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坦诚心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

    想到这儿,安都忍不住要鄙夷自己的龌龊心思,虽然他并不觉得这样想有任何不对。

    “哥哥,她就是你同我讲的那个凶神恶煞的萱表姐么?可是我瞧着她和善的呀!”轻轻软软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只见安心咬着手指,哧哧地笑看着亦萱。

    安脸色一僵,连忙捂住了安心的嘴巴。

    这小祖宗,他不过是当笑话讲给她听的,真是不懂得分寸!

    屋子里其余的人脸色也很不好看。

    只有赵亦柔和亦萱忍不住笑了笑。

    赵亦柔自然是幸灾乐祸的笑容。

    而亦萱,则是释然。

    对,是释然。

    只要安不喜欢她,她就不怕会要嫁给他。安老夫人那样疼,不会许他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子,更何况还是个凶神恶煞的女子。

    她咧咧嘴,竟觉得自己委实有苦中作乐的天分。被人当面骂,她也能笑得出来。

    “心儿这丫头就喜欢胡说八道!”安老夫人也觉得尴尬,讪讪笑了笑,替安解围。

    安连忙解释道:“不过是小孩子乱传话罢了,萱表妹,我不是那个意思。”他的样子近乎有些局促。

    亦萱毫无所谓地笑了笑,“没事啊,我喜欢心儿表妹的。小孩子听错了话也很正常。”

    明明自己也是个小孩子,说话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安老夫人觉得有些忍俊不

    安心见大家都将责任怪到她的头上,不由鼓了鼓脸颊,但见亦萱毫不在意的笑模样,心里便多了分欢喜,道:“你不怪我哥哥那便好了。其实我话还没有说全,我哥哥后来说你变得又懂事又聪慧,虽然子冲了点,却是个心善的。”

    她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俨然是在模仿安说话的口吻。

    安的一张俊脸“腾”地涨红,十分不满地扯了扯安心的衣服。

    安心知道自己说错话,回头冲安吐了吐舌头,却又添油加醋地说了一句,“其实我跟哥哥是一样的,我也喜欢萱表姐!”

    她说的是“也”。那便是说安也喜欢亦萱。

    安老夫人和老夫人都有些许错愕,就只有徐婉清言笑晏晏的,十分开心。

    她就知道她的元娘是个出类拔萃的。安一定看得上她。

    亦萱的脸色则白了白,眸中透着不言而说的惊惧。

    赵亦柔则气得呕血,她不是傻子,自然也看出来了众人的心思。

    她们居然要将赵亦萱这小人婚配给安哥哥这样美好不容亵渎的男子!

    不行,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她一定要想办法破坏她们!

    赵亦柔收敛了自己奔腾的绪,脑子咕噜噜转了起来。虽然她没有王丽盈的心机,但跟着她边那么久,还是能学到些皮毛的。

    老夫人一眼便看到了亦萱眼中的绪,她皱着眉,不明白那代表着什么含义。想着或许元娘年纪还小,这么早谈论婚嫁之事委实太早了些,她会害怕也实属当然。

    于是便解围道:“行了。婉清,你去将准备好的飞贴叫人送去交好的各府,待会儿便带着元娘去徐府拜年吧!但要记得回来吃午膳,你大哥和大嫂捎信说大约正午便会到了。”

    徐婉清温柔顺从地点了点头,随后拉着亦萱给老夫人和安老夫人拜别。一直言笑晏晏的。

    等到出了屋子,与香姨娘和赵亦云她们分开后。才敛下了脸上的笑意,板着脸问亦萱道:“你刚刚怎么能这么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

    亦萱知道自己避不过了,也不想瞒着徐婉清自己的心意,便叹了口气,一本正经道:“母亲,你是不是很喜欢哥哥?”

    徐婉清愣了下,便答道:“安是个好孩子,勤奋好学,积极向上,又是个温柔细致的,母亲的确很中意他。”

    若她能有个儿子也能像安一样,她便是死也甘愿了。

    亦萱嗟叹道:“母亲是不是也想让元娘嫁给哥哥?哥哥后会考取功名,便会留在京城,又因为咱们两家的亲戚关系,母亲后也可以时常去看我,所以母亲觉得这是门很好的亲事对不对?”

    “谁同你说这些的?”徐婉清错愕之后蹙紧了眉头,纵然她再想让元娘嫁给安,但她现在毕竟年纪这般小,过早的涉及谈婚论嫁也会抹灭还是活泼闹的天,她不想这样。

    “没人同我说,是我自己猜的。”亦萱低头,呐呐地解释。

    徐婉清眉心蹙得更紧了,好半响才试探地问道:“那元娘长大了想要嫁给哥哥么?”

