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利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直到那个时候她才明白,其实她一早就对那个总是跟在她(身shēn)后,总是帮她打听慕容轩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慕容轩今(日rì)会去哪儿,她却从未正眼瞧见一眼的少年动了心。

    她(爱ài)上了他,可是他却已经死了!

    人生最悲哀的事(情qíng),莫过于此了吧。

    一夕之间,她便变得安静柔顺了起来,再也不折腾着接近慕容轩,再也不异想天开地要嫁给他了。她顺从了母亲的安排,嫁给了尚书府的少爷,本本分分地过自己原本应该要过的(日rì)子。

    她根本不想去见他!特别还是,他的墓!

    这份感(情qíng)一向被她隐藏地好好的,从来没有对人提及,连她自己都深埋在心底不容许自己想起。

    她这一次要是听了莫心妍的话去看他的话,她无法想象自己会怎么样,会不会崩溃,会不会打乱自己现在的生活!

    “止瑶。”莫心妍哪里知道杨芷瑶内心真正的想法,只以为她是因为慕容轩的缘故不肯去看顾廷宇,当即冷下脸道:“你都已经嫁人了,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难不成还对慕容轩念念不忘?他跟沈沁雪都去了西北了,你再念念不忘又有何用?”

    杨芷瑶咬紧牙关,((逼bī)bī)迫自己不去想那么痛苦的事(情qíng),缓声道:“我没有对他念念不忘,他的事(情qíng)早已经与我无关了。”从顾廷宇死了之后,她便再没有心思去管慕容轩的事(情qíng)。

    “那你为什么?”莫心妍没想到杨芷瑶从小(爱ài)跟在她(身shēn)后打转,竟然也会不听她的话!

    杨芷瑶不想多谈,撇开脸,冷冷道:“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去。妍姐姐,若是没事的话我要去帮媛姐儿和鑫哥儿检查功课去了。”

    难得遭受到这么冷漠的待遇,莫心妍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她愿意对沐王妃和明宁忍气吞声可不代表她可以对谁都忍气吞声!她冷着脸站起(身shēn),严肃道:“你当真不愿意帮我?”

    “帮你?你来找我去看顾廷宇到底是为了什么?”杨芷瑶抬眸,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莫心妍这才晓得自己说错了话,她的脸色更加(阴yīn)沉了下去,没有回答杨芷瑶的话,反倒说:“我听说最近太后娘娘要为几位适龄的公主挑选伴读,而我三妹华妃所出的六公主,恰好与你的长女一样的年纪。”

    杨芷瑶脸色变了变,她听出了莫心妍话中的含义!

    媛姐儿是她的第一个女儿,是她的心头(肉ròu)。她对媛姐儿的喜(爱ài)甚至超过鑫哥儿,因此她特意让媛姐儿跟着鑫哥儿一起念书学习,并时常抽查她的功课。

    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能够成为名媛淑女。懂进退,识大体,要成为真正的京都明珠!

    这自然,要让她从小接触的圈子就不同,若是能跟公主攀上关系。能时常在宫中走动,将来她的婚事怕也会大不一样!

    “如何?只要你肯答应去看宇哥儿,并且多说几句话安慰安慰从前的沐王妃,我便答应让你的长女进宫做六公主的伴读。”莫心妍循循善(诱yòu)道,眉目间张扬着自信。

    她不信,女儿的前途还会比不过她从前的那些执念!

    这世上任何事。都是要经过利益权衡的,谁也不会让自己吃亏!

    为了媛姐儿,她肯定会答应下来。

    杨芷瑶盯着莫心妍看了半响。垂在(身shēn)侧的双手微微颤抖。这样具有(诱yòu)惑力的条件,她的确应该义无反顾地答应下来,她杨芷瑶不应该意气用事,像莫心妍这样利益至上,未尝不是件好事!

    可是。可是只要想到那个少年如远山清淡的眉眼,如阳光肆意的笑容。她的心就如针刺般的痛。

    她根本没有办法面对他死去的事实!

    “我,不会去的。”杨芷瑶在莫心妍自信满满的神(情qíng)下,缓缓开口。

    “什么?”莫心妍似是不肯相信自己听到的答案。

    杨芷瑶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悠悠吐出,随后平静道:“我不会去的。妍姐姐,你回去吧,不要再((逼bī)bī)我了。我不管你今(日rì)要我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总之,我不会答应你的。”

    莫心妍的眉心跳了跳,心中已然气急,她本以为这是多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qíng),根本不需要她开出什么条件,谁知道这杨芷瑶却给脸不要脸,这么驳她的面子!那么她也的确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

    “记着你今(日rì)说过的话,以后不要来求我!”她定要她后悔今(日rì)的决定!

