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吃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感谢sunflower889打赏的平安符!

    ☆★☆★☆★

    就连在一旁暗暗看戏的韩馨都笑着说:“赵姑娘,盛难却,莫要推辞了。”

    是啊。盛难却!

    亦萱没办法,只好答应了。

    不过答应归答应,之后亦萱总是能避着慕容轩就避着他,她不是傻瓜,慕容轩态度突然转变的这么明显,再加上他之前的一系列所作所为,都叫她心里隐隐觉得不安。

    如果不是她自作多的话,慕容轩该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想到这儿,亦萱的子便僵了僵,被慕容轩喜欢上可不是件好事,尤其是在她压根不喜欢他的时候。

    索现在大家年纪还小,就算真喜欢也是懵懂的,她以后对慕容轩疏离些,相信这份感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这时候的亦萱并不知道,命运的安排有时候不是她个人可以抗争的。

    “赵亦萱,你来试试!”耳边突然响起慕容轩的声音,亦萱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什么?”她不解地看着慕容轩。

    一旁的沈沁雪便解释道:“便是写一首灯谜,若老板不能解,那便可以赢得五十两。若老板能解开,那咱们,便要给他五十两。”

    “这样啊!”亦萱不自觉地朝慕容轩看过去,见他俊脸上凝着不忿,便笑着问:“你输了多少银子了?”

    慕容轩脸色一僵,没好气道:“不多,本少爷付得起!”

    亦萱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笑什么!你也来作一首,若你真赢了,我便给你五百两!”慕容轩挑眉看着她。

    “你刚刚赢那块翡翠印章的时候不是说你猜灯谜很在行么?你这么在行的都输了,那我便更加不会了。算了,咱们还是走吧。省下那五十两不知可以救活多少贫苦百姓。”亦萱并不想搭理他,这大少爷输了丢面子,正堵着气拿她开涮呢!

    见他们几个要走,老板赶紧说:“这位姑娘说的可不在理,这作灯谜跟作诗是一个道理,便是讲究一个‘巧’字,这位少爷虽然博学多才,但却不一定有姑娘您的通透,您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我猜不猜得出呢?”

    “若赵姑娘不愿意一个人。那我便同你一起如何?”沈沁雪淡淡地说道。

    “是啊!反正我和馨儿都输了,你们两个也都试一试嘛!”慕容慧勾过她的手臂,一边笑着。一边偷偷跟她咬耳朵,“你便胡乱作一首算了,你若不肯,慕容轩又要生气了。”

    “让你试一试又不吃亏,你输了也是我的银子!”慕容轩不由分说地将她抓了过来。命令道。

    “好,那我便同沈姑娘一起。”亦萱轻轻挣脱开他,对沈沁雪说道。

    沈沁雪依旧保持着良好的风度和微笑,迈步上前,含笑望着她,“赵姑娘。承让了。”

    于是两人分别执笔作诗,在素白的纸上泼墨挥洒。

    沈沁雪动作清雅,皓腕凝霜。美目流转,盈盈花灯下,她的容颜精致美好,一袭湖碧色长裙,衬得她好似清水莹波中盛绽的牡丹。

    相较之下着红衣的亦萱就如那俏可人的秋海棠。虽同样光彩夺目,却始终不如沈沁雪来的温和大气。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慕容轩却觉得亦萱要比沈沁雪顺眼多了!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其实京都明珠,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好了。”两道清丽的声音异口同声的响起,亦萱和沈沁雪对视一笑,将写好的灯谜交给了老板。

    那老板接过灯谜,淡淡看了一眼,笑道:“这首灯谜是咏梅之作,答案便是腊梅,可对?”

    亦萱赞赏地点了点头,回答道:“对,答案便是腊梅,老板好见识。”

    “废话,人家没见识敢出来挑战?真是妄自菲薄。”赵亦兰不屑嘀咕了声。

    亦萱装作没听到她的讽刺,不过却又听到慕容轩道:“真是个傻子,没见谁输了像你这么开心的!”

    亦萱耸耸肩,略带了些无赖道:“反正又不是我给银子。”

    “你!”慕容轩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随后挫败道:“算了!我不跟你小丫头一般见识,输便输了吧!”

    “对啊!反正你银子多!”亦萱看他别扭的样子,忍不住嘻嘻一笑,打趣道。

    “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财迷!成天银子银子的挂在嘴上!”慕容轩不满地敲了下她的脑袋。

    亦萱吃痛,忙摸了摸头,皱眉狠狠瞪了他一眼。

    慕容轩却被她委屈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

    “笑什么?真的很痛!”亦萱撇撇嘴,因为疼痛眼睛里泛起了泪花。

    慕容轩忙收敛了笑意,紧张兮兮道:“不,不会吧?我没有用多大的力啊?你没事吧?给我看看!”