    亦萱没想到徐婉清这般开门见山地问她,“刷”地一下抬起头来,几乎没来得及考虑,毫不犹豫道:“不想,一点都不想!”

    那斩钉截铁的态度不仅是徐婉清,连亦萱自己都怔了怔。

    原来她是这么怕这件事会发生,母亲那么疼她,她说不想母亲应当不会再考虑这件事了。

    “为什么?”徐婉清急忙问道,哄小孩儿般地说:“哥哥不好么?元娘近来不是与哥哥相处甚欢么?”

    相处甚欢?

    亦萱不由嗤笑了下。

    “我只把他哥哥,嫁给自己的哥哥很奇怪,我不想。”亦萱抬眸,委屈又可怜地看着徐婉清。

    徐婉清叹了口气,将她搂入怀中,“咱们元娘现在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母亲同你说这些做什么,现在谈论这些事还为时尚早,等你长大些再说吧!”徐婉清摸了摸她的头发,无奈地说道。

    母亲的意思便是等她长大了还要将她许配给安

    她现在是小孩子,不想嫁给安在母亲看来就是意气用事,什么都不懂的表现。那等长大了,她反对母亲便会听吗?

    届时她到了成婚的年纪,再反对还有谁会要她?

    亦萱咬着唇,不知道徐婉清对安哪来这么大的执着?为什么她一定要认为自己非得嫁给安才会幸福呢?

    她却不知道,徐婉清这十几来年一直有个儿子梦,而安符合她心目中对儿子无限的美好和幻想。她想安做她的儿子,又觉得安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将来必会给亦萱幸福,而她也将有一个儿子依靠,所以才会想要亦萱嫁给她罢了。

    没有儿子的酸痛,她这些年的苦楚,从不曾与谁说过。

    亦萱被徐婉清抱着,并没有看到她脸上的伤痛,只是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以期打消徐婉清的念头,便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清越干净的语声。

    “姨母,萱表妹,你们还没有出门么?”

    是安

    亦萱子一僵,心跳犹如裂帛。

    他会不会听到了什么?!

    徐婉清松开了亦萱,看着安,脸上又恢复了温柔的笑意,“哥儿,你怎么出来了?”

    “祖母和姨祖母有体己话要说,让我和哥哥先出来玩儿!”他后钻出一个俏生生的小丫头,正是安心。

    “萱表妹怎么了?刚刚就很不对劲的样子,可是体不舒服?”安笑看着亦萱,眼眸温柔如水。

    亦萱的小脸白了又白,许久才将视线移到安上,僵硬地扯出一抹笑容道:“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才来没多久。”安还是一副言笑晏晏的模样,嘴角的笑容始终温和。

    亦萱的心微微放下,还好,他应当没有听到什么。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何以紧张至此,但她就是不想让安知道她的心思。

    “我没什么事,就是昨晚着凉了。”对上他充满笑意的眸子,亦萱也终于舒了口气,笑笑地回道。

    安点了点头,叮嘱了几句注意体的话,便跟徐婉清作了辑,拜别道:“姨母,我还有事要忙,便先行离开了。”

    徐婉清自然笑着点头应好。

    安始终微笑着,直到牵着安心的手渐行渐远,没有人发现他眸中的鸷和冰冷。

    刚刚亦萱迫不及待要退却结亲的样子,早已尽数落入了他的眼中。

    “哥儿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徐婉清嗟叹一声,随后别有深意地说道:“可比勇毅公府那孙少爷好多了,那可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听到慕容轩,亦萱想起了慕容轩之前对她的所作所为,不由会心地笑了笑。

    那家伙的确不是个让人省心的,谁要是嫁给他,真要被他烦死,也只有沈沁雪那般好脾气的人才能和他相处融洽,容忍他别扭的子。

    不过……

    亦萱又想起他后来偷偷跑去徐府看她的样子,倒也不是那般可恶了。

    回了葳廷轩,徐婉清收拾了东西,包好了大包小包的各色礼物,神色飞扬地叮嘱丫鬟们好好安置。

    又对冬青道:“你去找老爷,就说咱们很快要出发去徐府了,让他快一些,正午还要赶着回来呢!”

    回徐府,对徐婉清来说一直都是最开心的事

    不管在赵府生活多少年,那里才永远是她的避风港她的家。

    亦萱也被徐婉清快乐的绪感染,刚刚安带给她的一系列烦恼统统抛之脑后,一边盘点着礼物,一边道:“别忘了带上我亲手纳的鞋子,每个人都有一双的。”

    ☆★☆★☆★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