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拆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感谢sunflower889打赏的香囊!

    ☆★☆★☆★

    饭桌上,王丽盈一直不断地夹菜给亦萱吃,温柔又体贴,若不是亦萱知道她的嘴脸,定要以为她是怎样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子,难怪上一世她会被骗了。

    赵亦柔见不得自己的母亲要讨好一个外人,心中不平,却又不敢表达出来,只能不停地吃饭发泄,等王丽盈端来刚出锅的芫荽豆腐羹时,她更是抢在第一时间舀了一大勺。

    没想到却被王丽盈拿筷子打了下手,板着脸道:“柔儿,怎么这么不懂规矩!亦萱姐姐是客人,她还没吃,你倒先动起手来了?”

    赵亦柔立刻委屈地红了眼眶,低头咬着唇不语。

    赵世秋心疼地拉过她的手揉了揉,对王丽盈蹙眉道:“她还是个孩子,再说元娘也没那么贵。”

    亦萱冷眼看着王丽盈作秀的姿态,心中好笑,面上却一本正经道:“对啊,丽姨,你让柔儿妹妹吃没事的,反正我也不吃芫荽,总觉得有股臭虫的味道。既然柔儿妹妹吃,就让给她嘛!”

    她此言一出,王丽盈登时尴尬起来,白皙的脸庞涨红了一片。

    亦萱暗地翻了个白眼,让你装!装过头了吧!

    还是赵世秋尴尬地解围道:“是我忘了说,元娘从小便不吃芫荽,没事的,你们不用管她,让柔儿吃吧!”说着,舀了一大勺倒入了她碗中。

    赵亦柔便没心没肺地吃了起来,王丽盈却暗恨她不争气,人家觉得是臭虫,视如垃圾的东西,她倒是吃得香,没用!

    等吃完了饭,赵世秋便说要带她们一起去田庄上玩耍,采采花钓钓鱼,看看风景,也是一种乐趣。

    等王丽盈和赵亦柔换上外出的衣裳,亦萱却蹲下捂着肚子,开始叫唤。

    “爹爹,痛,好痛……”

    赵世秋本来满心欢喜地打算和王丽盈她们出去,此刻见亦萱捂住肚子趴到地上,吓了一跳,赶紧蹲下问道:“怎么了?元娘你怎么了?不要吓唬爹爹!”

    亦萱咬着唇,嫣红的嘴唇被咬得发白,她伸出手紧紧攥住赵世秋的胳膊,吃力道:“爹爹,我肚子好痛,好痛……”说着,眼泪便簌簌落了下来,湿了满脸。

    “怎么会突然肚子痛?到底怎么了?”赵世秋急得团团转。

    王丽盈也吓得不轻,仓促地跑上前抱过亦萱,焦急道:“元娘,你今可曾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亦萱吃力地摇着头,随后哭道:“我什么都没吃,只在丽姨这边吃了些东西……”

    这么说是在她这边吃坏的?王丽盈的心猛然一跳,还未反驳,便听赵世秋冲她嚷道:“你给元娘吃什么了?她为什么会这样?”

    王丽盈错愕地看着他,心中一痛,拔高了声音道:“我,我没有,那些东西明明我们大家……”

    “是桂花糖糕……”亦萱咬牙道,只有桂花糖糕是她一个人吃的。

    赵世秋狠狠瞪了眼王丽盈,便抱起亦萱,拔高了声音对守在门外的赵忠道:“把车驾来,带姑娘去城东医馆!”

    说完,头也不回地匆匆而去。

    “爹爹!”赵亦柔显然被吓坏了,脸上白惨惨的一片,直觉要追过去。

    王丽盈猛然站起,一把拉住了她,吼道:“不准去!”

    “娘……”赵亦柔转眸,神色慌张,“爹爹误会您了,他会不会不要我们了?”

    王丽盈脸上的表复杂难辨,妖娆的眸中全是不忿,她握紧了手指,冷声道:“你现在追出去只会让你父亲更生气,我没有对那丫头怎么样,等他去医馆一查便知道误会了我,到时候他只会对我愧疚,我何须费心?”

    说完,又极为高傲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就算真是她干的,她也不信他会为了那个臭丫头而不要她!

    赵亦柔怔怔看着王丽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等赵世秋带着亦萱到了医馆,看完大夫才知道的确是因为桂花糕的问题,不过不是桂花糕本有问题,而是亦萱对桂花糕过敏的原因。

    赵世秋很不解,元娘以前吃过无数次的桂花糕怎么也不见她过敏?

