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心力交瘁(和氏璧加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第三更,此为sunflower889和氏璧加更!

    ☆★☆★☆★

    亦萱近来发现赵亦柔有了很大的转变,似乎变得乖巧了许多,眸中也不再经常闪着不安份的光,遇到她也会恭恭敬敬地行礼,不会似之前百般不愿的样子,甚至遇到安的时候也没了之前一心要腆着脸往上凑的劲头,好像一夜之间认命了一般。

    这绝不会是她认识的赵亦柔!

    她辗转打听了一番,才得知赵亦柔前阵子夜里被老夫人罚跪在了佛堂半宿,她追问是什么原因却没有人肯说了。

    可纵然这样,亦萱还是觉得这一切与赵亦柔被老夫人责罚背后的原因有着莫大的关联。

    但她不是纠结之人,一时想不通也不会去钻牛角尖,反正事实总在那里,并不急于一时,她会有知道的一天的。

    再者,赵亦柔这样的转变委实叫她心里舒坦了不少,特别是看到她不再往安边凑之后,她的烦恼更是一夜之间少掉了许多。

    今,积雪消融,久违的暖阳也挂了出来,葳廷轩的腊梅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妩媚高洁。

    而素玉阁内也是一片喜乐融融。

    只因为许久未来的赵世秋出现在了这里。

    卧房内,穿墨兰绣暗纹海棠长袍的赵世秋正端坐在榻上,手里端着一个白玉骨瓷的碗盅,里面盛着红枣莲子粥,细心地喂坐卧在榻上的徐婉清。

    徐婉清此刻正羞地看着他,眸中满是柔光。

    近她在孙明珠的调理下子爽朗了不少,一向素白的脸色也红润了不少,好似傲雪红梅,格外的清妍秀丽。

    “世秋,你今……怎么有空过来?”喝粥的间隙。徐婉清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虽然强装镇定,但揪紧被子的手却泄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她虽然很希望世秋能来看她,但却很怕他是被的,她不想他更厌恶她。

    赵世秋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眸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暗光,随后他便恢复了笑容,继续舀起一勺粥递到徐婉清唇边,柔声道:“先喝粥吧,喝完再说。”

    徐婉清落寞了一下。却只能点点头,默默地喝着那碗粥。

    一会儿,一碗粥便见了底。赵世秋将空碗随手递给立在一旁服侍的芽儿,又接过冬青递过来的帕子,仔细替徐婉清擦了擦嘴角。

    徐婉清被他这样难得温柔细致的举动吓了一跳,饶是没有发生王丽盈这件事之前,世秋也从未对她这般细心体贴过。

    今。却是怎么了?

    她猛地握住赵世秋的手,哆嗦着嘴唇道:“世,世秋……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他突然对她这么好,是不是因为他要休了她?这只是最后给她的温存是不是?

    她没有为他生下半个儿子,他是有理由休了她的!

    赵世秋皱眉看着她。略有些冷漠地抽出自己的手,“你怎么会这么想?”

    顿了顿,又道:“有母亲为你说话。有徐府替你撑腰,我又怎么会休了你。”

    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冷漠了,甚至带着怨气。

    徐婉清的子顿时抖如筛糠,她就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就算她养好了体又如何?就算她能再孕又如何?世秋不她了。她怎么还能生下他的孩子!

    “你莫要哭,你病了。我没有来看你的确是我不对,但我绝非有意,最近朝廷纷乱不断,太子一党似有谋反之嫌,尚书大人与太子关系匪浅,作为他的下属,若发生大事,我又如何能独善其?你以为我每都没有事干,像你们这些妇人一般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要死要活吗?我还要撑起这个家,我要给母亲给你给我的女儿一个安稳的家!你不仅不体谅我的难处,还因为这些小事闹到母亲那儿,你想我怎么对待你?”赵世秋俊朗的眉眼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怒火,他盯着徐婉清,只觉得烦躁无比。

    娶了一个天真单纯的妻子固然有无限的好处,但唯一的缺点便是她不能为他排忧解难,每当他公中出了事,她最多只能给予安慰,却给不出解决的方法,真叫人头疼!

    这次太子的事绝非小事,若他不想出什么办法保全自己,说不定整个赵府都要跟着受到牵连!

    徐婉清当即红了眼眶。

    他在怨她,与其说是怨她不懂得体谅他,不如说是怨她不同意让那外室进门!

    在他的内心深处,她徐婉清便是这样一个任小家子气的女人!

