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故人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第二更求粉红!已经十三票了,粉红20加一更哦!

    ☆★☆★☆★

    这也只有两种解释,一可能是因为跳下了马车,光天化之下不敢行凶,二可能是因为发现自己杀错了对象,怕得不偿失,便匆匆跑了。

    第一种可能虽然有,但却微乎其微,他既然敢威胁车夫躲到她们的马车里,就证明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根本不怕被人发现,而且长安街是达官显贵多聚集的地方,平里根本不会有多少人在大街上,且今天天气沉,后来又下了那么大的雨,杀了人之后逃跑更是方便的不得了。

    这样说来,那便只有是第二种可能,歹徒本想杀了瑞珠,最后却发现杀错了人,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选择逃跑才是上策。

    亦萱突然想起瑞珠的那一声尖叫,她喊“姑娘,救命!”

    她又看了看瑞珠的穿着打扮,虽素净却精致好看,再加上瑞珠本盛气凌人的气势,对车夫的一段训话,很有可能叫人误以为她是主子。

    所以说……这歹徒打算杀的人是她吗?若不是瑞珠喊了那声姑娘叫他知道自己杀错了人,瑞珠便要魂归西天了?

    眸中的冷意越来越深,好似深潭里千年不化的寒冰,叫人只看一眼,便如坠冰窖,浑哆嗦。

    “那歹徒长什么样你知道吗?就算他蒙着面,但具体特征是什么?多高多大,看上去多少岁的样子?”亦萱缓缓开口,声音凝结寒意。

    瑞珠被亦萱脸上蚀骨的寒冷吓到,结结巴巴了半天才道:“大,大约三十出头的样子,个子不大高,跟慕容少爷差不多。却比他壮得多,手臂有他两个粗,虽然蒙着面,却能感觉出他满脸的煞气。”

    一个高七尺,形壮硕,满脸凶狠狰狞的男子形象浮现在了亦萱的脑海中。

    可是这样的人多如牛毛,要在茫茫人海中去寻,无异于大海捞针。

    “哦,对了,他手上有很多茧子和伤痕。且不像是习武,像是做惯了粗活的!”瑞珠连忙补充。

    做粗活的?

    那便证明不是专门被雇杀人的刺客。

    亦萱突然灵光一闪,一个人的形象猛然浮现在脑海中。她已经隐隐猜到了是谁。

    那便是王丽盈心腹习兰的丈夫——平海。

    上一世平海跟着王丽盈,为她干下了多少桩腌臜丑恶之事。但凡赵府那些对父亲透露一点慕之意的丫鬟,最后无不失踪,不知去向。甚至就连她亲哥哥王赋安房里的事她都要代管,常气的王夫人暴跳如雷。

    若刚刚躲在马车上的那个人真是平海。也就是说是王丽盈想要对她不利,想要取她的命?!

    亦萱唇边当即浮现出一抹笑意,冰寒蚀骨,透彻心扉。

    王丽盈,好好!你居然有这样的胆子,我还真是低估了你!

    “姑。姑娘……”瑞珠被亦萱脸上的狠辣吓到,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忙开口唤了一声。

    亦萱忙收敛绪。冲瑞珠安抚地笑了笑,“没事,这件事我会报官,一切交由官府查办,绝不会叫那贼匪逍遥法外。”

    “可是我们没有一点证据。我甚至说不出他的长相,京城人那么多。如何能查的到?不要到时反而惹怒了那贼匪,对我们更加不利了。”瑞珠有些害怕,不敢报官,只想不了了之。

    亦萱便道:“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再说你不是还用发簪划破了他的脸么?这便是一个很好的物证!还有,车夫也是一个人证。”

    瑞珠见亦萱说的镇定坦然,稍稍安了心,补充道:“那伤痕是在左眼角处,我本是想戳他眼睛的,结果偏了下,就划破了他的脸。”

    亦萱看着瑞珠,心疼地笑了笑。别看瑞珠现下这么害怕无措的样子,当时定也是拼了全力的,从上一世她替她挡了王丽盈一刀,她便知道瑞珠是个不认输的烈子。

    于是站起,拉过瑞珠的手,紧紧握住,诚挚又真心道:“瑞珠,以后我再不会叫你有什么危险!”

    瑞珠含着眼泪点头,哽咽道:“幸好这次是奴婢,若是姑娘的话……奴婢都不敢想下去。幸好!”

    一旁的研碧见状,哭的越发伤心,上前紧紧搂住亦萱和瑞珠,道:“幸好大家都没事!”

