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慕容轩之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第一更求粉红!

    感谢sunflower889打赏的平安符和投的粉红票!

    ☆★☆★☆★

    瑞珠诧异道:“姑娘你到底是在担心什么?”

    亦萱并不愿多谈,只道:“你不用管那许多,只要帮我留心府外的况,看到闲杂人等立刻来通知我就是了。”

    而后亦萱便一直留心着赵世秋的动向,一颗心依旧绷得紧紧的,不敢有一点松懈,甚至连赵世秋稍微动一下,她就吓得不行,几乎要立刻跳起来阻止他。

    这种高度紧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酒宴结束,她才算是彻底放了心,刚准备和徐婉清一道儿回葳廷轩,一直在门外守着的研碧突然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个精致小巧的盒子。

    亦萱连忙问道:“怎么了?这盒子哪里来的?怎么随便谁送的礼你都收进来?”

    “元娘,你是怎么了?”徐婉清拽了她一下,觉得亦萱今简直反常过了头。

    研碧也觉得亦萱太过敏感,忙解释道:“这是勇毅公府送来的礼物。”

    “勇毅公府?”亦萱怔了怔,她还以为是王丽盈送来的。

    “可是孙二小姐不是早就送过礼物了么?”瑞珠有些奇怪,今是姑娘和慕容慧两个人的生辰,她二人昨可就互相赠送了礼物,怎么今又来送了?

    研碧连忙道:“可不是孙二小姐送的,应该是慕容少爷送的。因为刚刚送这礼过来的人就是慕容少爷边的小厮,他在府外徘徊了一会儿,本想进府,看到我在府外,直接塞给我便匆匆就走了。”

    这回亦萱更是愣住了,慕容轩不是怎么看她都不顺眼么?为什么会送礼物给她?

    瑞珠“啧”了一声。道:“这人还真是搞笑,上次是怎么说我家姑娘的想必已经忘了吧!现在又来假惺惺地送什么礼物?研碧,把它扔了!”

    亦萱连忙阻止她,道:“把东西拿给我看看。”

    研碧将盒子递过去,亦萱打开看了看,盒子里面是一对赤金缠丝玛瑙镯子,材质上乘,做工精细,一看就价值不菲。

    “这位慕容少爷是什么意思?元娘,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他送你这镯子干什么?”徐婉清将镯子拿过去,蹙眉看了亦萱一眼,眼底满是不赞同。

    亦萱连忙摇头道:“我与他并未有一点关系。母亲可千万不要胡思乱想。想必,想必是因为上次我去勇毅公府找慧儿玩耍,他对我出言不逊,事后想想后悔,拿这镯子来道歉的吧!”

    其实以她对慕容轩为人的了解。他决计做不出这等拿礼物道歉的事儿。可是,他又为何要送她这么名贵的镯子?

    徐婉清这才松了口气,将镯子交给研碧让她收好,又对亦萱道:“母亲不阻止你与勇毅公府的孙小姐来往,是因为母亲不想拘着你交朋友,但这慕容轩。你可要离他远一点。他们那种人家,不是我们能高攀的起的。既然不可能,就千万要记得避嫌。免得以后途惹了不必要的麻烦。”

    亦萱瞧徐婉清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扑哧”一笑,道:“母亲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还小呢,能有什么误会!”

    而且她跟慕容轩也根本不可能会有那方面的意思。她只把他当朋友,慕容轩喜欢的人又是沈沁雪。哪里能发展出什么苗头?再说,这一世他二人不是死对头就不错了,其他的事,根本连想都不用想。

    “能不误会自然好,你现在是小,但你总要长大的,还是要记得避嫌。”徐婉清摸了摸她的脑袋,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倒是希望这女儿能和安多多亲近,可偏偏她一副冷淡厌恶的模样,叫她万分头疼。她当真是不明白了,这安,除了家世份不好,哪一点不比那慕容轩强?元娘可不似那般势力的丫头,也断不会用家世来衡量一个人,那为什么她能包容慕容轩的孩子气,却无法接受温和稳重的安

    亦萱勾住徐婉清的胳膊,笑容甜甜道:“母亲放心好了,我知道分寸的。”

    说完,又蹭了蹭她的胳膊,“母亲,我今晚能和你一起睡吗?”

    徐婉清点了点她的鼻子,故意虎着脸道:“看在今是你生辰的份上,便答应你,但以后可不行了,知道吗?”

    亦萱冲她露齿一笑,笑容明妍生辉。

    回到葳廷轩,亦萱先去浅玉阁将今收到的礼物都登记造册,再吩咐芮旭收好,并对她说:“芮旭姐姐,以后这财物你来保管,至于现银,以后还是交给瑞珠姐姐保管,毕竟多数是她跟着我出门,总要带些银子在上。”

    芮旭拿着盒子的手一顿,沉默许久才低声道:“我知道了姑娘。”

    亦萱瞥了她一眼,可以清楚地看见她握紧盒子发白的指关节和微微颤抖的子。其实她不想这样的,但是,她没有办法。

    她已经受过一次伤害,不愿意再忍受第二次,不愿意看到主仆意再一次破裂。这一世,便让芮旭从哪儿来回哪里去吧!

