军,也就不枉费她吃的这些苦了。

    秀娥走到门口,正要出去,却突然感觉一道(阴yīn)影,下意识地抬起头来,便看到了一脸不善的冬霜。

    “冬,冬霜……”她吓了一跳,匆匆往后退了一步。

    冬霜敛眉,没好气道:“怕什么?我是鬼吗?”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冬霜你不要误会。”秀娥赶紧解释。

    “嗤。”冬霜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迈步走进屋子,却在走了两步后,突然回头,道:“既然来了将军府,那可不比从前你在白沟镇的时候,这一切都要讲规矩,什么都要分尊卑长幼。虽说你年纪比我大,但我毕竟是将军府的老人了,(日rì)后你该叫我冬霜姐姐。”

    听着冬霜这样冷漠倨傲的话,好似她是高高在上的人,而她陈秀娥是生活在最底端的人,一股怄气直朝(胸xiōng)口袭来,几乎要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一个十岁的女娃居然让她喊她姐姐?!她虽然出(身shēn)微寒,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憋屈的事(情qíng)!开始她已经对冬霜百般容忍,只把她的刻薄当做小孩子闹脾气,没想到欺人太甚!

    似乎是感觉到秀娥传来的怒气,冬霜挑了挑眉,拔高了音调,道:“怎么?你不服气?若是不服气大可以走,你若想留在将军府留在大小姐(身shēn)边,你就得给我讲规矩!”

    秀娥咬唇,她毕竟也只是个十五岁的姑娘,之前在白沟镇的时候虽然家境不富裕,但至少父母疼(爱ài),此时被冬霜这样刁难,从被人(奸jiān)污后所受的屈辱一并爆发,再也受不住地哭了出来。

    “是,我知道我陈秀娥要家世没家世,要才(情qíng)没才(情qíng),要脸蛋没脸蛋,自然比不得你们这些大户人家的丫鬟!那我走就好了,何苦要这样侮辱我,我走就是了!”说完,便迈步冲了出去。

    冬霜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神色平淡的近乎冰冷。

    “她走了?”背后传来月娘的淡淡的语声。

    “嗯。”冬霜回头,脸上已经露出十岁女孩该有的(娇jiāo)嗔不爽,“真是没用,没打没骂的,不过挖苦了她几句便受不了了,这样的人根本没用资格留在小姐(身shēn)边,我看还是让夫人回来将她随便安置出去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