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嫉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第二更求粉红!

    感谢sunflower889打赏的香囊!

    ☆★☆★☆★

    亦萱抿唇,拉过胡嬷嬷的手冲她安慰地笑了笑。

    等了一会儿,孙明珠便出了屋子,表依旧淡然,叫人分辨不清她的绪。

    “明姨,怎么样了?”亦萱连忙迎上去,揪心地问道。

    孙明珠抬手摸了摸她额前的刘海,轻笑道:“有明姨在,你还担心你母亲吗?放心吧,你母亲没事了,以后再也不会想不开了。”

    “真的?”亦萱有些不信,就算明姨和母亲要好,但母亲那样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绝不可能是说一两句话就可以开解的。

    孙明珠好笑地看了她一眼,郑重答道:“真的,你可以进去看一看你母亲。”

    亦萱便无话可说了,她咬唇看着孙明珠半响,犹豫道:“明姨,您上次说,要解决您自己的事,已经解决好了么?”

    孙明珠闻言微微一怔,表变得有些恍惚,许久才淡淡地笑了下,幽幽道:“算是吧!”

    随后便撑起一张笑脸,转移话题道:“待会儿跟我去开个药方,你母亲虽说是心病,但伤寒还未痊愈,子也虚弱的很,属于气滞血瘀的体质,她这么多年来未能再孕也与这有关。”

    听到怀孕的事儿,亦萱的眼眸顿时亮了,就连胡嬷嬷也激动地上前,问道:“明珠小姐可有办法让我家夫人再孕?”

    “嬷嬷。”孙明珠抿唇微笑,对胡嬷嬷行了一礼,而后道:“婉清自小底子便不好,当年怀元娘又是大血崩,虽然救回了一条命却将体弄垮了,按理说这样的况是不能再孕的。不过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好好调理还是有机会的。嬷嬷放心,婉清于我而言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帮她的。”

    胡嬷嬷激动地老泪纵横,握住孙明珠的手,哽咽道:“明珠小姐,那就拜托你了!”

    随后亦萱便跟着孙明珠去取了药方,不过只些普通的调理气血的药,以往有的大夫也曾经开过这样的方子,但亦萱充分相信孙明珠。她说有办法可以让母亲再孕,那母亲一定可以再孕!

    孙明珠将写好的单子吹吹干,递给了亦萱。又从随的药箱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窄口瓷瓶,瓶上印着馥郁的百合花,瓶口塞着红木软塞。

    亦萱拿过这个精致的瓷瓶看了看,奇怪道:“这是做什么用的?”

    “这是我的独家秘方。”孙明珠神秘一笑,又道:“是养的香料。你每在你母亲房里燃一点便成,对你母亲体很有好处。”

    亦萱点点头,很慎重地将方子和瓷瓶都收拢在了衣袖里。

    随后她便将孙明珠送出了院子。

    回到屋子里,徐婉清的脸上果然没有了之前的愁肠满结,精神也恢复了许多。

    亦萱真的很讶异孙明珠到底说了什么才可以叫徐婉清振作起来,问徐婉清。她却不肯说,亦萱没办法,只能猜测或许也是孙明珠说了可以让母亲再有孕的事。母亲觉得人生有了希望,才会如此吧!

    晚间的时候,老夫人带着安来看徐婉清。

    亦萱看老夫人满脸疲惫的样子,就知道她近来为了母亲和父亲定碎了心,本来老夫人一心向佛。向来不理世事,现在却为了她如此心。她直觉对不起老夫人。

    “好孩子,你母亲怎么样了?”老夫人拉过亦萱的手,心疼地问道。

    亦萱宽解老夫人道:“刚刚大夫来看过,母亲已经好多了,祖母不用担心。”

    “唉。”老夫人叹了口气,“都是你那混账父亲害的!元娘你放心,祖母定会为你母亲支持公道的。”

    亦萱摇摇头,眼睛红红的,声音也有些哽咽道:“不用了,只要祖母体好好的,陪母亲说说话便可以了。”

    老夫人握了握她的手,随后便进屋去看徐婉清了。

    堂屋里只剩下安一个人,亦萱冲他抿唇笑了笑,客气道:“谢谢你来看我母亲,去坐下喝杯茶吧!”

    自从上次书房的事过后,她和安的关系便从本质上得到了好转。且她发现,原来只要自己真正放下了那段心结,再次面对安,她是可以淡然处之的,甚至要比针锋相对更让她释然。

    她不会再喜欢上他,却不代表一定要恨他,就这样平平静静地相处,她觉得很舒服。

    安却不答话,只仔细看着她,就在她略有些局促的时候,突然道:“你瘦了。”

    “是吗?”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最近她的确是因为母亲心力交瘁,胃口也不怎么好。

    “是。”安蹙着眉心,有些不赞同道:“姨母子不爽你固然担忧,但也要为自己的体考虑,葳廷轩上下已经因为姨母的病人心惶惶了,你也要倒下让大家担心吗?”

