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一劳永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感谢四月微雨打赏的香囊!感谢紫水晶子打赏的平安符!

    ☆★☆★☆★

    陈氏笑着握住她的手,慎重道:“弟妹,那就要麻烦你一些子了。我家兰儿的臭脾气你也晓得,到时候她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也不要怪罪,多担待着点,大嫂也是没有法子。”

    徐婉清连忙摇着头道:“兰儿小时候我没有尽到当婶婶的责任,不过是照顾她几月,没事的。”

    陈氏看着徐婉清温柔大度,善解人意的样子,不由哀叹了一口气。他们刚回来的时候,就听说了赵世秋在外面养了外室的事,不仅有个十岁的女儿,更甚至肚子里还揣了一个不知道是哥儿姐儿的孩子。

    若是个姐儿也就罢了,若是个哥儿婉清该怎么办啊!

    让个外室之子承袭家业,婉清心中的苦闷想必不是她们能理解的。

    好在母亲是个明事理的,也知道那外室若留着是个祸害,所以……

    想到这儿,陈氏立马给徐婉清使个眼色,让她把屋子里的人支出去。

    徐婉清收到示意,知道陈氏是要同她将赵世秋养了外室的事,她心里隐隐烦闷,并不想谈论这些,但是她知道既然发生了这种事,逃避是没有用的。

    于是只好挥挥手,叫亦萱几个姑娘和丫鬟们都退了出去。

    等到她们一走,陈氏立刻开门见山道:“婉清,那外室马上就要生产了,你可想好了该怎么办?”

    徐婉清垂眸,淡淡道:“还能怎么办,自是接回府中仔细教养。”

    陈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态度,“婉清!你怎么反应这么冷淡?那外室若生的真是个哥儿,就是长子。你还真打算让这种不明不白的野种将来继承赵府家产?”

    徐婉清没打算跟陈氏说她可能生育的事,只呐呐道:“那还能如何?谁叫我生不出孩子,无嫡立长,是理所当然的……”

    “理所当然什么?!你啊你,大嫂真是没话说你了!子软也不是这么个软法!好在有母亲在一旁撑着,怕是没有母亲,你就要将那外室接回府了!到时候真生下了长子,母凭子贵,你以为赵府还有你的立足之地吗?”陈氏拉着徐婉清做到了一旁的椅子道,又循循善道:“就算你生不出孩子。将来替世秋纳个好控制的姨娘,生个庶子过继到你名下,也比叫那外室之子对你好。我可听母亲说。那外室不是个省油的灯。十年,啧啧,这般的忍耐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徐婉清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颓然道:“我只是不愿意去想,有些事越想越悲哀。还不如就这么过吧!世秋要如何。我便让他如何,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争了。现如今,我只要元娘好好的,其余的,我都不在乎。”

    她的模样太过悲伤,陈氏不由心疼起来。但心疼归心疼,该说的话该出的主意还是要的。

    “婉清,实话跟你说吧。母亲知道你子软,所以有些话没有同你说,现在大嫂就告诉你。你要晓得,虽然咱们是清贵之家,但是有些事也没有你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干净。要想生活如意,有些事是容不得你心善的。”陈氏说到这儿。顿了顿,看着徐婉清讶然的面容,缓缓道:“那外室,近不是要生产了么?母亲的意思是,等到她产下孩子,便……让她好好去了。”

    “什么?!”徐婉清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陈氏。

    “不是说,不是说将她赶出京城么?”

    陈氏暗暗摇了摇头,“赶出京城?赶出京城她便不会再回来了?这毕竟不是一劳永逸的法子!到时候闹出了什么事影响了赵府的声誉和二弟的仕途可得不偿失!杀了她斩草除根,省的以后夜长梦多。”

    徐婉清紧蹙了眉头,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滋味。

    虽说她很痛恨王丽盈,但是从来没想过要取了她的命。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一条人命啊!

    陈氏见徐婉清一副接受无能的样子,便知道这个从小温室里长大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弟妹是害怕了。

    “婉清,这不是我们狠心,这是为了自己的将来所必须做的。你想想,若是那外室不死,等到将来她生下的儿子继承了赵府的家业,难道不会去找自己的生母?就算他不找,你又能保证那外室不会杀上门来?我可听母亲说,那外室厉害着呢!说句不中听的话,等到他母亲百老归西,你能对付得了那种女人?怕是到时候你这主母便没有立足之地了!”

