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梦回(四更,和氏璧加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第四更求粉红!为sunflower889的和氏璧加更!

    ☆★☆★☆★

    “不想去?怕是大小姐子又发作了吧!大姑娘,你懂不懂什么叫坚持?就算是我前几不住在赵府,我也没有缺了你们一堂课!”安的声音有着不容忽略的嘲讽和鄙夷。

    亦萱心头微微恼怒,抬起头冷眼看着他,怒道:“我就是不想去怎么了?我就是不坚持又与你何干?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你若看不惯我,那你随时可以走人!”

    安气急反笑,冷冷道:“果真是大小姐的作风,做什么都凭心,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你父亲把你交给我,我就要对你负责,你可知道我每天教你们要花费多少精力?你却一句不想去就否决了我所有的努力!”

    亦萱没想到他会这般动怒,在她的印象里,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一世,他都是云淡风轻,温润如玉的。

    不明白他缘何会这样,也不想明白,冷笑一声道:“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你不是早看清我了么?我就是个任妄为,自私自利的大小姐!但我还有父母,总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来管我!”

    安口一滞,看着面前女孩子脸上的倨傲和倔强,真是恨到不行。

    在他未来赵府前,祖母早就说过赵府有几位表妹,都是极其乖巧可之人,他也抱着好好与她们相处的心态,想一尽兄长之责,只是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个油盐不进的任表妹!偏偏还不是顽劣不堪,而是只对他一人充满敌意。

    说不挫败是假的,但他更多地则是想搞好和赵府的关系。毕竟安家已然落魄,若他以后要走仕途。免不了赵府和徐府的帮助。

    于是敛下愤怒,缓和了语气道:“萱表妹,咱们平心静气地谈一谈。我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做的碍你的眼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别耍小孩子脾气,认真跟我说一说你对我有什么不满。”

    亦萱哪里会跟他谈,直接扭头叫守在门外的瑞珠进来,“瑞珠,安少爷说完了,送客!”说完,也不理安。直接朝卧房走去。

    这是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了!

    安的脸色当即发青,十分尴尬愤怒。

    这晚,亦萱又做了噩梦。

    她梦见自己披着大红嫁衣。在众人的祝福声中与安拜堂成亲。新郎面冠如玉,风度翩翩,温柔地对她说:“亦萱,你虽然没了母亲,但你还有我。以后我会一直待你好的。”

    可是一眨眼,那个柔满溢,含羞带怯的新娘突然换了一个人,变成了柔甜美的赵亦柔。她轻盈浅笑地抚摸着上的嫁衣,对她说:“萱姐姐,我与侯爷投意合。是真心相的,你便成全我们吧!”

    然后她便看见自己置在漫天翻卷的大雪中,模糊着视线看跪在斩首台上的侯府众人。侩子手刀落,鲜血喷洒了一地,染红了洁白的雪地,如朵朵秾丽海棠。

    赵亦柔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刮击着她的耳膜。是那样的绝望愤怒,蚀骨悲凉。

    “赵亦萱!你会不得好死。你会不得好死的!”

    猛然从上惊醒,亦萱抓紧自己前的衣裳,喘着粗气打量屋内的环境。

    屋子里静悄悄的,初冬的夜晚祥和安静,窗外洒来一片银色月光,头的缠枝牡丹翠叶香炉内飘散出淡淡的玉兰花香。

    又想起那些过去了,原来她心里始终是害怕的,再怎么装作若无其事,她也是惶恐不安的。她没有办法当那些都没有发生过,没有办法真正做到淡然处之,幸福快乐。

    闭了闭酸涩的眼,她掏出前母亲为她求来的平安符,将它紧紧攥在手心里。

    “赵亦萱,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

    一遍遍地催眠自己,她不许自己为那些事再乱了心绪!她可以做到镇定,可以做到淡然,上一世的事儿她不会再让它们发生,她没有必要害怕,没有必要慌乱!

    不知道催眠了多少遍,亦萱才终于稳下了心神,重新钻到被子里,手里攥紧平安符,继续入睡。

    而后,一夜无梦。

    ☆★☆★☆★

    第二天,亦萱便得知了赵世秋打算去京郊看王丽盈的消息。她特意叫瑞珠去看一看,晓得赵世秋果真随携带了那块平安玉佩,才放了心。

    王丽盈此时正在屋子里训斥赵亦柔,板着脸的样子没有一丁点柔美可人。

    “你说你为什么要去赵府?你是不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你爹在外生养的孩子,你是不是想叫娘丢尽脸面?!”

    赵亦柔委屈地绞着袖子,眼睛里含着泪水,哭道:“我只是,我只是想叫爹爹来看一看我们。我只是想叫二丫她们知道,爹爹他没有不要我们!”

