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危情时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她目光扫过赵亦柔赵亦月她们几个,见她们俱是惊恐着双眼瑟瑟发抖,就知道她们定然怕的要命。不管平里多么争锋相对勾心斗角,大敌当前,人命关天,亦萱也不敢乱开玩笑。只得道:“那古树至多只能躲三个人,你们几个不要害怕,镇定点,可以选择躲在僻静的屋子里,底下桌子下都可以,别出声!贼匪们只是要银子,卷了银子自然会走!”

    这种危难关头,大家自然不敢有什么反对的话,就连赵亦柔一向瞧不起亦萱,此刻也不得不佩服亦萱的沉稳机智。因为她此刻是六神无主,一片混乱,甚至暗恨娘亲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候过来,她真是想跟赵府同归于尽么?

    徐婉清怎么可能会同意亦萱的说法!但是她觉得脑袋晕的厉害,眼皮直往下耷拉,好似随时随地都要昏过去。她虽然不舍亦萱,但知道此刻自己的状况根本帮不了亦萱什么忙,若是再优柔寡断只怕形势会更加糟糕。

    于是硬下心肠点了点头道:“好!母亲等你回来!”

    她已经下定决心了,若是元娘回不来,她也断不会苟活在这个世上!

    亦萱松了口气,让瑞珠去取了哨子和匕首过来,便要朝外面走去,却听到一直沉默寡言的安开口,“我同你一起出去,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亦萱转,正看到安目光深沉地看着她,那里面包含了太多的绪,有悲痛有不舍有钦佩有决然,亦萱有些分辨不清。

    她笑,“不用了,你是安家的大少爷。是安老夫人的心头宝。你来赵府是为了念书,我们有义务要保证你的安全,你不能跟我去冒险。”

    “要我眼睁睁看着你一个弱女子出去,我做不到,这为君子所不耻。”安的表太过坚定,目光又过于柔和,这让亦萱一时间有些怔忪,竟鬼使神差地要答应下来。

    “哥儿你不能去!姨母不能让你有任何危险!”徐婉清的话讲亦萱拉回了现实,随后她又看到赵亦柔哭着拽着他的衣袖,“哥哥你别去!求求你别去!赵亦萱不会有事儿的。我们就在这儿等她!她不会有事的!”

    安脸上有一秒的犹豫。

    亦萱便是趁着这秒犹豫,果断道:“既然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就闭上眼睛吧!我还当你是君子。”

    安脸上满是错愕。

    亦萱耸耸肩。她自己也奇怪在这种时候她还有心思开玩笑。证明事还没有太糟糕了。她不管安,叫上瑞珠和研碧,便和三个小厮一齐朝门外走了出去。

    安并没有追上来,亦萱有些庆幸,更松了口气。他若是真追上来了。还真不像她任何的那个安,她更加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那样的安

    就这样吧!彼此两清!

    走到府门的时候,果然门已经被敲得震天响,那一下一下用力的撞击声直将亦萱的心都撞到了嗓子眼。

    刚开始来的时候她可能还心存侥幸,因为周勇家的说那帮贼寇还在城西那边,离赵府很远。以为那些贼寇不过是王丽盈耍出来的什么把戏,然而现在她听到这震天的响动,就知道不是王丽盈的恶作剧了!

    可是王丽盈呢?是躲起来了还是被歹徒杀了?

    亦萱有些恶毒的想。最好是先后杀了!

    正这么想着,突然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后王丽盈尖锐的声音便在门外响了起来。

    “世秋!你若是不敢出来开门看我枉死街头,你会后悔一辈子的!那赵府还有什么声誉可言,就算保住了命你也没有将来!若他被我儿晓得是你害死了他的娘亲。他必当恨你一辈子!”

    亦萱听得心中发笑,这王丽盈。不是傻了就是疯了吧?

    不过她却因此确定了一件事,看来贼匪根本没有被引过来,这一切应当只是王丽盈做的小把戏而已。

    不过她要是再这么闹下去,就不确定贼匪会不会被引过来了。

    亦萱握紧手中的匕首,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忍住自己冲到门外一刀杀了王丽盈的冲动,对瑞珠和研碧道:“你们两个在这儿等着,我去会一会她。”

    虽然阻止不了瑞珠和研碧跟过来,但是能让她们远离危险就远离一点。

    瑞珠紧紧拉住亦萱的手,坚决道:“奴婢去吧!”

