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巴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回赵府的马车上,亦萱怕赵亦兰这样的(性xìng)子会冲撞了沐王妃和明宁,便好心叮嘱道:“堂姐,在将军府不比赵府,更不比你在江南,你凡事都要有些分寸,不要想什么做什么,说话也要注意。我的婆母人很好,只要你不惹怒她,她一般不会给你脸色看。但是我小姑子明宁却是个孤傲的(性xìng)子,说话也有些冲,若是她不小心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你也只当做没听见,千万不可以跟她吵嘴和争论,她毕竟是将军的妹妹,是你我都得罪不起的。”

    赵亦兰撇撇嘴,不耐烦道:“你絮叨够了没?嫁了人就这么婆婆妈妈的。你不是将军夫人么?难道你还怕了小姑子不成?你嫁给将军就是将军府的主人,那什么明宁的才是寄人篱下!”

    就知道她会这么说。亦萱翻了个白眼,耐着(性xìng)子道:“这怎么能一样?她毕竟是将军的亲妹妹,我要给她最起码的尊重,堂姐,算我求你,我答应祖母和大伯母让你进将军府,不是让你来给我惹麻烦的。”

    赵亦兰没好气地应道:“知道了知道了,你能不能别那么多废话!”

    亦萱被她噎住,索(性xìng)不想搭理她了。

    谁知道赵亦兰却突然神秘兮兮地捅了捅亦萱的腰,亦萱甚至一痒,扭头,没好气道:“你干嘛?”

    赵亦兰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好奇又谄媚的表(情qíng),“喂,元娘,我听人家说威远将军威风凛凛,仪表堂堂,有万夫莫开的气势,京城好多女子都喜欢他,可是真的啊?”

    亦萱皱了皱眉。冷下脸道:“是真的又如何?反正你也看不到他,等到他回府,若你亲事还是定不下来,我可不会再收留你在将军府了。”

    “德行!”赵亦兰撇撇嘴,悻悻地收回前倾的(身shēn)子,“不过是好奇问一问你,瞧你那小气吧啦的样子,好像我会同你抢一样!谁稀罕啊!我可是有喜欢的人的!”

    听她提到这个亦萱气就不打一处来,忙沉下脸道:“你可给我注意点分寸!堂姐,你二十一了。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了!若还是这般没轻没重怎么嫁人?我带你来将军府是要给你说亲的,若是叫人晓得你心心念念着别人的丈夫,要去给别人做妾。还有谁敢娶你?我拜托你用脑子想一想!若你真对慕容轩那么痴心不改,那现在就立刻下车,省的以后给我给将军府给赵府丢人!”

    “那你呢?既然你可以嫁给威远将军,凭什么我不可以?”赵亦兰当即反唇相讥。

    亦萱脸色发白,“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赵亦兰冷哼一声。不屑道:“别在我面前装清高,你以为你跟慕容轩的事(情qíng)我拿不出证明就是真的没有发生过么?至少我还只是想想,而你却是真真正正做了,还不知道是不是完璧了!你都能嫁给威远将军那样的人物,凭什么诅咒我嫁不出去?我赵亦兰哪一点比你差?”

    亦萱气得浑(身shēn)发抖,她费了好大的努力才没让自己一巴掌打到她那张不可一世的脸上。

    “堂姐。我敬重大伯和大伯母才会对你百般忍让,更是为了祖母才会答应让你来将军府。但这不代表我就会任由你胡作非为!我是什么(性xìng)子的人想必堂姐你清楚的很,我会不会撕破脸面现在就把你踢下马车你也清楚!你若再敢说我一句是非。现在就给我滚蛋!到时候无论你是要回江南还是去四川,都随便你!”

    说到四川,赵亦兰立刻就丧了气,只好嘀咕道:“不说就不说,自己能做得别人就说不得。真是霸道。”

    亦萱冷冷地盯着她看了一眼,脑海中已经转过千头万绪。想着到底该用什么办法,才能又不得罪大伯一家又能尽快把赵亦兰打发掉。

    一行人很快回到了将军府,亦萱让瑞珠她们带着月娘先回融雪阁,自己则带着赵亦兰去往老夫人的住处。

    老夫人对于赵亦兰的到来倒是没有丝毫异议,见赵亦兰一副温婉贤淑的江南水乡模样,还忍不住赞叹道:“这江南水养出来的人儿就是与京城的姑娘们不一样。瞧这水嫩嫩的皮肤,当真可以掐出水来!”

    赵亦兰对这番话很是受用,她虽是京都人,却是江南水乡长大的,最引以为傲的便是她水嫩莹白的肌肤!于是立刻谄媚道:“老夫人,其实小女这是用了咱们江南很有名的一家胭脂阁的珍珠粉,对皮肤特别的好!若是您喜欢,小女这儿还有许多,都是从江南带来的,还未曾用过。若您用了,保管不出三月,肌肤立刻变得莹白玉润!”

