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温情拥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得了,不过是稍微打扮了下,你倒是吟起诗来了!”亦萱点了点瑞珠呆掉的脑袋,无奈道。

    “姑娘好看自然要说。”一向内敛听话的研碧也不由打趣道:“这么长时间以来奴婢还从未见过姑娘像今天这般好看呢!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就像院子里的桃花一样!”

    “是吗?”亦萱轻轻笑了下,不由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也觉得眉宇间有一股挡都挡不住的甜蜜和快乐,不似之前就算笑着也似郁结笼罩。

    “是啊!果然王氏的事解决掉,所有人都开心了不少!”落梅并不清楚慕容轩的事,纯粹只以为亦萱是因为王丽盈要被处斩的事开心。

    亦萱也并不打算告诉她,她只把落梅当做忠心耿耿的丫鬟,却不能待她像待瑞珠和研碧一样同姐妹,毕竟上一世经历的那些事,对她这一世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影响的。

    “今就瑞珠跟我一同出去吧,你们两个在院子里守着。”亦萱收拾打理好,便吩咐道。

    研碧心细脑子灵活,由她在浅玉阁看着她很放心。至于瑞珠,自然是要带她去见会安的。

    徐婉清自然是不知道亦萱真正要去什么地方的,只以为亦萱要出去跟孙明珠见面,近段子以来,亦萱一直都跟孙明珠往来密切,徐婉清也见怪不怪,只叮嘱她早些回来,也便不再多问。

    出了府后,亦萱并没有先急着去慕容轩指定的地方赴约,而是先绕了个弯去了济世堂,虽说赵府是徐婉清掌家,但难免会有有心人盯上她,凡事还是要小心为上。再者。她也要去跟孙明珠对个话,免得后她不小心说漏了嘴。

    孙明珠听闻亦萱要去跟慕容轩赴约,一时间是纠结不已。一方面她鼓励亦萱追求自我,追求真,但另一方面这个朝代也是的确不容许私相授受,她也不能保证慕容轩将来就有能力娶亦萱为妻。

    “明姨,你一定要帮我圆谎哦,可千万不能泄露出去。”亦萱见孙明珠发呆,又一次提醒道。

    孙明珠这才回过神来,见亦萱打扮的如此精致用心。脸上的笑容也是那么的真心实意,发自肺腑,心中的那么一点犹豫也消散了。不管怎么说。亦萱都跟同龄的姑娘家不同,她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认知。她不是冲动行事的小姑娘,她这么做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既然她都已经决定了要走下去,她一个现代来的新世纪女青年自然没有顾虑的必要。

    “好。明姨之前就答应了会帮你,就一定会帮你帮到底。你母亲那儿我会扛着,至于你自己,虽说慕容轩是个好孩子,但你也要注意分寸,不能吃了亏去。”

    亦萱的脸颊微微涨红。“明姨你在说什么?我们都还小呢!”

    “好好好,还小呢,我只是叫你注意些。”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以为意。这两个孩子,一个十二,一个十五,正值青,这又是古代这么早熟的地方。贾宝玉十岁就初试**了,若不注意些。还真当心要铸成大错。

    亦萱越想越窘迫,虽说她上一世早就接触过这些东西,心理年纪也不似外表这么稚嫩,但一想到和男子亲,特别是那人还是上一世跟她同知己的慕容轩,还是免不了一阵羞燥尴尬。果然还是有些过不去那道坎,毕竟上一世,他可是沈沁雪的丈夫啊!

    坐在赴约的路上,亦萱的脑子里还是反复想着孙明珠说过的话,一时间心跳如擂,面如火烧。如果,这一世她真的能如愿以偿和慕容轩在一起,她怕是也没办法突破心理障碍光明正大地和他亲吧?

    哎呀,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想这些干什么?!亦萱连忙捂住自己发烫的脸颊,将脑袋埋进了双腿间,努力迫自己冷静下来。

    “姑娘?姑娘你还好吧?我们已经到了。”瑞珠的声音及时出现,将亦萱从窘迫的想象中回过神来。

    “嗯,好了我知道了,我们下车吧!”亦萱咳嗽了一声,及时调整好了自己的绪。不管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赴约的地点还是之前的醉香楼,还是上次跟慕容慧一起观看顾廷睿大婚的那个屋子。

    亦萱刚走到房间门口,便看到了侯在门口的会安,看到她,会安立刻瞪大了眼睛,嘴巴也长大的能吞下一颗鸡蛋。

    “这幅表做什么?见鬼啦!”瑞珠不满地瞪了会安一眼,扭头去不再理他。

    会安这才回过神来,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表现有失分寸,连忙垂下头道了歉,不过再抬头看向亦萱时,还是忍不住道:“奴才还以为,还以为赵姑娘不会来了呢?”

