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辞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西北?”她下意识地重复这两个字,随后才想起上一世听到的那些传言,似乎是说威远将军就是西北人士出

    果然上一世跟这一世的许多事还是吻合的,所以说这一世顾廷睿还能是威远将军?

    想到那个合着风雪救她于水深火中的男子,亦萱心里便暖暖的。她很希望,这一世顾廷睿不要只是个亡命之徒,希望他可以走出困境,重新开始,为自己争取那份无上的尊荣!

    “对,西北。”顾廷睿的眼神渐渐变得坚定,那样子好似要透过前方的窗户看向内心深处最美好的未来。他轻声道:“若我有一天真的成功了,第一个要谢的人就是你——赵亦萱。”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亦萱只听到他喊她的名字,并没有听到他前面说的话,于是好奇地看着他,“什么?”

    顾廷睿却低下头不再解释。

    看着他低垂着眉眼的侧脸,衬着略显苍白的脸色,亦萱心里无端端生出一种心疼的感觉,她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一直随携带着的平安符,递给顾廷睿道:“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也没有资格阻止你,不过西北路途遥远,一路难免会有什么危险,这个平安符是我母亲从平安寺给我求来的,保平安用的。送你。”

    顾廷睿并没有拒绝,伸手接过那枚红色的平安符,淡淡道:“如此,那便谢过你了。”

    顾廷睿离开的时候亦萱并不知道,还是等赵忠来禀告了她才晓得顾廷睿已经连夜离开了赵府。

    知的几个人均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只有亦萱不知道为何总有一种淡淡的失落。

    顾廷睿走后两天,孙明珠便来到了赵府,亦萱还以为她是要接顾廷睿去济世堂。只好道:“明姨。你来晚了,顾世子前几天就已经离开了赵府。”

    奇怪的是孙明珠并没有一点诧异,反倒说:“我早知道他不可能真的会一直留在赵府给你添麻烦。估计他子也稍微好了点,便迫不及待要离开了吧!”

    亦萱蹙了蹙眉,略有些郁闷道:“原来明姨你早就知道了,那你上次还说要接他去……”还没说完,自己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口气不对劲,只好轻轻咳嗽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随后转移话题道:“那明姨是来干什么的?”

    好在孙明珠没有在意亦萱的口吻,听她这么问。连忙道出了自己的来意,“你跟顾世子相处这几天有没有听到他说过沐王府中的事?”

    亦萱不解地看着孙明珠,摇摇头道:“我没怎么跟他说过话。沐王府有什么事吗?”

    孙明珠道:“我昨听说沐王妃和郡主都逃走了,朝廷正在派人追捕。我奇怪的是凭她们两个弱质女流如何能逃出去?这定是之前就已经做了准备。但既然做了准备,那世子又怎么会被关进牢里。我觉得这件事蹊跷而已,怕会不会是什么谋,担心你会有什么危险。”

    原来是这件事!亦萱松了口气。却不敢告诉孙明珠王妃和郡主能逃出去多半应该是她之前送了那封信的功劳。于是只好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明姨你不要想太多,应当不是什么谋。若真是什么谋,那沐王,世子妃还有他们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儿不是都没有逃出来么?谁会拿这么多条人命开玩笑!”

    “世子妃可没有被关进天牢,早在这件事刚刚发生的时候。她就被贵妃娘娘力保了出来。现在正平平安安地呆在昌南侯府吃香喝辣呢!”孙明珠的口气中不无鄙夷的成分。

    “什么?”亦萱倒是没想到这个,不由诧异道:“她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莫贵妃可是当今圣上最宠的妃子,她说自己的妹妹心地纯良。此次谋反完全是被蒙在鼓里,是无辜的,皇上被这么一求,哪里还有不放的道理。我还听说莫贵妃已经有意为莫心妍招一门新婿呢!”

    “世子还没死呢!她们就这样过河拆桥?!”亦萱只觉得口堵上了一股闷气,想发泄却发泄不出来。没想到那莫心妍竟然是那种人。难怪顾廷睿从未在她面前提到过自己的妻子。想必已经被她们的行为伤透了心吧!

