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他来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感谢sunflower889打赏的香囊!

    ☆★☆★☆★

    老夫人是尚书府出,虽是个嫡出,却不大受宠,及笄后被安排嫁给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赵老太爷。

    好在赵老太爷积极上进,经自己不懈努力官位节节攀升至正四品督察院给事中,老夫人的子也便越来越舒心。

    而老夫人的嫡三妹也就是现如今的安老夫人,境况却与老夫人截然相反。

    她是尚书府最小的嫡出姑娘,从小便受尽宠,长大后更是嫁给了平宁侯成了侯爷夫人,叫人一阵羡艳。

    然而七年前,平宁侯因为得罪了皇上,被削了爵位,贬到清州一带做了小小的知县,安老夫人一家也就此没落了下来。

    不过安老夫人却从未放弃过振兴侯府的打算,因此对自己的儿孙寄予了特别大的厚望,从小便栽培他们读书考取功名,可惜她几个儿子都不争气,没有一个是读书的料。

    就在安老夫人灰心之际,她的孙辈却出现了一个刻苦用功的孩子,那便是大房庶出的长子安

    安从小才华横溢,三岁会作诗,五岁会作画,在清州被誉为神童。今年不过十五岁,就一次过了童生试院试,更因为成绩突出被选为贡生入学国子监。据说他风度翩翩,温润俊朗,是清州所有闺秀的梦中人。

    缠枝牡丹翠叶香炉里散发着淡淡清香,亦萱坐在散花如意织锦杌子上,垂头玩着手腕上的银叶丝缠绕翠玉镯子,香烟缭绕间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

    瑞珠手执牡丹薄纱菱扇站在她边,替她轻轻扇着风。

    穿的粉嫩俏的赵亦云正坐在她对面,叽叽喳喳地说话,许是因为激动,双颊微微泛红,眼眸晶晶发亮。

    赵亦月垂首坐在一旁,安静地聆听。

    “大姐姐二姐姐,你们说这位安少爷是不是真这么厉害?姨娘跟我说别看他是庶出,凭他的本事将来许是能挣回平宁侯的爵位!”她自己笨,向来佩服聪慧之人。

    亦萱扯开唇角,苦涩地笑了笑。他当然厉害,他是那样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有什么事他不能做到?

    脑中突然想起他要纳赵亦柔为妾却遭到她反对时对她说过的话,他说:“亦萱,我已经给了你那么多,你就不能成全我一次?”

    然后她便成全了他,自此对他心如死灰,他却以为她变得温婉大方,当真可笑。

    “也不知这位安表哥是不是真的长那么好看?”赵亦云见两位姐姐没有回答,便换了个问题问道。

    赵亦月却微微涨红了脸,聂诺道:“三妹妹,这种问题不太适合我们讨论。”

    “为什么?”赵亦云眨巴了两下眼睛,很没骨头地在锦杌上扭了扭股。

    赵亦月不知道怎么回答,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亦萱便道:“他长得好不好看与你何干?他又不是我们的亲哥哥,不过是来暂住,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亦萱的语气多少有些冲,赵亦云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顿时惶恐地看着亦萱,小眼神满是委屈。

    亦萱避开她的视线,心中微微烦躁。赵亦云一大早便拉着赵亦月过来跟她说话,说来说去说的全都是关于平宁侯府和安的事儿,她没兴趣听,也根本不想知道。

    “大姐姐,你别生气嘛,我错了,以后我再不问了。”赵亦云站起,蹭了过去,乖乖认错。

    亦萱侧头看她微微发亮的眼眸,想起上一世的自己。当她听说有位才华横溢,品貌皆全的表少爷要过来暂住时,也是相当兴奋的。

    只是当经历了那一切,她如何还能兴奋得起来?

    正了正神色,对赵亦云道:“三娘,以后别人的事你少管,特别是这什么安少爷,他虽说跟我们沾亲带故,但毕竟不是亲兄妹,理应避嫌。”

    赵亦云立刻点头,不过眸中却微微诧异,大姐姐以前还不是老和舅舅家的哥哥们玩耍,那时怎么没见她说过什么男女有别?

