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青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谁知道徐生还没来得及对亦萱怎么样,亦萱便猛地回过神,不管不顾地抬起扬手狠狠打了徐生一个耳光。

    她个头小,虽说已经尽量踮起脚尖,徐生也恰好做出弯腰想将她拎起来的动作,但那巴掌还是失了原本的力道,打在徐生脸上的时候并没那么疼。

    可纵然这样,也足够叫全部的人震惊了。包括徐生,更是愣在原地无法言语。俨然他完全想不到亦萱会给他一个耳光。

    亦萱顾不上其他人震惊的眼神,只狠狠盯着徐生,语声冷然道:“三舅舅!这个巴掌是打你侮辱我!你为长辈不以作则,出了什么事却往晚辈上推,实在是可耻至极!现在我就在这儿给三舅母担保,她和你和离定了!你休想要再祸害三舅母和表姐妹们!你也别想耍什么无赖,这事儿闹到官府我也不会怕!我倒要看看官府是会帮受尽屈辱的三舅母,还是你这个贪得无厌的浪子!”

    现场的气氛“刷”地一下凝滞了。

    所有的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亦萱。

    可是亦萱却没有空管这么多了,她觉得,她若是再不出面帮衬三舅母,三舅母就真要被三舅舅给死了!

    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叫她怒火中烧,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徐广捂着嘴不可思议地看着亦萱,久久回不过神来。万没有想到看上去那么俏可的元娘会这样的狠心强硬。

    赵世秋更是错愕不已,他想若是他这个父亲当初执迷不悟地选择丽盈,是不是她也能不管不顾地犯下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儿?

    赵亦兰更是吓得刷白了脸色,心里想着她要是哪天真惹的赵亦萱发了飚,她会不会要了她的命?

    好在徐婉清震惊片刻后便回过神来,冷漠地看着徐生,坚定地站在亦萱这边。“三哥,见好就收吧!不要给脸不要脸。这事儿闹到官府对谁都没有好处。我便再给你五十两,算作最后的一点绵薄之力。”

    徐生当即从震惊中回神,恼怒地盯着徐婉清道:“你当打发叫花子呢!你的女儿教唆我女儿干下那种丑事,难道不要赔偿吗?!小妹我告诉你,你今要是不拿出一千两我是不会走的!”

    “你!”徐婉清气得口发疼,差点要摔下去。

    冬青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对着徐生怒叱道:“三舅爷是不是不知道什么叫羞耻心?!你自己的女儿干了丑事凭什么赖上我们家姑娘?!”

    “徐生!你还要不要脸?你祸害玉心也就罢了!你还要来祸害婉清?她是你的亲妹妹!你还想不想她好过了?!”大舅爷徐广气得要呕出血来,徐明玉和徐明兰见了暗暗焦急,越发不待见徐明芜一家。

    玉心是三舅母葛氏的闺名。

    徐明兰冷声道:“三妹妹。你到底干了什么丑事让你父亲这么来祸害人!元娘还是个孩子?她能教你什么?!”

    徐明芜的脸色素白如宣纸,眸中的惊惧满满地似是要溢出来。可是她却依旧直着脊背挡在葛氏面前,如同一座大山。

    亦萱看着便没由来的心疼。这个表姐。她从来不知道她有这么多的痛苦,上一世她甚至还羡慕她的遭遇,如今想来,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有那样的荣耀!更不知道,那算不算荣耀?难道在皇宫。就会幸福吗?

    一直冷眼旁观的老夫人盯着亦萱,许久才叹口气道:“元娘,你带着你三舅母和三表姐到屋子里去。至于你三舅舅……”

    说着,目光一转,凌厉地向徐生。

    徐生本来怒气十足,却被老夫人看的蔫了下来。

    “亲家三舅。这件事原本该是你们徐府的家务事,我一个老太太不该管。但是!今这事出在我们赵府!我便一定要管个彻底!一千两银子我们府上也不是拿不出!但绝对不会给你!”

    雪玉在一旁啐了一口,恼恨地看着徐生。“真是个狼心狗肺的畜生!”

    徐生本想发飙,但是看见大家都冷冷地盯着他看。特别是亦萱那眼神,似乎他要是再闹一下,她就有胆子跟他拼命。所以他泄了气,却还是无赖道:“这件事我绝不会这么算了!你们要是知道这丫头干了什么丑事。你们就没脸说出这样的话!”

