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岔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不,你有办法!人生绝不仅仅只有一条路,而你,选错了路!”亦萱盯着她,冷冷说道。<冰火#中文 www..com而后又转向赵亦柔,不屑道:“你以为你们的计划天衣无缝,太傻。被我发现,你能不能活着还是个问题,你以为你能把这件事抖出去?赵亦柔,会死的人是你才对。”

    赵亦柔竟然没有半分波动,她十分平静地看着亦萱,唇边勾起一抹淡笑,“从被你发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计划失败了。只是,你也输了,赵亦萱。”

    亦萱盯着她,没有说话。

    赵亦柔继续道:“从前我从未想过你会上什么人。哥哥对你那么好,你却从来都冷硬无。我就想,或许你天生不会人!只是没想到,原来还有这么一出戏!赵亦萱,你当真以为你嫁给秦麓就会幸福无忧?我曾经是这么以为的,但现在,这封信告诉我,你只会更加痛苦,一辈子都无法面对自己的夫君!你的秘密,永远都是你心底对他的罪恶!你还要嫁给他吗?你还认为嫁给他可以高枕无忧吗?我不能嫁给哥哥,我也从不认为嫁给别人我就能忘了他!赵亦萱,如果你可以,如果你真那么铁石心肠,那我无话可说。算是我,输的彻底。不过输给一个无心之人,我并不认为我比较惨。”

    “你说够了吗?”亦萱冷眼看她,嗤笑道:“跟我玩攻心之计你还嫩的很,我嫁或不嫁,都不会受你的影响。”

    只是,她为何控制不了不断颤抖的指尖和越来越痛的心?

    赵亦柔的脸越来越冷凝,她知道自己真的输了,赵亦萱是没有心的,她斗不过她!她和慕容轩的秘密。要么她彻底烂在肚子里,要么,她就得死。祖母和父亲,不会许这件事传出去的。她之前本是打算。在赵亦萱成亲那抖出去的,那样,谁也挽救不了。

    亦萱走上前,伸出手。漠然道:“把信还给我,否则,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赵亦柔不可思议地看着亦萱,“你。你愿意放过我?!”她以为她要把这件事告到祖母和父亲那儿去!

    亦萱趁她愣神之际一把抢过她手中的信,随后当着她的面,毫不留地撕毁。

    “永远没有这段过去。都是你想陷害我的臆想罢了!”亦萱又将视线转到窗台上那盆青翠滴的绿水秋波上。这盆花,她照顾了六年,已经够本。

    “这花怎么来的,是不是私相授受三妹妹你应该很清楚!要用这个陷害我,你不是傻是什么?你真以为赵亦柔想帮你?”

    赵亦月握着发颤的拳头,不发一语。

    “要想嫁给秦家少爷,那你去跟祖母求。别到我这儿来闹!”

    赵亦柔讥讽她,“赵亦萱,你真可怜。勇毅公府家那少爷也是真惨。”

    亦萱根本不想跟她做口舌之争,她只问,“是谁给你的钥匙,又是谁里应外合放你进院子的?”她刚刚喊得那么大声,瑞珠跟研碧都没有进来,想来是被什么给绊住了。

    “你不是很有本事么,自己去查!”赵亦柔毫不示弱地回瞪过去。

    亦萱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狠狠收力,森冷道:“别我,我现在没什么好怕的,你要想死,我成全你!”

    赵亦柔终究是怕死的,她被亦萱不管不顾的眼神吓呆了。她想,她要是再敢刺激她一句,她果真会要了她的命。

    只是,要她就这么说出来,她怎么能够甘心!算计不成,竟还反过来被她压制地死死的?!

    亦萱见赵亦柔迟迟不肯说话,手上的力道更重了几分,直把赵亦柔疼得喊娘。

    “赵亦萱!你就算杀了我又怎么样?你杀了我你跟慕容轩之间的私就不作数了么?你杀了我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面对秦家少爷了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的丑事总有一天会被发现的,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做人!”赵亦柔拼命大叫。

    亦萱不跟她掰扯这些,“我问你,我院子里的细是谁?!你要是不说,我就一个个去查,我不信我查不到,到那时候你要害我的丑事暴露,我看是谁先死!你以为我真的怕你?”

    赵亦柔死死地盯着亦萱看,良久,突然笑出了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赵亦萱,你根本不想嫁给秦家少爷!你根本就不气我这么做,难怪你肯放了我!你巴不得我说出去对不对?你不想闹大,不想赵府名誉受损,但是你却想让赵府的人都知道,这样,你不仅可以保全名声,你也可以不用嫁给秦家少爷!呵呵,没想到我这么做反倒让你称心如意了!”

