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母子情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既然不是你脸这么红干什么?”亦萱忍不住打趣瑞珠,见她脸色越来越红,简直要烧起来一样,更是笑得开怀。

    就在瑞珠被亦萱笑得羞臊难当,想要跑出去的时候,亦萱突然正了正神色,看着瑞珠,认真道:“瑞珠,你从小便跟着我,咱们虽是主仆,实则更像姐妹。你今年也十五了,照理说是可以嫁人的。不过姑娘我私心重还想多留你几年。这样吧,等到你二十岁,我便跟慕容少爷商量一下,让你嫁给会安成么?”

    瑞珠的脸蛋更是红的不像话,不过这次她却没有急着否认,而是低下头,无限羞道:“瑞珠永远都是姑娘的人,姑娘要留我到三十岁五十岁都没有问题。就算我嫁人了,也永远都是姑娘的人。”

    亦萱满意地展颜一笑。

    瑞珠却道:“不过慕容少爷那儿怎么说?真的什么都不用回复么?就算不去的话,姑娘也可以写一封信说明一下况。”

    “唉,我看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上次大雪天里明明说的清清楚楚,他也答应的好好的。难道是因为京城动乱的时候救了她,便觉得一切都可以有所转折?可真的头疼。

    “算了吧,我写封信跟他说清楚好了。”亦萱只好无奈地回道。

    现在学飞白肯定来不及了,那便用左手写好了。不知道上次她给慕容轩的信,慕容轩有没有烧毁。现在想起来字迹这件事都觉得有些心惊,只怕将来不要因为那封信出了什么事才好。

    慕容轩收到信件之后果然没有再找过她,后来瑞珠从会安那儿听说慕容轩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念书写字,一刻也不肯松懈。

    说实话亦萱心里其实感动的,毕竟人心不是石头做的,有一个优秀的男子能为你做到这般。只要是个女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沦陷。但亦萱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的,所以也不会放纵自己去沦陷。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目前的当务之急便是王丽盈的事

    第二的时候,亦萱便跟徐婉清说了关于习兰那孩子的事,表示今要出府去看一看他。徐婉清早就知道这孩子的存在,也没有多少惊讶,却是怕亦萱会遇到什么危险,想要多叫几个人陪她一起去。

    亦萱于是道:“没事的,有赵忠陪着我,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多叫几个人一起去反而会扩大目标。届时要是被王丽盈发现破坏了咱们的计划可就得不偿失了。”

    徐婉清听到赵忠两个字,心下安定了不少,又想到这种事的确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便道:“好,你要记住时刻跟着赵忠,不能离开他的边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亦萱撒道。心里却在暗暗惊奇,以前母亲为了她的安危常常要她苦口婆心说上好久才会同意她去做想要做的事,怎么今会这么爽快?她想好的那些劝说的词完全没有派上用场。

    不过亦萱是不会想到赵忠那一层的。想了半响没想出什么所以然来也就不再多想,纯粹只以为徐婉清只是没有以前那么软弱罢了。

    随后亦萱便带着瑞珠和研碧跟随赵忠一起往客栈走去。

    进了客栈,赵忠领着亦萱到了一间客房,刚打开房门便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妇人,穿着浅妃色胡桃缠枝花藤夹袄,内罩一鹅黄色细折儿长裙。段窈窕,气质不俗,一看便是富贵人家的出生。

    亦萱猜测这应该就是习兰儿子的养母尉氏了。

    而她的后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长得清秀可,长睫毛大眼睛,皮肤细腻白嫩,双颊有些孩童特有的嫣红,看上去有几分内向腼腆。应当便是习兰的那个儿子。名唤秦敏之。

    亦萱从赵忠那儿了解到,这孩子如今八岁。是扬州县城一家有名的商户之子,虽然门第不大,但也算是家境富裕,不愁吃穿。

    在秦府,他更是秦家夫妇的心头宝,完全将他当做亲生子般疼。据说这位尉氏体质寒,极难受孕,与丈夫成亲三年未有所出,之后遇上有人贩子要卖孩子,一眼便挑中了生的粉雕玉琢的秦敏之,之后便一直将秦敏之当宝似的疼着,从小到大都没有让他受过什么委屈。

    所以当赵忠找到他们,跟他们说了习兰那件事,说要带着秦敏之见习兰的时候,他们表现出了极大的反感,曾经一度都要对赵忠动手报官。后来赵忠费尽波折才叫这个秦夫人同意带着秦敏之来见一见习兰。