    呼出一口气,她便打算叫瑞珠替她梳洗更衣,视线却无意间撇到芮旭打算收起来的天青色小碎花的长方形锦盒。

    眉心微微一蹙,她上前将锦盒拿了过来,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对白玉石海棠花嵌银发簪,看上去小巧精致,惹人喜欢。

    “这是表少爷送的?瞧着倒也精致可的,正适合姑娘。”瑞珠凑过来看了一眼,由衷地说道。

    亦萱收紧握着盒子的手,唇边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发簪的确是安送给自己的十岁生辰之礼,她一向当宝贝似的收着,可最后这发簪却落入了赵亦柔的手中,还是安亲手问她要了送出去的。

    想到这儿,她眸中的笑意越发冷凝。

    与其叫他最后糟蹋了这份心意,不如一开始她就先将这东西送出去!

    “研碧,你跟了我这么久我也没送过什么东西给你。这发簪小巧精致,正适合你这种年纪的小丫头,就赏你了。”说完,便将那盒子递给研碧。

    研碧吓了一跳,匆忙往后退了一步,根本不敢去接,只看着亦萱,呐呐道:“姑娘,这,这不太好吧,这可是表少爷的一片心意。”

    瑞珠也拧眉道:“姑娘,纵使您不喜欢表少爷,可是也不能做的太过分啊,怎么能拿表少爷送你的礼物赏给丫鬟呢?这,这于于理都不合适。”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他既送给了我,这东西便是我的,我有权决定我该怎么用它。”说着,便直接上前将盒子塞到研碧的手里。

    研碧推卸不得,只好包着嘴唇收下了,小模样相当的委屈。

    亦萱想了想,又对芮旭道:“把父亲送我的那件衣裳也收到箱底,我以后不会穿它,就别放在梨花橱里了。”

    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洗漱完毕后,亦萱便匆匆赶去了素玉阁。

    徐婉清也洗漱完毕,正准备入睡。

    她只穿着一件月白色的丝绸里衣,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脖颈间,衬得脸庞越发莹润精致。

    屋内墙角处的缠枝翠叶熏炉里散发着袅袅暖气,让这一切显得平和又美好。

    “元娘来了,母亲等你许久了,很晚了,快过来歇息吧!”徐婉清朝她招招手,眉梢眼底透着宠溺。

    亦萱的鼻端没由来的酸涩,这揪心的一天总算过去,一切并没有像上一世那样重演,母亲还是幸福的开心的,眼底并没有蚀骨的哀痛。

    “恩!”她重重地点头,一步步朝徐婉清走了过去,裙裾飘扬起好看的弧度。

    睡在上,亦萱搂着徐婉清的腰,将头埋在她的前,感受着她上好闻的玉兰花香,唇边漾出一抹笑意。

    又往徐婉清边蹭了蹭,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今晚我和母亲睡,那爹爹呢?他睡哪里?”

    她有些担心赵世秋会借口去京郊找王丽盈。

    徐婉清本准备入睡,突然听见亦萱这句话,不由怔住,许久才失声笑出来,道:“我已经同你爹爹说过了,他今睡在书房。你这孩子,自己偏生要和母亲一起睡,得偿所愿了反倒心起你爹爹了。”

    亦萱放了心,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转移话题道:“今三舅母她们都没有来,而且咱们也好长时间不知道他们的动静了。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亲戚,理应要管一管的。母亲,明你叫人去看看三舅母她们吧!”

    徐婉清早就想到了这一层,眸中凝着郁结之色,叹口气道:“就怕到时候打听出什么不好的消息,就算想装作不知道也没办法了。唉,你那三舅舅真是让人心。”

    “母亲放心,不会有什么大事的,否则三舅母早来找我们帮忙了,就算她不来,表姐表妹也会过来。如今既然风平浪静,应该也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儿。只是瞧着他们今没来,咱们出于面关心一下罢了。”

    徐婉清低头看了看小大人样的亦萱,不由笑出了声,揉着她的发丝道:“你啊你,母亲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一会儿一个样子。”

    亦萱咯咯一笑,没有说话。

    “元娘,母亲问你一件事。”徐婉清将亦萱搂紧,沉默片刻,突然开口。

    ☆★☆★☆★

    求粉红票冲新书粉红榜单!对于新书很重要,请亲们将粉红票子投给新书吧!拜托了!

    另可以打赏支持的读者也请打赏支持,可以冲首页新书榜!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