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水深火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第一更求粉红!

    感谢sunflower889打赏的香囊!

    感谢考拉喵喵投的粉红票!

    ☆★☆★☆★

    “表姑娘,回去吧!奴婢都说了夫人子不爽,您不要打扰她。”空竹拉过赵亦柔,面上恭敬地说着,手上却微微使力,要把她拽回去。

    赵亦柔不服气,想跟空竹扭着干,但在看到安朝她微微拧眉示意的时候,一时间全没了脾气。

    看来安哥哥还是在乎她关心她的,只不过因为赵亦萱是嫡女,他没有办法明着跟她对着干,所以才会对她那么好。

    一定是这样的,在安哥哥心目中,她赵亦柔才是有分量的人!

    想到这儿,她心里稍稍好受了些,虽然有些自欺欺人的意思,毕竟刚刚安对赵亦萱的温柔一点不似勉强和作假。

    “那麻烦大姐姐转告姨母,我来看过她了,也希望她早康复。”赵亦柔皮笑不笑地看着亦萱,眸中迸出狠毒的光,那样子分明是想说“希望她永远都好不了!”

    亦萱怎么会不知道赵亦柔的心思,她也不生气,毕竟她同样希望王丽盈早死早超生。

    她亦虚伪地朝赵亦柔笑了下,淡淡道:“我在此替母亲谢过柔妹妹的好意了,也希望柔妹妹的娘亲三个多月后可以母子平安。”

    赵亦柔恨恨咬牙,随后拂袖而去。

    等回到梨香院,赵亦柔便再也装不下去,回便给后的空竹一个响亮的耳光,怒骂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人!”

    空竹被她打得愣了神,捂着脸半响都不能反应。

    赵亦柔又接着一脚朝她踢了过去,恨声道:“你是赵亦萱的人又怎么样?你现在是我的丫鬟,在所有人眼里你是我赵亦柔的奴才!我想打你就打你。我想骂你就骂你,你敢不服气就试试看!”

    说完,铺天盖地的拳脚又朝空竹招呼过去。

    空竹哪里会真的让自己吃亏,她本就不待见赵亦柔,这段期间又被赵亦柔明着暗着各种折磨,正愁找不到什么好机会报复她呢!

    于是她一个侧躲过赵亦柔的攻击,随后在赵亦柔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反绞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在赵亦柔吃痛之际。冷冷道:“表姑娘想要让整个赵府的人都知道您的真面目吗?若是您想,那就尽管打,奴婢正愁怎么替大姑娘把您赶出赵府呢!”

    其实她只是吓唬吓唬她。因为她知道赵亦柔在老爷心目中的分量,怕是她上房揭瓦,老爷也不会舍得将她赶出去,事闹出去之后,怕是她要更倒霉些。

    不过赵亦柔是个自以为是却又胆小如鼠的人。她太她自己,舍不得自己受任何一点伤,更不会冒险置自己于险境,所以她这样说,赵亦柔定会停手。

    果然她话音刚落,赵亦柔便愤然地停了手。面上全是不甘心。

    “表姑娘,您还想再闹吗?”空竹冷笑一声,不屑地看着她。

    赵亦柔差点气得呕血三升。

    回到屋子里。她的心还是久久不能平复。

    抬眸环顾了孤寂冰冷的卧房,只觉得寒意从体传到了心底,叫她一阵阵打着寒颤。

    她从前很想很想住大房子,可是到头来给了她这么大一个屋子,她却一点都不快乐。她难受得厉害!

    在赵府,她什么都没有。见不到爹爹,见不到娘亲,更没有人懂她明白她,大家都被赵亦萱耍的团团转,在赵亦萱的光芒下,她就像一个可笑的小丑!

    她突然很怀念从前一直想要离开的城东村。

    咬着嘴唇,眼泪瞬间落了下来,她蹲下,环抱住自己的双腿,将脸蒙在膝盖上,放声哭了出来。

    娘,我很想你,我想回家。

    哭了好一会儿,将所有的脆弱委屈都宣泄过后,赵亦柔已经冷静下来,想着该怎么样才能出府见娘亲一面。

    有些事,她必须要告诉娘亲,她也要从娘亲那儿寻求帮助,否则她真要在赵府呆不下去了。

    只是,赵亦萱叫人将她看的这么紧,整个梨香院都是赵亦萱的眼线,她做任何事赵亦萱总能第一时间知道,她该怎么避过那些眼线,成功逃出赵府呢?

    赵亦柔咬着手指,颇有些苦恼。

    突然,她眼眸一亮,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立刻冲到榻边,将板抬起来,鼓捣了半天才中缝中找出了一个白色的纸包。

    那是她来到赵府的前一个晚上,娘亲手塞给她的,对她说:“若是你遇上了什么麻烦,便将这个打开,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用。”

    她现在这种窘境,可以算得上是不得已吧?

