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父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瑾萱 书名:元娘
    感谢sunflower889的打赏(桃花扇)以及pk票,感谢林浮云的打赏(平安符)

    ——☆——☆——☆——☆——

    “芮旭,钱匣的钥匙在哪里?”亦萱听到瑞珠疑问的声音。

    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见芮旭冷着脸,气呼呼道:“你要干什么?”

    “把这些金锞子和珍珠头面收好啊!不然我能干什么?”瑞珠一脸理所当然。

    芮旭闻言更气了,把头一扭,没好气地说:“我不知道,可能丢了。”

    “丢了?”瑞珠瞪大了眼睛看她。

    亦萱蹙眉,站起,沉声道:“芮旭姐姐你怎么把我钱匣的钥匙给弄丢了!那里面有我很多宝贝,你真讨厌!”

    芮旭眼眶微微发红,没想到亦萱居然会说讨厌她!

    瑞珠也是,一脸愕然。

    亦萱不理她们,带着哭腔道:“你还我的钥匙!”

    芮旭的脸色又是尴尬又是窘迫,憋了半天才从脖子里掏出贴悬挂的钥匙,却红了眼眶,带着委屈和哽咽道:“可是姑娘,平时都是奴婢保管财物的,瑞珠只是管衣裳器皿的,这……”言又止,但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亦萱见芮旭拿出钥匙,脸色稍稍好看了些。又见她一副要哭不哭的委屈样,也知道自己是之过急了。想要剔除芮旭,不是一步就能成的,不说会被人怀疑,母亲那儿也定是不会答应的。

    这事不能急,还得慢慢来。

    想到这儿,脸上重新挂出了一副笑颜,走到芮旭边,拉过她的手道:“芮旭姐姐你不要哭,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顺手把东西给了瑞珠姐姐而已,以后钱财方面还是由你一并保管着!”

    芮旭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握着亦萱的手道:“奴婢一定会尽心尽力保管,绝不会少了分毫的!”

    亦萱强忍着甩开她的冲动,亦回报一笑。

    随后瑞珠替她卸发更衣。

    换上睡衣正打算入睡,却听到外面有吵闹的声音,亦萱便叫瑞珠去外面看看,才知道原来是赵世秋来了。

    “老爷来了,夫人正吩咐小厨房做菜呢!”

    瑞珠刚说完,亦萱便掀开被子从上一蹦而起,神色惊惶,连鞋都没有穿,就往外跑去,急匆匆道:“我去见爹爹!”

    她不能让父亲有机会跟母亲说王丽盈的事儿!母亲那么父亲,一定不能忍受这个消息!她不能让母亲伤心!

    瑞珠想拉却拉不住她,回神后亦萱已经跑了出去。跺跺脚,连忙跟了上去。

    脚底冰凉的触感直达亦萱的心,她却恍若未觉,只知道拼命地朝母亲那儿奔去。

    冲到素玉阁门口的时候,恰好看到父亲温柔地对母亲道:“婉清,你不要忙了,我已经吃过了,你子不好,累坏了我可心疼呢!”

    母亲正在帮父亲解朝服的盘扣,闻言,玉指戳了戳他的口,嗔道:“就你嘴甜!”脸上的柔蜜意似是要渗出来。

    亦萱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又要掉下来。

    父亲和母亲是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伙伴,父亲比母亲要大七岁,总是很疼母亲,样样依着她,事无巨细地把她当孩子般宠。以前亦萱觉得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好的夫君,她一度幻想长大之后要嫁给一个像父亲这样疼妻子的男人。只是后来王丽盈出现,她才晓得,父亲对母亲的,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他对母亲,说是夫君实则更像兄长。

    可母亲,到死都不曾明白,她这一生用尽全力去的男人,其实并没有真正的过她。

    徐婉清帮赵世秋换下朝服,转去拿丫鬟手中的便衣时,恰好瞧见了亦萱。

    眸中微微一惊,见她赤着脚孤零零地站在门外,月亮的银光洒在她的上,孤单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让人没由来地觉得心酸。

    “元娘!你站在门外干什么?夜里风凉!”

    亦萱回神,就见徐婉清板着脸有些生气地朝她走过来。

    赵世秋也已经换好了衣裳,瞧见亦萱,眉眼满含宠溺,也跟着大踏步走近,笑道:“元娘可是知道爹爹来了,特意赶来看爹爹的?”

    赵世秋笑的意气风发,明明已过而立,却依旧仪表堂堂,眉目俊朗。

    他伸出手来想摸摸亦萱的脑袋,亦萱侧头躲开了,钻进了徐婉清的怀里。

    赵世秋一愣,随即失笑,骂她,“我们元娘长大知道害羞了!”