    亦萱怔了怔,随后歉疚地笑了笑,“我倒是的确没有想到这一层,我是太担心母亲了。”

    安沉默片刻,随后看着她道:“你放心,你父亲那边,我会去说一说的。他最近,的确是公务繁忙,并不是借口。”

    赵世秋很喜欢安,也时常会把他叫去书房谈论一些公事,叫他发表一些看法。王丽盈的事没闹出之前,父亲还常常和母亲一起在她面前夸赞安如何如何聪明,如何如何有见解之类的话。

    安见到父亲的次数要比她们都多很多,而且父亲那样欣赏他,想必他说的话父亲也会听上一两句吧!

    亦萱感激地看着安,“谢谢你。”顿了顿,又添了一句“哥哥,谢谢你。”

    这是她上一世对他的叫法。

    安怔了怔,随后冲她展开一抹笑颜,如夜光璀璨,光华炫目。

    亦萱领着他去坐下,叫丫鬟沏了茶过来,随后便坐在他对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这话,气氛难得的温馨。

    赵亦柔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了这样一幕场景。

    女孩子轻吟浅笑着说这话,白玉般的脸庞微微泛红,一缕乌发垂散在脖颈间,温和美好。

    俊朗如画的少年静静地聆听,偶尔回上一两句话,脸上的表始终温柔,甚至带着微微的宠溺。

    那嫉妒就如同毒蛇附骨一样占满了她的心头。

    赵亦柔眼睛发红,瞪着亦萱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许是她的恨意太过强烈,饶是隔了一大段距离,亦萱也感觉到了不善的目光,抬头看去的时候,恰好与赵亦柔的眼神对视。

    充满笑意的眼眸顿时冷了下来,唇角勾出一抹嘲讽,挑衅地朝赵亦柔瞪了过去。

    赵亦柔被她气得口发疼,她忘了,她在这个府中什么都不算,哪里能跟赵亦萱硬碰硬!

    安感觉到了亦萱的绪变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站在门外的赵亦柔。

    他蹙了蹙眉,说实话他对赵亦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不喜欢但也绝不讨厌,只是为她的份感到怜惜,毕竟这份是与生俱来的,也并不是她想要的。

    再者不管怎么说,亦萱和她都是亲姐妹,他不太希望看到姐妹不睦的场景。

    “元娘,表姑娘她毕竟只是个孩子,纵使她娘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毕竟她是无辜的,她……”

    话语在亦萱横过来的冰冷的目光中止住。

    又是那样的眼神,冰冷蚀骨,带着恼怒和厌恶。

    他实在是很讨厌她露出那样的眼神!

    “不用你多管闲事,我接纳你,纯粹只因为你上次救了我,但这不表示你可以随意左右我的思想!”亦萱冷冷地对他说道。

    她又想起了上一世的种种,每一次赵亦柔陷害她,甚至是害得她不能生育的时候,安总是在一旁不停地说“她是无辜的”“她是无辜的”。

    她怎么会是无辜的呢?!她的人生,就是被她害了!

    安的脸色便冷了下来,见亦萱毫不示弱地瞪着他,两两对峙片刻,还是他先败下阵来,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好,我不插手这件事。”

    他实在是不想再跟她争锋相对,刚刚那样的温馨相处,他不愿亲手打破。

    亦萱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顿了顿,对他道:“我可以和你好好相处,但是,有些原则上的东西,我恳请你不要试图改变我。”

    安没有说话,算作默认。

    这时,那个“原则上的东西”已经迈步走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亦萱挑眉看着她,冷冷道:“这里不欢迎你,出去!”

    赵亦柔根本没想到亦萱会当众这么让她下不来台,特别还是在她没有惹怒她丝毫的份上!

    她却不知道,刚刚安为她说话,就已经将亦萱彻底惹怒了。

    “我来看母亲。”赵亦柔忍着怒火,咬牙切齿地说道。

    “嗤。”亦萱好笑地看着她。“母亲?谁是你母亲?表姑娘,你该叫姨母。”

    那只是对外的宣称!在赵府,她依旧是爹爹的正经女儿!赵亦柔的脸因为愤怒而微微扭曲。

    ☆★☆★☆★

    我今晚有点事儿,可能不能及时赶回来,和氏璧加更可能会有,可能要等到明晚,大家先不要等了,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