    哪有女子不(爱ài)美,纵使沐王妃年纪大了,夫君又死了,但并不介意自己可以变得更美一点,于是欣然点头同意,对赵亦兰倒也有了相当的好感,并吩咐亦萱好生招待着。

    出了苍暮阁,亦萱对着犹自沉浸在赞赏中洋洋自得的赵亦兰道:“堂姐以后都要这样表现才好,说不定以后不用我介绍,婆母自会介绍个合意的给你。”

    赵亦兰挑挑眉,傲然道:“这还用你说,对什么人该用什么态度我心里清楚的很,好歹我也比你多吃过三年的饭!”

    听她吹嘘成这样亦萱也就不便说些什么了。

    此后几(日rì),赵亦兰果然安分守己,没有一点在赵府的刁蛮霸道,对下人们也都亲切和善,对处处瞧不上她的明宁更是没有发过一丝脾气,温和纤柔的都不似她认识的那个赵亦兰!若不是她晚间会到她这儿诉苦漫骂,她都要怀疑这人是不是被掉包了!

    连瑞珠和研碧都不由奇道:“从来不晓得堂姑娘装起来倒是比柔姑娘还要厉害!这若是没见过她的人定要以为她是个温婉的大家闺秀了!”

    亦萱沉吟道:“她从前在江南没有什么忌惮害怕的,自然不需要去装。在赵府又没什么可在乎了,也不必伪装自我。一个女子若是隐藏真正的自我,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肯定是有了什么需要争取的东西!”

    “堂姑娘不是喜欢慕容少爷么?这将军府能有什么她在乎需要争取的东西?”瑞珠疑惑不解地问道。

    研碧便接话道:“我瞧着堂姑娘似乎想要获得咱们老夫人的喜(爱ài)。想必她是不相信咱们夫人能给她介绍什么好人选,所以打算从老夫人(身shēn)上下手。”

    除了这个解释,似乎也没有别的解释可以说得通了。

    亦萱淡淡道:“管她想要做什么,总之只要不给我惹麻烦就成。届时等到将军回府,无论她姻缘成不成,她也就没有理由再呆下去了。”

    又过了几(日rì),这期间亦萱陆陆续续收到了一些夫人的邀约,她也都毫不吝啬地带着赵亦兰前往,拜会了各府的夫人,言辞之外透露出了想要结亲的意思。虽然赵亦兰年纪大了,但是威远将军的名号在外,再加上赵亦兰表现的虽谈不上落落大方,至少也有江南小女儿的柔美婉约,因此想要攀亲的人并不在少数。

    亦萱倒是真心实意地为她感到高兴,这些人家都是有声望的名门望族,可以满足了赵亦兰表面上的虚荣心,但是攀亲的都是一些并不得志的庶子次子,靠着祖上的荫庇过(日rì)子,虽不至于大富大贵,但只要赵亦兰想要好好过(日rì)子,衣食无忧、鬟婢环绕总是不成问题的。

    就算是最坏的结果,赵亦兰不想要好好过(日rì)子,把人家府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因为是不受宠的庶子,那些主母想必对她这个介绍人也不会多有怨言。

    于是亦萱便把有意攀亲的几个人家的少爷都了解了一下,挑选了几个人品不错的给赵亦兰过目,想着这么多她总该有一个看上的。谁知道她当场就撂脸子,指着她的鼻子大骂道:“赵亦萱,你存的什么恶毒的心思!居然要把我许配给这种纨绔子弟!我就知道你不是真心实意地为了我好,你巴不得我不好过你心里才舒坦!说什么让我好好过(日rì)子,你自己怎么不找庶子成亲!安(允yǔn)也人品贵重,前途无量,还那么喜欢你,你不是照样瞧不上!凭什么让我跟个庶子,假惺惺,虚伪!”

    亦萱当时差点要被她气得背过去,她不断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告诉自己赵亦兰就是这样一个口无遮拦的人,不要跟她这种人计较,才渐渐平了怒气。

    这之后,亦萱都不想再搭理她,那些攀亲的人家也被她以借口拒绝了。她想着,最多也就三四个月,等到顾廷睿一回来,她立马让赵亦兰滚蛋!那些什么颜面(情qíng)分什么的,统统都不想跟她讲,再也不要受这窝囊气!

    赵亦兰也倒好,见亦萱不再为她张罗着婚事,索(性xìng)就赖在将军府,处处逢迎巴结,把沐王妃哄得眉开眼笑的,甚至还当着亦萱的面夸赵亦兰是个体贴懂事的。

    亦萱听着只能冷笑,也不好戳穿她,免得坏了沐王妃的兴致。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