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温馨一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这样的景色虽然比不上书里写的世外桃源那般如人间仙境,但也如梦似幻,异常美丽。 .

    亦萱心中畅快,体的每一个感官都在感受阳光微风的轻浮,每一个毛孔都被熨帖的自在舒适,心中的郁闷繁杂全都被净化在了这片与世隔绝的空气中,这样的感受实在美妙。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慕容轩笑嘻嘻地在她耳边问道。

    “真好看,你是怎么发现这块地方的?”亦萱赞叹眼前的景色,呐呐问道。

    慕容轩邀功似的道:“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这块地方是有一次我出来打猎,无意间发现的,之后我就时常过来,不过从来都是我一个人,连会安都不知道,你可是我第一个告诉的人!”

    亦萱回过头,看着少年得意璀璨的笑容,心底深处最柔软的一块地方被狠狠撞击,在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上前轻轻抱住了慕容轩,喃喃低语道:“慕容轩,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喜欢我。”

    慕容轩愣了下后,笑得越发灿烂璀璨。

    “赵亦萱。”他喊了一声,趁着亦萱仰面之际,凑上前对着亦萱的脸颊狠狠亲了一口,随后又连忙闪开,指着前方道:“那边还有更漂亮的地方,是一个小山谷,里面还可以休息,我给它取名明月谷,因为晚间的时候可以看到又大又亮的明月!”

    亦萱伸手摸了摸脸颊,又看着慕容轩盖弥彰的样子,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她并没有生气,而是顺着他的话回答,保全了这个窦初开的少年所有的自尊心和羞怯心。

    到了明月谷,果然是一处可以休息的地方。亦萱也不嫌弃地面脏,撩起裙摆席地而坐,又拍了拍边的空地,对慕容轩道:“你也坐这儿吧。我发现这里正好对着外面的瀑布,格外好看。”

    慕容轩颠颠地坐了下来,又仰躺着道:“你睡下来,会发现正好可以看到月亮。”

    亦萱睡了下来。可是没有看到月亮,却被明晃晃的头晃了眼睛。她下意识地闭上眼,恼怒地推了慕容轩一把,“你故意的!”

    只听着慕容轩哈哈大笑。逗趣道:“赵亦萱,你真可。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大白天不会有月亮的嘛!”

    这或许只是年少懵懂的少年想要报复之前暗中吃过的亏,纵然是自己喜欢的人也不行。

    好在亦萱并不想跟他计较。自己坐起后。便抱膝托腮看着外面的景色,感受微风的吹拂,闭上眼睛,静静不发一语。

    看着眼前安静美好的少女,慕容轩也不再说话,而是坐在她旁边,极尽温柔地看着她。阳光柔柔地打在少男少女的上,这一切好似充满了这世间所有的美好。

    但愿时间驻足,永远停留在这一刻。但愿岁月不老,他们之间能永远如现在纯净美好。

    慕容轩闭上眼睛,默默在心中期许。

    可事实证明,时间不可能真的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因为没过一会儿,他们便要回去了。

    回到客栈的时候,瑞珠看到亦萱,连忙哭着扑过来,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确认亦萱没事后才放了心,随后又劈头盖脸地指着慕容轩一顿臭骂,可越骂这眼泪便掉得越发汹涌。

    向来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慕容轩或许也知道自己此次做的有些过分,破天荒地跟瑞珠道了歉,把瑞珠震地一愣一愣的,再加上会安不断在旁边帮腔,这件事就算这么完了。

    此后几个月,慕容轩一直都在备战秋闱,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忙着念书,亦萱一直没能有机会和他见面。可是那个阳光灿烂,微风轻拂的午后,她心中懵懂的悸动,一直一直都存在于她的心中。每每想起,心中便是满满的感动,此后的一生都没有办法忘记——那个带给她最最纯粹毫无杂质的少年。

    而这几个月内赵府也一直风平浪静的,除了四姨娘芽儿产下了一名女婴,赵世秋被朝廷嘉赏之外并未发生任何大事。

    就在这样一片祥和的氛围中,八月初九很快便到了,正是今年秋闱的第一天,多少读书人最最重要的一天。

    安作为考生,自然成了赵府上下最重视的人。喜欢他的徐婉清,疼他的老夫人以及赏识他的赵世秋,都特地一大早起给他鼓气。

    心存慕的赵亦柔也借口去了,赵亦月赵亦云自然也去送行,唯独只有亦萱,懒洋洋地一直睡到了大天亮,脑中想的只是慕容轩,也不知道这家伙学了这大半年到底有没有用,他到底会不会中?

