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回不去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对!我们重新开始!婉清,你不要离开我!”赵世秋死死搂着徐婉清,不肯松手。

    “世秋,你醉了。”徐婉清努力挣扎,皱着眉头道:“我没有想过要离开你,你不要胡思乱想。你先松手,你先放开我!”

    “我不放,我不会纳芽儿为妾的!以后我只有你一个人,我会全心全意待你好的!”赵世秋急匆匆地说着,切的带着酒气的吻又要朝徐婉清唇上袭去。

    徐婉清忙偏头躲开了他,用力推搡道:“赵世秋!你喝醉了!你不要神志不清地跟我说这些话!我不会再信你的!你放开我,你松手!”

    赵世秋却根本不理会她的挣扎,温润的吻落到了她的脖颈处,激的徐婉清浑发颤。

    “赵世秋!你放开我!”徐婉清只觉得恶心,努力要推开他。

    “夫人,夫人您怎么了?”外面的丫鬟听到动静想要闯进来。

    赵世秋怒吼道:“全都给我滚出去!”

    小丫鬟们吓得不敢轻举妄动,匆匆退了出去。

    徐婉清气得眼泪直往下落。

    赵世秋却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往榻边上走去。

    徐婉清知道他要干什么,这若是在平时她也不会抗拒,可是此时此刻,她却觉得无比恶心,她一点都不想要!

    “赵世秋,别让我恨你!”她拼命捶打着他的口。可是喝醉了酒的赵世秋哪里能顾得上这么多,走到榻边就将她重重甩在了榻上,在徐婉清刚想要爬起的时候就欺压了下来,狠狠吻住了想要逃跑的她。

    ……

    亦萱是从冬青嘴里知道这件事的。

    她气得口发疼,心里直骂赵世秋是混蛋,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为人子女的总不能冲过去阻止那件事的发生!

    她站在原地直哆嗦,咬唇半响终于冷静下来。吩咐冬青道:“等父亲走了便立刻通知我。”

    冬青忙不迭跌地点了点头。其实老爷歇在夫人房里是好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她却觉得害怕!

    “真是荒唐!不知所谓!”等到冬青一走,亦萱便再也憋不住了,回到屋子里便随手将梨花木桌案上的汝窑花瓶砸到了地上。

    今天是什么子?今天是母亲为父亲纳妾的子!父亲将芽儿气得要跳井不说,竟还来招惹母亲!这要是传出去母亲如何面对芽儿?如何面对府中众人!不知道还以为母亲故意给芽儿脸色看!芽儿以后如何能对母亲忠心耿耿?!

    真是荒唐之极!既然舍不下母亲何苦之前做那些对不起她的事儿?现在后悔有个用!

    亦萱真是太生气了!还想将圆木桌上的一青花瓷茶盏挥到地上。

    “姑娘息怒!”瑞珠和研碧脸色白了白,忙上前制止亦萱的动作。

    亦萱被她们拦住,怒气滞了滞,随后一股坐在凳子上,气呼呼道:“瑞珠你去芽儿那儿跟她把况说清楚!委婉些,别刺激了她!”

    瑞珠忙点了点头。芽儿那儿还等着老爷过去呢。谁知道……

    唉!这都什么事儿啊!

    瑞珠出了屋子,亦萱也渐渐平静了下来,看着一直站在她旁怕她发飙的研碧。她叹了口气,低声道:“我没事了,你别担心。”

    研碧点点头,上前拉过亦萱的手道:“姑娘,其实。其实这是好事儿也说不定。老爷他毕竟,是在乎夫人的。”

    “你不懂。”亦萱不知道怎么跟研碧说,也不想跟她说。

    她不希望父亲和母亲破镜重圆,只希望父亲能放过母亲,还母亲自我和清净。

    什么的,都是狗

    ☆★☆★☆★

    徐婉清从赵世秋怀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她看着对面曾经她深深着的男人,眸光一片冰冷。

    “婉清……”赵世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也睁开了眼睛。

    徐婉清垂下眼眸。微微挣开了他抱着她的手臂,却感觉到全一阵酸痛,随后赵世秋将她搂得更紧了。

    她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再抬眸的时候已经是一片温柔,她用商量的口吻说:“世秋。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赵世秋以为徐婉清终于原谅了他,心中一喜。忙问道:“什么事?你尽管开口。”

    “你好好待芽儿吧!”徐婉清轻轻地说,察觉到赵世秋的目光冷了下来,她也没有要打住的意思,继续道:“她毕竟是你的新姨娘,你不该这么冷落她。”

