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过招(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感谢738155打赏的平安符!

    ☆★☆★☆★

    亦萱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赵世秋,不肯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种表

    赵世秋被她看得微有些尴尬,撇过脸,故作平静道:“我昨听你母亲说,你去了勇毅公府?还得了盆绿水秋波?”

    亦萱丝毫不敢松懈,僵硬地点点头,指着窗户边,道:“就是那盆。”

    赵世秋抬眸看去,秋暖阳下那盆绿水秋波盈盈绽放,发着如玉的莹光。

    “不愧是秋菊中的贵品,的确是不凡。”

    “恩。”亦萱心不在焉地应了声,大概已经猜到赵世秋要说的事儿和王丽盈脱离不了关系。

    果然赵世秋又随口说了几句话,便清了清嗓子,望着亦萱,试探道:“元娘,你……上次你不是吃了桂花糕过敏么?丽姨她,她很愧疚,想请你明再去作客,给你陪个不是,你可愿意?”

    亦萱绪上自然是不愿意再见王丽盈那副嘴脸的,但理智却告诉她,她必须去,而且这一次去,定要叫王丽盈好看!

    心中愤恨,面上却一片坦然,故意思索了片刻,才点点头道:“丽姨要给我道歉,我岂有不去的道理?不过,她得是真心诚意跟我道歉。”

    赵世秋立刻点头,“她自然是真心诚意的,还有你柔妹妹,也很想念你。”

    亦萱笑笑并不附和,只是问道:“爹爹,你也去吗?”

    “我自然也是要去的。”

    亦萱蹙眉,“爹爹不可以去,您忘了香姨娘有了孕的事儿了?她最近精神很不好,三娘说她常常哭呢!偏爹爹公事繁忙,并不能时时陪伴着她,明好容易得空,那便多去陪陪香姨娘吧,否则她肚子里的弟弟出了事儿怎么办?”

    “别胡说!”赵世秋瞪了她一眼,“香姨娘子最近好了许多,不会有甚大碍了。反倒是你,一个小孩子去城郊,委实叫我放心不下。”

    “没关系的,我已经长大了,不怕的!再说,丽姨和柔妹妹会好好照顾我的,爹爹不用担心,若不然,你就算留在家陪母亲也好。”亦萱毫不退让,拽着赵世秋的衣摆,目光坚定。

    赵世秋知道亦萱的心思,她是不想自己再和丽盈见面吧!

    心里有些发堵,不明白为什么她能接受香姨娘桂姨娘,能接受二娘三娘,却独独不能接受丽盈和柔儿呢?

    “爹爹,我想一个人去,你若是跟我去,那我便不去了。”亦萱不跟他废话,也不想废话,直接撂出这一句话。

    赵世秋犹豫片刻,终是点头,又叮嘱了她一番,而后便离去了。

    亦萱怔在原地沉默片刻,便收起思绪,唤研碧进来继续描花样子。

    谁知瑞珠突然捏着方帕子进了屋,奇怪道:“姑娘,这是老爷上掉下来的,上面还写了字,奴婢瞧着不像是夫人的字迹,可两位姨娘也不识字啊。”

    “什么帕子?拿来我看看。”亦萱眉心一蹙,忙上前将帕子拿了过来。

    烟粉色的丝帕,质地柔软,俨然上品,上面并无绣花镶边,只在左上角用秀丽的簪花小楷写了字。

    亦萱细细看去,发现是一首词。

    倭堕低梳髻,

    连娟细扫眉。

    终两相思。

    为君憔悴尽,

    百花时。

    拿着帕子的手倏然攥紧,眸中的愤怒的冰冷清晰可见。

    这是王丽盈的字迹!

    “姑娘,上面写着什么啊?”瑞珠瞧亦萱脸色不对,忧心地问道。

    亦萱克制住自己震怒的心,将那帕子塞进衣袖里,淡淡道:“没什么,这不是爹爹的东西,我会归还给原主的。”

    王丽盈,她倒要看看,这些个狐媚的伎俩,她可有脸承认?

    她若真敢认,她定会叫那人知道什么叫无地自容!