    其实对于表露心意的她来说,慕容轩完全可以不在乎秋闱了,但不知道他到底脑子抽了哪根筋,一定要通过秋闱。看他那么信心十足的模样,亦萱自然希望他能够一次通过。而且私心里想着,慕容轩这一世若在科举这一块儿有了成就,想必一切的结果就跟上一世不一样了,沈沁雪和他的命运必定也会因此改变。

    “姑娘!”亦萱正在思考之际,突然听到了瑞珠的大嗓门。她自然知道瑞珠是要干什么的,连忙拉过被子将头蒙起来,装作听不见的样子。

    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瑞珠很快“蹭蹭蹭”地跑了进来,一把扯过亦萱上的被子,恶狠狠道:“姑娘!不要再装了,快起来吧!老爷老夫人他们都已经在府门外了,就等你一个呢!”

    “等我干什么?又不是我不去送行他就不能考试了。我很困,子不舒服,别烦我。”亦萱又将被子拉过来,索捂住耳朵,不想搭理瑞珠。

    瑞珠无奈,只好坐到榻上,望着亦萱的背影,语重心长道:“姑娘,奴婢知道您不喜欢表少爷。不想跟他有太多的牵扯。当然啦,也可能是担心慕容少爷会吃醋,这个奴婢都是能够理解的。但是,您跟表少爷毕竟住在一起。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您这种态度不仅自己尴尬,也会叫夫人老夫人瞧着心里不舒服。诚然,奴婢也知道您这样的做法是想绝了老夫人和夫人要将你嫁给表少爷的念头。但是您这样做就真的有效吗?这样不会让老夫人和夫人觉得您不懂事吗?或许,或许她们还会觉得您跟表少爷这是欢喜冤家呢!然后就……”

    “得了得了!我去送行不就是了!别再啰嗦了,我头都要炸了!”亦萱猛地坐起子,对着瑞珠怒目而视。

    瑞珠见状。立刻咧嘴一笑,忙不迭跌道:“好!奴婢这就帮您梳洗!”又对着门外道:“研碧、落梅,你们快些进来吧!”

    亦萱瞪着鱼贯而入的丫鬟们。一时间无言以对。

    她对安采取的无视漠然政策。总会被边这一干管闲事的人打断。还有祖母和母亲,简直是想尽办法要将她和安凑在一起。

    迅速的装扮完毕后,亦萱被瑞珠拽着一路疾行赶往了府门口。时间刚刚好,安正准备离开。

    “元娘来了!”看到亦萱出现,徐婉清脸上顿时喜色乍现,忙冲亦萱招手道:“你这孩子,今越发疲懒了。竟然这么晚才起,幸好及时赶上了。”

    是不幸才对吧!她可根本不想给安送行。

    亦萱心里直犯嘀咕,但只能磨磨蹭蹭地走上前去。

    安已经转过来,眼神淡然地朝她直视过来,唇边挂着一抹温润浅笑,“劳烦萱表妹了。”直视那笑意并未到达眼角。

    亦萱也陪以假笑,“哪里哪里,今是安表哥最重要的子,我自然要出来送行的。那就在此祝安表哥一切顺利,拔得头筹了。”

    “谢谢。”安朝她微微点了点头,又跟老夫人、赵世秋和徐婉清郑重地辞别后,转便要离去。

    “哥哥!”一直沉默着的赵亦柔突然叫出了声。

    大家伙儿都下意识地朝她看过去,只是赵亦柔的眼中只看得到清俊拔的安,她脸颊酡红,羞怯地走上前,从袖中掏出了一只香囊,递给安道:“哥哥,这是我昨晚熬夜亲手缝制的平安香囊,可以保佑你考试一切顺利,给。”

    安略吃惊地看着她,亦萱也是惊诧地不得了。

    虽然说赵亦柔喜欢安已经是赵府心照不宣的事了,但是赵亦柔还从来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直白地表露自己的心思,甚至还在祖母和母亲在的况下!她的目的可想而知!

    赵亦柔竟然这么喜欢安,喜欢到甚至为了他不惜牺牲自己名节的地步。今她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让祖母和母亲知道她的心思,不要再忽略她的存在。她或许想当然的以为安一定会收下这个香囊,好让赵府的人瞧见她跟安实际上两相悦的吧?再有刚刚她跟安冷淡疏离的一幕做对比,就算祖母和母亲再偏心,也会在这件事上仔细考虑一下。

    只不过,安这样精明的人,除非他真的喜欢赵亦柔,否则他会接受这个暧昧不明的平安香囊吗?

