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坚决(和氏璧加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第三更,此为sunflower和氏璧的加更。

    另,粉红的20加更会在明送出,谢谢亲们支持!继续给力投粉红哦!

    感谢书友081101200356825、幸福的小猫222和吃猪的妞(2票)投的粉红票!

    ☆★☆★☆★

    他以前是镖局的总把头,因为向往自由,便辞去活计,单独出去闯江湖,不料却被人陷害废了大半武功,后来流落到滁州,差点要饿死,幸好被老爷所救,还特地找大夫替他解了体内寒毒,叫他恢复了大半的功夫,他便敛去锋芒,打算下辈子都为老爷鞠躬效力。

    可是赵府是清贵人家,老爷又在京城人缘颇好,从不用担心什么安全问题,他的一本事也得不到发挥。

    可现在他想要效力的人没有遇到什么生死之事,反倒叫个整无忧无虑的小小丫头遇到了这事?

    亦萱瞧他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自己也觉得被人刺杀是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不要说这一世,就是上一世她也从未想过王丽盈有胆子敢找人杀了自己!

    “姑娘难道怀疑是王氏干的?”赵忠震惊之后,更是为这个答案震惊,他始终无法把心狠手辣和王丽盈这三个字联系在一起。

    亦萱摇摇头,咬唇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她,所以我要你帮我去查。”

    “怎么查?姑娘但说无妨。”赵忠敛眉,神色肃穆。

    “之前那个歹徒想杀了瑞珠,不过出了意外没有得逞,还反而叫瑞珠给划了一刀,就在左边眼角处,是用簪子划伤的,伤口应该很深。暂时是痊愈不了的。我怀疑那人是王丽盈边的心腹习兰的丈夫平海,只要找到平海,看一看他的左眼角是不是有划伤就知道了。”

    亦萱顿了顿,在赵忠惊奇的眼神中继续道:“可是我不是只想要抓住平海一人,他死了并没有用,我真正要抓的是他背后的那个人,也就是王丽盈。你且盯着他,他刺杀失败,定会去和王丽盈碰头,到时候抓住他们的把柄。将他二人一网打尽。我找你是因为你会功夫,定能保证他二人无处可逃。”

    赵忠看着亦萱的眼神越发的诧异,甚至带着浓浓的审视。他不明白,一个才十岁的孩子,怎么能有这样缜密的心思和深沉的心机?

    亦萱避开了他试探的目光,发觉自己最近真是乱了心神,暴露了太多不该暴露的东西。于是缓了缓思绪,重新扬起一抹笑脸,对赵忠道:“赵忠叔叔,我只是为了母亲,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能幸福快乐,你不会觉得我太残忍了吧?”

    赵忠能说什么?他算是在这个看似纯良乖巧。实则心思深沉的小丫头面前认栽了。她一直在强调她的母亲,难不成……难不成她发现了什么?

    想到这儿,赵忠的心跳了跳。脸颊微微烧红,难得的慌乱。

    好在亦萱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只叫他即刻起就盯紧王丽盈,便挥挥手让他退了下去。

    第二,天空已经放了晴。暖阳和煦,已经没有了昨大雨下的霾。

    徐婉清一大早便寻了个理由要回徐府。根本不管赵世秋的阻拦和挽留,收拾好了自己和亦萱的衣裳,态度坚决而强硬。

    “婉清,你听我解释,丽盈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就算她进了府,她也会尽心服侍你,绝不会给你添一点麻烦!”赵世秋拦着徐婉清,面色焦急,不断地说着王丽盈的好话,“你给她一次机会好不好?只要你见她一面,你就知道她的为人,她绝不会那种势力有野心的女人,她不会给你造成威胁的!”

    徐婉清好容易被亦萱安抚得冷静下来的绪又被赵世秋撩拨地炸了起来,她面色铁青,子不住地发抖,“赵世秋!在你眼中我就是那样一个女人吗?在你看来,我是因为怕被取代才会这样难过的吗?”

    赵世秋见徐婉清的眼泪又簌簌落了下来,又是挫败又是失落,他摇着头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丽盈她……”

    “别和我说她,我不想听!”徐婉清不想和他废话,抬手抹了下脸颊上的泪水,紧紧拉着亦萱的手,往前走去。

    亦萱冷淡的眼神朝赵世秋看过去,见他黯然的脸色,没有一丝同,也没有一丝痛快,只觉得心里发堵,难受得厉害。

    赵世秋见徐婉清一脸不肯商量的样子,脸色便冷了下来,微有些恼怒道:“无论如何,丽盈她都是势必要进府的,你为何就不能接受她?”

