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度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丫鬟们都来劝,徐婉清听到动静也来劝,每个人都用尽十八般武艺哄她,可人越是多,她越是害怕,哭得就越凶,声音已然嘶哑到不像话。www..

    亦萱知道再不制止下去可能真的会出大事,月娘她不是正常小孩,不会哭一会儿就停,她真有可能把自己哭坏了。

    当务之急便是将所有的人都遣走,等到屋子里只剩下她跟月娘两个人,她一遍又一遍的哄,温柔耐心至极,约莫半个时辰,才终于哄的月娘止住了哭泣。

    看着脸颊上仍旧挂着两行泪珠的月娘,亦萱重重舒了口气,她伸手替她擦干净脸,搂过她道:“是萱姐姐疏忽了,没想到你会这么害怕,对不起。”

    月娘死死咬着嘴唇,不发一言。

    亦萱又深深叹了口气,牵过她的手道:“瞧,都哭的不漂亮了,萱姐姐带你去重新梳洗一番好不好?等梳洗完了,再回家?”

    月娘仰头看着她,眼睛里还是含着一泡泪,不过却乖乖地点了点头。

    亦萱亲自端来水,替她洗干净脸,又将她压倒梳妆台前,重新梳理她刚刚哭闹时弄乱的双髻。

    温柔的指尖在月娘的发丝飞舞,窗外的阳光洒来,给亦萱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月娘这么看着,微微晃了神。

    亦萱替月娘梳好双髻,系上粉蓝双色缎带,又换了嫩黄色的衣服,刚刚还哭闹的令人头疼的小姑娘就变成了一个乖巧懂事,萌态尽显的小可

    亦萱不敢再将月娘带出去认人,刚刚是她心急了些,这种事还是要一步一步慢慢来。离她嫁人还有三个月,那时候应该会好很多。

    有几个丫鬟进来送糕点,亦萱仔细瞧着月娘。她并没有很害怕。亦萱微微放了心。

    徐婉清也进了屋,避开认真吃着糕点的月娘,问亦萱这是什么人,虽然对外宣称是捡来的小丫头。要替她找爹娘,但徐婉清看月娘通的打扮,便知道她来头不小。

    亦萱据实以告,将她小时候是怎么救了顾廷睿。之后怎么请他帮忙的事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徐婉清。

    徐婉清听完是震惊不已,瞪着亦萱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个女儿,还是有多少事是瞒着她的?!

    亦萱很无辜道:“当时我也没想到他就能成为威远将军,毕竟是朝廷钦犯。知道的人越多越不好。除了要帮忙的赵忠和明姨,谁都不知道。”

    徐婉清看着亦萱理所应当的模样,挫败地叹了口气。最后朝月娘处示意了下。道:“这孩子我瞧着有些问题。你还真打算将这活揽到自己上来?若真好了确是还了,好不了你怎么给将军交代?”

    亦萱也朝月娘看去,恰好这时候月娘吃完点心抬头,与她四目相对,黑亮的眸中充满了信任和依赖。

    亦萱冲她莞尔一笑,随后对徐婉清道:“我帮她,先前或许是为了报将军的恩。但现在,是真的喜欢她。月娘她,很可怜。”

    徐婉清很无奈,最后叹了口气道:“左右你还有三个月要嫁人了,随你怎么折腾吧!好在这丫头跟念哥儿年龄相仿,也能给念哥儿做个伴。”

    亦萱笑嘻嘻地拉过徐婉清的手,“谢谢母亲!”

    徐婉清还能说什么?能看到元娘重新绽放笑颜,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念哥儿出乎意料地跟月娘合拍。

    这小家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魅力,初时一见月娘,就拉着人家的手喊人家小妹妹,笑的见牙不见眼的。

    亦萱就忍不住想啐他,人家月娘虽然个头小,但可比你大好不好?!

    她本以为月娘会怕得躲到她后,也好给念哥儿那小魔头一点下马威。可谁想到,逮谁怕谁的月娘,这一次竟然没有躲开!而且居然,还冲念哥儿笑了下!含羞带怯的笑,小贝齿衬着红唇雪肤,再露出一对甜甜的梨涡,格外的讨喜。

    若不是月娘跟念哥儿都是四五岁的小家伙,她简直都要怀疑这二人是不是看对眼了!

    徐婉清对此表示很高兴。毕竟这也侧面展示了她儿子的魅力不是?

    念哥儿知道月娘来第一天大哭不止的事,很是洋洋得意地在亦萱面前自夸,“瞧,月儿妹妹不怕我!还是念哥儿比较厉害吧!”

    亦萱打击他,“什么月儿妹妹?人家可比你大,别仗着个子高欺负人家,要叫姐姐!”