    亦萱将视线移到安上,居然发现安也正好朝她看过来,眼神对视间亦萱心里直犯嘀咕,人家给你香囊你看我干什么啊!

    “说起香囊,我倒想起来元娘近也一直在绣香囊来着,听瑞珠说也是祈福用的,难不成也是要送给哥儿祝福他考试顺利的么?你们两个倒也的确有心,这兄妹之可见一斑。”正在这个尴尬的时候,徐婉清突然笑着说了一句,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亦萱上,同时也间接地将赵亦柔的一腔意解读成了兄妹之

    亦萱闻言,又感受到安看来的复杂眼神和赵亦柔来的杀人的目光,心中叫苦不迭,为徐婉清一次又一次地“出卖”!

    “母亲你弄错了,那不过是我随手绣的些小玩意儿,并不是要给安表哥的。”虽说她的确绣了香囊,可那已经叫瑞珠提前送给了慕容轩,哪里来的东西送给安

    徐婉清暗暗瞪了她一眼,亦萱装作没有看见。

    赵亦柔见状,赶忙道:“既然萱姐姐没有做。那我这个正好,讨个吉利。哥哥,你收下吧!”说着,又平安香囊递到了安面前。

    安深深看了亦萱一眼。不过只是瞬间,他便恢复了一挂的温润浅笑,笑着对赵亦柔道:“谢谢。”说完,便顺手将那香囊接了过来。

    赵亦柔还没来得及兴奋。安便又将手中的香囊递给了后的小厮,对赵亦柔道:“你的一片心意我很感激,不过考场内不准带这些东西入场,抱歉。”

    赵亦柔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不过安的拒绝太过在理,她根本不能说些什么,只好垂下头。呐呐道:“那。那等哥哥考试结束,再将这平安香囊带在边吧!”

    她这话说的可就不在理了,这本就只是保佑安考试顺利的平安香囊,既然考试结束,再带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安只是笑笑,没有再说什么,跟众人告辞后便离开了。徒留下一脸落寞的赵亦柔痴痴地望着他的背影。

    不过赵亦柔并没能够望多久。因为下一刻老夫人便对着她道:“都回府吧!柔姑娘随我一道去寿安堂。”

    老夫人的心思昭然若揭,赵亦柔也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反正她在赵府已经没有任何地位,她再怎么努力讨好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做回自己,至少她还有王赋安这个舅舅,量赵府的人也不敢明着亏待她,她就要利用这一点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因此她并没有任何反抗,只默默点了点头。

    一行人往府中走去,亦萱磨磨蹭蹭地走在最后,全因她不想被徐婉清一路念叨。谁晓得却叫赵亦柔逮住了机会刺她几句。

    “萱姐姐真是好大的架子,贪睡晚起竟让我们一行人等了你一刻钟!”

    面对赵亦柔的挑衅,亦萱很无语,朝她摊摊手道:“没办法,是你的哥哥偏要等到我来才肯走。”

    果然赵亦柔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咬牙切齿了半天,才道:“你别得意,我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哥哥将来只会娶我,你不要痴心妄想!”

    听到最后一句话亦萱简直要笑了,“痴心妄想?赵亦柔,咱俩到底是谁痴心妄想?再者,你又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你以为人人都是你,你喜欢的东西别人就要喜欢?简直是笑话!”

    说完,再不想跟赵亦柔做口头上无谓的纠缠,快速几步朝前面走了过去。

    赵亦柔想追过去,却听到雪玉冷冰冰地提醒道:“柔姑娘,莫要走错路了,老夫人的寿安堂可不是那个方向。”

    赵亦柔无可奈何,愤愤跺了跺脚,只好怒视着亦萱离开,转而朝老夫人那儿走了过去。

    再说安这边,他本就对自己的才能很有自信,再加上这段子又用功读书,所以根本就不紧张。

    一路上小厮絮絮叨叨考试时要注意的事项,他一概没有认真听,脑海中回想的全都是刚刚在赵府门口发生的事

    他原本是不抱指望赵亦萱会来的,毕竟上次他们两个算是正面闹掰了,就算要保持之前那种表面虚伪的客也不可能了,可是没有想到她最后竟然出现了,虽然依旧是虚伪的客,但他还是觉得有一丝欣慰。