    “你就这么希望我去别的房里?”赵世秋心里钝钝的痛,以前婉清绝不会这个样子的。他若是去了别的姨娘那儿,她总是落寞极了!哪会像现在一样巴不得他去别人那儿似的。

    徐婉清深深叹了口气,“世秋,你不觉得这样很好么?以后我仍然是你的妻子,我会相夫教子,管理庶务,做好一切该尽的责任。我依然会尽力尽力地服侍你。可是,赵府缺少子嗣,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生,纵然能生也不知道能生几个。子嗣繁多才是繁荣的象征,母亲表面不说那这些年来却是对我有成见的。”

    徐婉清说的温柔至极,又那般有理,完全没有要和他赌气闹别扭的样子,赵世秋便被噎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徐婉清又笑了笑,体贴道:“你看芽儿那般伶俐,你不是也在我面前夸赞过她吗?如果将哥儿放在她那儿养,必也是极好的。”

    赵世秋冷冷地看着她,不说话。

    徐婉清又道:“你若不喜欢芽儿过些子我便再挑一个家世清白,合你心意的回府。但是芽儿却已经抬了姨娘,不能叫她难堪的。否则将来,我在府中做事哪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芽儿要怨我,其他的下人们想必也会有所微词。”

    徐婉清做事从来没有这么循规蹈矩过!就算是生了元娘,她也一直是小时候那个吃醋的邻家姑娘,可现在,赵世秋却觉得她像是一下子长大了懂事了一般。

    他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世秋,你要想清楚。”徐婉清言笑晏晏地看着他。

    赵世秋别过脸,觉得徐婉清的笑容异常刺眼。许久才僵硬道:“你看着办就可以了,我先起了。”

    徐婉清算了下时间,蹙眉道:“这应当夜深了。世秋你……”

    “我去书房,有些事要处理。”赵世秋毫不犹豫地起穿衣下榻,动作带急促,好似要赶快逃离这个地方。

    徐婉清怔怔地看着赵世秋离去的背影,直到再也瞧不见了,才收回视线,只是脸上的笑容早已经消失。

    她坐在榻上发了一会儿呆,才终于回过神来,忙唤丫鬟们帮她烧水沐浴。平淡冷静的样子好似之前那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

    冬青得了消息去通知亦萱,亦萱也一直没睡,撑到了大半夜,闻言赶紧朝素玉阁赶去。

    她以为会看到一个伤心委屈的母亲,没想到母亲却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看到她出现,不由诧异道:“元娘这么晚了还没睡?”

    亦萱摇摇头,目光紧紧地盯着徐婉清看,生怕她的平静都是伪装出来的。

    “这么瞧着母亲做什么?母亲刚刚沐浴完总不见得有什么脏东西吧?”徐婉清笑着朝她走近。

    亦萱暗暗松了口气,问道:“父亲走了?”

    徐婉清的脸颊微微泛红,随后狠狠瞪了冬青一眼,才对亦萱道:“小孩子家问这些做什么?”

    夫妻间的弟之事的确不适合说给年仅十一岁的女儿听,亦萱便没有多问,只道:“我今晚想和母亲一起睡。”

    徐婉清笑话她是个粘皮虫,不过终究是答应了下来。

    这件事成了个小小的插曲,之后芽儿还是做了赵世秋的姨娘,人唤四姨娘。

    在芽儿成了姨娘后很是得宠了一段子,那段子赵世秋几乎歇在束薇阁,人前人后都给足了芽儿这个新姨娘脸面。

    人人都担心徐婉清会不舒服,谁知道全府上下最自在的就是她一个。她依旧做着自己该做的事,闲暇之余便教亦萱作画,偶尔出府和孙明珠叙旧,子倒是比从前健朗了许多。

    芽儿也不愧是徐婉清看中的人,非但没有恃宠而骄,人前人后都对徐婉清恭顺有加,还帮着打理府中庶务,做的严谨小心,滴水不漏。

    赵亦月和赵亦柔那边自是没什么动静,甚至连赵亦兰也没有闹出什么大事来。

    在这片祥和的氛围中,老夫人的五十寿辰便如期而至了。

    府中各处都张灯结彩,闹闹地准备这难得一次的整寿辰。

    与赵府交好的几位府的夫人带着女儿前来庆贺。

    刚走没多久的安心又来了,不过这次带她前来贺寿的不是安老夫人,而是生母安夫人。她已经认识了亦萱,也没有第一次来那么怕生,看到亦萱便欢呼地扑了过来,撒地跟她说话。

    赵府族里的堂兄弟也携家眷而来,族里的几个姐妹不常和亦萱接触,因此见面不过是点头微笑,并未做深谈。倒是三伯祖父的长孙女赵玉连是个嘴皮子利索的,又活泼又,没有生疏之意。

    ps:  感谢sunflower889打赏的天使之翼!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