    她想开口为自己辩解什么,但是颤抖的嘴唇叫她什么都说不出口。

    “父亲,您朝堂上遇到了事,冲母亲发什么脾气?”正在这时,门口的帘子一挑,穿湖绿色兔毛领褙子的亦萱走了进来。白玉般的脸上带着冬的寒意,眸中满是愠怒。

    她一步步走近,语声清晰冷然道:“作为她的夫君,难道她病了您不该来看看她吗?不要说母亲没有想过要打扰您,就算她真的打扰到了您又如何?她要求自己的夫君来看看她难不成还有错了?您朝堂上的事根本没有跟母亲说,叫母亲一直误以为您是因为王丽盈怨恨上了她,您还觉得有理了?”

    她说的全是敬语,可无论是口气还是表都没有丝毫尊敬的意思!

    赵世秋眉心跳了跳,虽然他一向疼这个女儿,也因为王丽盈的事对她心怀歉疚,但此刻他却是真的被她的态度惹怒了。

    “我所做的一切还不全是为了你们!你这是什么话?这便是你对父亲说话的态度?安到底是怎么教你的!”赵世秋豁然起,怒气冲冲地瞪着走近的亦萱。

    徐婉清吓了一跳,忙上前抱住赵世秋的胳膊,哀声道:“元娘只是关心则乱,她是为了我,你别怪她!”

    然亦萱却一点没觉得害怕,她仰头看着赵世秋,脸上露出不屑,“他确实教过女儿要尊敬长辈。但……也要这个长辈值得尊敬才行。”

    赵世秋震怒,抬起手便要朝亦萱打过去,然那巴掌在看到亦萱毫不畏惧迎上的眉眼时,又生生顿住了。

    上一次他在徐府打了她,就一直愧疚至今。说到底这件事还是他的错,女儿怨他恨他,他是没有资格责怪的。

    想到这儿,他整个人都颓然了下来,朝堂上的事叫他心力交瘁,回到家不仅不能享受温柔乡的呵护,还要面对这些糟心的事

    徐婉清本来以为赵世秋那巴掌要落下去,愤怒的感还未酝酿出来,便见他整个人都颓然黯淡下来,一时间只觉得无比心疼。

    “世秋,元娘她不是故意的,她说话便是这样……”徐婉清无力地解释着。

    亦萱没有丝毫心疼赵世秋的意思,只上前拉过徐婉清,替她掖了掖被角,叮嘱道:“母亲,您伤寒还未痊愈,可莫要再着凉了。”

    徐婉清无奈地看着亦萱,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往世秋和元娘不是这样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亦萱清楚地看见了徐婉清眼底的黯然,眉心立时蹙了起来。

    如果父亲继续这样伤害母亲的话,那么她的那些计划便没有实施的必要了。如果……父亲对母亲没有了丝毫感

    有些事,一厢愿会很痛很痛。

    “父亲……”她转头,想和赵世秋好好谈一谈。

    谁知道赵世秋也朝她看过来,截断她的话道:“好好照顾你母亲,我先走了。”说完,便不顾亦萱和徐婉清的反应,匆匆朝门外走去。

    “还是不见的好。”徐婉清自嘲地笑了笑。

    亦萱咬咬唇,对徐婉清道:“母亲你别担心,我会和父亲好好谈一谈的。”说完,也跟着追了出去。

    徐婉清望着亦萱离去的小小影,眼底柔满溢,叹了口气道:“傻孩子,你为母亲做到这般,就算是为了你,母亲也不会让自己出事的。明珠遇到那样的事都能够坚强如初,我为什么不可以?”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

    “爹爹,等一等!”亦萱出了院子,看到赵世秋的影在前方不远处,忙喊着追了过去。

    赵世秋顿住了脚步,回头朝亦萱看过去,略蹙了蹙道:“我不是让你好好照顾你母亲么?”

    亦萱抚了抚口替自己顺气,随后开口道:“爹爹,母亲是想和您和好如初的,我也是想的,但关键要看您自己了。反正丽姨是不可能来赵府的,是和母亲和好还是连母亲一并失去,您自己好好想一想。”

    赵世秋沉默片刻,才盯着亦萱缓缓开口,“你便是为了和我说这些?”

    “不是。”亦萱直接否认,在赵世秋诧异的眼神中,继续道:“这只是第一件事,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是……”亦萱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来,“关于太子的。”

    “太子?”赵世秋错愕地看着亦萱。

    亦萱咬着唇,也知道以自己这样的年龄和心智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属不可能,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虽然父亲没有党派之分,处事也向来圆滑,但若太子的事不处理好还是会影响赵府。

    这一切的一切和上一世是多么的相似又是多么的不相似啊!

    ☆★☆★☆★

    那个,书评区,有谁要当副版主吗?

    如果有读者亲愿意当副版主书评区留言说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