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一记耳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第二更求粉红!还差四票又可以加更啦!

    感谢sunflower889和琉璃果儿(2个)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贤雅小资和cari86投的粉红票!

    ☆★☆★☆★

    她话音刚落,徐明兰和一个穿粉色长袄的小丫鬟也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门口,满脸的焦急。

    “什么?”徐婉清的手顿时一僵,怔在原地不知所措。

    亦萱也吃了一惊,她以为父亲至少要挣扎几天才会来徐府接母亲,没想到他这么快便来了?

    是后悔了还是想说服母亲?

    她还没想明白,徐婉清已经惊回神来,猛地推开徐明玉,跌跌撞撞地朝门外冲了过去。

    “母亲!”亦萱看着徐婉清失魂落魄的样子,心猛地颤了颤,连忙拔腿追了上去。

    可是徐婉清就跟不要命似的,提着裙摆拼命地往前跑,不管不顾地架势,脸上一片惨白。

    亦萱手上受了伤,一跑起来便震得手臂发痛,所以根本追不上徐婉清,她急坏了,眼泪忍不住涌了出来。

    “姑娘,你还好吧?”冬青见亦萱直捂着手哭,吓得脸色发白。

    亦萱摇着头,催促她道:“你快跟上去,跟着母亲,千万别叫她做什么傻事,还有父亲,一定要拦着母亲别跟父亲说话!”

    见冬青有些怔楞了样子,急得直冲她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冬青连连点头,也顾不上什么了,忙向前跑去,影很快消失在了前方。

    ☆★☆★☆★

    徐府前院的花厅内,徐大老爷徐广正愤怒地瞪着他面前的赵世秋,饶是赵世秋已经被打得气喘吁吁,脸颊乌青。却依然挥不散他心头的怒火。

    “赵世秋!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我妹妹嫁入你府中这么多年,除了没有为你生个儿子,到底有哪一点对不起你?你为何要这样对她?!你居然在她怀着孕的时候在外面和别的女人苟且,你真是个畜生!”

    陆氏用尽全力拉着徐广,生怕他一个克制不住又要上前对赵世秋动拳脚。

    徐广是昨天晚上知道了这件事的,当时他就气的要冲去赵府找赵世秋讨回一个公道,若不是她们几个百般阻拦,说尽了好话,才将他劝住,否则赵侍郎瞒着嫡妻养外室的事早就在今早要传遍整个京城了。

    虽说赵世秋对不起婉清。但那毕竟是家族内部的纷争和矛盾,婉清总不可能和赵世秋和离,这件事闹大最后。不管结果如何,婉清总还要跟着赵世秋回去赵府过子,若是将赵世秋的名声弄得污损,不仅对赵府,对徐府也是万万不利的。

    世代姻亲之间都是相辅相成。互相攀连扶持的,任何一方都不能出了问题。

    所以这件事,一定要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好好谈,好好解决,拳脚相加只会让事变得更加糟糕。

    赵世秋闻言,挂满伤痕的俊脸上浮现出一抹惨淡的笑容。“是,我是混蛋,我对不起婉清对不起徐府。可我当时被鬼迷了心窍。才会如此,我不是故意要对不起婉清的。我此次前来,只求婉清能原谅我,跟我回去好好过子吧,我发誓再也不会对她不起了。”

    “那你在外面那个女人怎么办?我可是听说她怀了孕。你是打算留子去母还是将她们母子三人都赶得远远的,一辈子不准出现在京城?!”徐广根本不吃赵世秋这一。色厉内荏地看着他,俨然是气到了极致。

    赵世秋的子猛地一颤,刚刚徐广说的那两种况,他都不会让它发生。可彼时为了能将婉清接回去,将这件事的风波压到最小,他只能硬着头皮道:“若是婉清肯跟着我回去,无论她想要怎么做,我都会答应。”

    徐广没料到赵世秋会答应地这么爽快,怒气一下子凝结在口,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话。

    陆氏倒是喜出望外,这件事归根结底是婉清接受不了那外室,只要那外室不在,无论是死了还是远离京城,对婉清都不会造成伤害了。

    若是赵世秋真的肯为了婉清放弃那已经怀了孕的外室,此事也不是不可以谅解。

    可是她刚要开口说话,确认赵世秋话语的真实,那厢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吼声,夹杂着浓浓的怨气。

    “赵世秋!既然你可以为了我放弃她,那当初你又为什么要背叛我?现在事闹成这幅样子你很开心是不是?我告诉你,纵然你放弃了那外室,我徐婉清也一定不会原谅你的!一辈子都不会!”