    在和她闹掰后,他细致分析过他们两个缘何会形同陌路的原因。这其中固然有赵亦萱无理取闹的挑衅和讨厌,更多的还是因为他骨子里的那些骄傲吧?他的那些骄傲并不容许自己真正地接纳一个讨厌自己的人。

    他刚接触赵亦萱的时候,不过也全都是虚伪的笑容和客的敷衍,并没有真真正正地从心底接纳这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赵亦萱也不是傻子,所以她也不肯接受他,他们的关系也就趋恶化。等到好不容易经历了赵亦柔刺杀的事件,他们的关系才得到改善,可却没能持续多久,最终还是因为他对她的不信任而破裂了。之后关系的恶化,更是因为他多次的冷嘲讽甚至是威胁。

    或许,他改变一下对她的态度,他们之间的关系能够改善?

    安这么想着,并没有注意到前方的路,直到后的小厮叫了一声“少爷小心”,他才反应过来。不过却已经来不及了。

    子被什么东西重重一撞,他猛地摔倒在了地上,眼前一阵阵发黑。

    “少爷!”他听见小厮仓皇失措的声音,随后便感觉到有人似乎在努力将他搀扶起来。

    只是他浑上下都剧烈的疼痛。脑袋也一阵晕眩,根本就站不起来。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小厮带着哭腔的声音传了过来,明明近在咫尺。可是他却觉得好似从虚无处飘来一样,头脑的晕眩感越来越重,他已经渐渐力不从心。

    “喂,你们没事吧?不要吓人啊!”又是一阵无措的女声。随后她又道:“慕容轩,你快下来!咱们撞了人了!快叫人用马车送他去医馆啊!”

    慕容轩?!

    听到这个名字,安的神智一震。瞬间清醒了七八分。不。不行!他不能倒下!他还要参加秋闱,他一定要在今年通过,否则就是三年的等待,他等不起,祖母也等不起,安府上下更没有一个人能等得起!

    他不能倒下,不能被人看扁。不能让慕容轩那些没有经历过任何风浪只会坐享其成的大家少爷踩在脚下!他一定要靠自己的双手为自己挣一个光明的未来!

    思及此,安拼命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慕容轩吃惊又紧张担忧的面容。

    “是你?!你,你没事吧?要不要紧?我叫人送你去医馆吧!”

    安握紧双拳,摇了摇脑袋迫自己清醒过来,冷冷道:“我没事,你不用管我。”

    慕容轩见他只衣服脏了些,并没有什么外伤,心下稍稍安慰了一下,可还是不放心道:“还是先去医馆检查一番吧,毕竟是我的人把你撞倒的,不确认你没事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大少爷还有这样有人味的一面,安有些始料未及,对慕容轩的看法稍稍有了些改观。

    “不必了,我还要参加考试,去了医馆便来不及了。”安就着小厮的手努力站起了,脚步却踉跄了一下,差点要摔倒。

    慕容慧及时拉住了他,紧张道:“你,你真的没事啊?你不要吓我,你可是萱儿的表哥,若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萱儿肯定要怪我的!”

    听到这一句话,慕容轩有些不乐意了,他撅着嘴,小声嘀咕道:“赵亦萱才不会为了他生气呢!”

    安不动声色地推开了慕容慧,,站直了子,摇摇头道:“不是很严重,稍稍休息一会儿就好,你们不用管我。”

    “你真的没事?”慕容慧哭丧着脸,还是不放心,刚刚马车“嘭”地一声撞,她听着都心惊,差点以为撞死人了!

    安只好不厌其烦地重复道:“我真的没事,慕容小姐,你是来送你哥哥考试的吧?想必你们也很重视这次秋闱,现在已经不早了,再逗留一会儿便要开场了。”

    这句话果然奏效,慕容慧如梦初醒,连忙推了推站在一旁的慕容轩道:“你,你快进去啊!这件事我来处理就好了!赶紧进去考试!”

    慕容轩神色复杂地看了安一眼,不放心道:“你真没事吧?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千万不要逞强,我可不想背上什么人命官司。”

    安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只搀扶着小厮的手,一瘸一拐地往前面走去。

    慕容慧连忙追了上去,叽叽喳喳又问了个不停,直到再三确认安没事之后,她才算松了口气,扶着口道:“这样吧,今我就不回府了,等到你考试结束,我立刻带你去医馆检查如何?”

    面对慕容慧这样穷追猛打的,安颇为无奈,只好点头答应,无力道:“好,随便你要怎么样吧!”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