    亦萱不再看她一眼,只蹲下扶起徐明芜。轻柔道:“表姐,起来吧!我们进屋。”

    徐明芜抬眸坚定地看了眼亦萱,随后咬唇,呐呐道:“元娘,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其实……”

    “进屋再说吧!”亦萱叹了口气,使了个眼色叫瑞珠和研碧过来扶住徐明芜和葛氏。

    徐婉清将徐明芜和葛氏安排在了葳廷轩的客房里,叫冬青去请了大夫。

    葛氏被徐三爷踢了一脚,口隐隐作痛,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徐明芜紧紧握着她的手,眼泪簌簌而落,“母亲,没事的,不怕不怕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明儿……”葛氏想哭,口剧烈的疼痛却叫她哭不出来,只能扭曲着脸,看上去叫人不忍直视。

    徐婉清也忍不住掉了眼泪。她深深觉得,跟三嫂和明珠比起来,自己的那一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曾经想为世秋去死,如今想来,真是可笑至极!也真是万分不值得!

    “三嫂,别哭了,没事的。”徐婉清拍着葛氏的背安慰她。直到葛氏渐渐停止了啜泣,她才柔声问道:“刚刚三哥说的那些是怎么回事?为何要说元娘教坏了明姐儿?明姐儿她……”

    说着,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徐明芜的反应,见她面色如常,才问道:“明姐儿干了什么?竟惹得三哥如此生气?”

    在他的印象中,三哥徐生一向是个不学无术好吃懒做不着家的主儿,家里的孩子们发生了什么他从来不去管。怎么如今却……

    葛氏明显瑟缩了一下,带着惊惧,紧紧抓着徐婉清的手道:“婉清你别问,婉清你千万别问!这件事不是明儿的错,都是我,都是我的错!不关明儿的事儿!若是这件事传出去明儿的一生就毁了!”

    她脸色白得吓人,徐婉清怔怔地任她抓着手,不敢再问。

    倒是徐明芜比较镇定,她知道这件事瞒不住,就算她不说,她那个贪得无厌的父亲也一定会说出来以此做要挟。

    于是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惊惧,淡淡道:“我父亲去逛青楼,然后……看到了我,我当时……”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却已经叫徐婉清和亦萱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葛氏刹那间痛苦哀嚎,眼睛红得似要哭出血来。

    亦萱万万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纵然三舅舅说明芜表姐做了丑恶之事,她也在私心认为将来能做贵妃的明芜表姐万万不可能真做什么龌龊之事!

    青楼?!她怎么也没有想到!

    难道这一世,明芜表姐被的去青楼卖,却没有做成贵妃吗?!

    她的重生,竟然害的明芜表姐至此?!

    亦萱摇摇坠的,看着徐明芜苍白哀痛的面容,一股愧疚感席卷了她的口,勒的她喘不过气来。

    谁知道徐明芜说;“我没有。姑姑,我没有,这一切只是误会。可是父亲不信,他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说不出。心儿气急之下就说元娘教我们要为自己而活,不能一辈子活在他的影下。父亲便……”

    她愧疚极了,“元娘,对不起。我没有想过要连累你。是我害了你。”

    亦萱摇摇头,带着哭腔道:“那明芜表姐为什么要去青楼?”

    徐明芜的脸色白了三分,许久未发一言。就在亦萱以为她不会说的时候,她却笑了笑,那笑容明媚生辉,在她苍白的脸上格外的耀人。

    “因为我必须去。我要赚银子,我要将母亲和弟弟妹妹从那个水深火的家里救出来。我要带着他们逃得远远的,再也不要面对父亲的拳打脚踢。上次姑姑给的二百两银子早被他发现拿去赌了,我们不敢再找你们帮忙。母亲便出去替别人洗衣裳做苦活,她每天回来都疲累至极,我实在是不忍心,所以我……”

    她轻轻地说着,看似云淡风轻,却叫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上次我找人去看过你们,她们说三哥没有再打你们,我竟然以为你们过得很好。”徐婉清捂着嘴哭了出来,太多的心疼叫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徐明芜微笑着,是那样的坚强美丽,她轻轻道:“姑姑,没事的。等我挣够了钱,我便带着母亲和弟弟妹妹离开京城。我们不会再受父亲的责打和辱骂。他不是要一千两银子吗?我有,只是我不想给。但我没想到他竟会闹到赵府来,害的姑姑在那么多宾客面前丢脸,也毁了赵老夫人的寿辰。那一千两银子你们放心,我会给的,不会再麻烦姑姑。”

    “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银子?”徐婉清又惊又惧地看着徐明芜,生怕她是不是真干了那等龌龊之事。青楼里一掷千金的传闻她也听说过,难道明姐儿……

    ☆★☆★☆★

    徐明芜是另外一个故事哈~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