    徐婉清只好无奈将亦萱抱了进来,吩咐丫鬟冬青去拿双鞋来。

    瑞珠却拎着两只月白绣腊梅花鞋赶了过来。

    徐婉清要把她抱到一旁的小矶子上穿鞋,赵世秋却伸出手要接过她,道:“我抱着去吧,她大了你也抱不动。”

    “我不要!我要母亲抱我去!”亦萱死死搂着徐婉清的脖子,不肯撒手。

    赵世秋愕然,以前元娘可是最喜欢粘着他的。

    徐婉清略微有些尴尬,讪讪道:“这孩子,也不知怎么了?今早从树上摔下来就变得这样。”

    “从树上摔下来了?可曾找大夫看过?!”赵世秋眼底的紧张和担忧一览无余。

    徐婉清蹙眉,“看过了,找了两个大夫,都说没事了。我瞧着她下午也很正常,不知道怎的,现在又……莫不是碰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忽而忧心道。

    赵世秋骂她,“别胡说!许是被吓坏了,我听说小孩子受惊过度总会有些反常,特别是喜欢黏人。你明带她去平安寺看看,求一道平安符,看看会不会好些。”

    徐婉清慎重道:“的确该去一下。”

    亦萱装作听而未闻,依旧扒着徐婉清的脖子,心瑟瑟发抖。

    她很怕,很怕一切将会重蹈覆辙,到时候她该怎么办?她还有没有勇气舍掉心,继续一个“狠”字?!

    不要!她不要!恨太累,报仇太痛!她只想要和母亲好好地活下去!

    徐婉清抱她去了小矶子上,蹲下拍拍她脚下的尘土,一边穿鞋一边忧心道:“元娘,你都快十岁了,怎么还不懂事呢?不穿鞋可以乱跑出来吗?万一扎破了脚怎么办?”

    话虽这么说,但手上动作轻柔小心,还是把她当成一个娃娃。

    亦萱鼻头酸酸,虽然觉得这么大还要母亲帮着穿鞋很丢脸,但是她很享受这份温柔,不想惊动分毫。

    母亲嫁给父亲三年后才得了她,因为血崩子亏损,之后一直未能生育,所以几乎是把她当做全部来呵护,万事都替她想的周到,从不要她心分毫,所以她一直都长不大,也因为太过依赖母亲,才会在母亲死后那样的绝望痛心。

    “好了好了,我们元娘还小嘛!等我们长大了自然就懂事了,对不对?”赵世秋笑着坐在她边,拍了拍她的脑袋。

    亦萱很想躲开,但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太反常,硬生生地扯开一个笑脸,冲赵世秋一笑,道:“元娘已经长大了,爹爹和母亲不要担心,元娘以后会乖的,再不会胡闹了。”

    赵世秋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大笑,又揉了揉她的发丝,道:“好!我们元娘果真是长大了!”

    亦萱抿唇轻笑,却在垂眸时眼底变得一片苍凉。

    父亲虽然有三个女儿,却是最疼她的,对她有求必应。她曾经还暗暗得意自己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直到见到赵亦柔,她才晓得,原来父亲对别人也能这样宠溺。

    穿好鞋,母亲拉着她下来,问她:“元娘,你这么匆忙是来干什么的?”

    亦萱一顿,下意识地抬眼朝赵世秋瞟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徐婉清。难道要她说:母亲,我是担心爹爹跟你说他在外面养了个女人的事儿!

    赵世秋看见亦萱的眼神,笑着问她:“元娘可是来看爹爹的?”

    亦萱顺势点头,眼眸亮晶晶道:“嗯嗯!元娘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爹爹了,元娘很想爹爹!爹爹,以后你一有空就来陪元娘好不好?”

    赵世秋朗声大笑,牵过她的手,装作赔罪道:“爹爹最近公中事务繁忙,没有空多陪我们元娘,真是对不起了。”说完,还伸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

    徐婉清也嗔怪地看着她,责怪道:“元娘不准胡闹,你爹爹公中的事重要!”

    亦萱不依,摇晃着赵世秋的手撒道:“不嘛不嘛!爹爹,以后你有空就要来陪元娘,不然元娘以后再不理你了!”

    赵世秋无奈,只好应道:“好好好,爹爹以后多来陪陪元娘。”

    亦萱欢呼一声,一脸满足。

    徐婉清又是无奈又是纵容,脸上还带着隐隐的兴奋和甜蜜。她也是很希望世秋多来陪陪她们母女的,只是赵世秋常常以公务繁忙为由,叫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屋子里的气氛和乐融融,一家三口看上去温馨愉快,没有人注意到亦萱眼底凝结的冷意与悲哀。

    经历了那么多,她再不能像上一世一样对父亲撒依偎,百般信赖。她知道父亲所谓的政务繁忙都只是为了去看王丽盈母女的借口,她不想母亲每晚翘首以盼,更不想让王丽盈享受原本属于母亲的甜蜜快乐。

    ——★——★——★——★——

    求推荐票,喜欢的亲们可以加入书架,新书宝宝需要大家的喂养才能长大,鞠躬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元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