    念哥儿不服气地撅起嘴,“谁个子高谁当老大!”说完,或许知道自己说不过亦萱,“蹭”地下溜走了。

    至此,月娘和念哥儿便整黏在一处。向来不喜人跟着的念哥儿,这回是走到哪儿就将月娘带到哪儿。月娘呢,也充分信任念哥儿,跟个小跟虫似的,紧紧地贴着他。念哥儿使坏,将毛毛虫放到四姨娘生的瑜儿裤裆里,吓得瑜儿满院子哇哇大叫,告状告到老夫人那儿,询问之下,月娘也把嘴闭的死死的,绝不透露半点口风,就连亦萱问,她也答“我不知道”。

    自此念哥儿这混世魔王更是当得心安理得,无法无天。毕竟他心目中的月儿妹妹,好像是他们府上的贵客,谁都不敢得罪,有她撑腰,他干什么都不怕了!

    有念哥儿陪着,而且比她这个大姐陪得还要更好,亦萱渐渐放下了心。月娘虽还是话少,却伶俐了许多。几次三番观察下来,发现念哥儿虽然顽皮却懂得分寸,并不会带累了月娘,最后索乐得自在,让丫鬟们看住这两个小家伙,自己躲懒去了。

    新年来临,顾廷睿特地来赵府接月娘回去,月娘却不肯,不肯回杏平村,更加不肯去将军府。她躲在念哥儿屋子里不肯出来,亦萱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无奈之下,只能让月娘这个新年在赵府度过,顾廷睿因此差人送了好大一堆贺礼过来,又送了月娘新年要穿的新衣裳,还包括念哥儿的。

    亦萱对顾廷睿这种让人挑不出半点错的行事作风真心佩服,却又深感无奈。她帮月娘只是出于喜,并不是想求他什么回报。

    过了新年,离婚期越发近了,赵府的人也越发忙碌了起来。只有亦萱前头忙着带月娘,现在又闲在屋子里,最重要的这个当事人搞得好像事不关已。

    这,念哥儿带着月娘和瑜儿去佛堂后边打野果子,有丫鬟们陪着,亦萱没跟着去,一个人窝在屋子里面看书。而瑞珠和研碧她们都坐在屋子里替她缝制嫁衣和盖头,落梅则忙着打络子编同心结。

    瑞珠几次叫亦萱在嫁衣上意思一下绣几针,寓意婚后美满,亦萱都懒得动弹,撂下一句“封建迷信不可信”,直将瑞珠她们堵得死死的,也就不再劝她。

    赵亦云一进屋的时候,便看到这样的场景。当事人一脸悠哉地看着书,反倒是几个丫鬟忙的火朝天。

    “大姐姐,你都快成亲了,怎么还这么惬意?我记得当初连儿姐姐成亲的时候,可紧张的不得了!”赵亦云蹦蹦跳跳地朝亦萱冲了过来。

    别看她已经十四了,却还是改不了天真烂漫的个

    亦萱无奈地看着她,随后将手中的书本搁置在头,坐卧起,拉过她的手道:“这有什么好紧张的?不过是嫁人罢了,到时候盖头一盖,坐上轿子,转眼就成了。”

    “成亲这么简单么?”赵亦云瞪大了眼睛,“连儿姐姐成亲的时候,我怎么觉得很复杂的样子?”

    “那是她想要复杂,成亲这事是看心境的,你想的简单它就简单,你想的复杂它自然就复杂。”亦萱漫不经心地解释道。

    “哦。”赵亦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瑞珠却看的连连心疼,这哪里是姑娘看得开,明明就是对这次的成亲不抱希望所以才会放任自己淡然处之。如果这次姑娘嫁的人是慕容少爷,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只可惜,没有如果。

    “大姐姐,你最近都陪着月娘他们,我来找你几次你都没空!”赵亦云嘟着嘴,十分不满地说道。

    “小孩子的醋你也吃?”亦萱无奈失笑,捏住她的脸颊道:“好好好,索她们今不在院子里,我仔细陪你说说话?”

    赵亦云面色一喜,重重点了点头。

    却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小丫鬟通报的声音,“姑娘,安夫人来了。”

    安夫人?

    亦萱怔了下,才反应过来是赵玉连。都过去这么久了,她还是有些无法适应这个称呼,更甚至想起赵玉连为什么会嫁给安的原因,心里还是觉得无比别扭,根本没办法把她当做初识的那个连儿堂姐。

    “让她进来吧!”亦萱连忙坐起了子,吩咐瑞珠去准备茶果。

    赵亦云撅着嘴,委屈地扯着亦萱的袖子说:“大姐姐好偏心!我来了就什么都没有!”

    亦萱瞪了她一眼,“你来了也没有通报一声,这么咋咋呼呼地闯进来倒还有理了?”待瞧见赵亦云越发委屈的面容,只好无奈道:“所以说自家人没有这么多讲究。不过你也要注意懂点规矩,都十四了,也该嫁人了。”(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