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出事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真的是会安?”亦萱觉得有趣极了。上一世瑞珠在感方面迟钝又木讷,到了成亲的年纪她原本想将瑞珠许配出去,谁知道瑞珠却不肯,说她就愿意跟着姑娘一辈子,哪儿都不去。

    上一世她非常遗憾瑞珠没能有个好归宿,这一世早早就想着要给瑞珠找个好人家,没想到她自己却动了心。

    会安?他倒真是个不错的。以后跟慕容轩说一声,应当这事儿不会那么困难。

    亦萱心里盘算着,正待跟瑞珠说一下心里的打算,谁知道瑞珠又转过道:“姑娘!您就别打趣奴婢了!奴婢跟会安没有什么,奴婢一点都不喜欢他!”

    这解释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

    亦萱还想打趣,却在这时门口跌跌撞撞冲进来一个人,是满脸紧张,苍白失措的研碧。

    “姑娘!老爷出事了!”

    亦萱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你说什么?!出什么事了?”

    研碧冲到亦萱的面前,紧紧抓着亦萱的手臂,似乎要哭出来,“奴婢,奴婢不清楚,只是刚刚有一群侍卫不由分说地冲到咱们府中将老爷带走了!还把咱们府围了起来!姑娘!姑娘咱们不会出事吧?怎么办?!”

    亦萱的心缓了缓,原来是官府抓人。她差点以为父亲出了什么意外!

    “你听谁说的?”研碧一直呆在葳廷轩,父亲在前院,就算官府来抓人,她又怎么会知道?

    研碧哭丧着脸,“是四姨娘说的!当时老爷在四姨娘屋子里,现在夫人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正要去寿安堂见老夫人呢!”

    亦萱的心又揪了起来。母亲知道了?她该不会做什么傻事吧?于是连忙问道:“母亲还好吧?她有没有怎么样?”

    研碧摇头道:“夫人倒是没什么。只是听说老夫人晕过去了!”

    “我也去看看!”亦萱迈步就往门外走,回头瞥见瑞珠和研碧六神无主的样子,沉声道:“不用担心,父亲不会有事儿的。”

    虽说这一世的叛乱跟上一世相比晚了整整六个多月,但是景竟然出奇的相似!父亲被抓去官府不是父亲犯了什么事儿,而是要问父亲工部尚书的事。工部尚书也是太子党,父亲因为在铲除工部尚书的事上立了功劳,后来的仕途也是一帆风顺的。

    只希望这一世,父亲也能听明白她那说的话,笼络张恒。好好为四皇子效忠。

    亦萱进了寿安堂的时候,几个姐妹和姨娘早已经听到消息赶了过来,她们俱是一片惶恐。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老夫人此刻正躺在卧榻上,眼睛紧紧闭着,眉宇间郁结笼罩,脸色也白的不像话。

    “元娘,你也来了?”徐婉清此刻正坐在卧榻旁宽慰老夫人。看到亦萱来了,忙朝她示意,叫她一并过来开解。

    亦萱点点头,迈步朝前走去。

    “大姐姐!”赵亦云看到亦萱过来,就像是找到了一个支撑和依靠,连忙挣脱开香姨娘的手。朝她扑了过来。

    亦萱搂过她,便听到她压抑着哭声道:“父亲被抓走了,大姐姐。我怕,我好害怕!”

    亦萱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三娘别怕,大姐姐保证,父亲不会有事儿的。你先去睡一觉。等你明天一早醒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父亲了。”

    “真的吗?”赵亦云抬起头来,似乎是因为亦萱的话语太笃定。她的心已经不似之前那样惶恐。

    “真的。”亦萱点点头,对她说:“叫你姨娘带你回去休息吧!”

    这几个人围在寿安堂哭也无济于事,反倒会搅得祖母越发不能安心。祖母毕竟年纪大了,需要静养。

    亦萱又对赵亦柔和赵亦月道:“你们先回去吧,等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们的。如果实在担心就到堂屋去等,别在祖母面前哭哭啼啼的。”

    原本哭的伤心至极的赵亦柔闻言,猛的抬起头来,红肿着眼睛怒骂道:“大姐姐好狠的心!父亲现在被人抓走了生死未卜,你竟然连一点担心都没有!”

    她这幅狠戾的样子,倒是完全将前几个月做的温柔娴静抛却的一干二净。

    亦萱倒是没有半点生气,反倒因为她露出真面目而开心不已。她是真怕赵亦柔变了,如今看来,只是装的更像而已。

    她冰冷地扫了赵亦柔一眼,一字一顿道:“我哭了,父亲就能被放回来?若大家都像你一样遇事就只会哭哭啼啼,那府中岂不是乱了?”

