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算无遗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徐婉清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冲赵世秋安抚地笑了笑,“孙大夫是这样说的,我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可以。不过……若不可以我便帮你多纳几房妾室,我瞧着你边的芽儿就是个通透伶俐的,由着她们帮你生下健康的孩子,总比……”

    她朝王丽盈那儿看了一下,话虽未说全,却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听说徐婉清要帮他纳妾,而且是这样云淡风轻的样子,赵世秋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滋味,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亦萱安抚着老夫人,随后轻轻道:“丽姨,你若是真要带着孩子走,那你便走吧!赵府不会拦你。可你若是还想呆在赵府,这是不可能的了。”

    老夫人闭了闭眼睛,疲惫道:“要走就走吧!”

    王丽盈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她这算,求仁得仁?!

    她总算是可以见到自己的儿子了,可却要永远离开赵府!她知道,若她这次真的离开!她就再没有办法可以回来了!

    而且,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在中途的时候要了她的命!她不能冒险!她不能置自己与险境!至少留在赵府,她们为了那所谓的清誉,不会对她轻举妄动的!再者她还有习兰,若她真出了事,习兰便会将这丑闻捅出去,到时候谁都别想好过!

    老夫人是聪明人,自然晓得这些道理,否则也不会将她的命留到现在。

    当初她被软在城东村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她,赵府的人还可以利用难产要她命。但现在几乎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虽然对外宣称是谣言,但她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杀人要比养外室严重太多!

    老夫人为了赵府的声誉,绝对不会对她下杀手的。

    她也正是料中了这一点,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的份,给赵府施压。

    只要她还在赵府一天,她就能保住她的命!但是,她不能永远呆在赵府。所以她害怕,才会想到利用这个赵府唯一的子嗣来保全自己!她以为只要争回了孩子的抚养权利,她就可以在赵府呆下去。更甚至因为这个孩子,她能有个名分!

    谁料到事事皆算无遗漏,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这个孩子的健康问题!

    想到这儿。王丽盈凄惨地笑了笑,呵呵,一个傻子?!一个傻子能给她带来什么?!

    她的目光突然落到一旁的赵亦柔上。眸光一动,语声冷然道:“若想要我走可以!我的孩子,我全都要带走!”

    赵府不是对外宣称柔儿是投奔而来的远方表姑娘么?赵世秋也多次带她进出各种场合给她脸面。如果柔儿走了,那些交好的各府贵妇不会多问?届时你赵府又如何自圆其说?!

    赵世秋神色变了变,老夫人却是无所谓的样子。

    亦萱忍不住要鄙视王丽盈了。你虽然脑袋聪明心机重,却太自以为是了!赵亦柔她算什么?

    她算个!走就走呗,谁会拦着?

    亦萱刚准备要说一两句,却突然听到一直处于惊恐状态的赵亦柔尖叫道:“不!我不走!娘你不要带我走,我要留在赵府,我不走!”

    “你!”王丽盈气得口发疼。抚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哈哈,亦萱不怀好意地笑了笑。王丽盈啊王丽盈。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其实赵亦柔走不走对亦萱而言都无所谓,她走。她眼不见为净。她不走,她也不会把她当回事儿,她留在赵府还能跟她一起抢安呢!多好的事儿啊,省的她自己动手了!

    “娘我不走!”赵亦柔哭的梨花带雨的,不断地往赵世秋后躲。生怕王丽盈会冲上来强行将她带走。

    看到她这幅样子,王丽盈简直是气得心肝肺都要炸了。再看看亦萱得意的表,老夫人漠然的神色和赵世秋痛心的样子,她觉得自己像是跌入了万丈深渊中。

    猛然间又瞥见徐婉清同的眼神,王丽盈只感觉一股怒火直往口涌来!

    她会有今天全是徐婉清这个人害的!全是她害的!

    亦萱感觉到了王丽盈狠的眼神,吓得“咯噔”一跳,忙叫道:“母亲!小心!”

    她话音刚落,王丽盈就朝着徐婉清扑了过去。

    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亦萱拔下发髻上的簪子就血红着眼睛朝王丽盈冲了过去。

    王丽盈!你若伤了我母亲一根头发,我也要你死无全尸!