    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门外,停在了那个满脸泪水,不断喘着气的女子上。

    “婉清,你怎么来了?”徐广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要去挡住赵世秋。

    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对赵世秋用至深,只要遇见他,什么原则道理全都没了,他半点不想她受到伤害。

    “婉清!”赵世秋本是背对着徐婉清,听到声音,也连忙转过来,他有很多很多话要和徐婉清说,却在看到徐婉清惨白脸颊上深切的痛恨和绝望时,怔然失语。

    徐婉清咬着唇,子直哆嗦,她也有太多太多的怨气和愤恨要对赵世秋发泄出来,却在看到他布满伤痕的脸上那无助的祈求和哀痛时,闭上了眼睛。

    泪水肆虐,心脏处传来尖锐的痛楚,她还是没有办法当着他的面说出那些狠话。

    “婉清,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跟我回府吧!”赵世秋站起朝徐婉清走近,颤抖着将手伸向了徐婉清。

    徐婉清抬眸时瑟缩了一下,看着赵世秋温柔俊朗的眉眼,心中的酸痛更加的剧烈,眼泪也如绝提的水流的更加欢畅。

    这是她一辈子最的男人啊,为了他,她收敛任子,为了他,她努力学习做好贤妻良母,更为了他,她忍受了一晚又一晚冰冷的孤寂。

    可是他是怎么对她的?

    二十七的感,十三年的夫妻生活,到头来被一句“我和她是真心相的”彻底摧毁坍塌,将她压在绝望的悬崖边,挣扎徘徊。

    可到头来,却又如何?

    她能对他如何?

    面对他,她总是输的一败涂地。

    因为她他至深。

    “婉清……”赵世秋目露心疼之色,伸出手想要拭去徐婉清脸上不断滚落的泪痕,却始终不敢触碰。

    徐广见状,想上前扯开赵世秋,却被陆氏拉住了,回头的时候只见陆氏冲他摇了摇头,道:“别搀和,那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她们和好是最好的结果,万万不可闹大。”

    徐广虽不想赵世秋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获得原谅,但也不想徐婉清真的和赵世秋和离,便只能忍下这口气,没有上前。

    谁知道他们没有上前阻止,突然从门外冒出来的小人儿却一把上前推开了赵世秋,护在徐婉清边,高声道:“父亲若真是真心诚意接母亲回府,那便拿出叫母亲安心的东西来!要么叫王丽盈签了咱们赵府的卖契,永世为奴,生下孩子后便将她发卖,要么即刻就送她出京城,否则母亲绝不回府!”

    看着面前白玉的小女孩毫不留地说出这样冷酷决然的话语,赵世秋明显承受不了。

    “元娘,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东西!”赵世秋瞪着亦萱,是前所未有地第一次对她如此生气失望。

    在他的印象中,元娘一直是一个天真,活泼可的女孩子,跟二娘的沉默寡言不同,跟三娘的懵懂无知不同,也跟柔儿的乖巧温婉不同,她是最鲜活快乐的存在,她的笑总能感染人心,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是最喜欢最宠这个大女儿的。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曾经爽朗的大女儿却变成了这幅尖锐刻薄的模样,叫他错愕也叫他失望!

    赵世秋眼底的绪自然全部落入了亦萱的眼中,说不心痛是假的,但那又如何,一个间接害死了母亲的父亲,她根本不屑得到他的喜

    更何况,上一世自从赵亦柔和赵宴整围着他转之后,他对她这个女儿也渐渐视而不见,甚至当她不存在一般。

    她那时候有多痛?现在的痛又如何和那个时候相比?

    于是眸中的冷意更加凝固,她豁然抬头,一字一顿道:“我自然知道我在说什么,父亲。我只是在为了母亲和我争取更大的利益,我可不想母亲跟着父亲回去之后面对的是父亲的谎言和父亲的外室!那个女人,死不死与我无关!”

    “啪”地一声清脆的响声在空气中划过,将原本就剑拔弩张的气氛瞬时间击爆点燃,整个场面在这声巴掌后便如同火势失去控制,寸寸蔓延开来。

    亦萱捂着脸倔强地看着赵世秋,眼泪顺着指缝不断地流下。

    赵世秋则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掌,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居然打了亦萱一个巴掌,从小到大,他甚至没有动过她一根手指头。

    ☆★☆★☆★

    渣爹太渣了,后期一定要狠狠虐,嗯!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