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莫心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母亲!您终于来接我回去了么?我都等您好久了!”月娘冲到亦萱近前,仰头,嘟着嘴问道。

    亦萱却忍不住想哭,上一秒,她差点以为她就再也看不到月娘了!

    她一把将月娘搂紧怀里,用尽了全力,“月娘不怕,母亲来接你回去了。”

    月娘被亦萱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随后软下(身shēn)子,唇边扬起一抹笑容,两颊的酒窝甜腻可(爱ài)。

    “母亲别担心,月娘很好的,月娘没有害怕。”月娘伸出手拍了拍亦萱的背,安慰她,“母亲去外祖母家有事了,姑姑便带着我去外面玩耍。后来我们碰到了另外一个姑姑,她人可好了,又漂亮又温柔,还给月娘买糖人吃呢!”

    “是吗?”亦萱松开月娘,刮了刮她的鼻子,微笑道:“是母亲多心了。”

    “看来月娘果真跟赵姑娘很合拍呢!”就在她站起(身shēn)想拉着月娘离开的时候,便听到了一阵温柔清丽的女声,好似溪边潺潺流水,又好似三月柔媚(春chūn)风,一下子便吹进了人的心里。

    这声音,真是好听呢!

    亦萱下意识地转过(身shēn),想要看一看拥有这样好听声音的人到底是谁,然后便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她(身shēn)穿一件蜜合色绣玉簪花绫袄,下着月白色的千水凌云裙,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让乌云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荡dàng)dàng)漾间妩媚惑人。整个人都那么淡雅温润,气质出尘,却又不似那般高傲冷艳,让人不敢直视。

    这样美得惊心动魄,令人一眼难忘的女子。亦萱可以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她,可是,她的(身shēn)上却有着让她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直到她朝她轻轻绽放出一抹微笑,露出了颊边两颗清浅的梨涡,亦萱才如醍醐灌顶,一下子将她认了出来!

    月娘!她像月娘!简直就是月娘的长大版!

    她是月娘的生母——莫心妍!

    亦萱控制不住自己微微颤抖的(身shēn)子。却听到月娘在一旁兴奋道:“母亲,便是这位姑姑!她人很好的!”

    只要是人都喜欢美丽的事物,就连月娘这样微微自闭的孩子竟也被美色所迷惑没有怕生!

    还是说,母女天(性xìng),她们有着血脉的牵连。月娘又怎么会怕她?

    “母亲,您怎么了?”或许是亦萱的反应太过反常,月娘终于收敛了笑意。觉察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亦萱没有回答月娘的话,而是盯着莫心妍,一字一句道:“莫……小姐?”

    莫心妍笑了笑,风(情qíng)万种,妩媚多姿,真真是让亦萱自愧不如!

    “赵姑娘真是说笑了,我都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怎么能说成是小姐呢?”

    亦萱听出了她话中的含义。(身shēn)子颤了颤,随后扬唇道:“那莫小姐也真是说笑了,我也已经嫁人了。怎么能说成是姑娘呢?”

    莫心妍的唇边绽放出一抹奇异的笑容,不过她没有再反驳下去,而是挑挑眉。不置可否。

    亦萱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现在脑子乱的很,已经没有办法去判断莫心妍为什么会出现在明宁的屋子里,为什么明宁和她的反应都那样的奇怪,好似她是案板上的鱼(肉ròu),一切都在她们的掌握之中。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

    现在争论下去对她无益,她必须好好冷静地思考一下,好好地想一想,她下一步路到底该怎么走。

    “月娘,跟母亲回去吧!”亦萱牵过月娘的手,镇定地说道。

    月娘点点头,“好。”

    “月娘。”莫心妍突然温柔出声,在月娘回头望她的时候,笑着道:“明(日rì)还要不要跟姑姑一块儿玩耍?”

    月娘歪着脑袋想了想,终究没有直接答应下来,而是转向亦萱,问道:“母亲,可以么?”

    亦萱垂在袖中的那只手就微微收紧。

    莫心妍真是打得一手好如意算盘!她没有贸贸然来认月娘,更没有在顾廷睿在的时候上门闹事,而是趁着这个时机,用一个外人的(身shēn)份想要先笼络住月娘的心!

    到时候,月娘要自己的亲生娘亲陪在(身shēn)边,顾廷睿还会不准么?

    他本来娶她就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月娘不是么!

    她先前可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还以为她不想出击,没想到人家是在寻找机会呢!

    而这一切,提供这一切机会的不是旁人!正是她之前当做家人般对待的顾明宁!

    亦萱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qíng)了。

    愤怒吗?有,但不是全部。心痛吗?委屈吗?难过吗?懊悔吗?