    老大夫便道,可能因为以前的桂花糕采用的是洗净风干后的桂花干,而这次的桂花糕却是采用了新鲜采摘的桂花瓣,其中的花粉汁液,是造成过敏的主要因素。

    开了几副药,坐在回府的马车上,赵世秋歉疚地揉了揉亦萱苍白的脸,“对不起元娘,爹爹不知道原来你对新鲜桂花过敏,若是知道,定不会叫丽姨做桂花糕的。”

    亦萱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脸色还有些白,闻言摇头道:“没关系的,是母亲没有告诉爹爹。”

    其实她对新鲜桂花过敏以前自己都不知道,还是嫁给安后,有一次无意中尝了赵亦柔做的桂花糕突发绞痛才晓得。

    赵世秋眼底滑过一丝黯然道:“难怪你母亲每次都要采摘新鲜桂花下来晾晒,我抱怨她做的不好吃,她也只是从别的地方改进。”

    “母亲只是不想爹爹为元娘心,爹爹很忙的,总是没空陪着母亲,母亲又怎么会增添爹爹的烦恼呢?”

    其实她也不知道母亲为何没告诉父亲她对新鲜桂花过敏的事儿,许是忘了许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但只要能叫父亲愧疚,她很乐意替母亲编些理由。

    果然赵世秋的脸上的神色变得复杂,眉心蹙的紧紧的,十分纠结。

    过了一会儿,他才伸手摸了摸亦萱的脸颊,道:“这次过敏的事儿回去不要告诉你母亲,不然她会担心,好吗?”

    亦萱点点头,又听赵世秋道:“你也不要怪丽姨,她也是无意的。”

    亦萱闻言,闷闷地看着他,忽而委屈地将头靠在他的怀里,语不惊人死不休道:“爹爹,你是不是喜欢丽姨啊,比喜欢母亲还要喜欢丽姨吗?”

    赵世秋浑一震,错愕地推开亦萱,“你在胡说些什么?”

    那样子就好似受了天大的污蔑!

    亦萱心中腹诽,面上却瘪着嘴道:“柔妹妹告诉我的,她说爹爹也是她的爹爹,她说爹爹经常去城郊,她还说爹爹送了好多东西给丽姨!”说完,眼眶里已经含了泪水,盈盈而落,十分委屈。

    赵世秋又是震惊又是尴尬又是愤怒。

    他本是打算地好好的,先叫这个单纯的女儿跟丽盈和亦柔好好相处,等她渐渐喜欢上她们,再告诉她丽盈和亦柔的份,只要元娘接受了她们,他们父女回去好好跟婉清说道说道,婉清也就没什么拒绝的理由了。

    可是现在,亦柔把实告诉了元娘,叫元娘一个小孩子怎么能突然接受?而且丽盈还害的元娘过敏,元娘又怎么还会喜欢她们接受她们?!

    他不由暗暗责怪赵亦柔愚蠢坏事,也暗恨王丽盈没有教好女儿!

    亦萱伸手拽着赵世秋的衣摆,惶然害怕道:“爹爹,丽姨到底是谁?为什么她的女儿也叫您爹爹呢?爹爹为什么老要去看她们,爹爹爹爹,你以后会不会都跟她们住在一起,不要元娘和母亲了?”

    赵世秋尴尬极了,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许久才稳住自己的绪,拉过亦萱的小手,深吸一口气,安慰道:“不要胡说八道,爹爹怎么可能不要你和母亲呢?丽姨只是……只是爹爹的……”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亦萱却替他接话道:“我知道了,丽姨是不是和香姨娘桂姨娘一样的?柔妹妹也和二娘三娘一样是爹爹的女儿对吗?”

    赵世秋怔楞片刻,只能点头。

    “那为什么她们不住在赵府,要住在城郊呢?还有母亲知道吗?我回去告诉母亲把她们接回府吧,我瞧柔妹妹一点也不喜欢那里的样子,她说她想住大房子!”

    赵世秋连忙阻止她,“千万不能告诉你母亲!”

    “为什么?”亦萱眨眼一下大眼睛,问他。

    赵世秋觉得今的一切都脱离了掌控,和他预想中的和乐融融一点也不一样,他很头痛。

    “你母亲,你母亲不知道丽姨,若我们贸贸然告诉她,她会伤心。”

    看着赵世秋伤神的模样,亦萱心里堵得慌。

    一方面又想把王丽盈母女接进府,一方面又不想母亲受到伤害,这世上哪里这么好的事?

    父亲,你以为叫我喜欢上王丽盈母女,再好好和母亲说说,母亲就能接受就不会伤心了吗?那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母亲她有多你!

    她突然想起上一世父亲将王丽盈母女带来府上给她庆生的场面,她欢天喜地地跟母亲介绍,母亲当着众人的面不好发作,可那双眼睛里分明是绝望的哀痛。

    ☆★☆★☆★

    新书期间,大力求推荐票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