    ☆★☆★☆★

    第二,天公并不作美,明明昨还是明媚的天气,今沉沉的,乌云占了大片的天空,有种压抑的沉闷。

    亦萱抬头望了望天,叫瑞珠进屋去拿伞,自己则去素玉阁和徐婉清辞别。

    徐婉清昨就晓得了这件事,只道她是出府和伙伴们玩儿,并未有什么异议,无非是叮嘱她注意安全之类的。

    瑞珠拿了伞过来,想跟着去,被亦萱拒绝了,只叮嘱她好好照看院子,也要随时注意母亲那儿的况。

    出了府门,赵忠已经好马车,在那儿等着她。

    亦萱抬眸仔细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未说话,就着他的手爬上了马车。

    车轱辘转动,马车开始行驶。

    马车颠簸中,亦萱的心却平静异常,双手交叠放在腿上,坐的端端正正地朝车帘上绣的青鸟祥云图案看去,眸中的波光叫人分辨不清。

    行了一阵子,听到“驭”的一声后,马车停了下来。

    只听赵忠的声音从马车外传了进来,低沉浑厚,“姑娘,到了。”

    白嫩的小手挑开墨绿团花纹车帘,一张俏生生的小脸露了出来,却并未有丝毫笑意。

    “行了,你就在这儿等着吧,我自己去就好。”

    赵忠不应,道:“不行,为了姑娘的安危我定要陪同前往。”

    亦萱皱眉,推开他的手,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来,随后道:“你跟不跟,不过我警告你,你跟着,若是发生了什么事,你可脱不了干系。”

    说完,也不理他,直接转离去。

    赵忠愣了愣,严肃的眉头拧起,望着亦萱离开的水绿色背影,还是迈步跟了上去。

    走过一段路,亦萱便到达了熟悉的房屋前。

    她深呼吸了几下,便稳下心神,朝院子里走了进去。

    瞧着赵忠有跟进去的意思,她脚步一顿,回眸,冷冷地看着他,“这里安全了吧?你就在门外等着,不准跟进去!”

    她的眸光冷冽,语声不容置疑,叫赵忠生生地怔住了。

    他看着眼前这个不及他口的小女孩,沉默片刻,终究是退了出去。

    亦萱不理他,直接进了院子。

    穿浅玫瑰红绣嫩黄折枝玉兰花交领遍地撒花缎袄,下着月白素缎细折儿长裙的赵亦柔正坐在院子里读书。

    她口齿清晰,声音绵软,听得人很舒服。

    一阵风吹过,掀起了她垂落的裙角,端的是一番楚楚动人的气质。

    亦萱不由勾唇嗤笑,目露嘲讽。

    这么个糟糕的天气,随时随地都要落雨,她倒也坐得住!

    “柔妹妹好雅兴,天气这么冷你也不忘读书,若要叫爹爹瞧见,定然十分欢喜。”

    赵亦柔闻声,眸光一亮,兴奋地站起朝院门外看去。

    “萱姐姐……”只看见亦萱,她不免怔了怔,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凝固,随后探头探脑地朝后看去。

    亦萱走近,轻笑道:“别看了,爹爹今不会来的。”

    赵亦柔被她这样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直觉往后退了退,眉头一皱,下意识地问:“你怎么知道爹爹不来?娘说他今会来的。”

    “呵。”亦萱冷笑一眼,眸中凝着鄙夷和不屑,“爹爹?你凭什么叫我爹作爹爹?你算什么东西!”

    赵亦柔脸色煞白,瞪大了眼睛,又羞又恼地看着她。

    “你这样看我做什么?我说的不对吗?你算什么东西!”

    亦萱丝毫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伸手一指她上的衣服,嘲讽道:“这必然是我爹送给你的,你想必很开心吧?不过我告诉你,这些衣裳都是我穿剩下的,你可别以为是我爹买给你的,否则,真要笑死人了。”

    赵亦柔的脸孔又瞬间涨得通红,根本没料到她预期中和乐融融的场面突然会变成劈头盖脸的一顿讽刺鄙夷,叫她难堪地恨不得死去。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