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媚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赵亦柔当即怔在了原地。 .

    生米煮成熟饭?!

    对,对啊!就算现在祖母答应了她嫁给哥哥了那又怎么样?谁知道她会不会反悔呢?还有哥哥,虽然他说过会给她机会,但是这一年以来,她们两个人的关系从未有任何进展,他依旧是待她客客气气,有礼有度,就跟从前她是表姑娘的时候一样!

    如果赵亦萱真的跟祖母提出要嫁给哥哥的,她就真的完了!她会被牺牲,或许以后会嫁给一个令她生厌的人!

    不,不行!她一定不能嫁给别人!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得到哥哥!无论如何都要!

    “好!”赵亦柔重重点了点头,拉过赵玉连的手道:“好,我愿意!”

    赵玉连嘴角扯出一抹奇异的弧度,她点了点头,又道:“不过你知道具体该怎么做么?”

    赵亦柔虽然大胆,却还没有到敢做那种事的地步,所以从未想过,这临时被挑唆做下的决定,她自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我不知道。”她显得有些茫然无助,紧紧抓住赵玉连的手说:“连儿姐姐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赵玉连沉吟一会儿,略为难道:“这件事还真有些不太好办,先别说怎么将安诓骗到这儿来,就算你将他骗了过来,以他的为人,也一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那,那怎么办?”赵亦柔慌乱了片刻,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立刻道:“我知道了!可以用媚药!”以前每次爹来看望娘的时候,娘都会焚一种香料,这样爹爹就不会想回去而会留下来。以往她不懂那是什么,问娘她也不肯说。后来还是无意间听习兰跟娘在房间里谈话才知道那是催人**的媚药。

    赵玉连惊了下,没想到赵亦柔小小年纪竟然懂得这些东西。不过转而又想到她以前跟着王丽盈走南闯北的,见识的东西也多,也就不再奇怪。

    只是……

    “这媚药虽然有效,但你知道从哪里可以弄到吗?”

    赵亦柔摇摇头,可随即眼前一亮,叫道:“或许城东村的住处还有!”那个地方赵府一直没有派人去整理过,一切应当还是以前的模样,那些媚药说不定还有一些。

    赵玉连点了点头,没有没有觉得两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在一起讨论这种事有多么不妥。只悄声道:“好,届时你将安借口骗到你院子里,为了避免他怀疑我会一起陪着你。等到时机成熟,届时我会叫丫鬟特意制造动静,让伯祖母晓得这件事。这样,就算赵亦萱再怎么闹腾,也没有用了。”

    赵亦柔眼前一亮。好似看到了希望,重重点了点头。

    赵玉连看着这样单纯无知的赵亦柔,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

    赵亦柔隔天就找借口要去一趟城东村,说是在成亲之前想去看一看从前住的地方,也算是有个念头。

    当初王丽盈被秋后处斩的时候赵亦柔想去看,却被老夫人关在院子里不准她去。至此在王丽盈临死也没能见到赵亦柔一面,母女俩就天人永隔了。或许是因为这件事老夫人对赵亦柔心里存着愧疚,因此当赵亦柔提出要回城东村。老夫人二话不说便答应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亦柔便回了城东村。她离开这儿的时候是九岁,如今她已经十三岁了,四年过去,记忆中的那些场景似乎并没有多少变化。

    当赵亦柔看到村口的那些甜香四溢的桂花树时。鼻尖一酸,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她这样怀念从前的子。虽然经常见不到爹爹,但那时候每一天都是无比开心的,哪里像现在,她在赵府,照样见不到自己的爹,甚至还要被所有的人看不起,在背后嘲笑她是个野种,嘲笑她过世的娘是个没皮没脸、蛇蝎心肠的人。

    天知道她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是有多难受!

    她娘死的时候她都没能去看一眼,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赵府的人对她和娘亲太过残忍!

    赵亦柔好像看到了王丽盈,她穿着一袭湖碧色的柔纱半臂滚金边长裙,柔软的发丝柔柔地挽了个髻,没有一丝装饰,是那样的妖娆美艳。

    娘亲……赵亦柔捂着嘴失声痛哭起来。她的娘死了,她再也见不到她了!

    “咦!你是王亦柔吗?”突然,赵亦柔听到了一阵兴奋的声音。

    她回过头去看,只见一个穿着粉色棉布印花绫袄的小姑娘,梳着歪斜的双髻,虽然皮肤黑黑的,一双眼睛却跟葡萄似的又大又水灵。

    这样有标志的大眼,赵亦柔一下子认出了来人,“二丫?!”