    说着,便要上前扒开亦萱捂着脑袋的手。

    刚被他的手碰到,亦萱便匆忙往后退了两步,仓皇道:“我没事!”

    “你刚刚都哭了?还说没事?”慕容轩不依不饶,“你给我看一下!”

    “我真没事!”亦萱真是哭无泪,特别是看到沈沁雪紧紧皱起的眉头时,更是郁闷的不得了。

    慕容轩啊慕容轩,你真是闲得无聊没事干!沈沁雪不才是你喜欢的人,她才是你以后的妻子啊,你来招惹我做什么?!

    她很想冲慕容轩发飙,但是她不能,只好憋着气,转移话题道:“沈姑娘那支灯谜还未被解开呢!”

    沈沁雪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略有些自嘲道:“解不解都无所谓了,反正,也没什么好在乎的。”

    现场的气氛因为沈沁雪的话变得有些微妙,就连慕容慧这样没心没肝的都觉察出了些许不对劲。可是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只好瞪着亦萱,无声询问。

    亦萱苦笑了一声,她算是得罪沈沁雪了!

    想到这儿,不由向罪魁祸首看过去,恨得直咬牙,真想冲上去暴打他一顿。

    然而慕容轩却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还冲亦萱咧了咧嘴,灿烂的笑容明晃晃地刺着亦萱的眼睛。

    这厮绝对的故意的!

    别看慕容轩嚣张霸道不可一世,那只是因为他不在乎,并不代表他不懂。

    “我……”亦萱觉得自己是再也呆不下去了,刚坚定了一定要回府的决心,便又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亦萱姐姐!亦萱姐姐!”她回头看去,便看到安心挥舞着双手,风儿一般朝她冲了过来。

    而她的后,正跟着漠然看着她的安,此刻也正慢悠悠地朝她们走了过来,一双眼眸寒凉如冰,带着前所未有的冷淡,在灯影的映下格外的显眼。

    亦萱蹙紧了眉头,还没有反应过来,安心便笑嘻嘻地在她面前站定,道:“亦萱姐姐,我跟哥哥今找你出门,你不是说没空么?”

    她问的单纯直率,完全没有别的意思,却叫亦萱十分尴尬。

    安这时候也走了过来,拉过安心,淡淡道:“或许是你亦萱姐姐之前有事要忙吧!”

    “那亦萱姐姐后来就不忙了么?”安心眨巴着眼睛,问安

    安唇角勾起一抹笑,却冷的蚀骨,他道:“不知道,许是忙完了许是有什么东西更重要罢了。”

    亦萱脸色一僵,也听出了安话里浓浓的讽刺,特别是他的眼神刚刚朝慕容轩看过去,亦萱也看出了他的意有所指!

    “我之前的确有事儿,后来母亲要出门散散心,我便同她一块儿出来了。”亦萱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解释。

    她解释,并不是怕安误会她,而是她不想跟慕容轩扯上关系,不想让安以为她是因为慕容轩才出门的。

    “是吗?”安挑眉,不置可否。

    亦萱撇开脸,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慕容轩却不乐意了,上前挡在亦萱前面,很挑衅地看着他,道:“安?我听过你,不就是那个得罪了皇上被削去爵位贬到清平县的平宁侯的庶长孙么?现在寄居在赵府对不对?先生同我说过你,说你前途无量,但……”说着,上上下下打量了安一番,讥笑了一声,嘲讽道:“我怎么半点看不出来?”

    安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下颚紧紧的绷着,握紧的指尖微微颤抖。

    安心立刻生气地反驳:“我哥哥他就是前途无量!总比你们这些不懂世间疾苦的纨绔子弟要好得多!”

    “心儿!”安不满地训斥她,随后冲慕容轩礼貌地笑了笑,抱歉道:“小妹年纪小,说话欠缺考量,还望慕容少爷大人有大量,莫要同她计较。”

    “你的意思就是我同她计较便是我小肚鸡肠了?”慕容轩扬眉,十分高傲地说:“我就算真是小肚鸡肠了你又能奈我何?不过是个被贬侯爷的庶出子,也敢跟我争高低!”

    安俊脸上温和的笑容便再也挂不住了!

    ☆★☆★☆★

    忙瘫了,不好意思啊!这个月估计都只能单更了。我下个月尽量三更吧!补回来,相当于还是每天双更!

    嘤嘤嘤~体谅一下一个即将毕业被学校和公司双重摧残的苦妹纸吧!啊不,其实我是抠脚女汉。

    ~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