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绝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忠勤伯府为表衷心,将缪永仁能调动十万精兵的兵符上交给了皇上,也正是因为此举皇上才确信忠勤伯府的确不知沐王造反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意他们从获了满门抄斩之罪的沐王府将女儿莫心妍带了出来。

    “整个事件中,忠勤伯府不仅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牵连,反倒还获得了不小的利益。缪永仁的财产,先皇的重视,当时连带着莫太妃和永庆王都抬高了不少(身shēn)价。先皇要立永庆王为储君的消息也是那时候传出来的。”亦萱静静地看着赵亦兰,一字一句道:“堂姐,你认为,这所有的事(情qíng)当真都只是巧合吗?”

    赵亦兰的脸上已经褪尽了血色,她似是根本不相信亦萱的话,拼命摇头道:“不,不会的,不可能!”

    亦萱勾唇冷笑,“不可能?那你是不是要嫁过去之后被折磨死才会相信我说的话?堂姐,那缪氏生不出孩子对谁有好处?开始那忠勤伯府是为了谋夺缪永仁的权力财产,所以不能让缪氏生下孩子,后来出了太子的事(情qíng),他们索(性xìng)一不做二不休,泄露他的行踪又杀了缪氏,将他所有的财产都揽过来,后来更甚至利用这件事(情qíng)消除了先皇因沐王对他们产生的疑心。所有的事(情qíng)都是一步步算计好了的,没有一件是纯粹的。他们的亲事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那缪永仁也不用脑子想一想,他一介武夫,忠勤伯府世家大族凭什么会看上他的女儿!所以堂姐,你还认为你嫁去忠勤伯府是个好归宿吗?我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利用你干什么,但想必和将军府脱离不了关系,我不能,让你冒险,更不能。陷将军于不义。”

    赵亦兰的(身shēn)子好似寒风中的蒲草,开始瑟瑟发抖。

    “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她跪了下来,绝望又痛苦地看着亦萱。

    亦萱撇过脸,不去看她求助的眼神,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罢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夫人终于开口,声音犹如冬(日rì)寒冰,森冷得让人不寒而栗,“我同你父亲母亲都商量过了,你(身shēn)子已经不清白了,不嫁去忠勤伯府也没有人会娶你。去静月庵吧。去那儿,好好忏悔你的罪过,永远。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静月庵,是京都城郊一所小小的尼姑庵。

    赵亦兰的(身shēn)子瞬间僵住,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尖叫道:“我不要做姑子!祖母,我不呀做姑子!”

    老夫人哪里会理她。还是静静闭着眼睛,手中的佛珠捻动不停,好似看她一眼就是罪过一样。

    “母亲,母亲!你帮帮我,你帮帮我啊!我不要做姑子,我不要做姑子!”赵亦兰又转向陈氏。哭得撕心裂肺。

    陈氏抱着徐婉清哭得伤心,此刻闻言,眼泪更是汹涌而出。她不忍心去看赵亦兰,只能颤抖着嗓音道:“兰儿,我的兰儿,母亲,母亲也没有办法。你这是要为你做的事(情qíng)付出代价啊!”

    赵世(春chūn)在一旁冷着脸,僵硬道:“别废话了。收拾东西立刻启程吧!不让你做姑子,忠勤伯府那儿也没有交代,你只能做姑子!”

    “我不要!”赵亦兰尖声失叫,猛地站起(身shēn),(身shēn)子摇摇晃晃地差点要晕过去,她痛恨地看着赵世(春chūn),尖着嗓子道:“您是我的父亲,我是您的女儿!您怎么能让我做姑子!怎么能!父亲,您是要毁了我的一生吗?!”

    赵世(春chūn)撇过脸,眸中的痛苦和哀伤清晰可见,可是他只能冷着一张脸,漠然道:“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你该为你所做的事(情qíng)付出代价。忠勤伯府的大爷要娶你,你若不去做姑子,你能怎么办?”

    “我可以不嫁啊!我也可以嫁给别人啊!为什么我一定要去做姑子!”

    赵世(春chūn)痛斥道:“你简直是愚蠢!你名节尽毁,谁还会娶你?再者忠勤伯府的大爷要娶你又有谁敢得罪他娶你?!你若不去做姑子,宁愿呆在赵府一辈子也不肯嫁给他,忠勤伯府的人又会怎么想我们?他们会以为是你祖母的((逼bī)bī)迫,会以为是赵府要跟他们对着干,你是想要置赵府于不义吗?!”

    赵亦兰不管不顾地尖叫道:“那您就要置我于不义的境地吗?难道赵府的前途要比我的未来还重要吗?!”

    “这一切还不都是你自找的!”

