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腥风血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亦萱回了葳廷轩,等到半夜的时候才终于得知了消息。

    果然和上一世一样的事

    太子谋反被抓,只不过这一次宫不是在庆安门,而是在金銮,真可谓是实实在在的宫!

    据说是官家在早朝的时候,因为太子与一青楼女子相交甚密,甚至要休了太子妃娶青楼女子为正妃而被皇上狠狠斥责。

    太子这几年骄奢逸,好吃懒做就已经叫皇上很不满,这一次闹出这样大的动静,甚至得太子妃差点自缢亡。皇上那个气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骂了足足一个时辰,最后狠下心肠,废了太子的储君之位,还要将他贬去边关一个小城封王。

    是个人都知道封了王可就等于彻底被皇上放弃,一辈子无缘储君之位了。太子怎么能甘心,几乎是当场发狂,拔剑就朝龙位上的皇帝刺去。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文武百官谁都没有料到有这样的变故。

    后来还是四皇子不顾安危上前救了皇上。谁知道这一切就像有预谋似的,突然沐王带着大批军队涌入皇宫,威胁皇上放弃龙位,让太子承继大统。

    皇帝气得几晕厥,若不是有四皇子时刻护着,怕是皇帝早就要一命呜呼了。

    皇宫里一片混乱,那些造反的官兵一个个杀人不眨眼似的在皇宫到处杀戮,甚至去后宫作乱,若不是最后四皇子及时调取军队过来救驾平乱。不出两个时辰整个皇宫怕是都要成为一片血海。

    不过唯一遗憾的便是太子最后逃了出去,现在皇上正下旨捉拿,至于沐王全府也都被侍卫监起来,择再处置。还有一些和太子走的近的官员,也一个个全都被侍卫监了起来,皇帝震怒,誓不放过任何一个心思不轨之人。

    瑞珠和研碧听到消息都吓傻了。满脸的惶惑不安。

    亦萱倒是更加镇定了,一切和上一世一样就好。太子不宫她才害怕。

    “那,那为什么要将老爷捉去?老爷难道也造反了么?”芽儿吓得褪尽血色,她摸着自己的小腹,整个人都摇摇坠。

    她前些天刚被诊出来怀了两个多月的孕,老爷这段期间也对她尤其的好,一切正是最幸福的时候,谁知道突然出了这件事!难道,难道她就不配得到幸福吗?

    徐婉清的表也暗含着担忧,不过却宽慰芽儿道:“你放心。老爷的为人你不清楚么?他怎么会做那种事?”

    老夫人听到这个消息,反倒没之前那般焦虑了,神色也平复了不少。她说:“想必是那尚书大人是太子一党,将世秋捉去也是为了调查况吧!你们几个别自乱了阵脚,若世秋真做了那等谋逆之事,我们几个还能安然无恙呆在这儿吗?”

    老夫人的话就像一贴镇定药,原本还急成一团乱麻的众人立刻就安下心来。

    是啊!如果老爷真的做了那谋逆之事。怕是满门抄斩的下场,她们哪里还有这“闲雅致”在这儿讨论该怎么办?

    果然没过几,守在赵府门外的官兵便全都撤了,赵府的人高度紧绷的神经也立刻松懈了下来。

    只不过……赵世秋依然没有回府。

    但大家俨然没有了几前的紧张不安,不管赵世秋有没有回府,官兵撤了。就证明不是什么大事儿,应当没有什么大问题。

    可是亦萱却跟大家想的不一样,她宁愿有官兵驻守在赵府。宁愿没有自由,也不想赵府没了保护。

    因为她知道,一场大动乱带来的最大伤害不是上头如何如何,真正遭难的永远都是无辜的百姓。

    京城爆发了大动乱,不仅是太子一党和京城的官兵在作乱。那些可怕的贼匪也都涌入京城,那些人根本就不把人命当回事儿。看到东西就抢,谁阻拦就杀。朝廷为了太子一事儿早就分不出多余的精力去镇压贼寇,那些人便越发的猖獗,不出五,京城就乱成了一锅粥,到处都是怨声载道,尸横遍野。

    老夫人吩咐下人将府中所有的门都落了钥,派了几个强体壮的小厮驻守在门边,又将所有的女眷都集中到了偏僻的寿安堂,做好一切应对准备。

    “外面现在怎么样了?”老夫人镇守在堂屋前,问刚刚从外面打听消息回来的周勇家的。

    周勇家的有些武功底子,为人又是个内敛稳重的,并没有其他女眷那样的惊慌失措。老夫人要人出去查探消息,她也是第一个出头的。

    “奴婢刚刚去外面看了一圈,到处都乱的厉害。那些贼匪作乱根本就不管,看到谁就杀。甚至已经不满足于去抢平明百姓的物什,奴婢听到个贼匪头目说要去抢当官的人的府邸的东西。现下位于城西街那块儿的几户府宅已经遭了殃,与咱们府交好的秦府的大姑娘据说被凌辱了!”