    二丫立刻兴奋地跳起来,更朝后面的小伙伴们招招手道:“喂!你们看,真的是王亦柔诶!”说完,又调转过头,用一种惊艳的眼神看着她,夸张道:“王亦柔,几年不见,你竟然变化这么大?就跟仙女似的!”

    被人夸赞长得好看,还是从前欺负过她的人,赵亦柔多多少少有些虚荣。刚想开口炫耀一下自己如今的份,就又听到二丫问道:“喂,你到底去哪里了?我之前还特意来去你家找你玩,结果你娘说你走了,说你跟你那个有钱的爹回去了!后来没过多久你娘也走了,你们都去哪儿了呀?还有人说你娘已经死了,是真的假的?”

    她连珠炮似的问话让赵亦柔无言以对,更让她有些气闷,不由骂道:“关你什么事?你问这么多干什么?管好你自己吧!”

    二丫怔了下,随后好脾气道:“我只是关心一下你,你若是不想回答便算了。那你这次回来是来干什么的?我告诉你,你们以前住的那个屋子还在那儿,只是好久没有人进去过,估计不知道脏成什么样了,你若是没地方住便先住在我家吧!我娘烧菜你知道的,可好吃了!而且她这些年也总是念叨你呢!”

    赵亦柔瞬间没了脾气,心里升腾起的更多的则是愧疚。她是知道四年前,二丫娘腹中的男婴是被母亲害死的。

    一想到这个,再看看二丫的模样,赵亦柔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她无法面对昔的伙伴,原来她在痛恨别人,以为别人对不起她的同时,别人其实一直把她当做朋友。

    赵亦柔循着记忆回到了自己曾经的那个“家”。一切都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却又不是记忆中的模样。

    所有的布置都没有变,甚至连墙角她曾经心血来潮中的那些花也分毫不移,只是,早已经枯萎,如同这屋子里布满的蜘蛛网,昭示了它的萧条。

    赵亦柔突然想起从前很多次自己在这屋子里乱跑的模样,那时候她活的单纯又快乐,唯一的不满不过是不能呆在赵府,如今她的梦想终于如愿以偿,一切却早就变了样,再不是当初的那个模样。

    “娘,你说过做人一定要懂得争取,这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否则就是一场空。可是你争取了那么久,却换来那样的结果,若是老天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不会那么义无反顾?”赵亦柔望着曾经王丽盈多次睡过的卧榻,喃喃低语。

    回答她的是屋子里静谧的“沙沙”声。

    赵亦柔轻轻叹了口气,随后握紧双拳,语声坚定道:“若是给我,我应当还会努力争取一次,宁愿撞得头破血流我也不要抱憾终!”

    赵亦柔找媚药并没有花多少时间,直接翻了翻王丽盈从前放东西的柜子就找到了。当她拿着这媚药回去的时候,便和赵玉连制定好了计划。

    “连儿姐姐,我好害怕,你说这事能不能成?”赵亦柔拉着赵玉连的手,神色略显惊惶。

    刚刚她将安诓骗过来,真的叫丫鬟给他喝了加了媚药的茶,现在他正在她院子的堂屋等她,但她却退缩了,并不敢过去实施那个计划。

    赵玉连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眼眸中闪着奇异的光,唇角也不自觉牵动起一抹弧度,她道:“没关系的,我已经叫了丫鬟去叫伯祖母了,你若是现在不去可就错失大好机会了!”

    赵亦柔又害怕又焦急,带着哭腔道:“可是,可是我突然好害怕,若是哥哥以后因为这件事讨厌我怎么办?因为我算计了他,他最讨厌被人算计了!”

    这件事若是真叫赵亦柔做成了,安自然会厌恶她无疑。

    “那要不然就算了?你就等着安被赵亦萱抢走?”赵玉连故意刺激道。

    “当然不是!”赵亦柔立刻反驳,脸色涨红道:“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而且,而且说不定那媚药不起作用,这样的话,我该怎么办?”

    “怎么会不起作用呢?难道你拿的不对吗?”赵玉连故意问道。

    “是对的啊!可是冬儿到现在都没有来通报!这该死的丫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不是因为她是娘派给她的人,她早就把这笨丫头给一脚踹了!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