    王丽盈纤细的手指戳着赵亦柔的脑门,恨铁不成钢道:“你跟那种下三滥的东西有什么好争的?你要真这么有骨气,你就多去讨你爹爹欢心,去把赵亦萱在你爹爹心中的地位抢过来!”

    “我又没错,娘你为什么老拿我和赵亦萱比!她那种任自傲的小人,谁喜欢她?也就爹爹被她蒙在鼓里,我干嘛要和她比?!”

    “你还有理了?”王丽盈气的不行,但见赵亦柔一副死不肯认错的倔强模样,又拿她没有法子。

    冷静片刻,便好言好语地将她搂过来,劝道:“柔儿,你要乖,你要相信娘,娘总是为了你好的,娘一定会让你以后风光无限,再也不用受人鄙夷。”

    “等到他我去了赵府,我一定要叫赵亦萱那个小人对我磕头讨饶!”赵亦柔愤愤表示。昨她在亦萱那儿受到的怨气一直找不到发泄口,堵在心里,郁结难消。

    王丽盈拍拍她的脑袋,又道:“以后可不准再瞒着娘去赵府找你爹,知道么?”

    赵亦柔咬唇片刻,终究是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习兰从门外踏了进来,脸上犹自带着惊喜,“夫人,老爷来了!”

    赵亦柔当即一蹦三尺高,兴奋道:“爹爹来了?!”

    王丽盈错愕片刻才回过神来,眸中也带着无法抑制的欢喜,却没有赵亦柔表现的那么激动,好整以暇地理了理发髻,站起,安静等待那个男人的到来。

    赵世秋出现在门外的时候,赵亦柔立刻扑了过去,扎到他怀里,兴冲冲道:“爹爹!你终于来了,柔儿想死你了!”

    赵世秋脸上也有掩饰不住的欢喜,连来的郁结之气在看到赵亦柔甜美的笑容时,亦消散了不少。

    他俯下子,刮了刮赵亦柔的鼻尖道:“有多想?”

    “很想很想!我昨……”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王丽盈打断了。

    “柔儿,先让你爹爹进屋再说。”她施施然地走了过来,冲赵亦柔使了个眼色。

    赵亦柔晓得自己差点说错了话,立刻噤声不言。

    王丽盈随后就柔似水地看着赵世秋,道:“郎最近可是公务繁忙?许久未见似是消瘦了不少,待会儿我做些好吃的给你补补子。”

    温柔绵软的语声如三月雨,再加上那勾人的眼神,立刻叫赵世秋的心化成了一汪水,走上前搂过王丽盈,歉疚道:“真不好意思许久未来看你,你子可还好?”

    王丽盈抚了抚隆起的小腹,善解人意道:“郎不用担心,这小家伙乖得很,半点没有让我不舒服。”

    赵世秋的视线落到她被衣服遮挡的小腹上,欣慰地笑了笑。

    可一想到香姨娘流掉的那个孩子,心里又闷闷地痛了起来。

    王丽盈将赵世秋的表变化尽收眼底,眸中带着丝冷意,面上却依旧一副花照水的柔媚模样。

    “郎,进屋吧!”

    赵世秋收起心中的哀痛,搂着王丽盈进了屋子。

    但是王丽盈眸中的那抹冷意却没有逃过赵忠的眼睛。赵忠蹙起了眉头,心想难道香姨娘腹中的孩子果真是被她害死的?

    那样的话,这女人也太可怕了!

    “丽盈,这次我带了许多东西来看你,都是些滋补保胎的药材,你且认真服用。”赵世秋在屋子内的一张红木镂空海棠花座椅上坐下,吩咐赵忠将那些补品都放在桌子上。

    “郎有心了。”王丽盈垂眸笑了笑,也在赵世秋边的榻上坐下,而后吩咐习秋道:“你把这些补品先收起来。”

    习秋恭敬地上前行了礼,再将那些补品拿过来,收到了屋内的梨木刻缠枝腊梅抽屉里。

    赵世秋看了眼习秋,诧异道:“这好似不是我帮你找的那个婆子,怎么又换了?”

    “之前的那个婆子做事手脚不干净,顺手牵羊不说,上次竟还把柔儿的手烫伤了。这个婆子是村头的何家大婶,为人老实厚道,因为家中老大要成亲,缺银子,我便让她来我这儿做工。人委实不错,我想着若能一直将她留在边倒也好。”

    赵世秋沉吟片刻,便道:“你喜欢就好,手脚不干净的确实不能用,现下你腹中的胎儿才是最重要的,她若同意,便一直留在你边吧!”

    ☆★☆★☆★

    求粉红票冲新书粉红榜单!对于新书很重要,请亲们将粉红票子投给新书吧!拜托了!

    另可以打赏支持的读者也请打赏支持,可以冲首页新书榜!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