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慧见语聆走上前来,因为云翔那句“儿媳妇”,虽然心中震惊,但也仔细看着眼前的姑娘,见她行为举止大大方方,一点也没纪天虹的扭捏样,微微一笑,很是柔美亲和,心想着,的确是儿子喜欢的类型。只顾着暗自点头,便也没有注意语聆说的话。

    “娘,这是我和你儿媳妇给你买的礼物!”云翔暗暗观察自家娘亲的神色,知道她是满意的,便顺势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盒子来。

    语聆已经对云翔一口一个儿媳妇彻底淡定了,只是对于他说的礼物,有些惊讶地看过去,一见那盒子她就知道是凤翔的首饰,而且是质量上乘的。没想到他竟然连礼物都给准备好了,看来是早有预谋啊!

    品慧欢喜地接过,见那盒子便知道东西不菲,又忍不住抱怨:“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买什么贵重东西!”

    只是这东西不只是儿子买的,对于语聆的那份,又忍不住欢喜。

    打开一看,只见一只纯金打造的簪子静静地躺在盒子里,簪刻着的细细暗纹缠绕直上簪头,簪头一大二小三朵金花绽放,花心是三颗红色的玛瑙,一只栩栩如生的金色蝴蝶停在其上,另有两条掐丝从低端探出,如同花间枝丫,带着未放的粉色花苞,几条金质流苏下垂,高贵中不少雅致,让人一见就不忍释手。

    “这是我们银楼做工最细的簪子啦!我和雨凤现在还没太多积蓄,所以只能两人合送你一件!”云翔替品慧拿出簪子,将它插在她发间,一边插,一边说道。

    品慧虽是展家姨太太,但到底只是个偏房,这样的簪子,别说价格昂贵,就是有钱也难买,她是从来都没带过的,伸手摸着头上的簪子,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漂亮吧?”云翔松开手,站远了一步,冲着语聆问。

    语聆见品慧欢喜又忐忑的神色,很肯定地笑着答道:“很漂亮,这个簪子很适合伯母!”

    “看,连设计它的人都这么说了!”云翔很是自豪地大声说道,似乎这样能让品慧安下心来。

    品慧听到这倒是惊讶极了,“这是你设计的?”

    语聆谦逊地点了点头,“只是平时闲来无事的兴趣罢了!”

    品慧自然不会真的以为只是她的兴趣,忍不住仔细地打量她起来,原先见她柔柔弱弱的,还以为也是和那纪天虹一样的格,最多没有她的小家子气,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些本事,而且这簪子的钱可不便宜。品慧是相信云翔的话的,因为在她的印象里,云翔当初分到的店都是亏本的,如今能让他们转亏为盈就很不错了,加上他自己的吃穿用度,短短几个月要买这么贵重的首饰她是一点都不敢想像。

    “雨……你看我,年纪大了,记不牢东西,你叫什么来着?”品慧笑着拉过她的手,原先以为儿子一时兴起,可是现在她觉得不管云翔兴不兴起,这个儿媳妇都比原先他认定的那个好多了!

    “伯母看上去很年轻,怎么会老呢?我叫萧雨凤!”语聆依旧温柔地笑着,她当然知道品慧现在对她的印象好了很多,只是看到品慧听到她名字的神色,就立刻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

    “是那个‘萧雨凤’?”品慧原本含笑的脸突然僵了僵,然后将头转向云翔。

    “什么这个那个啊?”云翔知道他娘、的意思,只是雨凤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不希望,他娘当着雨凤的面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所以故意装傻。

    品慧看自己儿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知道的?立刻放下语聆的手,招呼云翔,“你给我过来!我有话问你!”

    “你要问什么就问吧!雨凤又不是外人!”云翔拉住语聆的手,不肯动。

    品慧看了眼依旧含笑神色不变的语聆,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自家儿子,“雨凤啊,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你可能不知道,现在展家上上下下几乎都知道展云飞痴恋一个女子,天天为他买醉,云翔虽然和云飞不和,可终究是兄弟,而且……我听说……云翔之前烧了你家房子,你们姐妹不恨他吗?”

    语聆松开云翔的手,恭敬地看着品慧答道:“伯母的意思我理解,我与展云飞并没有多大关系,我也不止一次和他说清了,只是他依旧纠缠不休我也很苦恼。云翔烧了我们家房子,我们的确为此恨过他,只是后来经历的多了,才知道那件事我们双方都有错,所以很早之前我就与云翔说开了。我知道因为我当初的无知,现在留下了很多麻烦事,只是如今我自己开店,自力更生,而我对云翔的感也是真的,希望伯母能相信我。”

    语聆坦然地说出自己的感,云翔在边上听得眼睛发亮,而品慧见她这番话算得上坦诚也打消了一些疑虑。

    “那你知道云翔之前一直喜欢一个人吗?”品慧看着云翔的样子,心中叹气,又问语聆。

    “娘,你说什么呢!提她做什么?”云翔见她说起这个着急地插话。

    语聆微微一笑,点点头,“我知道,云翔之前很喜欢纪天虹!”