    瑞珠也不由多看了亦萱两眼,不过这十几天来她已经习惯了亦萱时不时的转变,也就没那么惊诧了。

    亦萱不管她们的想法,想叫赵亦云和赵亦月先回去,那厢门帘一挑,穿藕荷色绣折枝玉兰花夏衫的芮旭走了进来。

    她看一眼亦萱边的瑞珠,终是敛去不忿的神色,微笑着走到亦萱面前,道:“夫人说安少爷来了,叫姑娘带着二姑娘和三姑娘一块儿过去见客。”

    亦萱下意识地想说“不”,那边赵亦云已经拍着小手,双髻上的点翠白玉响铃簪叮叮作响,“好啊!大姐姐,我们快过去吧!”

    亦萱很不想去,不过她知道自己是肯定要去的。他是赵府的客人,她是赵府的主人,不去未免被人诟病不懂规矩。更何况他还是老夫人嫡妹的孙儿,她若是不去,也就是不给老夫人的面子,她不想让自己这么多天的努力因为他而作废!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调整好自己烦乱的绪,点头道:“好,我很快便过去。”

    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终是走到了寿安堂门口,她踏入院子,刚走到堂屋台阶下的时候,便听到屋子里传来爽朗的笑声。

    “哥儿好本事,你祖母有你这样的孙儿真是她的福气!”

    “姨祖母谬赞了,哥儿愧不敢当。”

    亦萱一走进屋子的时候,便看到站立在屋子中央的安,微微侧着子,表谦恭,举止有礼有节,一派世家公子的温润模样。

    若不是亦萱足够了解他的世,定要以为这样一个翩翩美少年是哪家权贵的嫡出子。

    徐婉清看到她出现,立刻笑着招她过来,又对安道:“哥儿,这便是我同你说的那个混闹淘气的表妹!”

    安回头,亦萱恰好与他目光交接,往前走的脚步便生生顿住。

    眼前这少年着一件湖蓝色绣银丝点素团纹的交领长衣,腰束一条浅蓝色缀玉腰带,笑容温润,五官精致,目朗眉秀,姿如一丛拔的青竹般清秀。

    彼时的他还不是那个心思深沉,为了权势不顾发妻感受,偏要纳妻妹为妾的权贵侯爷,而是一如初见时的那个温和有礼,风度翩翩的少年郎,有着所有小女孩幻想的美好。

    “萱儿表妹。”他冲她微微一笑,好似三月的风,温和舒适,吹皱了一池水。

    亦萱瞳孔微微紧缩,她以为她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绪,以为再次见到他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此刻看着只有在记忆中才能怀念的那个温润少年,心还是如针扎一般难受。

    若不是他为了权利地位犯下那等与人勾结的大错,甚至为了拉拢王丽盈而纳赵亦柔为妾,帮着瞒下她母亲死亡的真相,她也不会对他那样痛心,最后做出那样鱼死网破的事儿!

    曾经他这样温柔地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给过她许多的温暖,最后却让她觉得那些温柔如此讽刺可笑,那还不如一开始便没有!

    眸中的冷意渐渐凝结,她垂眸掩饰,曲膝福,冷漠疏离道:“安少爷。”

    徐婉清今穿着紫罗兰牡丹花纹锦长衣,翠蓝马面裙,整个人显得清新淡雅,柔美大方,看着安的眼神更是透着掩饰不住的欢喜,此刻见亦萱对安这样冷漠,不由蹙眉,嗔道:“什么安少爷,他是你表哥。”

    亦萱见不得徐婉清这幅欢喜的模样。

    上一世徐婉清就欢喜安,心心念念要把她嫁给安,所以一直把安当亲生儿子看待,安也因为感念徐婉清恩,才会遵守她的遗言娶她为妻,这一世难道还要这样吗?

    她才不要!

    ☆★☆★☆★

    新书榜期间大力求推荐票求收藏!鞠躬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