    亦萱并没有否认。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内是谁?”不管她嫁不嫁,她的人里面,永远不能有背叛她的!

    赵亦柔还想跟亦萱叫嚣,却突然听到赵亦月仓皇尖叫了一声,朝她看去,只见她惊恐地看着门外,脸色惨白。

    亦萱跟赵亦柔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房门口,赫然站着一绿衣妙龄女子,她的脸上,满是惊愕。

    ☆★☆★☆★

    亦萱跟慕容轩私通的事终究是暴露了,那绿衣女子正是秦麓的二姐,特意在婚期临近前来府上相看亦萱的,没想到却遇上了这么一出姐妹闹剧,听到了那么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秦麓的二姐来府中不是巧合,却也并不是赵亦柔和赵亦月请来的。老太太顺藤摸瓜,总算找着了始作俑者,便是亦萱院子里的巧儿,是落梅最要好的姐妹。她这么做,不过是自作聪明,想帮赵亦柔一把罢了。

    一切就都说得通了,落梅是个单纯的,又和研碧玩的好,被巧儿随便一糊弄就把研碧灌醉了,拿到了钥匙。而她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因为在葳廷轩不得用,她想当大丫鬟,亦萱却从不给她露脸的机会,这才心存了怨恨。所以当赵亦柔告诉她事成后她要去王赋安府中生活,要提拔她为一等大丫鬟的时候,她便心动了。

    老夫人怒及,当场就让人杖毙了她。

    可纵然这样,却架不住事已然败露,这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速传入了秦府。

    秦府的人气急败坏,冲到赵府质问,嚷嚷着要退婚,将亦萱说成一个道德败坏、行为不检的女子,言辞难听至极。

    徐婉清和老夫人碎了心,又是求又是威又是利,用尽各种办法,总算通过王赋安打点让秦府的人答应不将这件丑事捅出去。但这婚,必须是要退的。

    可亦萱跟秦麓婚期将近,贸贸然退婚难保外头会怎么胡乱猜测,对赵府对秦府都是不好的。徐婉清提议让赵亦柔代嫁过去,一来年纪相仿,可以将赵亦柔过继成嫡女,对外说成当初谈的本就是二姑娘和秦少爷,扯几个谎就能糊弄过去。二来赵亦柔虽为外室女,然舅舅却是朝中三品大员,秦府没有不同意的道理。三来,赵亦柔一嫁过去,秦府还是和赵府成了姻亲,自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便永远不会将亦萱这件事说出去。

    王赋安也觉得秦家少爷人品贵重,秦家门风又好,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夫婿人选。再者赵亦柔已经及笄,她却心心念念着自己的堂姐夫,藏的是永不嫁人的心思。王赋安愧对王丽盈,怎么可能让赵亦柔孤独终老?

    老夫人心俱疲,对此事不发表看法。

    赵世秋欣然同意。

    可是,赵亦柔又怎么可能会同意?!

    她哭,她闹,她寻死觅活,怎么都不肯嫁给秦麓,甚至还扬言若要她嫁给秦麓,她就把自己喜欢的是安的事在新婚那天当着丈夫当着公婆的面抖出来。

    所有人都被她不要命的架势吓到了,最后还是老夫人说,“罢罢罢,左右赵府也不是养不起她。她要不想嫁谁也别她,这后的人生路还得她自己走,但愿她以后不会后悔。”

    就这样,赵亦柔总算求仁得仁。秦家少爷在京都小有名气,论人品相貌不比安差分毫,人人都道赵亦柔生在福中不知福。

    赵亦柔不肯,秦麓能娶的就只有赵亦月和赵亦云了。但她们两个都是庶女,生母又份卑微,秦家的人怎么可能会同意?

    事先这么搁置了下来,成了赵府最头疼的问题。

    而事件最重要的当事人,亦萱,却是所有人中最轻松的一个。

    她被软了,可她却觉得这比她嫁人更让她开心。

    徐婉清本还整喜泪洗面,心亦萱今后该怎么过活,但见她整里没心没肺地捧着书读,要么就画画,好像根本没有烦恼,她这心里就十分不是滋味,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胡嬷嬷宽慰她,“小小姐是明白人,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许咱们觉得女子嫁人才有出路,但瞧瞧明珠小姐,却是极其潇洒自在的,凡事自己做主。小小姐小时候就十分羡慕她。”

    ☆★☆★☆★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