    还好亦萱提醒及时,徐婉清匆匆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了王丽盈的攻击。等到王丽盈再想上前对徐婉清不利的时候,亦萱已经冲到了近前,不管不顾地握着发簪朝王丽盈脸上划去。

    王丽盈惊恐地往后退去,却还是晚了,白皙如玉的面上顿时划开了一道血痕。

    脸上火辣辣的疼,王丽盈捂住脸颊可以感受到温润的鲜血从指缝间留出。她恨得双眼通红,还要冲上前对亦萱不利,这时候外面涌进来的小厮将王丽盈钳制住,叫她动弹不得。

    “你们放开我!”她嘶吼着。

    “王丽盈!你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亦萱猛的将发簪掷到了地上,伴随着“啪”的一声,她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

    徐婉清因为刚刚的惊吓脸色有些发白,此刻见亦萱紧紧护着她,心里顿时涌上一股酸涩。

    她还说要保护元娘,结果到头来还要这个女儿保护她!

    “元娘,别气了,母亲没事。”

    “将她拖下去!企图谋杀主母就这一条罪就够你受的!至于孩子他再怎么有缺陷也是我赵府的子嗣,万万没有给你抚养的道理!”老夫人就是等着王丽盈发狂的这一刻,好光明正大地处置她,也不至于落了什么把柄。

    王丽盈顿时僵在了原地,捂着脸颊的手也颓然垂了下来。

    她又中计了,原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把孩子交给她抚养!刚刚答应只是为了激怒她罢了!

    王丽盈被拖走了,老夫人又将视线落到跪在地上的赵亦月和赵亦柔上,那森冷的目光叫她们二人吓得直哆嗦。

    “祖母,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的!”赵亦月拼命地磕头求饶,企图获得老夫人的谅解。

    赵亦柔则是被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只绝望地看着赵世秋,希望他可以救她。

    不管怎么说,她们两个毕竟是赵府的姑娘,出了这种事说出去也实在有损颜面,所以赵世秋希望能压则尽量压下,不要把事闹得太严重。

    “母亲……”他想要开口为赵亦柔和赵亦月求

    老夫人已经挥了挥手,淡淡道:“你不要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说着,将视线牢牢锁在她们两个上,冷冷道:“虽说这件事你们两个是受人利用,但毕竟心思不正!我赵府万万留不得这种心思不正之人!”

    “祖母!”赵亦柔尖声叫了出来,俨然吓到了极致。

    老夫人却根本不理她,径自道:“你们两个都各自呆在院子里抄佛经,没有我的许不准出门!直到你们意识到错误,直到我满意为止!”

    赵亦柔和赵亦月的脸色瞬间惨白。

    亦萱却低低笑了出来,这个惩罚看似不重,实际却切中要害。祖母这是要将她们软了,而且不说要软多久,叫她们呆在空旷的屋子过没有希望的子。

    谁知道下次老夫人放她们出来的时候是几年之后了呢?说不定就是嫁人的时候呢!

    虽然亦萱知道老夫人不会真的将她们软几年,但是能吓唬吓唬她们,杀鸡儆猴,也是很不错的!

    老夫人叫人请了周勇家的过来商量怎么处理王丽盈的事儿,又叫下人押着赵亦柔和赵亦月下去,随后便挥手让其他人退了出去。

    等回到葳廷轩,亦萱仍旧心有余悸。她死死握住徐婉清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说:“如果不是母亲拦着,我真想上前杀了她!”

    如果是从前徐婉清定要诧异于亦萱的心狠,甚至会训斥她。但现在她只觉得窝心,摸了摸她的发丝道:“元娘别怕,母亲以后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嗯。”亦萱哽咽地点了点头,眼眶微微泛红。

    跟在后的孙明珠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打趣道:“被吓得哭鼻子了?刚刚不知道是谁在前厅斗智斗勇的,我瞧着都万分敬佩!”

    “明姨您就别打趣我了!”亦萱微微涨红了脸颊。

    孙明珠就感慨道:“当初我也算是个胆子大的,可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却没有你这份勇气呢!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孩子是个勇敢的!”

    提起她们的第一次见面,亦萱就想到王丽盈想要杀自己的事,高涨的怒火又一次往心头上涌。

    她知道老夫人不可能会在这样的况下弄死王丽盈,父亲和母亲定也不是那种心肠狠毒、不折手段的人,她们认为只要王丽盈远离京城甚至只要不在赵府就行了。但是她却觉得王丽盈只要活着就是个祸害!

    ☆★☆★☆★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