    亦萱想到这些,再看了看面前尉氏戒备的模样,就知道此事怕是比她想象中的要困难许多。

    她再仔细看了看秦敏之,辨认了一番后发现他长得的确有些像习兰,只是跟她记忆中五大三粗的平海就一点都搭不上边了。所以一时间她也有些怀疑,不知道眼前这个秀气的小男孩是不是就是习兰走失多年的儿子。万一一切都弄错了,不仅叫秦家的人不好受,也对不起这个小男孩。

    她回头看了下赵忠,眼神里有着疑惑。赵忠很肯定地对她点了点头,低语道:“姑娘放心,我有把握他是习兰的亲生子。”

    随后又上前几步,对着那名女子和小男孩介绍道:“秦夫人,这位就是我家姑娘。”

    尉氏抬眸上下打量了亦萱一番,眼前的小女孩穿着一杏黄色前绣烟雨山水图案的绫袄,下着鹅黄色凌云长裙,梳着乖巧的双髻,眼睛又大又亮,透着一股子聪慧。

    这第一印象便有了几分好感,于是收起戒备,冲亦萱微微一笑道:“赵姑娘。”

    亦萱对她也很有好感,礼貌地行了礼,道:“最近府中事务繁杂,秦夫人来了京城也没有多加款待,小女真是十分抱歉,还望秦夫人莫要怪罪。”

    尉氏对她的态度满意地点了点头,嘴上却道:“没什么怪罪不怪罪的,既然我同意来了便不会在这点小事上与赵姑娘为难,这点你大可以放心。再说这京城天子脚下,风土人同扬州截然不同,倒是别有一番风味,我同阿敏这几玩的也算是愉快。”

    亦萱听尉氏并未有怪罪之意,心下松了一口气,昨晚上想的那些说辞也收了起来,眼神也不自觉地朝那小男孩看过去。

    “他……”亦萱刚说了一个字,尉氏便抓住了小男孩的手,微笑却坚决道:“他是我儿子,叫秦敏之。赵姑娘比他大,可以唤他阿敏。他是个比较怕生的孩子。其实原本这次我并不想带着他来京城,但受不住你那衷仆一再地劝说,再因为自己也对当初抛弃阿敏的人有点好奇,于是便来了。不过赵姑娘我需要你认清一点,我是不可能把阿敏拱手让人的。”

    她话里话外全都带着刺,一忽儿“我儿子”一忽儿“当初抛弃阿敏的人”,明显就对习兰充满了敌意,根本不给亦萱任何反驳的机会,亦萱便知道此人绝不是轻易妥协之人,也千万不能让她知道她此次是想要利用秦敏之,否则凭她的护犊心理,定然会毁了她的计划。

    于是亦萱浅浅一笑道:“我将你们叫来京城并没有要抢走秦夫人儿子的意思。再者当初阿敏只是被拐子拐走,并不是他生母有意弃之,这些年来她为了找阿敏差点疯了,可想而知她是真的阿敏的。我只是想,既然阿敏还活着,便让她见上一面,了却她的念想,成全她那份母。”

    “既然真的阿敏便不会随意将他弄丢,阿敏在我府中向来都被保护地好好的,从小到大从没有磕着碰着,更别提会将他弄丢了!”尉氏对习兰相当地不满,虽然她知道习兰如果没有将阿敏弄丢她跟阿敏也不会有这段母子分。但只要一想到若是阿敏没有被她看中没有被她抚养,而是被人贩子殴打,迫他去乞讨去卖艺,她这心疼的就要滴出血来,对阿敏的也越发的深沉,相应地对习兰的怨恨也更深了。

    “秦夫人毕竟是富贵人家,家中丫鬟仆人众多,阿敏自然会被照顾的万无一失。但是习兰乃一介村妇,她不能像秦夫人一样穿着光鲜亮丽的衣服吃好喝好,整想的最多的也不过是府中琐事。她要为生活劳,想着怎样让阿敏吃的更好,穿的更暖。她要负担起整个家,要养活阿敏,她就不能整只围着阿敏转。阿敏走丢了之后她也是万分自责。”亦萱边说边观察着尉氏的反应,瞧着她的神有些松动,又继续道:“秦夫人,想必您这次会同意来也是为了阿敏着想,您不是那般自私自利的人,不想阿敏一辈子不明真相蒙在鼓里,您也想让他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更甚至您会想让阿敏自己做出选择,他到底愿意跟着谁……”

    “我不会将阿敏拱手让人的!”尉氏涨红着脸辩解,握着秦敏之的手更加紧了,却有些微微颤抖。

    ☆☆★★☆★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