    徐婉清只觉得口一滞,好似横了一根针,每一次呼吸都刺痛难耐。

    她咬紧牙关,迫自己不准哭,可眼泪却怎么也控制不住,如断了线的珍珠,直直坠落。

    “父亲!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了,你还嫌母亲不够伤心是不是?!”亦萱站出来,挡在徐婉清的面前,直脊背,愤怒地瞪着赵世秋。

    赵世秋便说不出话来了,他没有办法冲着亦萱发脾气。

    胡嬷嬷也哀哀地叹了口气,看着赵世秋痛心道:“老爷,你放夫人离去吧,莫要再她了。”

    胡嬷嬷的面容有些苍白,亦萱本想叫她留在府中休养,她却毅然决然地要跟着她们一起回徐府。

    她是徐婉清的母,待徐婉清如同亲生女儿,纵使劝和不劝离,她感上也并不想徐婉清受了委屈。

    赵世秋却始终盯着徐婉清,不肯罢休。

    徐婉清瑟缩了一下,垂眸不语,睫毛如展翅飞的蝴蝶,扑扑颤动,心底有化不开的浓重悲伤。

    亦萱见状,心尖也似被刺了一下,她紧紧握住徐婉清的手,给她鼓励,随后盯着赵世秋,冷冷道:“父亲,请你让一下,这件事你和母亲都需要冷静考虑,请你给彼此一点时间和空间。”

    她的一番话说的有理有度,沉稳大气,全然不似一个才十岁的孩子。

    赵世秋怔了怔,竟无从辩驳。

    徐婉清心中酸涩难当,元娘还这么小,遇到这种事,不哭闹不害怕不慌乱,竟比她这个做母亲的还要冷静懂事,反而还倒过来安慰她,实在是叫她觉得愧疚!

    她真是不配做一个母亲!

    亦萱拉着徐婉清绕过赵世秋,步伐坚定地朝门外走去。

    她倒要看一看,父亲口中那个温和懂事,善解人意的王丽盈到底会怎么做?

    是继续表现她的善良大度,知难而退,愿做一辈子的外室不叫父亲为难?还是会为了争取自己利益,将这件事闹大,叫父亲看透她厌弃她?

    哼,无论是哪种结果,王丽盈,你总不会如愿的。

    “婉清!”赵世秋回神,还是上前拦住了亦萱和徐婉清,他不能这样放任婉清和元娘回了徐府。

    若是他和丽盈的事儿被徐府的人知道怎么办?若是传出去了怎么办?他虽在官场根基已稳,但最近因着太子的事儿尚书大人对他颇有微词,此刻又怎能叫人抓到把柄?

    他真是昏了头了才会在醉酒后将丽盈的事儿说了出来!

    亦萱小小的子挡在徐婉清边,不给赵世秋任何伤害她的机会。

    她说:“父亲,莫要再纠缠了,你也不想祖母知道这件事对吧?现在大家全当母亲想舅舅舅母了,只是回去暂住几,等父亲和母亲冷静下来想通了这件事,母亲自然会回府。但若父亲不依不饶,将这件事闹去了祖母那儿,父亲觉得祖母会容忍清贵之家的赵府有外室的存在吗?!”

    瞧着她冰冷漠然的眉眼,听她一口一个“父亲”,虽用的是敬语,但话里话外都是疏离的语气,甚至带着威胁。

    他突然觉得像是不认识这个女儿了!

    “元娘……”徐婉清捂着嘴,泪水肆虐,心头除了愧疚便是心疼。

    就连旁的胡嬷嬷也被亦萱的沉稳理智所动容,心中带着酸涩。

    姑娘长大固然是好事,但若是因为这样的事长大,不如不要。

    亦萱见赵世秋怔住不说话,果决地拉着徐婉清往门外走去。

    赵世秋下意识地拉住了她。

    亦萱“嘶”地一声,眉头一紧,面容顿时苍白起来。

    “元娘?你怎么了?”赵世秋和徐婉清都吓了一跳,皆焦急地询问。

    亦萱咬牙,忍住左手肘处剧烈的疼痛,额上已是冷汗涔涔。

    但她还是尽力迫自己扯出一抹笑容,对徐婉清道:“母亲,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咱们快些回徐府吧!”

    她并不想将手肘受伤的事现在说出来,等到了徐府再说不迟。

    现在说出来势必要留府治疗,到时候母亲定舍不得一个人回徐府,届时她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

    这手臂不打紧,大不了以后残了,她总不会叫母亲留在赵府难受!

    “真的没事吗?你脸都白了。”徐婉清看着她似在极力忍耐痛苦的模样,再看看她轻轻颤抖的手臂,忍不住想去拉她的手。

    亦萱侧避开了,她不说废话,直接往前走去。

    “母亲,你还想不想回徐府了?”淡淡的话语散在空气中,小小的人儿已经出了屋子。

    徐婉清瞥了赵世秋一眼,忍住心底的疼痛,迈步追了上去。

    赵世秋颓然垂下了手臂,深深叹了一口气。

    唯今之计,除了暂缓将丽盈接入赵府,怕是再没有别的法子了。

    ☆★☆★☆★

    马上就要虐王小三了,表着急哈!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