    杨芷瑶从来都不是好脾气的人,她心里本就难受得打紧,面对莫心妍的咄咄((逼bī)bī)人,也口不择言道:“从小到大你都是这样,自私自利,凡事都只想到自己,从来不顾别人的感受!你总是以自我为中心,要别人围着你打转,一丝一毫都不能有忤逆你的意思!你知道自己这样有多讨人厌吗?!别人之所以不说你,还愿意跟你玩耍,不过是因为你的家世你的(身shēn)份你的外貌罢了!我小时候让着你那也是因为我虚荣,跟着你面上有光,并不就是有多喜欢你!但现在,我不屑这份虚荣,你又以为你凭什么能指使我做事!”

    “你!”莫心妍当即气得脸色铁青,(身shēn)子抑制不住地颤抖。

    “哼!”杨芷瑶冷笑一声,道:“妍姐姐,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今(日rì)来找我的目的?不过我劝你一句,你还是认清现实吧!不要总以为自己还是当初那个京都明珠、天之骄女,不要总以为自己还可以呼风唤雨,为所(欲yù)为!你若再这样下去,你什么都不可能得到!”

    莫心妍差点没有被杨芷瑶给气死,杨芷瑶向来有气人的本事,可是她从来不敢在她面前刻薄。

    今(日rì),这到底是怎么了?

    杨芷瑶不想再跟莫心妍多谈,下了逐客令,道:“莫小姐,若是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她竟然叫她莫小姐!这让莫心妍不(禁jìn)想到了亦萱对她的称呼,当即咬牙,冷着脸拂袖而去。

    回到忠勤伯府,她唤来(身shēn)边的丫鬟,叮嘱道:“染墨,最近六公主不是要选伴读么?你去跟母亲说,让她进宫一趟,叫三妹千万不要选严家的孙女!”

    哼,杨芷瑶,你敢跟我对着干,我一定会让你回头求我的!到那时,你一定会后悔今(日rì)的所作所为!

    杨芷瑶的事(情qíng)让莫心妍吃了个大瘪,她心里难受得厉害,连带着对明宁的事(情qíng)也不怎么上心,可是一想到月娘正在将军府受苦,她就放心不下,再者她若是连这一点小挫折都受不了,将来怎么才能打动言之跟月娘?

    闷在屋子里半响,莫心妍还是决定打起精神,忙唤人去信安侯府请了三夫人来。

    信安侯府跟忠勤伯府是历代的姻亲,信安侯府的三夫人正是忠勤伯府二房的嫡长女,从小在闺中就与莫心妍交好。

    后来沐王府出事,莫心妍被接回了府,她跟信安侯府大爷的婚事还是三夫人从中撮合的。信安侯府的大爷从小体弱多病,弟弟妹妹都各自婚嫁,他却一直没讨到夫人,因此跟莫心妍的这婚事撮合成了,信安侯府的人还很感激她们。

    可是后来信安侯府的大爷成亲没多久便过世了,虽然外面一直在传莫心妍克夫,但信安侯府的人却以为是自家大爷(身shēn)子不好的缘故。所以他们还一直对莫心妍心怀愧疚,认为是他们耽误了她,毁了她的名声,不仅没有因此对她产生不满,相反的,甚至还几多补偿。莫心妍也因此跟信安侯府的走动更加频繁。

    也正是因为这点原因,莫心妍才知道了明宁女儿的事(情qíng),才从三夫人嘴里(套tào)出话来,知道她们并不是真喜欢岑儿打算霸着她不放,而是想给明宁苦头吃罢了!但信安侯府留着岑儿并没有半分好处,((逼bī)bī)急了威远将军反倒会对她们不利,她们也就准备过些(日rì)子把岑儿送回将军府,不过需要讨点好处才行。

    正因为如此,莫心妍才敢大言不惭地告诉明宁,她有本事让岑儿回到她的(身shēn)边。

    三夫人很快便来了,看到莫心妍亲自侯在门口,着实是吃了一惊,心中想着,这个从来汲汲营营的姐姐,说不定又有什么事(情qíng)要求她了。

    果不其然,她刚被迎进屋子,连口(热rè)茶还没来得及喝上,莫心妍便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找她回来的目的。

    “你家绾儿如今也六岁了吧?就比嘉哥儿小四岁,嘉哥儿是二房嫡长子,人又聪慧又机灵,现在在宫中陪着二皇子做伴读,将来必定前途无量。我听母亲说,她有意跟二婶商量将绾儿许配给嘉哥儿呢!”

    三夫人心念一动,想到女儿的美好未来,几乎毫不犹豫地点头应道:“不过就是让她见一见岑姐儿,多简单的事(情qíng),一句话,让她明(日rì)便来吧,我自会领岑姐儿去见她。”

    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样就是!莫心妍弯唇笑了开来,可转念想到杨芷瑶的拒绝,心里又不舒服了起来。

    她得好好磨一磨杨芷瑶的(性xìng)子,叫她知道得罪了她莫心妍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