    “没事,你别担心。”亦萱冲瑞珠安抚了笑了笑,随后便握紧了手中的匕首,走到大门旁,冲守着大门一脸害怕的小厮道:“你们爬到墙头上去看看外面是不是真的有贼匪,不要被她的虚张声势给吓到了。”

    那小厮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也没有初始那么害怕,连忙找人去搬来梯子爬到墙头上去一探究竟。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亦萱看到他脸上轻松喜悦的表,就更加肯定了这一切只是王丽盈的诡计。

    “姑娘!您真聪明!果真没有什么贼匪!”

    亦萱冷笑了一声,“她无非就是想让我们放她进来罢了,不过,我不会让她如愿的!”说着,又拔高了音调,对着门外的王丽盈喊道:“丽姨!你就不要再装了!你想要进赵府?别做梦了,下辈子吧!你若是再闹,真将贼寇吸引过来,你以为你又活的了吗?!”

    门那边的哭喊声顿时停了下来。

    亦萱又道:“丽姨,我劝您今后还是少做着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

    “赵亦萱!你或许不知道我在庄子上过的是什么样的子!我费尽心机逃出来你以为我会就这么算了么!与其过着生不如死的子不如大家同归于尽!”

    王丽盈的声音带着深沉的恨意,好似真的不管不顾。

    “同归于尽?!”亦萱冷哼一声,毫不留道:“你要死就去死!你以为赵府的人都是傻子可以任由你为所为么?!”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有小厮仓皇失措道:“姑,姑娘!好像有人来了,好像是贼寇!”

    “姑娘!”瑞珠和研碧瞬间褪尽血色。

    亦萱的子也一颤,随后就听到王丽盈在门外不听拍打着门板,大声喊道:“放我进去!快让我进去!赵亦萱!你让我进去!”

    她声音里满是惊惶和无措,想必也是害怕到了极点。

    这个时候亦萱只想笑,果然她还是怕死的,可是她却笑不出来,因为贼寇来了,若王丽盈再这么闹下去,赵府必然也会跟着遭殃!

    “放她进来!”亦萱当机立断,不给自己多少犹豫的时间。

    小厮也立刻开了门,随后便看到王丽盈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

    半年未见,王丽盈明显颓废了不少,脸上全是苍白落魄,甚至左脸颊上还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在白皙的脸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亦萱一眼便认出了那个疤痕是上次自己用簪子划伤了,当时她只是愤怒,没有多少留意,如今看来那一下可划得真重。

    可就在亦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随着王丽盈冲进来的动作,门外立刻出现了一个满脸凶悍的贼匪,就要往里面冲来。

    “小心!”瞧着那贼匪要对门口的小厮不利,亦萱立刻握着匕首冲上了前,不管不顾地朝那贼匪刺了过去。

    因为个头太矮,又因为贼匪有所警惕,本想刺入贼匪口的亦萱偏了一下,只刺中了他的手臂。

    贼匪怒吼一声,眸中全是要杀人的冷漠。

    亦萱心中寒凉一片,直觉要逃跑,可是脚下未有动作,就被人拎住了衣领,随后耳边就响起贼寇凶狠的声音,“你找死?!”

    小厮们被吓得腿软,根本不敢上前营救。

    “姑娘!”瑞珠脸上血色褪尽,下意识地要去救亦萱,谁知道王丽盈却突然冲了过来,死死扯着瑞珠,望向亦萱的眼神是处之而后快的恨意。

    感受到那贼匪掐着自己的脖子,那力道越来越紧,亦萱都快要喘不过起来,可是她的脑中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她重活一世不该就这么死了,母亲还要等着她照顾,祖母还要等着她孝顺,瑞珠和研碧也要等着她照拂,她不该就这么死了!

    信念一起,亦萱便憋住气,用尽全力狠狠一脚踩在了那贼匪的上,在贼匪吃痛之际,转一刀刺入了他的心脏,动作迅速的叫人措手不及,众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贼匪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亦萱,满脸的不可思议,亦萱趁机又将匕首拔了出来再狠狠刺了进去,如此反复三次,直到那贼匪倒在地上再也动不了的时候,亦萱也已经是满脸血污,衬得那双惊惧的大眼显得格外的恐怖。

    因为耗尽全力,手中的匕首“啪”地一下掉在了地上,亦萱也一下子瘫软在地,揪紧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姑,姑娘……”瑞珠也被吓得不轻,脸色白了又白,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想朝亦萱走过去的时候,却又被门外蜂拥而至的贼寇吓得停止了呼吸。

    ☆★☆★☆★

    卡文了,肿么办……

    原本还想三更来着,看来只能双更了……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