    “对,是我自找的,是我自找的,可是那还不是因为你们都不为我谋划我才只能自己为自己争取!你们瞧瞧元娘,她可以嫁给将军,难道你们就甘心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介平民或是什么没有出息的纨绔子弟么!”赵亦兰绝望到极致突然变得软弱,她眸中的眼泪大颗大颗地砸落下来,看着赵世(春chūn),哀声道:“爹,您跟娘还有祖母从来都看不上我,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可是,再看不上,我也是你们的亲生骨(肉ròu),为什么你们就不能设(身shēn)处地地为我想一想呢?”

    赵世(春chūn)被她看得说不出话来,心里一阵阵地发酸。

    陈氏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嘴里不断念叨着我苦命的孩子啊!

    老夫人冷眼看着这一幕,未发一言。

    赵亦兰陪着陈氏一起哭,哭着哭着,她突然语出惊人,“谁说没有人愿意娶我!让将军娶我啊,让他娶我,就说将军早就看上了我,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嫁过去了!而且,将军权大势大,忠勤伯府的人不敢怎么样的!”

    这样一句话,无异于平地一声响雷,将众人都惊吓得不轻。

    她居然能想到这种主意?!

    赵亦兰,谁说你没有脑子的?

    亦萱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最后那一点同(情qíng)都因为她的这番话消失殆尽。

    “混账东西!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东西!”赵世(春chūn)刚刚升腾起的对这个女儿的愧疚也因为她这样不着调的话消失得干干净净。

    老夫人也气得手直发抖,“你是想要效仿娥皇女英和你妹妹共事一夫么!”

    陈氏惊愕地忘了哭,愣愣地看着这个女儿。

    徐婉清的脸色也蓦地冷了下来。

    “给将军做妾,也好过去庵堂里做姑子!还说你们不是偏心!你们就是偏心元娘,你们就是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否则为什么你们宁愿我去做姑子而不让我给将军做妾!”

    “你这个畜生,这样腌臜的念头你都有,我真是白养你了!”赵世(春chūn)又是心痛又是恼恨,心痛这个女儿为什么就是不明白他的苦心,恼恨这个女儿为什么没有半点聪慧!送去尼姑庵做姑子只是暂时的托词,等到这个风波一波,他们就悄悄带着她回江南,届时随便找个平平凡凡的人嫁了,总好过丢了(性xìng)命!

    只是,这件事却不能够告诉她,因为这个女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告诉她,只会毁了他们辛辛苦苦计算好的计划!

    赵亦兰哪里会晓得还有这么一出戏,只以为是爹娘祖母都放弃她了,一时间万念俱灰,生无可恋。做姑子?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若要她跟青灯古佛一生为伍,她当真做不到!

    “你们会后悔的,你们一定会后悔的!”赵亦兰眼神里含着剑芒,冰冷又痛恨地扫视了屋子里的人一圈,等看到亦萱的时候,那眼神就恨不得要将她千刀万剐,好似她是她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

    亦萱心中一惊,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便对着底下的丫鬟喊道:“你们拦着她!”

    话音未落,赵亦兰就猛地一头朝一旁的柱子上撞了过去。

    然,幸好亦萱喊得及时,丫鬟们拦住了她,才没有酿成悲剧。

    陈氏吓呆了,好半响才缓过劲来,她突然推开徐婉清,猛地冲到赵亦兰面前,不管不顾地捶打了起来,失声痛哭道:“你这是要((逼bī)bī)死我啊!你要死了,你让母亲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我这么疼你(爱ài)你,是为了让你有朝一(日rì)寻死的么!你这个混账,不肖女,你要((逼bī)bī)死我才甘心呐!”

    赵亦兰紧紧抱着陈氏,呜咽道:“母亲,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不要做姑子,我不要做姑子,母亲,求求您救救我,您救救兰儿吧!”

    看着赵亦兰狼狈不堪的模样,陈氏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绞碎了,她该怎么救她?她能怎么救她?

    她们母女抱在一起痛哭的模样让人瞧着万分不忍,赵世(春chūn)瞧着微微动容,忍不住将视线移到亦萱的(身shēn)上,眸中饱含乞求。

    亦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她抿了抿唇,轻轻摇了摇头,“我不能。”

    赵世(春chūn)眸中的期望便变成了绝望。

    “元娘,元娘!”陈氏突然转过(身shēn),毫无形象可言地跪倒在亦萱面前,哭求道:“伯母知道是兰儿对不住你,可算伯母求你了,你就帮她一次吧,她可是你的亲堂姐!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吧!”

    亦萱皱了皱眉,侧(身shēn)避开陈氏的跪拜,而后蹲下(身shēn)将她扶起来,耐心道:“伯母,您先起来说话,别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