    赵亦柔一噎,脸色瞬间涨红,也忘了哭,劈口就道:“是!我是不如大姐姐你镇定冷静,那是因为我不如大姐姐你冷血无!被抓走的是我们的父亲!是生你养你的父亲!还是说大姐姐就恨不得父亲出事?!”

    “柔儿你越来越不像话了,胡说八道什么!出了这样的事谁心里不害怕不紧张,你这样哭哭啼啼的只会让大家的心更糟糕。与其在这儿哭不如冷静下来想一想到底该怎么办!”徐婉清敛眉怒叱赵亦柔,俨然一副当家主母的范儿。

    赵亦柔愣愣地看着徐婉清,没有想到一向温柔和婉的徐婉清会这样对她说话。

    亦萱其实也暗暗诧异徐婉清的反应,按理说母亲那样子的人,听闻父亲出事,该是比谁都六神无主,比谁都哭的伤心。她认为全府上下最该被安慰的人就是母亲,谁能想到,母亲竟然能镇定至此?

    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父亲了么?

    “你们都出去吧!不要打扰老夫人休息,有什么消息我会叫人第一时间通知你们。”徐婉清无视赵亦柔委屈不忿的模样,淡淡下了逐客令。

    赵亦柔纵然有再多的不甘,此刻也不敢不听话,只好收起心中澎湃的怒意,恭敬地退了出去。

    她心里是异常害怕的,如果父亲真出了事儿,她也就真的完了。赵府的人,没有谁会善待她的。

    再想起娘亲被赶出府的狼狈和窘迫,她就吓得浑发抖。她好害怕,好怕自己将来也会是和娘一样的下场!

    大家一走,屋子里顿时清净了不少。

    亦萱也收起刚刚的冰冷漠然,走到榻边,看着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岁的老夫人,哽咽道:“祖母没事吧?”

    徐婉清摇摇头,搂过亦萱的小板,道:“母亲先出去了,你祖母向来喜欢你,你好好跟你祖母聊聊。”

    亦萱一听便知道老夫人子没什么大碍,怕是心里难受,不愿意说话。

    等到徐婉清一走,亦萱便坐到了榻上,拉过老夫人的手,声音软软道:“祖母,你不要担心,我相信父亲不会有事的。官府的人抓他,并不一定是他犯了事儿,说不定是要找他去调查什么东西呢?”

    亦萱说的这些都是大实话,可就是不知道老夫人此刻能不能听进去。

    只见老夫人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亦萱,叹了口气道:“祖母何尝不愿意这样想?可若你父亲真出了事儿,祖母该怎么办?”

    她就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远在江南常年不归家,母子亲早就隔着长长的距离淡漠了。她也知道自己多有亏待大儿子,否则也不会那般容忍兰姐儿在赵府放肆胡闹。小儿子倒是从小给她争气,虽说一直没有嫡长子,但每每回想她也觉得知足。可是谁知道最近他却闹出了外室的事儿,搅得府中乌烟瘴气,家宅不宁。甚至她想颐养天年,含饴弄孙都成了奢望。本以为这已经算是最坏的结果,谁知道如今小儿子又被官府抓了去。就如同刚刚赵亦柔所说,真的——生死未卜!

    “祖母,您先好好休息一下,如果父亲没事,您倒是先倒下了,岂不是得不偿失?”亦萱握着老夫人的手,循循善。虽然她也知道,对于什么都不知道的老夫人而言,她的确不可能做到她这样的冷静镇定。

    想到这儿,亦萱又不免想到刚刚徐婉清的反应,可真是叫她预料不到。母亲她,怎么就能这么冷静?

    好容易将老夫人哄得睡着了,亦萱出了屋子,发现大家并没有走,而是守在堂屋不安地等待着。

    看到亦萱出来,徐婉清疾步走上前,忧心道:“你祖母好点了么?”

    亦萱点点头,“祖母暂时先睡下了,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徐婉清这才松了口气,摸了摸亦萱的脑袋,心疼道:“你也先回去休息吧,你父亲的事儿有我在。我已经派人出去打听了,估摸着过一会儿就有消息了。你也不要着急,一切都会好的。”

    亦萱点点头,也宽慰徐婉清道:“母亲,你也不要担心。父亲为官向来清廉公正,他不会有事的。”

    徐婉清抿唇,扯出一个不算温柔的笑容,“你放心,母亲不担心。”

    不是不担心赵世秋出事儿,而是就算他出事了,她也不担心会牵连整个赵府。赵世秋的子她太了解,他不会做出什么连累全府的事儿。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