    周勇家不紧不慢地说着打听到的消息,直将在场的人吓得肝胆俱裂,冷汗涔涔。

    “那沐王府怎么样了?”亦萱揪心地问道。上一次见到顾廷睿,让她觉得或许沐王府这一世的形跟上一世会有很大的差别。

    谁知道周勇家的却说:“全都关押在牢里了,皇上下令择满门抄斩,竟连沐王世子那出生在两个月的女儿都不放过!”

    亦萱的心“咯噔”一跳,当即呆愣在原地。

    竟是,竟是跟上一世一样的结果?

    “那世子呢?世子也被抓起来了?”亦萱迫不及待地问道,顾廷睿就是威远将军,他不可能出事才对!

    周勇家的诧异亦萱的反应,不过还是如实答道:“具体的奴婢不清楚,但奴婢只知道沐王府的人全都被抓起来了,一个都没有放过。皇上还说,要彻查,所有跟太子有关的人,都不会放过,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皇上这次是真的震怒了!”

    这样残忍一句话叫在场的人都深深打了个寒颤,饶是亦萱这个知道赵府会平安无事的都不由双腿打颤。

    正在这个时候,芽儿突然尖叫一声,当即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捂着肚子不断哀嚎,脸色急速惨白。

    她这一声尖叫将大家都吓了一跳,亦萱收回思绪朝她看去,竟看到她穿的月白色的裙裾下染上了点点嫣红。

    “四姨娘!您没事吧?”边的丫鬟巧儿被吓坏了,想上前将她扶起来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徐婉清也吓了一跳,镇定之后连忙叫人将芽儿搀扶进了里屋,却又异常忧心道:“这可如何是好?现在这种况去哪儿找大夫?!”

    “没用的东西!这还没杀到咱们府上呢就吓成这样!”老夫人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但面上的紧张和担忧却是掩饰不住的。

    亦萱知道这孩子对老夫人而言很重要,但如今这混乱的局面芽儿这事出的的确叫人心烦意乱。

    她咬唇片刻,道:“要不然出去看看吧?去济世堂请孙大夫过来?”

    “不用管她,孩子没了就没了!这么乱的况,谁还会为了她冒死吗?若孩子真没了就只能怪她运气不好!”老夫人颤抖着双手,努力将话说的冰冷以掩饰自己的伤心。

    “可是母亲!那孩子是无辜的啊!”徐婉清心里万分不是滋味,虽说她已经不赵世秋,但还是希望能够保住他的孩子。他不应该那么命苦,一个两个孩子都不得好命。难道说这就是报应吗?

    “不要再说了!现在出府不是自寻死路?再者就算找去了医馆,现在这况还有哪家医馆开门?又有哪个大夫愿意冒险过来?!”

    徐婉清无言以对,老夫人说得对,京城如今这么混乱,哪里能找到什么大夫?至于明珠的济世堂离赵府太远,真不知有没有命活着走到那儿。

    亦萱想起芽儿血迹斑斑的裙摆,揪心不已。芽儿会当姨娘多半是因为她在母亲面前说过的原因,她也觉得芽儿是个好人,不想她遭受此等痛苦。

    脑中突然想到王丽盈养病期间孙明珠开的那些安胎镇定的药材,忙欣喜道:“上次给王丽盈用的药材好像还剩一些!咱们府里不是也有些经验老道的稳婆么?找她们来看着,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没了!”

    徐婉清也道:“正是这个理!”又吩咐后的冬青,“你去将我屋子里的那些药材拿来!”

    老夫人的怒气也微微消散了一些。其实倒不是她不在乎那个孩子,相反她比任何人都在乎芽儿腹中的胎儿。只是出了这样的事,本就人心惶惶,焦虑不安,芽儿又横插这一脚,她难免会心生怨气。

    之后一行人就去忙着芽儿的事,倒也还好,结果并没有想象中的糟糕,芽儿只是受惊过度,喝了安神的药已经睡下,孩子也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徐婉清依旧不敢掉以轻心,一直守着芽儿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

    芽儿这么一闹,原本肃穆的气氛也稍稍得到了缓解。

    ☆★☆★☆★

    不好意思晚了,今天一天在学校和家来回赶,穿着高跟鞋,脚被磨掉了一大块油皮,痛死我了!泪,以后打死都不穿高跟鞋了!

    ps:  感谢sunflower889打赏的平安符(2个)和投的粉红票!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