    所有不快的(情qíng)绪,她通通都有!

    “母亲?可以吗?”月娘糯糯的声音让亦萱从那样复杂的心(情qíng)中回过神来。

    她垂眸,看着月娘隐含期待的眼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她若说不准月娘肯定会失望,到时候莫心妍再跳出来唱白脸可不就着了她的道!

    可她若说准,那岂不是将月娘又往那女人(身shēn)边推了一步?!

    她倒不是想阻止月娘跟她生母相认,可是这个女人这般虚伪势力,先抛弃月娘,后又害得月娘得了自闭症,现在又为了自己的利益想把月娘重新要回来!她怎么能让月娘跟这样的母亲相认!怎么能让月娘就这样被这个女人利用!

    于是她思虑片刻,对着月娘微微一笑,道:“看月娘的意思啊,母亲本打算明(日rì)带月娘去外祖母家找念哥儿玩耍,若是月娘要跟这位莫姑姑去玩耍的话,那便只能改天再去找念哥儿了。”

    “那月娘要去外祖母家,要去找念哥儿玩儿!”月娘考虑都没有考虑就立刻下了答案,顺便还拉过亦萱的手,笑嘻嘻道:“月娘上次答应念哥儿下次去要带我们府上最好吃的芙蓉糕给他吃!”

    在小孩子的心目中,大人无论怎么美怎么好都比不过同龄的孩子来的有吸引力。

    亦萱松了口气,随后捏了捏月娘的脸,重重点头,“嗯,好,没问题!”

    月娘便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还不忘很有礼貌的回头对莫心妍道:“莫姑姑,月娘明(日rì)不能陪你玩耍了,真对不起。”

    莫心妍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但脸上的笑容依旧无懈可击,“没事,月娘明(日rì)要玩的开心点哦。”

    虽说没事,亦萱分明看到了她紧咬的牙关和紧握的双拳。

    亦萱很不厚道地笑了笑,对莫心妍道:“那我便先带着月娘回去了,我们改(日rì)再见。”她知道莫心妍不会善罢甘休的,她们以后要见面的次数恐怕多得很。

    莫心妍也微笑道:“好,改(日rì)再见。”只是垂下眸的时候掩住了眸中一闪而逝的愤恨和恶毒。

    赵亦萱,你别得意!等过不了多久,月娘(身shēn)边的母亲,言之(身shēn)边的女人,还有这将军府的女主人都会易主!

    就再多给你享受几天当将军夫人的(日rì)子吧!

    亦萱出了院子,那笼在她周(身shēn)的压抑之气终于渐渐散去,她握紧月娘的手,头一次觉得,这份婚姻并不是那么容易经营。

    不过,顾廷睿,为了你,我会坚持下去的,绝不会辜负了你对我的(情qíng)意!

    “小小姐没事啊!”瑞珠和研碧看到月娘完好无损的样子,立刻激动地上前抱住了她,喜极而泣。

    月娘被她们又是搂又是亲的弄得难受极了,直往亦萱的怀里钻去,“母亲,母亲,救我……”

    亦萱看着她们三个闹腾的样子,心里稍稍松快了些,便将月娘拉到自己(身shēn)后,抵住瑞珠的额头道:“混闹什么,没个体统!”

    瑞珠吐了吐舌头,站好(身shēn)子,好奇道:“既然小小姐没事,那赶紧带出来不就行了,怎么要那么久?”

    亦萱的(身shēn)子颤了下,随后叹了口气,忧郁道:“出大事了。”

    “什么事?”瑞珠眼皮跳了跳,略微不安地问道。

    “回去再说吧!”

    回到融雪阁,安顿好月娘,亦萱才将自己在明宁屋子里的那些事(情qíng)完完全全地说了出来。

    “什么?姑(奶nǎi)(奶nǎi)她居然这么做?!她难道不晓得莫心妍之前是怎么对待将军怎么对待月娘怎么对待将军府的么?她之前不是顶讨厌莫心妍甚至因为她还对姑娘您冷眼相加的么?她现在为什么要和那女人合起火来算计姑娘?!她可是咱们这一边的人啊!”

    瑞珠的错愕完全反应了亦萱的心声。

    是啊,她也很奇怪,她也很纳闷,明宁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但现在,又岂是追究这些东西的时候?

    “现在可不是管姑(奶nǎi)(奶nǎi)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时候,现在咱们的当务之急便是想办法在将军回来前将那个女人解决掉!否则一旦月娘依赖上了她,等将军回来,一切都完了!”研碧越想越觉得害怕。莫心妍是月娘的生母,母女连心,这样的羁绊就算姑娘做的再好也比不过啊!

    “将军那么讨厌莫心妍,应当不会那么做吧?”瑞珠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