    微微犹豫了片刻,赵亦柔便义无反顾地将纸包拆了开来。

    她以为会是什么娘亲写的信,教她到底该怎么做。

    没想到只是简单的白色粉末。

    这是什么东西?

    她用手指轻轻沾了些放入嘴里尝了尝。

    是蒙汗药!

    她以前跟着娘亲在外面闯的时候,常常会遇到一些坏人,娘亲为了保护她,便会随手预备一些自制的蒙汗药**药之类的东西。也是因为这样,她们才能够一直安然无恙。

    娘亲为何要给她蒙汗药?

    只稍稍思索了片刻,赵亦柔便完全想通了。

    娘定是知道徐婉清和赵亦萱没有那么好对付,所以才会准备蒙汗药,好叫她有机会出府。

    想到这儿,赵亦柔嘴边绽出一抹狠毒的笑意。

    若是可以,她真希望这包药是砒霜,好直接毒死徐婉清和赵亦萱两个人!

    不过不急,娘是那样聪明的女子,一定不会被赵亦萱母女牵着鼻子走,她定有办法对付她们!

    等到吃晚膳的时候,赵亦柔便趁空竹她们不备,偷偷将蒙汗药下入了她们喝的水中。

    ☆★☆★☆★

    午夜时分,天上没有一丝星子,整个天空如同一个巨大的黑色幕布笼罩在上方。

    梨香院内反常般的寂静无声,只有寒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恐怖。

    突然,一个黑色的影从墙头钻了出去,此刻正费力地要朝外爬去。

    借着月光仔细去看,才发现那是一个长得丽可人的小姑娘。

    这人,自然是趁夜逃跑的赵亦柔。

    这么做虽然有些冒险,但她也只能拼一拼了,她不能再在赵府坐以待毙,被赵亦萱压制地死死的。

    坚定了决心,随后的动作便是一气呵成,她毕竟从小在乡村长大,又在外面跟着王丽盈在外闯那么久,不似普通小姑娘般弱,爬墙头逃跑什么的于她而言简直小菜一碟。

    等到她喘平了再次可以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她已经站在赵府的大门外了。

    她仔仔细细地看了看这个曾经自己无数次想要住进,如今却深恶痛绝的大宅子,暗暗握了握拳头。

    等着吧,这次走只是一时的,她赵亦柔一定还会回来的!等到那时,她要赵府所有的人为她臣服!

    凭着记忆,一路疾行至城东村,再次站在熟悉的房屋前,她激动地只想哭。

    几个月了,她终于回来了!

    推开熟悉的院门,她直冲进屋子里,想给王丽盈一个惊喜,却在刚走到房门口的时候,便听到里面传来的一阵尖锐的叫喊。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你们放手,你们放开我!”

    是娘亲!

    赵亦柔的心头跳了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就听到屋子里传来冷漠的声音,“王姨娘,我劝你还是省省吧!叫你一声姨娘是对你的尊敬,你到底是个什么份你还不清楚吗?别太把自己当回事!现在还留着你的命,不过是为了你腹中的胎儿能安安稳稳地生下来,你若真要拿肚子里孩子的命相要挟,说句薄的话,孩子死了,你也活不了!”

    “你们这些婢!你们可知道得罪了我是什么下场!我今一定要见到世秋,我一定要见他!”王丽盈尖锐着嗓子嘶吼,看上去是那样的不知所措。

    赵亦柔简直能想象王丽盈此刻狼狈不堪的模样!

    她不可置信地往后退了退,竟犹豫着不敢进屋。

    原来娘亲也是生活在水深火之中吗?无所不能的娘亲竟也对赵亦萱她们没有丝毫办法吗?

    那她回来是干什么的?她要娘亲给她帮助,不是为了看到娘亲也沦落至此的!

    若是她贸贸然冲了进去,那些冷清冷血的人会不会也对她不利?会不会也将她送走?!

    “老爷?呵呵,姨娘,您这一辈子怕是都不会再见到老爷了!安稳些吧,等生下这个孩子,老夫人还会给你安排个好的归宿,若是您得寸进尺、不依不饶,那就是在自毁!”

    那个冷漠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没有一丝一毫的感

    赵亦柔想冲进去,却发现脚下好像生了根,怎么也动不了。

    努力挣扎了好久,她才终于克制住了害怕的心,猛地推开了紧闭的房门。

    屋子里的况有些混乱。

    ☆★☆★☆★

    今天三更哦!嘿嘿,王小三要开始虐了,不过,她不是那么容易虐死的,咳咳……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