    亦萱环抱住她们,叹了口气,也忍不住落下了眼泪,久久不能言语。

    上一世这两个丫头的恩,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即使这一世要她去死,她也不会让她们出了意外。

    孙明珠进屋的时候,恰好看到了主仆三人抱作一团痛哭的模样,她一眼便瞧见了中间穿着粉色印花织锦兔毛领褙子的小丫头,白玉般的皮肤细腻如瓷,湖水般的眸中水汽氤氲,鼻尖因为哭泣微微泛红,一副俏可的样子。

    她不由笑了笑,这样子才像是个十岁的孩子嘛!否则她都要以为这丫头跟她是一个地方的了!

    “都吓哭了吧?那小男孩没事,刚刚服了药,已经恢复了气息,睡一觉便可以回去了。”她推门进屋,手里拎着几包药材。

    亦萱松开瑞珠和研碧,理了理凌乱褶皱的衣衫,忙上前福了福子,谢道:“大恩不言谢,小女赵侍郎府赵亦萱,后姑娘有什么事尽可以去找我,我必当竭力帮衬。”

    “姑娘?我这岁数都可以做你娘了!小丫头有意思的啊!”孙明珠伸手捏了捏亦萱的的脸颊,失笑道。

    亦萱往后退了一步,略有些尴尬,微抬眸看了看她的发髻,“可是,可是你未盘头。”

    孙明珠闻言,更是笑得欢畅,一双水眸妖娆绽放,“谁规定女子作了妇人一定要盘头了?我喜欢这发式,便梳这发式,管那许多干什么?”

    亦萱便不说话了。

    孙明珠笑了笑,越发觉得面前的小女孩可至极,又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髻,道:“你叫赵亦萱?可是徐婉清的孩子?”

    亦萱讶然地抬眸望着她,“你怎么会知道?”

    “难道我没有告诉你我叫孙明珠么?你娘有没有在你面前提过我?”孙明珠挑了挑眉,说道。

    亦萱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颇为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好半响才道:“你是明姨?”

    孙明珠绽放出一抹笑容,却显得有些怅然,“看来你娘并没有忘了我。这都十年过去了,重回京城,我以为大家都不会记得我呢!你娘不愧是我多年的好姐妹。”

    亦萱张了张嘴,看着眼前这个别人口中桀骜不驯,轻浮放浪的女子,一时间无言以对。

    上次平安寺一闻,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之后对徐婉清说孙明珠会出现的话也纯属安慰。从来没有想过她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和母亲相交多年的闺蜜相见。

    而且这闺蜜全然不似别人口中所说的那样,她直率真诚,医术超凡,明明是济世堂的坐馆大夫,却变成了别人口中的青楼女子。

    看来谣言真的是害死人啊!

    孙明珠又捏了捏亦萱的脸颊,“我可是第一眼便认出你是婉清的孩子,小模样跟她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长大后肯定也是个美人坯子!”

    亦萱不知道该怎么跟孙明珠相处,虽说她是母亲的闺蜜,但她们之间从未见过,而且这孙明珠的子与那些夫人截然不同,她实在拿不出应付她们的那一本事来面对孙明珠。

    好在孙明珠对这些繁文缛节并不在乎,见亦萱愣在原地傻乎乎的模样,心中越发欢喜,“婉清的孩子都长得这么大了,弄得我都想生一个孩子了!萱儿,你给我做干女儿如何?”

    “啊?”亦萱往后退了一步,对她连续跳跃的思维很无语,亦不知如何应对。

    孙明珠便捂着嘴哧哧笑了起来,“好了,不闹你了。就算想收你做干女儿,也要得到你母亲的同意才是。”

    亦萱听出了她的画外音,忙问道:“明姨你会去看我母亲么?母亲她很想你。”

    若是母亲看到了孙明珠,心肯定会好起来,也便不会一天到晚将注意力集中在父亲上。

    孙明珠却没有正面回答亦萱的问题,只撇开脸,淡淡问道:“你母亲她这几年过得好吗?”

    亦萱点点头,道:“母亲过得很好,只是母亲一直很担心明姨。前段子听说明姨回来了,却没有去找她,她很失落。”

    孙明珠的眼神黯了黯,然而不过片刻便恢复了平静,柔柔地摸了摸亦萱的发丝,道:“明姨有些事要处理,等处理好了,便会去找你娘。”

    亦萱知道每个人心中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并不想追问,便乖巧地点点头道:“明姨,我明白了。那我回去可以和母亲说我见过你了吗?也好叫母亲宽心。”

    瞧孙明珠面露为难的样子,又赶紧道:“在明姨不去找母亲之前,我不会叫母亲来找明姨的。”

    ☆★☆★☆★

    求粉红票冲新书粉红榜单!对于新书很重要,请亲们将粉红票子投给新书吧!拜托了!

    另可以打赏支持的读者也请打赏支持,可以冲首页新书榜!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