    见徐婉清脸上的表有些松动,陈氏便趁打铁道:“那外室的事自有母亲处理,就算你不忍也没有什么法子,可那孩子,便要看你怎么处理了。”

    “那孩子?!”徐婉清瞪大了眼睛看陈氏,惊惧道:“难不成也要杀了那孩子?那可是世秋的亲生骨血!我不会杀了他的!”

    “谁说你要杀了他!”陈氏拧眉,压低了声音道:“这件事我没有同母亲说,那孩子毕竟也是母亲的亲孙儿,母亲也舍不得如何。但是大嫂为你着想,便要跟你说清楚,千万不能让那孩子好过。大嫂说过,宁可纳个妾室再生一个,也不要指望那外室的孩子。”

    “他是世秋的孩子,若真是个哥儿,世秋难不成还不让他好过?”徐婉清皱紧了眉头,一脸不赞同地看着陈氏。

    不是她不知道这外室的孩子是个祸害,不要说她还有可能生下孩子,就算毫无可能,要着外室的孩子将来继承赵府家业,她心里也是一千一万个不乐意的!可是,她又有什么法子?

    陈氏便压低了声音,凑到徐婉清的耳边道:“要想让那孩子不好过,法子多得是。杀了他自然是不可能的,那样也容易引火烧。最好的法子便是……让他生病,永远也好不了,一个病秧子,将来可不会有什么作为。”

    徐婉清当即捂住了嘴巴,又惊又怕地看着陈氏。

    让那孩子成为病秧子?

    这法子,她也不是没有听过。

    只是……

    陈氏不给她犹豫的机会,道:“你大哥也做药材方面的生意,关于这种药材大嫂也有一些。所以,只要你肯,大嫂必当竭尽全力地帮你。”

    “大嫂……”徐婉清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她的这个大嫂,虽然接触的不多,但也是个为人和善的,怎么如今愿意为了她做这种事。

    陈氏拍了拍她的手,低声道:“你别害怕,那药死不了人的,你若要他活着,那孩子也可以活到百年之后,只是会体弱多病罢了。”

    其实她也不想对个无辜的孩子下手,但是她也没有办法,从母亲跟她说了那外室的事她就感觉到了危机。

    别看现在她们一家迁居江南,但是老爷毕竟姓赵,永远是和赵府绑在一起的。当年老爷不肯走仕途,要去从商,母亲几度气得要跟老爷断绝关系,只因为士农工商,商人是最低等最上不得台面的,注重脸面的母亲不可能任由大儿子打自己的脸。

    要不是最后老爷搬离京城,没有在京城一带给母亲丢人,母亲又心生愧疚,她也会待他们那么好,更不会让世秋利用官职之便帮衬老爷,老爷的生意也做不了这么大。

    他们家与赵府是相辅相成的,少了任何一方都不成。

    如果二弟因为外室的事导致仕途受损,不仅赵府倒霉,他们家也会跟着倒霉,以前那些因为二弟才有生意往来的达官显贵定不会再和他们合作。

    那外室虽说要被母亲解决,但是那孩子母亲定然舍不得,可是她不能容许一个外室所生之子将来继承赵府,到时候对她的兰姐儿和墨哥儿绝对没有任何帮助。这样的份,有朝一被人知道了,也对赵府的声誉没有任何帮助。

    母亲舍不得亲生孙儿,所以不会如何,但是那孩子跟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自然是什么对她有利就做什么了。

    “我,我还要再想想……”徐婉清的手心沁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眉宇间纠结了一抹郁色。

    陈氏知道徐婉清一时间肯定做不出决定,便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好,待会儿咱们不是要去平安寺上香吗?如果你做不出决定的话,便让菩萨替你做决定。”

    徐婉清几不可察的“嗯”了一声。

    ☆★☆★☆★

    京郊城东村,一片闹喧嚣的场面,就算没有富贵人家燃放的烟花爆竹,村里人拜年串门的气氛也是一片喜乐融融。

    可就在这样一份洋溢着喜气的氛围中,城东村村尾一户人家却显得格外的寡清。

    此刻院落里正屋门外只守着两个粗布长袄的粗犷妇人,屋门紧闭,她们就坐屋前的墩子上煮着火锅辣子,煮的咕嘟嘟的锅里散发出气,将这冷清的地方衬出了一点暖意。

    “大过年的不能在府里面享福,却要守着这东西,当真是晦气!”穿朱红色粗布长袄,年约三十的妇人一边吸溜着瓷碗中滚烫的汤汁取暖,一边愤愤地说道。

    ☆★☆★☆★

    下一章,或者下下章王小三要多行不义必自毙了。也就是,要真正开虐了。

    别拍我!这回不是小痒小虐!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捂脸遁走……)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