    “人不都是这样?既然可以过新的生活,何必要对过去念念不忘?虽说世子没死。但她们认为他总有一天要死。还不如早做准备。”孙明珠略有些讽刺地开口。

    亦萱无言以对,想起顾廷睿苍白虚弱的模样,又想起他坚定不顾一切的眼神,真心觉得莫心妍若真嫁给了别人,她将来总有一天要后悔莫及。

    “那她们的孩子呢?”亦萱可记得她们有个刚出世不久的女儿,难道莫心妍冷血到连这个女儿都不要了?

    孙明珠冷哼一声,讥诮道:“好似也被救了出来,不过我听闻贵妃娘娘将那孩子送人了。这件事这几天在京城传的风风雨雨的,人人都说莫心妍薄寡义,我也是听说了这些消息才决定救顾世子的,别看你明姨我表面上很冷漠,实际上是最最有同心的人!”

    孙明珠最后一句话说得逗趣,但亦萱却根本笑不出来。全府被满门抄斩,结发之妻背叛自己,女儿被送了人。这样的痛苦,根本就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吧!

    上一世的顾廷睿到底是费了多大的努力,受了多重的伤痛,才能达到那样的成就?!

    亦萱有些庆幸,幸好她之前早就写了那封信,否则怕是连王妃和郡主都保不住。

    “不过王妃和郡主能逃出去也算是幸运的了,只是不知道她们逃去了哪里?现在整个京城都在抓捕她们,我担心她们会有什么危险。”亦萱略为忧心地说道。

    孙明珠奇怪地看了眼亦萱忧心忡忡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元娘,你怎么对这顾廷睿的事如此上心?竟然会不顾危险地救他,这实在不像是你的作风。”

    亦萱刚想解释,孙明珠又道:“你别说是因为他救过你,我可不信你那些话。”

    好吧……

    亦萱低下头,无言以对。

    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救顾廷睿,或许是心里存着恩,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他都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帮助过她。或许……她只是想利用顾廷睿?毕竟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她以后或许会有遇上危险的时候。到时候顾廷睿若还能当上权倾朝野的威远将军,于她而言百利而无一害不是吗?

    但是这些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孙明珠说,只好转移话题,道:“明姨,你说王丽盈那边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动静?暴风雨前总是宁静的,我怕她会不会有什么大动作?还有那王赋安,我不信这么久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做了外室?为什么他也没有反应?”

    王丽盈的眼神不可察觉地黯了一下,随后便冷笑一声道:“管他们有什么反应!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不成干了那些龌龊事她还有理了?”说着,便厌恶地皱了下眉,低声道:“我最最讨厌的便是那些不要脸去破坏别人家庭的人!”

    亦萱想起了徐婉清跟她说的那些事,忍不住问道:“明姨,母亲把那些事都跟我说了。没事的,都已经过去了,你不要难过了。”

    孙明珠低头深深地看了亦萱一眼,随即自嘲一笑道:“很可笑吧?我差点变成了我最厌恶的那一类人。最可耻的是我曾经居然还想过,要不我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地跟他过下去吧!反正他也不他的妻子。我居然曾经有过那样龌龊的心思!”

    亦萱看着孙明珠自我厌恶的表,忙上前拉住她的手,心疼道:“可是明姨你并没有不是吗?不好的心思每个人都会有的,咱们不去做就行了啊!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斤斤计较,再说都已经过去了,你以后会幸福的,再也不会遇到那样的男人!”

    “可是我已经遇到他了呢……”亦萱听见孙明珠带着伤感和自嘲的呢喃。

    “什么?”她有些错愕地看着孙明珠。遇到他了?遇到了那个欺骗她感的男人?“他是谁?”亦萱几乎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刚说出口才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于是连忙噤声不语。

    她本以为孙明珠定然不会回答,谁知道她却突然笑着问她,“元娘,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讨厌那些三妻四妾的男人么?你知道为什么我那么讨厌王丽盈这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么?”

    亦萱摇摇头,随后又点点头道:“是个女人,都会讨厌的吧!虽然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事,但我们女人内心都是接受不了的。”

    “我们女人?你毛都没长齐还自称女人?”孙明珠笑看着亦萱,忍不住打趣道。

    亦萱心惊了一下,知道自己下意识把心声说了出来,只好故意鼓着脸,道:“我已经十二了,不小了。”

    ☆★☆★☆★

    ps:  感谢vivi_hjy投的粉红票,感谢sunflower889打赏的平安符(3个)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