    “为什么?”亦萱疑惑地问了一句,她的那封信不是已经很好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思,怎么会以为她不来?

    会安尴尬地笑了笑,“原来那封信真的是赵姑娘您写的啊!”

    “废话,不是我家姑娘写的,难不成还是我写的么!”瑞珠又瞪了会安一眼,表颇为不满。

    亦萱心里不住发笑,面上却一本正经地看着会安道:“好了你别看我了,否则瑞珠要酸死了!”说着,也不理会他们,直接推门进了屋子,徒留下一脸疑惑的瑞珠和会安。

    还是会安先反应过来,看着瑞珠,颇为欠扁道:“你家姑娘的意思是你吃醋了?”

    瑞珠的脸色瞬间涨红起来,又被会安那么兮兮地瞧着,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他脑袋上,恶狠狠地威胁道:“吃醋你个头!你再这么自恋小心我要你好看!”

    会安“唉哟”一声,捂着脸痛苦哀嚎道:“平时我在府中挨我家少爷的打就算了,难得跟你见个面还要挨你的打!我是造的什么孽哟!”

    瑞珠一看会安泪眼巴巴的样子,以为自己真打疼了他,也不由紧张地走上前,扒开他的手,想要查看他的伤势,“哪里哪里?我特意放轻了力道啊,不可能会这么疼的。没伤到吧?给我看看。”

    会安见瑞珠如此紧张的模样,心中偷笑,又见她离得这么近,忍不住凑上前在她脸颊上偷偷亲了一下,随后立刻弹开,笑嘻嘻道:“现在没事了!”

    瑞珠的脸顿时红的像一只油闷大虾,僵在原地又是羞燥又是愤怒,颇有些不知所措。

    这厢屋子外在打骂俏,屋子内却是一片紧张到压抑的气氛。

    慕容轩站在窗户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门口的亦萱看,眸中全是惊艳。

    面前的女孩子穿一件淡粉色色绣月白芙蓉盛绽葛云稠褙子,下着杏黄色八宝奔兔湘裙,梳着双月髻,髻上插一枚简单又不失精致的玉垂扇步摇。白嫩如玉的脸蛋,颊边微微泛起一抹粉红,,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簇黑弯长的眉毛,非画似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黑白分明,漾着令人迷醉的韵味。

    他从来没见过赵亦萱打扮的这么精致好看的模样,大多数时候她都是简单朴素的,懂得如何收敛自己的光芒,在一群贵女中,她总是毫不起眼,一般人肯定不能第一时间看到她。可是今,她的打扮将自己所有的优点都加倍放大,美得不似凡间之物,至少,至少叫他以为这是个梦境。

    太多太多的拒绝和打击,从他接到那封信的时候就觉得不可置信,更不要说眼前这个来赴约,还将自己打扮的如此好看的女孩。

    “慕容轩……”亦萱被慕容轩盯得浑发毛,有些受不了这沉重的气氛,忍不住开口,轻轻唤了他的名字。

    慕容轩当即回过神来,往后退了一步,望着亦萱呐呐道:“赵亦萱,你竟然真的来了!”

    “不然你以为呢?”亦萱上前一步,好笑地看着他,道:“看你这幅吃惊的样子,难道是不希望我来?”

    “不,不是!”慕容轩急急辩解,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你能来,我,我自然是开心万分的。可是,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来,这让我感觉很不真实!”

    亦萱朝他走过去,在他面前站定,抬眸仰视他,笑意吟吟道:“如何?现在觉得是真的了吗?”

    慕容轩眨了下眼睛,仔仔细细盯着亦萱看了半响,随后鼓起勇气,伸手一把抱住了亦萱。

    亦萱吓了好一跳,下意识地便要躲开,却听见慕容轩在她耳边低语:“别动,让我好好抱着你。”

    有温的呼吸喷洒在耳边,亦萱子一僵,便停止了挣扎。

    慕容轩见她不再反抗,又搂紧了几分,似要用尽全力感受她的存在。

    亦萱微痛,蹙了蹙眉,却没有挣扎也没有任何抱怨,只任由慕容轩抱着,将耳朵贴在他的口,闭上眼睛,感受着他急速而有力的心跳。

    ☆★☆★☆★

    继续定时更新来着~这时候我猜我大概在忙着收拾宿舍的东西吧~卖废品卖被子啥的,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