    “雨凤!”云翔被这两个女人弄得头疼。

    语聆不理他,仍旧看着品慧,肯定地说道:“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品慧是个坚强的人,她为了这唯一的儿子,尖酸刻薄了大半生,但是她从没有被打倒过,也没有自怨自艾过,所以语聆不卑不亢、自信的表现反而让她心中升起了好感。而且,语聆连云翔过去的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她也再无话可说。

    只是……可惜了……品慧心中感叹,面上却不显,但也不再说这个话题,“好了,先不说这个了,既然来了,留下吃饭吧!”

    说着站起,要带着他们去餐桌。

    语聆跟着站起,在她转前说道:“伯母放心,和云翔在一起前,我会把自己的事都处理好,也会让我们两人真正的相配!”

    品慧顿了顿,深深地看了语聆一眼,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转先走了。

    云翔搞不清楚她们打的哑谜,只是见品慧的样子应该是同意了,立刻笑起来,拉着语聆跟上去。他一直是随心所的,但是内心中,却一直在意着别人的看法,尤其是自己的亲人。

    语聆笑看了一眼云翔,真正的相配?那不只是她配云翔,还有云翔配她呢!

    饭后,品慧不愿意再出院子,自从云翔分家,她就彻底没有了斗争的动力与理由,开始安安静静地住在自己的小院里,冷眼看着大房他们怎么闹腾。

    而云翔也不急着回去,拉着语聆一起在展家的园子里转着,偶尔走到某一处,便和她讲起小时候的那些事

    “你老实交代,今天这一出,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语聆和他拐入一条小径,见四下无人,便揪着他的袖子,装作恶狠狠地说道。

    “嘿嘿……”云翔傻笑,“顺便而已,我很久没来看我娘了,又很久没见你了,带你来见娘不正好两全其美吗?”

    语聆信他的话才有鬼,瞪了他两眼,气鼓鼓地快步往前走。

    “嘶——”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语聆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走得太快,没有注意到长到小径上来的低矮植物,裙摆已经被乱丛丛的枝丫给勾住了。

    “舍不得我了吧?”云翔从后面扑上来,一把抱住她,以为她是故意停下来等他的。

    “你什么时候能不自恋?我的裙子被勾住了啊!快别闹我!”语聆不敢动脚,定在那里推他。出来做客,要是裙子破了就太丢脸了。夏长,现在天还亮堂着呢!

    云翔低头,果然见那参差不齐的盆栽松树已经把她的裙子勾住了。心中忍不住暗叹,这个家,连下人也越来越懒怠了!

    随即,又笑了起来。“呵呵——”笑着蹲□帮她把裙边小心地从扎手的针叶上一点点解救出来,“让你跑吧,连我家的松树都看不过去了!”

    语聆脸微,转头看了看周围,见没什么人过来才放心。

    拉出已经被扯得有些撕裂的裙角,云翔拍了拍手,起的姿势顿了顿,又自然地站起来,“好了,没事的,只有一点点看不出来!”说着又弯亲昵地捏了捏她的鼻子,“看你下次还跑不跑!”

    语聆挣扎,“我还没和你算完帐呢!”

    “算什么帐?”云翔明知故问,突然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口,“这个?”

    “你……你……”语聆指着他说不出话来,太无耻了!还有……这里是展家啊!下人众多的展家!想到这语聆心虚地转头看向四周,还没等她看完,就被他突然拉着往回走。

    “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

    “喂!展云翔,你不对劲,刚才没吃错药吧!”

    “哦?你觉得呢?要不要再试试?”

    “不……”

    “混蛋!你还我清白啊!”

    “好啊!我把我的给你!”

    “无赖……”

    “……”

    声音渐渐隐入小径尽头,直到完全消失。

    一个失魂落魄的影从他们之前站的小径另一头踉跄地出现,久久地看着那个已经空无一人的道路,脸上满是痛苦。呆呆地站了半天,才一脚轻一脚重地离开。

    而他离开不久,连云翔也没有料到的另一个影从假山后转出来,同样望着那条小道,藏在袖子底下的双手紧握,眼里闪现着嫉妒、不甘、怨毒的光芒。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穿越雨凤忠犬养成(原名: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